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166章 你提名我,我会赢
    一个月后,李鹰出院。

    徐一凡出人意料地还是把总督察的位置留给了李鹰,而不是李文斌。

    徐一凡的这一决定,让很多人都大跌眼镜,要知道李文斌、李魁才是徐一凡从中环警署带过来湾仔的嫡系中的嫡系,而且徐一凡不管是在日常还是在工作中都是明显偏向重案组的李文斌,可是在升职这件大事上,徐一凡竟然选择了推荐李鹰。

    “阿…阿头,谢谢!”

    徐一凡办公室,李鹰既欣喜又严肃地感激道。

    李鹰以前连想都不敢想,几年前自己还是一个小警长,身上还背着无数黑锅,李鹰都没敢想升职,只要不被人踢下巡逻队去巡查街道就谢天谢地了,哪里想到自从眼前这个年轻人调任湾仔之后,自己竟然被不断地提拔重用,现在更是已经晋升为总督察了。

    李鹰想起徐一凡刚刚调任来湾仔出任反黑组督察的时候,自己还对他不服气,经常跟徐一凡对着干,现在回想起来真是惭愧。

    李鹰现在是徐一凡手下当中职位最高的了,也是徐一凡手下唯一一位总督察

    “坐下说话——!”徐一凡压了压手说道。

    “是——!”李鹰唯命是从地答道。

    “现在你已经成功晋级总督察了,有没有什么要问我的。”徐一凡微笑道,一付我是老司机,我可以带你开车的姿态。

    “没有!阿头要做什么,吩咐一声就是了。”李鹰腰板直挺地坐在椅子上,双手搭着自己双腿,认真地说道。

    李鹰原本有很多问题想问徐一凡的,这一刻突然觉得没有发问的意义了,只要徐一凡发话,拼命去做就是了。

    “你就不想知道,同等的机会,我为什么不提拔李文斌,而选择提拔你,文斌的呼声可比你要高。”徐一凡看着李鹰严肃的表情,喕了一口热茶笑道。

    “阿头做事,自然有自己的安排。”李鹰答道。

    徐一凡摇了摇头。

    “文斌没有我的支持,以后也能慢慢升职,但是你不行。”徐一凡站起来拍了拍李鹰的肩膀:“以后是总督察了,做事前多想想,不要一味地意气用事。”

    “明白——!”李鹰立正道。

    ……

    方洁霞办公室。

    方洁霞听说徐一凡举荐的人选是反黑组的李鹰,而不是重案组的李文斌,也是非常愕然,想不明白徐一凡此举有什么深意,方洁霞对徐一凡手下的各个出色的警官窥视已久,李文斌和李鹰作为徐一凡身边最出色的左肩右膀,方洁霞自然是有过详细调查的。

    李鹰虽然做事老练,办案专心,经常能给人一些出人意料的惊喜,但是,方洁霞更加喜欢李文斌,李文斌做事稳妥,虽然不显山露水,但是实际上,他通常已经布局完成把事情解决了。

    方洁霞相信,每一个上位者都会更喜欢李文斌这种人的,徐一凡应该也是,可是这一次这么重要的升职举荐,徐一凡为什么放弃李文斌,选择了李鹰呢?方洁霞越来越看不懂徐一凡。

    李文斌却是有些明白徐一凡的想法,在体制里面混饭吃,有时候并不是你越聪明就越受重用,李文斌跟随徐一凡的这些年,差不多也能琢磨透徐一凡的想法了,徐一凡要的是一心一意忠心的手下,忠心自己自然可以做到,一心一意也是没问题,可是,自己却有三心二意的本事,李鹰只有死心塌地地跟着徐一凡才能生存下去,自己却是有自立门户的能力,孰高孰低、一目了然,不过李鹰升上去之后,下次就该轮到自己了。

    李文斌这个家伙绝对是徐一凡手下里面最有耐性的。

    “朱sir,结果出来了,听说是反黑组李sir升了总督察。”朱华标的手下报告道。

    朱华标的脸色变了一下,双眼愣愣地看着天花板,良久才开口说道:“麦兜,你说会不会是我们连累了李sir。”

