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168章 ‘中南海保镖’
    徐一凡最近真的很颓,港岛是一个非常快节奏的城市,当所有人都已经上班工作了几个小时的时候,徐一凡还躺在床上挺尸。

    徐一凡翻了一个身,伸手环抱了一圈,感觉扑空了,此扑街这才舍得睁开眼睛,枕边人已经起床,连昨夜撒在地上狼藉的衣物都已经整理好,有条不絮地叠好放在衣柜托架上。

    “阿敏——!”

    “阿敏——!”徐一凡叫了两声没人回应,又把头缩回被子里面继续补觉。

    门外,何敏刚刚穿好鞋子,关闭了房门,出去给徐一凡买早餐,没有听到徐一凡的声音。

    ……

    李富贵最近非常倒霉。

    塚本集团的‘复仇基金’破灭了,李富贵即使不是最伤心的人,那也绝对是其中之一,‘复仇基金’破灭,那也意味着他的发财梦破灭了。

    李富贵又开始了自己落魄的生活,凌祖儿为了驱使李富贵和鳄佬为自己做事,前前后后在这两个家伙身上花了五十多万元,李富贵分了二十来万,可是这家伙家伙以为只要帮着凌祖儿这个boss继续做事,就源源不断地有钱,分来的那二十万早就寄回老家给家里建房子了。

    李富贵现在是真的把手插进裤袋,能摸到的只是布料,一个钢镚都没有。

    这对李富贵来说也不是什么要命的问题,因为他生活花费本来就少,刚来港岛做事那会儿,李富贵一个月都没有花费一毛钱。

    可是鳄佬翻脸不认人了。

    如果问‘复仇基金’覆灭谁最开心,鳄佬绝对是其中一份子,‘复仇基金’没了也就意味着即使还有人怀疑自己是‘炽天使’,也不会有悬赏,不会有杀手来杀自己,自己可以过回正常的生活了。

    鳄佬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李富贵赶出去,这个王八蛋,仗着自己的身手好,就赖着自己包吃包住,这个大陆佬还非常地抠,合作这么久也没请过自己吃一餐好的,餐餐都是吃自己,还把厨房搞得乌烟瘴气、一股泡面味,鳄佬一回到家就把李富贵扫地出门了。

    “宝贝女儿,来,吃一块虾饺,整个湾仔,就这家的虾饺王最正宗了。”鳄佬说着夹起一块虾饺放进岳琪琪面前的碟子里面,再自顾自地给自己续了一杯茶:“不就是失恋嘛!有什么了不起的,sa你那是他没眼光,我女儿这么漂亮,只要喊一声,追求的人可以从这里一直排到湾仔码头,保证还有一部分要被挤到海里。”

    岳琪琪白了鳄佬一眼。

    “我都跟你说了一百零八遍,不是我被人飞,也不是分手,sa求我,但是我最近发现sa是我喜欢的类型,就跟他摊牌了。”岳琪琪说着盘起双手在胸前,狠狠地瞪着自己老爸。

    “哎呀!那你太笨了,我这么聪明,为什么女儿就这么笨呢?sa么好的凯子不削太可惜了,不喜欢也可以挂着嘛!不然这一餐就有人买单,不用自己掏腰包了。”鳄佬摇头晃脑道。

    “这餐我请,不用花你的钱。”岳琪琪竖眉气愤地叫道。

    “呵呵!那太好了。”鳄佬开心地笑道,然后赶紧招手:“靓女,这一桌再加一叉烧包、一笼凤爪、一笼萝卜糕和一个糯米鸡。”

