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167章 台湾攻略
    台湾。

    调查局。

    “这个人叫周朝先,一清时期曾经被关进绿岛五年,现在是松林帮老大,资产过叁拾亿,主要经营赌博电玩,我听说他最近想漂白身份选立委,国辉,你怎么看?”一个一身中山装的中年男人问道。

    方国辉是一个三十岁左右,长相英俊干练的家伙。

    听到上级的问话,方国辉站了起来。

    “这有什么办法,我们政府有个惯例,不管你以前出身如何,一选上立委马上受法律保护,而且还既往不咎,谁不想钻这个空子。”

    金副局长听到方国辉越讲越偏,赶紧压了压手:“打住,你们小组查三联帮的那个丁瑶有什么进展?”

    “丁瑶这个女人也不简单,她现在已经卸任三联帮帮主代理人的位子,一心只想发展自己的商业帝国,不过我们查到消息,前任帮主雷公的儿子雷复轰回了台湾,很有可能会继任雷公的帮主之位,他看上了丁瑶的财富,丁瑶要想完全脱离三联帮,恐怕没那么简单。”方国辉也知道自己刚才的话说得‘过火’,顺着金副局长的话答道。

    “丁瑶的大部分生意都在海外,对我们政府没有害处,她要漂白就让她漂白吧,主要看住雷复轰,他要竞选帮主可以,千万不能出大乱子。”金副局长想了想说道,丁瑶这几年确实非常低调,台湾的警局几乎都忘记了这个曾经的台湾黑道女王。

    “好——!”方国辉点头道,他在暗中见过丁瑶一面,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女人,方国辉觉得一般漂亮的女人都不会很坏,他也不想欺负一个女流之辈,抬头看着金副局长问道:“那这个周朝先?”

    “查,好好地查,但是要注意好分寸,这个家伙在台北有几百家赌博电玩,却没有政府部门清查,这里面肯定有问题,记住,只查周朝先,涉及到其他的官员就不要查了,免得把我们自己套进去。”金副局长果然是一个老官油子,既要立功,还要明哲保身。

    “嗯——!”方国辉点了点头。

    金副局长满意地拍了拍方国辉的肩膀笑道:“不愧是我的好学生。”

    转身离开的金副局长却没有看到,他的好学生方国辉眼里闪过的桀骜之色。

    港岛。

    湾仔码头。

    丁瑶的赌船。

    “你想回台湾?”徐一凡接过丁瑶点燃着了雪茄,狠狠地吸了一口后问道。

    “是的!”丁瑶抬头小心地观察着徐一凡的脸色。

    丁瑶注定是要失望的,徐一凡面无表情地看着窗外的海面。

    徐一凡不说话,丁瑶只能自己打破沉默。

    “我想你陪我回台湾!”丁瑶一点不放松地盯着徐一凡的表情说道。

    徐一凡的表情终于变了,这家伙愕然地转头看着丁瑶。

    “是你说错?还是我听错?”徐一凡撇嘴笑道。

    “你没有听错,我也没有说错。”丁瑶认真肯定地说道。

    “哦!是这样呀!”徐一凡耸了耸肩膀,扭了扭脖子,横过身体枕在丁瑶美白的大腿上:“说说你是怎么会有这种非分的想法呗!”

    丁瑶白了徐一凡一眼。

    “雷公的儿子雷复轰回台湾了,我现在要钱有钱、要人有人,不想再跟三联帮有瓜葛,我已经递交了辞呈,可是雷复轰这个小子纠聚了几位老资格的叔父阻拦我退出三联帮,我怀疑他是看上了我的生意。”丁瑶一边说着一边轻重适度地揉按着徐一凡的肩膀。

    “他是看上你的钱,还是看上你的人?”徐一凡眯着眼睛冷哼道。

    丁瑶一直在注意徐一凡的表情,听到徐一凡的话,狡黠的双眼闪过一道光芒,语气有些彷徨地说道:“现在可能是钱,将来就说不准了。”

    “啪——!”徐一凡突然翻身,按下丁瑶的娇躯,在丁瑶丰满的肥臀上狠狠地拍了一巴掌,一阵臀浪随波荡漾着。

    “让你发骚!”徐一凡骂着忍不住又是重重一巴掌“啪——!”

    拍得丁瑶脸色潮红。

    “说说你的真实目的吧!凭你的实力,不可能害怕区区一个雷复轰。”徐一凡闭上眼睛严肃地说道。

    丁瑶知道徐一凡已经拆穿了自己的小把戏,也赶紧认真地说道:“我想回台北竞选****!彻底脱离黑道身份。”

    徐一凡突然睁开眼睛,他不懂台湾的制度,古怪地问道:“你也可以选立委,你够资格吗?”

    “当然够资格!”丁瑶自信地说道:“我这几年又不是白混的,台北多少家养老院、中小学生校都是我赞助的钱,要选举,我绝对够票。”

    徐一凡皱了皱眉,原来这个女人早就在布局漂白转正了。

    “即使你真的选举成功,以你黑道底子的身份,不是大家都排斥你,能有什么作为。”

    “呵呵!”丁瑶捂嘴笑了一下:“这你可不知道,台湾的黑金政治是有先例的,即使是现在,总统府一百多位委员,起码有十位是兄弟出身,排斥,哼!还不知道谁排斥谁呢?”