    麦兜没有说话,他知道朱华标嘴里的李sir是他们曾经的阿头,李文斌。

    朱华标这个家伙也是够倔,拿了徐一凡的授令之后,这个家伙日夜不休地侦查国际刑警的赃款抢劫案,还真被他查出了那帮匪徒的藏身之处,只是在第一次围捕中,朱华标小组的准备不足,让对方逃了,而且还伤了几名警员,但是在交战过程中,朱华标亲自冲锋在第一线,在对方用来装赃款的手提袋里面放了一个跟踪器,所以虽然行动失败,但是目标却并没有走失。

    如果案子就这样结束,那朱华标还连累不到李文斌,更加不会烧到徐一凡,可是朱华标这个家伙凭借追踪器,再一次跟踪到匪徒的位置,这一次不是开玩笑的,匪徒想利用石岗的军用机场把赃款带离港岛,朱华标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伙在寻找徐一凡报告无果,不顾李文斌的劝阻,竟然还说服了反黑组的邱子龙一起行动,两组人强行突围英国佬的军事禁区,要不是英军自己身有屎心虚,这两个脑残恐怕在军区门口就被人机关枪扫死了。

    朱华标第一次干不过那边抢劫国际刑警的匪徒,这一次石岗交战却是有邱子龙的加入,双方枪战一开始就进入火拼阶段,两班人马都是持有枪械的,一开始就是猛烈开火,别看邱子龙带队的伙计是反黑组的,那绝对是反黑组里面的敢死队,仗着身上穿着避弹衣,短短几分钟交战,就干死了对方两名劫匪,逼得教授等剩余匪徒只能赶紧启动飞机,飞机已经开始助跑起飞,朱华标和邱子龙两个家伙竟然还穷追不舍,两个家伙各自驾驶一辆警车冲向助跑中的飞机,竟是硬生生地逼停了飞机,教授等人的飞机起飞失败,转向机场一侧的军用直升机群,导致多架直升机起火爆炸。

    这些连环爆炸吓得石岗军营里面的英国佬军官们脸色都白了一下,这些人在港岛作威作福惯了,演习就行,哪里见过真正的枪战,也不上去帮忙,只盘手站在远处看热闹,打定主意今夜的损失让警队背锅,连直升机着火也不去救火。

    朱华标和邱子龙更加不怕近在咫尺的爆炸,两个不怕死的神经病跳上对方的飞机,跟对方又干了起来,教授那方的人马就已经够疯狂的了,想不到遇到两个更加癫狂的,正所谓,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朱华标和邱子龙绝对是又楞又不要命的那种神经病。

    除了教授趁乱跑了之外,警方大获全胜,缴获赃款九千万美金,击毙劫匪七人,抓捕一人,警方重伤一人,轻伤四人,有伤无亡。

    朱华标正望着天花板回忆着自己的丰功伟绩,被一道声音打断。

    “猪膘,你他妈在偷懒,妈蛋,这天气快热死我了。”走进来的是邱子龙,脸色被太阳晒得黝黑,满身大汗,看到朱华标放在桌子上的清补凉茶,赶紧端起来狠狠地灌了一大口。

    “不行了,明天开始调班,你们小组明天也上一星期早班,不然我们小组的伙计明天就都要集体中暑了。”邱子龙发牢骚道。

    朱华标白了邱子龙一眼,一点都不奇怪邱子龙身上穿着的黄条鲜艳制服,因为,他和麦兜身上穿着的也是这种制服,整个警队,有这么鲜明制服的只有一个部门,交通组,是的,邱子龙和朱华标被贬到了交通组。

    如果不是徐一凡兜着,他们两个混蛋别说贬到交通组,早就被踢出湾仔,都不知道扔到到那个旯旮去了。

    身为警务人员,知法犯法,擅闯军营,撞烂军营大门,这他妈还不算,这两个家伙还率队在军营里面开枪,一架大型货运飞机爆炸,十二架军用直升机被火烧,还有其他零零碎碎的损失,若不是案件属实,他们情报准确,真的抓捕了抢劫国际刑警的劫匪,追回九千万美金的赃款,再加上徐一凡当时已经获得情报,暗中指使新闻媒体美化朱华标和邱子龙与劫匪搏斗的英勇伟绩,这两个家伙分分钟被人送上军事法庭了。