    岳琪琪狠瞪了鳄佬一眼,没有说话。

    “不对呀,你没有失恋那为什么不开心?”鳄佬看了一下报纸,突然抬头看着岳琪琪的眼睛疑问道。

    岳琪琪一只手托着精致的下巴,另外一只手拿着筷子戳着盘中的鸡爪,一付苦大仇深的样子。

    “是不是好的男人都是别人的老公?”过了许久,岳琪琪突然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

    鳄佬脸色大变,脸皮抽搐地转头正要说话。

    “哇——!点这么多早点,两个人吃不完吧!”一道惊喜的声音响起:“要不要帮忙?”接着便是一道咽口水的声音。

    鳄佬杀人般的眼神射了过去。

    说话的是李富贵。

    李富贵厚着脸皮,心里也非常尴尬地站在桌子旁,装傻充愣地看着桌子上的早点,假装没看到鳄佬鄙视的眼光。

    李富贵其实并不是一个不要脸的人,这家伙相反自尊心非常强,已经饿了几天了,也没见他恃强凌弱、去偷去抢,更加不会打电话回家里要钱,即使那些钱本来就是他的,在这个死撑的家伙看来,自尊是留给家人的,和大多数出外打拼的男人们一样,再苦再累也笑着报喜讯,自己大鱼大肉过得很好,外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不过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罢了。

    “坐下吃点吧!”岳琪琪听到李富贵肚子咕咕叫了几声,尴尬地笑了笑,却很友好地请李富贵坐下。

    “谢谢!”

    “哎!不要——!”鳄佬捂着脑袋痛苦地叫道:“这个家伙又不是第一次了,自己有手有脚地还有脸蹭饭吃。”

    李富贵却早已急迫地坐下,狼吞虎咽了起来,他知道自己睡了几天天桥底下、身上脏,特意拉开椅子立在岳琪琪和鳄佬最远的衣角半坐着,嘴下却是不停。

    鳄佬赶紧拿起一笼虾饺王放在自己面前,不能便宜了李富贵。

    鳄佬不明白,李富贵自然也想找份工作干,哪怕是卖力气的搬运,只要能填饱肚子,可是他是黑户,哪有人敢要他干活,最重要的是,李文斌认定李富贵跟‘炽天使’有关,为了逼李富贵联系‘炽天使’,把李富贵接触的人全部警告了一遍,湾仔重案组出面,李富贵就更加找不到饭吃了。

    可怜李富贵本来就没有凌祖儿的联系方式,即使是有,李富贵也不敢联系凌祖儿,‘复仇基金’已经停止,他也害怕凌祖儿叫他还回之前的订金。

    反正李富贵现在是求生无门,上一个月还好,港岛有很多酒店,酒店后厨巷子,总会有一些客人吃不完的酒菜丢出,晚上没人的时候还可以搞一下干净的来吃,现在天气热了起来,那些饭菜很快便馊了,李富贵只好回来求鳄佬,看有没有偏门的活干。

    不到一分钟,李富贵就把餐桌上的早点一扫而空,岳琪琪把自己面前的一笼凤爪推给李富贵。

    “我没吃过的。”

    “不…不用了,谢谢!”李富贵看着小蒸笼里面的鸡爪咽了下口水,尴尬地笑道。

    “鳄哥,那个,最近有没有什么活给我干,你九我一成都行。”李富贵向鳄佬谄笑着。

    “没有,你妈的是不是想害死我,现在重案组在道上下令要钉死你,谁敢给你活干,快滚回大陆吧!”鳄佬骂道。

    鳄佬正在教训李富贵,一行十几个大汉走了进来,这十几个大汉均是一身黑色西服劲装,眼睛上戴着一付墨镜,耳朵边夹着一付耳麦,这些家伙腰间鼓鼓的,一看就知道不好惹。

    “对不起各位,小店今天被贵客包场了,请大家帮帮忙挪步别处,早餐费就免了,谢谢帮忙!”一个黑衣大汉走向茶餐厅老板,低头说了些什么,那个老板赶紧屁颠屁颠地开始逐客。

    “你也下去!”黑衣大汉掏出一叠钞票扔在那个茶餐厅老板怀里叫道。

    “是是是,谢谢!我在楼下候着,有需要喊我!”那个老板赶紧双手抱紧钞票,也不敢浪费时间点一下,低头弯腰便往楼下跑去,一张老脸却笑开了花,老家伙多年跟钱打交道的经验,一下子就估摸出有三万港币左右。