    徐一凡甩了甩脑袋,这些涉及政治的弯弯道道他的智商不够用,只能向丁瑶问道:“我你想我帮你什么忙?”

    “我是指定不会再担任三联帮的帮主代理人了,我担心雷复轰会铤而走险,你知道我最怕那些杀手了,你保护我到选举结束好不好!”丁瑶双眼水汪汪地看着徐一凡,一双灵活柔软的小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游到了徐一凡下面,轻柔地捏揉着。

    丁瑶现在身边确实集聚了不少能人异士,可是她最相信安心的还是徐一凡,谁叫徐一凡有一个风骚的外号,叫:“杀手终结者。”不管是什么杀手‘o’,还是托尔,亦或是别的什么国际级杀手,遇上湾仔枪神都是躺下的命运。

    “靠!原来是想要我当保镖,拿开你的手!”徐一凡瞪了丁瑶一眼,拉开丁瑶的芊芊玉手。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你脑袋白长了,不会先干掉那个什么轰吗?”徐一凡越说火气越大,忍不住摸着丁瑶的脑袋往身下摁去。

    一个小时后,徐一凡心满意足地下了赌船,他当然不可能跟丁瑶去台湾,不过丁瑶确实对他越来越重要,绝对不容有失,便给丁瑶推荐了一位中南海保镖。

    ……

    中环警署。

    重案组。

    “陈sir,钱已经汇进华谊银行台北分行的十几个不同的户头了。”重案组的情报员报告道。

    陈家驹急躁地走来走去。

    “查,立刻给我查这些户头的使用者是什么人。”陈家驹焦急地叫道:“还有,立刻帮我接通台北的警政处。”

    “好的!陈sir!”

    “你好!你好!我这边是港岛中环重案组陈家驹,我这边发生了一起绑架勒索案,绑匪已经要求人质的家属把三千万汇进了华谊银行台北分行的十几个户头,我这边可以为您提供账号,希望您能帮助我们冻结这笔赃款。”陈家驹亲自拽着自己的港岛味国语说道。

    “对不起,陈警官,绑架案不是在台湾发生,汇钱属于经济行为,法理上我们台湾警方也无权干涉,你们还是另想办法吧!”对面的声音打着官腔拒绝道。

    “你好!我们港岛警方已经掌握了部分证据,这批绑匪可能是恐怖分子,利用这笔钱在台湾进行不法行活动……”陈家驹满嘴放炮道。

    “——!”对方的声音沉默了许久:“你不用吓唬我,任何人敢在台湾进行不法活动,一定会受到我们台湾警方的严厉打击,还有,以后请让你们的最高指挥官跟我通话。”对方说完挂断了电话,很明显是不屑于陈家驹一个小小的督察。

    “台湾佬不肯帮忙吗?”陈家驹的手下大嘴问道。

    陈家驹苦恼地抓了抓脑袋:“两地又没有外交关系,也没有什么引渡法,怎么帮忙,看来得亲自走一趟。”

    “陈sir,你要去台湾吗?带上我吧!台湾我很熟的。”一个大腹便便的胖子警官举手叫道。

    陈家驹转头看了看那个说话的胖子,点了点头,胖子警官不是中环警署的人,不过黄一飞被绑票案,他有比较重要的情报,这才暂时加入了重案组一起调查。

    陈家驹现在也被警署边缘化了,他跟徐一凡、袁浩云等人本来都是港岛政府重点培养的对象,自然有情报人员特别关注他们几个。

    内地国际刑警杨建华不知道基于什么目的,徐一凡升职警司之后,又几次入港,频繁找徐一凡和陈家驹叙旧,徐一凡隐约才到一点杨建华的意思,倒也没有遮掩,因为这个家伙知道,不管现在如何,过几年这里就是国人的天下,是时候拿出点姿态表现给杨建华看到了,徐一凡的这种‘反动’行为自然很快被保安部查到,这些人甚至传徐一凡到保安部喝茶谈话,徐一凡在这个问题上却依旧我行我素,很快便被政治打压,别说升高级警司,如果不是这个家伙在警署中低层警员和湾仔市民心中有很大的威望,徐一凡甚至都不能坐稳警司的位子。

    陈家驹便是被从总督察撸为督察,可是这个家伙还是搞不清楚状况,杨建华每次来港,他都带上阿美热情地招待杨建华,用这个死脑筋的话来说就是救命之恩不能不报,徐一凡这个贱人便经常腹黑地诽谤陈家驹跟杨建华有奸情啊,天知道他们在马来西亚干柴烈火有没有发生了些什么。

    陈家驹现在虽然已经明白了些什么,却更加不服气政府高层,只好一心扑在工作上,不想这些烦心的事。

    “喂!一凡,我是家驹,睡了没有,过来宵夜不?”