    “阿龙,反黑组李sir升总督察了,你知不知道!”朱华标酸溜溜地问道。

    “我当然知道!”邱子龙自豪地大声叫道:“组里面的几个好兄弟昨晚还请我喝酒来的,老鹰头真是太厉害了,啪啪啪地往上面升。”

    朱华标看到邱子龙神采飞扬的样子愣了一下。

    邱子龙不比他,邱子龙虽然为人鲁莽,做事冲动,但是他够义气,讲道义,在反黑组的人缘是朱华标望尘莫及的,邱子龙尽管被贬到交通组骑双轮摩托,但是经常有反黑组的警员来看望他,周星星便经常来交通组给邱子龙送茶叶之类的,李鹰人还没有出院的时候,就把邱子龙叫了过去,关心询问什么情况,哪里像他朱华标,被贬到交通组却像是被重案组遗忘了一般,大家都唯恐跟他过于亲密惹祸上身。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会反黑组!”邱子龙喃喃自语道。

    朱华标眼睛一亮,进而又暗淡了起来。

    “慢慢熬吧!希望把这些英国佬都熬得卷铺盖滚蛋。”朱华标狠狠地握拳道。

    朱华标被贬到交通组,心里自然是有怨气的,明明是立了大功,反而还要受罚,太不公平了,心里虽然不服气英国佬,但是朱华标也不敢再去麻烦徐一凡,徐一凡为了他做了多少事,朱华标是心知肚明的。

    朱华标不知道的是,徐一凡也在等,等英国佬卷铺盖走人。

    ……

    “莎莲娜,快过来,她又哭啦!救命呀!”徐一凡手足失措地惊慌叫道。

    “等一下,我在洗头,你给她一些小玩具转移她注意力。”莎莲娜的声音从卫生间里面传出。

    “玩具、玩具、玩具在哪里?”徐一凡手脚僵硬地转头四顾,紧张地寻找小孩子玩具。

    没错,被徐一凡抱在怀里大哭的小宝贝是乐慧贞的宝贝女儿,也是全家人的宝贝女儿,此时,小婴儿瞪着一双滴溜溜的纯净大眼睛,细腻的小脸蛋憋得通红,扯开嗓子哇哇大哭。

    徐大神枪林弹雨,烽火炸弹什么场面没见过,什么时候被唬住变过脸色,此时被自己的宝贝女儿哭叫得六神无主、惊慌失措。

    “小宝贝不哭不哭,看爸爸给你变魔术。”徐一凡挤出笑脸,极尽谄媚地笑道,一代英伟神探形象当然无存。

    可是人家乐乐小婴儿根本不买账,只看了徐一凡大脸一样,就骄傲地撇过小脑袋,对着天空继续哇哇大哭。

    “嗨!小宝贝,看这是什么?”徐一凡头皮都发麻,把小婴儿放在沙发上,探出右手张开手掌叫道。

    徐一凡的手掌中凭空出现了一支手枪,是的,没有看错,这确实是一支手枪,如假包换的手枪,还是徐一凡最熟练的‘点三八’手枪,这个白痴竟然用手枪来哄小孩子,可神奇的是,小婴儿竟然不哭了,瞪着黑溜溜的明亮小眼珠,好奇地看着徐一凡手里的手枪。

    徐一凡长舒了一口气,世界终于安静了。

    “嘿——!”徐一凡把手枪收了起来。

    “哇哇哇哇……”小婴儿又是撼天动地的哭声,一双小短腿乱蹬,小手胡乱地抓着空气。

    “别哭别哭——!”徐一凡赶紧又唤出手枪,短短几十分钟,徐一凡已经被自己的宝贝女儿搞得满头大汗。

    “————!”小婴儿瞪着好奇的小眼珠,停止了哭声。

    乐慧贞对于自己生的是一个女儿耿耿于怀,不大待见自己的女儿,刚刚坐完月子就抛下自己的女儿给莎莲娜,自己跑去做什么保养美容、产后恢复运动去了,乐乐一直都是莎莲娜在家带着的。