    李富贵看到黑衣人随意扔出一叠钱给茶餐厅老板,羡慕得眼睛都绿了。

    “我们也是顾客,凭什么我们还没吃完就赶客,我偏不走!”岳琪琪脾气上来,板着手大叫道。

    “琪琪,别闹了,快走!”鳄佬拉着岳琪琪焦急地低声道,老江湖的他一眼就看出这些家伙不好惹,转头赔笑道:“不好意思,各位,我们马上就走。”

    “我不走!”岳琪琪瞪着那个领头的黑衣壮汉叫道。

    一群黑衣人上楼后,迅速抢占了各个有利的位置,开始有条不絮地检查茶楼的安保问题。

    那个领头的黑衣壮汉听到岳琪琪的话,一步一步地走了过来,鳄佬吓了一跳,赶紧跨前一步,拦在岳琪琪的身前,岳琪琪也有些害怕地缩了一下身体。

    黑衣壮汉在鳄佬的面前站住,却突然转头看向李富贵。

    “李先生您好!请问这两位是您的朋友吗?”

    “啊——?”

    “啊——?”

    “啊——?”

    鳄佬‘啊’了一声转头看着李富贵,岳琪琪也是轻呼一声,转过臻首惊讶地看着李富贵,李富贵自己也惊呼了一声,擦了擦自己的脸,低头看了看自己衣服,然后又转头看了看自己身后,没人呀!

    “你…你们是叫我吗?不是认错人了吧!”李富贵说道。

    “不会认错人的,您是李富贵李先生吧!”黑衣壮汉点头笑道。

    “我是叫李富贵,可是我不认识你们呀?”李富贵不明白地叫道。

    “那就没错了,李先生您先请坐,是我老板要见您,请您稍等一下,我老板马上就到。”黑衣壮汉恭敬地伸手示意李富贵请坐。

    鳄佬转头羡慕地瞪向李富贵,这个好运的臭小子什么时候认识了这等大排场的人物。

    没多久,一阵高跟鞋敲打地板的声音响起。

    从楼下走上一个美女。

    一头乌黑波浪状的长发垂在胸前,精致的脸蛋上戴着一付宽大的黑色墨镜,红艳的嘴唇上翘着,似笑非笑,最惹火的是,一声凹凸有致的火红色旗袍,旗袍两侧的开叉开得极高。

    鳄佬吸了一口气,喉咙痒地难受,咽了一下口水,鼻孔热热的。

    岳琪琪看着慢慢走近的女人,心里暗骂了一声:“骚货。”

    李富贵却是皱眉回忆,自己什么时候认识这个女人,像这种光芒夺目的女人,自己如果见过不可能没有影响,李富贵绞尽脑汁也没想起走近的女人是谁。

    “李先生你好!”美女摘下宽大墨镜像李富贵微微一笑道。

    这个女人竟然是黑道赌坛女王,丁瑶

    “你好呀!美女!”李富贵还来不及说话,鳄佬便抢先一步,瞪大眼睛,双眼发光地看着丁瑶精致的脸蛋笑道。

    “你好!”丁瑶眯着迷人的眼睛笑了笑,右手涂着性感指甲油的手指抖了一下,如果有熟悉丁瑶的人在场,就会知道这个笑眯眯的女人很生气。

    “您好!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吗?”李富贵赶紧向丁瑶点头问道。

    丁瑶点了点头,也不说话。

    这个时候丁瑶的手下已经搬过来一张椅子,然后在椅子上铺上一块白色的丝巾,丁瑶这才巧笑嫣然地坐下,因为姿势的原因,身上的旗袍开叉露到更高了。

    鳄佬的眼睛一红,赶紧捂住鼻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心里暗道,已经飙鼻血了,真是人间尤物,谁摊上这种女人,肯定得短命几年。

    岳琪琪既羡慕又不屑地看着丁瑶,心情很是矛盾。

    李富贵跟丁瑶的一众手下一样,侧过脑袋,把眼睛望到空处。

    丁瑶看着李富贵的表现,暗自点了点头,眼前的这个家伙果然有点像那个恐怖的李杰,就是外型矬了一些,就是不知道身手怎么样,要是有李杰一半那么犀利就好了,不过想想,徐一凡推荐的人应该不会太差。