    徐一凡刚下赌船没多久,便接到了陈家驹的电话。

    “两个大男人宵什么夜,有什么事就直接说,没事我回家洗洗睡了。”徐一凡听到陈家驹拐弯抹角的声音没好气地笑骂道。

    陈家驹迟疑了一下,开口说道:“是这样的,我有一个大案子,要出差台湾一次,你最近不是在休假吗?一起去散散心,顺便给我出出主意。”

    “我要休假哪里不能去,干嘛要去台湾那个山区,给我说重点。”徐一凡一边握着方向一边鄙视陈家驹。

    电话的那一头。

    陈家驹满头冷汗地看着阿美,捂住麦克风跟阿美说道:“我就是徐一凡很奸猾的,肯定会察觉到的。”

    原来是阿美知道陈家驹要出差,逼陈家驹邀请徐一凡一起出差,原因还是莎莲娜看到徐一凡每天宅在家里无所事事很沉闷的样子,就拜托阿美等闺蜜多给自己的男人们吹吹风,让他们邀徐一凡出去聚会什么都好,阿美刚好知道陈家驹要出差,既为了帮莎莲娜,也为了帮陈家驹,这才逼迫陈家驹这个气管炎给徐一凡打电话。

    “我不管,你快说,你不帮忙我就跟着你去出差。”阿美刁蛮地叫道。

    陈家驹立刻站直身体,义不容辞地打了一个ok手势,开玩笑,有阿美在,陈家驹没有一件事不被搅黄过。

    “主要是求你帮忙,这是一个大案子,我真的没什么信心,是兄弟就帮忙,不然我就觍着脸去求老袁了。”陈家驹假装生气地叫道。

    阿美侧着耳朵,给陈家驹比了一个大拇指。

    陈家驹得意一笑,仔细听徐一凡怎么回答。

    “这不就结了,找老袁吧!”

    “嘟嘟嘟嘟嘟——!”陈家驹一脸尴尬地转头看着阿美,徐一凡已经挂断了电话。

    ……

    台北。

    位于海滨路最大的电玩城。

    “各位年轻的帅哥、美丽的辣妹们,大家晚上好!快快快,大家早玩早开,晚来你就看人玩。”一队美丽的台妹子服务员,手里各拿着一个话筒在一排排电子游戏机前一边踩着猫步一边吆喝道。

    方国辉跟着自己的队员一身西装笔挺地进入电玩城,几人都乔装成了普通的顾客,分开不同时间进入电玩城。

    方国辉慢慢地走过电子游戏机,发现电玩城里面的电子游戏机都不是普通的电子游戏机,而是带有赌博性质的游戏机。

    “小梅,打电话给管区警局报警。”方建国一边继续走动,一边低声地说道,他的衣领下装着一个微型的麦克风。

    十分钟之后,方国辉接到了回报。

    “老大,警察局说他们刚刚才对你所在的电玩城做过常规检查,没有什么问题,他们说这是一间健康合法的电玩城,还反问我们是不是报假案糊弄警方,不受理报案出警。”

    方国辉皱了皱眉头,这倒是意料之中的是,这个电玩城开在中心街道,不可能没有人关照。

    “换个号码打过去,告诉他们,这里有人贩毒!”方国辉厉声地叫道。

    “先生你好!请问要玩什么电子游戏!”一个台妹服务员看到方国辉帅哥左顾右盼,欣喜地走了过来问道。

    “不用,我想先看看,谢谢!”方国辉礼貌性地笑了笑。

    “帅哥,送你十个币。”台湾软妹子看着帅气的方国辉,眯着迷醉的眼睛塞给方国辉十个游戏币。

    “谢谢!”方国辉苦笑地接过。

    方国辉做事很谨慎,他刚刚一路走来,已经注意到了这里每一段路口都有监控摄像头,方国辉很难找到合适的位置拍照取证,只好悄悄打开胸口处的摄像机,假装随意地走过每一台电子机,让摄像头开始录像取证。

    没多久,一名队长带着两名队员的警察走了进来,电玩城的主管早已经接到了通知,切换了电子游戏版本,这下真的是正规的电玩城了。

    “喂——!我接到有人举报说你们这里有人卖药丸,到底什么情况?”那名队长的警察叉着腰叫道。

    “我艹——!”电玩城的主管立刻骂娘,赶紧给那个队长递上一根香烟:“这肯定是哪个王八蛋在电玩城输了钱要整我们,我赚这些赌鬼的钱还来不及呢,哪有心思卖什么药丸仔。”

    “队长,恭喜你中了小号电饭锅两个。”一名电玩城的工作人员手里提着两个电饭锅走过来笑道。

    那个队长看了看电饭锅,转开了头。

    “去你妈的,去拿两个特大号的。”电玩城主管会意地大骂道,然后准头对队长笑道:“要不要现在拿电饭锅去兑奖。”

    “嗯——!”队长双手板在背后,脸上表情严峻,心里却笑开了话,跟着工作人员去兑奖了。

    方国辉冷笑了一声,把这一幕从头到尾都拍了下来,这个电玩城贿赂警察的方式倒也新奇,竟然用电饭锅贿赂,还真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