    莎莲娜却是非常地喜欢乐乐,真心把乐乐当自己的亲生女儿疼爱,批斗乐慧贞的重男轻女的古板老思想,乐慧贞可不敢跟莎莲娜还嘴,只嘿嘿笑着闪人,奶粉费都不给莎莲娜,莎莲娜当然也是嘴上说说,要是乐慧贞生的是一个大胖儿子,看她还会不会这般疼爱。

    “宝贝乐乐,妈妈来了!”莎莲娜一身家居便服,刚刚吹干头发变匆匆地走下楼梯,她可不放心徐一凡带孩子,在楼上没听到孩子的哭声,莎莲娜便有些着急了。

    下了楼梯,看到徐一凡背对着自己坐在茶几上,沙发上时不时地传来乐乐小宝贝‘咯咯咯’的笑声,莎莲娜会心地笑了。

    “阿凡,你是怎么哄好乐乐的。”莎莲娜一脸微笑地走了过来。

    莎莲娜刚刚要表扬一下徐一凡,转过茶几一看,脸色一变,惊叫道:“你疯了,给小孩子玩这些,快快,快把你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扔开。”

    莎莲娜的惊慌不是没有理由的,只见乐乐小宝贝双手抱着一只‘点三八’,怀里还放着一只格洛克,正张开小嘴要咬自己老爸的枪托,莎莲娜赶紧一把抢过,全部推到沙发的一边。

    乐乐小宝贝发蒙地看着自己手枪了东西突然消失,古怪地看了看自己的一双小手,皱起小脸正要大哭,突然被莎莲娜抱起,看到近在眼前熟悉的莎莲娜俏脸,乐乐咯咯咯笑了起来。

    “呐..呐呐!”乐乐拍手乱叫着,莎莲娜寒着脸正要苛责徐一凡的脸色顿时冰容解冻,心花怒放地叫道:“阿凡,阿凡,你听到了吗?乐乐叫我妈妈!”

    徐一凡无语地收起来自己的手枪,酸溜溜地叫道:“她叫你奶奶。”

    他这个宝贝女儿,跟自己的亲生老爸老妈都不亲,反而跟莎莲娜最是亲近。

    “胡说八道!”莎莲娜怒斥道,转脸向乐乐的时候已经是满脸慈爱的笑容:“走,乐乐小宝贝,别理你老爸,妈妈带你去晒太阳。”

    莎莲娜抱乐乐出门后,徐一凡累得在沙发上躺下,也不会房间了,闭上眼睛就小睡了起来。

    莎莲娜和乐慧贞回港岛已经一段时间了,家里逐渐热闹了起来,莎莲娜回来,仙蒂这个小迷糊自然也回到了港岛,现在还没放学,不然更加吵闹,乐慧贞生孩子前便很活泼,谁知道生了孩子之后,更加地跳脱了,反而是莎莲娜更加像一个慈爱的母亲,现在莎莲娜为了照顾乐乐,不必要的商业活动能不出席就不出席,尽量在家里看孩子,她很多不知情的闺蜜都以为乐乐是莎莲娜的亲生闺女,乐乐收的红包那是装满了几个大抽屉。

    徐一凡因为一些政治原因,被警署放了大假,正好不用去警署,整天在家里老婆孩子热坑头,也乐得轻松,港岛最近都没有大案子发生,湾仔警署的重案组和反黑组又被徐一凡前期安排得太好,离了徐一凡照样运转,所以一时半伙别人也想不起徐一凡。

    ……

    “宗树呀!你说说看,这次我们为什么会提名你,让你去选****呢?”一个老家伙一脸老奸巨猾笑容地问道。

    一个一身红色西装男愣了一下,赶紧挺直腰板笑道:“因为我爱台湾,我爱党,我忠心您,我爱您呀!”

    “哈哈哈哈——!”坐在休息椅上的老家伙拍着大腿笑得咧开了嘴:“那我谢谢你呀!”

    “朝先,那我们会提名你呢?”老家伙转头问向另外一位一身青色西装的男子。

    青色西装男子坐在宽大沙发地一角,一脸自信地回答道:“你提名我,我会赢,你提名他,他会输。”

    老家伙愣了一下,久久地看着青色西装男子,青色西装男子也不甘示弱,认真地看着老家伙。

    “你说得对,我和老板的意见一致,都是看好你。”老家伙竖起手指盯着青衣男子说道:“东区立委的位子一定要在我们自己人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