    “我时间很紧,开门见山地说吧!我想请你当保镖。”丁瑶看着李富贵笑道,说完伸出两根性感的白皙手指,丁瑶的手下把早已经准备好的香烟放在丁瑶的俩指间。

    “好..好,我愿意,没问题。”李富贵听完丁瑶的话,几乎实在零点一秒的时间内激动地说完这句话,他现在太需要一份工作了,丁瑶简直就是雪中送炭,无异于救命。

    丁瑶满意地点了点头。

    细长的香烟递到嘴边,轻轻地吸了一口,一道香气伴随着尼古丁吐出,洁白的烟嘴上沾上了一个嫣红色的唇印。

    “不好意思,这间茶楼今天已经被包场了,请你移步别的茶餐厅用餐,谢谢配合!”楼梯口处丁瑶的手下说道。

    “那怎么行,我就买一份早餐而已,很快的,不会耽误你们多少时间。”说话的是一道温柔的女声。

    “大哥、大哥,她是我们茶楼的老主顾了,每天都定点我们这用早点的,我去帮她打包一份,我很快的,不会吵到你们,帮帮忙!”茶楼的老板也跟着附和说道。

    丁瑶皱眉往楼梯口望了过去,突然绽开了笑容,更是风情万种。

    “让她上来!”丁瑶一边说着一边起身走了过去。

    “谢谢!”买早餐的女人看着丁瑶感谢道。

    是出门给徐一凡买早餐的女老师何敏。

    “不用客气,妹妹要吃什么早餐,要一起吗?”丁瑶自来熟般地开心笑道。

    “不…不用了!我打包就好!”何敏愣了一下,赶紧摇手说道,她一看到茶楼各处的黑衣大汉,还有茶楼老板的表情,就知道这些人绝非善类,虽然女老师也不怕他们,但是天生与人为善的女老师不想给徐一凡找麻烦。

    “那好吧!那我请客,你总不会拒绝吧!”丁瑶看着何敏的眼睛笑道。

    “那谢谢了!我叫何敏!”女老师低着头说道。

    “嘻嘻!我叫丁瑶!”丁瑶心中一乐笑道。

    何敏不认识丁瑶,丁瑶却是认识何敏,丁瑶的消息网灵通,徐一凡的那些情史与情人们,丁瑶差不多都知道,只是没想到会在这种场合遇到何敏罢了。

    何敏点了两份早餐打包,有一份鲜虾肠不要酱油要辣酱,一份热豆浆要放凉了的,丁瑶立刻就知道徐一凡在何敏这里,只有徐一凡那个奇葩口味才那么叼,心里想着昨夜徐一凡从自己那离开之后,又跑自己情人这来,活该累死你这个王八蛋,丁瑶恨恨地诅咒徐一凡,徐一凡仅仅是翻了一个身而已。

    “你要我们给你当保镖,你出什么条件。”鳄佬怂恿地叫道。

    丁瑶瞪了鳄佬一眼,转头对李富贵说道:“我不跟闲杂人等说话,李先生,你的要求是什么?”

    李富贵愣了一下,什么要求,他的要求当然是要钱,越多越好,可是要多少呢?几千?几万?十万?要多他怕丁瑶不同意,生意做不成,要少自己吃亏,李富贵一时间很是纠结。

    丁瑶看着李富贵低头数着手指纠结的样子,失望地摇了摇头,这世界上的男子为什么就没有像徐一凡那么出色,但是又没那么坏的呢,连相差不远的都没有,净是一些鼠目寸光的短浅之辈。

    “一百万!”丁瑶突然索然无味,不耐烦地竖起手中的香烟说道。

    李富贵看着丁瑶,心脏噗噗噗地直跳。

    鳄佬也贪婪地看着丁瑶。

    岳琪琪也是瞪大着一双美眸看着丁瑶,她刚刚从律师楼辞职,也是没有工作,怎么做保镖这么赚钱的吗?

    “一百万一个月!”丁瑶完整地说道。

    “吸——!”鳄佬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把刚要漏出来的鼻血吸进胸腔里面。

    岳琪琪忘记了眨眼睛,脑袋有些转不过来。

    这次李富贵的反应最快。

    这家伙一手用力按住自己快要跳出来的心脏,快速地叫道:“好!行!可以!没问题!我什么都做!”

    “很好!”丁瑶笑了笑:“张斐,你留下跟李先生处理一下合同问题,明天带他来见我。”

    丁瑶说完便下楼了。

    “老板慢走!”李富贵赶紧对着丁瑶的背影大叫道。

    “这合同没有问题吧?”鳄佬问道。

    岳琪琪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又一遍,她本来就是学法律的,这份合同非常地正规,雇佣关系与薪酬写得很明确,一点问题都没有。

    丁瑶要漂白,一切明面上的活动自然是有理有据的。

    “合同没有问题,你真是走了狗屎运了。”岳琪琪刚刚还看不起李富贵,这时候非常羡慕地说道。

    李富贵也被丁瑶的每月一百万被吓死了,有岳琪琪这个正规的律师发言,李富贵终于放心,兴奋地在指定的位置签上自己名字。

    “等一下,你别忘记了,我是你经纪人,所有收益都是三七开的。”鳄佬拦住李富贵的笔尖叫道。

    李富贵鄙视地看了鳄佬一眼。

    “八二,你八我二,再少不行。”鳄佬说着把李富贵拉到一旁,看了远处丁瑶的手下一眼,低声地说道:“你以为保镖那么容易当的,保镖是有规则的,一百万一个月你以为是那么容易拿的,别到时候还做不到一个月就被人家炒了,还有,你现在有一分钱吗?你明天穿这样去见工,我收你两成,我要教你很多东西的你懂不懂。”

    李富贵的脸色变幻了几次,一下子便被鳄佬唬住了,迟疑地忍痛道:“一成行不行?”

    “——!”鳄佬没有说话。

    “算我一份,我当你们经纪人。”一道新奇的声音加入,是岳琪琪:“别忘了,我是正牌的律师,他们要是骗你耍赖账,我还可以帮忙的,我只要一成,一百万拿十万不多吧!”

    李富贵退后一步,脸色阴晴不定地看着这一对卑鄙的父女。

    ……

    “吃早餐了,大懒虫!”何敏洗了洗手,在餐厅里面叫道。

    “哎呀!我艹——!”一道惊叫声从卧室里面响起,接着是什么摔倒的声音。

    何敏赶紧放下筷子,跑进房间,是徐一凡这个家伙连人带被地摔到了床底下。

    “你怎么啦!这么大人了,怎么会摔下来呢!”何敏走过去扶起徐一凡嗔怪道。

    “没事没事!被一个孙子坑了一下。”徐一凡看到女老师一脸担心的样子,赶紧站起来笑道:“我什么体格,摔不到我的。”

    徐一凡一边说着一边悄然收起了手机。

    何敏白了徐一凡一眼。

    “快去洗漱一下,我买了你喜欢吃的早餐。”

    “啵——!谢谢老婆!”

    “哎呀!你还没刷牙!”女老师脸红地气道。

    徐一凡已经怪笑着闪开。

    徐一凡一边刷牙一边刷着手机屏幕,看着许久没有弹出过任务的任务框,徐一凡很是忧郁。

    “抢在陈家驹前头干掉西门町,地点:中国台湾。”

    “中国台湾?他妈的,你范围还能不能再大些!”徐一凡暗骂,不过也能想得到这个任务应该是跟陈家驹有关联的,跟着陈家驹就能找到这个目标,可是你他妈的也不早点发布,自己昨晚才果断地拒绝了陈家驹,现在去找陈家驹反悔,那自己不是很尴尬。

    徐一凡越想越气,冲着手机屏幕比了一根手指。

    “喂!家驹呀!早上好啊!”

    “那个那个,吃了早餐没有。”

    “吃啦吃啦!”

    女老师慢慢地吃着早餐,狐疑地看着很快就吃完早餐,在阳台上赤着脚抓狂地走来走去的徐一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