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170章 台北黑夜
    “你不是说不来台北了吗?”丁瑶语气不忿地说道,她认识陈家驹,在飞机上看到徐一凡跟陈家驹等人在一起不方便谈话,一直忍到现在,现在房间里面的人都被她打发出去了。

    “呃——!”徐一凡尴尬地笑了笑,眼珠转了一圈,温柔地说道:“我后来细想了很久,还是觉得你的安全比较重要,这不是悄然跟过来暗中保护你了。”

    “保护我?”丁瑶哼声道:“是忙你的公务吧!说得好听。”

    丁瑶一边说着一边脱下外套,换上一件舒服的家居服,她其实并不是真的生气,只不过好不容易有一个机会,想损一下徐一凡。

    “那不是,当然是你的安全放第一位,就算是有公务,那也是以公济私。”徐一凡一板正经地笑道。

    徐一凡虽然不在身边,但是丁瑶依然能猜到徐一凡此刻装模作样的表情,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信你是笨蛋。”

    “今天在机场接你的那个小白脸是什么人?”徐一凡语气不善地问道。

    丁瑶愣了一下,心情突然变好了起来,满脸笑容得笑道:“那是我以前在台湾养的小白脸。”

    “艹——!皮痒是吧!信不信我现在过去干死你。”徐一凡怒叫道:“弄死他。”

    “骗你的,我哪敢!那个小白脸是雷公的儿子雷复轰,今天第一次见面,我以前有听说过雷公有个儿子在美国读书,以为是一个书呆子,今日一见,小家伙还颇有城府,心计深沉得很。”丁瑶听出徐一凡的语气真的生气,赶紧正色地报告道。

    雷复轰自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却不知道丁瑶本来就是一个口腹蜜剑善于隐藏的阴谋家,一眼就看穿了雷复轰的真面目。

    “那也干掉他,我踏玛看他长相就不爽!”徐一凡叫道。

    丁瑶冷汗,你看人家不爽就要干掉人家,要不要这么任性,雷复轰是台湾第一大黑帮的少帮主,又不是阿猫阿狗,当然,如果徐一凡真的下令,丁瑶不介意干掉雷复轰,可是干掉了雷复轰她本人就是帮主之位的最大竞争者,丁瑶以前做梦都想当帮主,跟着徐一凡之后,丁瑶可不想再当这个帮主了。

    “我今天才刚刚回到台湾,很多事情都不了解情况,可不可以等我缕清了各方势力,再动手。”丁瑶把徐一凡的脾气摸得很清楚吗,知道这个家伙吃软不吃硬,超级不好劝,你越劝他,他就越倔,只有笑着拖延道。

    “那行吧!你给我二十四小时戴着我给你的通讯器,有事随时汇报我。”徐一凡说道。

    “好的!”

    丁瑶跟徐一凡结束通话后,无奈地摇头笑了笑,徐一凡那个家伙才是她最捉摸不透的,有时候心思百转,冷静地让人害怕,有时候却非常意气用事、随心所欲,丁瑶最怕琢磨徐一凡了。

    丁瑶自然不是表面上那样毫无准备,仓促回台,她一直都有暗线留在台北打探消息的。

    ……

    台北郊区的一栋豪华别墅。

    “朝先,事情我已经查清楚了,这次整我们的不是其他政府部门,是调查局,怎么办?”周朝先的老婆崔妙香有些担心地说道。

    崔妙香的担心并不是没有道理,调查局不同于其他的政府机构,它前身是国民党当局的特务组织‘中统’,主要的任务是维护台湾安全和打击重大犯罪,崔妙香不明白赌博电玩城怎么会被盯上,最关键的是,调查局是直接对总统府负责的,周朝先夫妇平常的那一套贿赂方案很难有效果。

    周朝先穿着一身金色的睡衣,脚下踩着一双人字拖,皱了皱眉头,这家伙听到崔妙香的报告并不显得很慌张,当然,如果出了事慌张有用的话,周朝先也不介意用心地慌张一下。

    “调查局有那么多专员,查出是哪一位专员策划的行动吗?”周朝先想了一下问道。

    崔妙香眼睛一亮,是哦!查到是哪一位专员事情就好办很多了,调查局他们惹不起,但是小小一个调查专员整死他还是妥妥的。

    “没有!”崔妙香看着周朝先眨了眨眼睛说道。

    “没有你看着我干嘛!安排人去查呀!”周朝先没好气地叫道。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对手,周朝先身边的队友虽然算不上猪,但也绝对没有可以独当一面的大将,整个围绕在周朝先身边的势力都是靠周朝先一人撑着的。

    “老公,你真帅!”崔妙香水汪汪的眼睛仔细地看着周朝先,突然发嗲地说道。

    “握草——!发骚是吧!能不能先去做完正经事!”周朝先阴着脸怒叫道。

    “不行啦!人伦大事也是正经事,我不行了,快点救救我!好烧!”崔妙香是歌舞厅出身,一举一动都带着一股魅惑的骚气,此刻故意搔头弄姿地拉低连衣裙吊带,更是让人喷血。

    周朝先的忍耐能力惊人,唯独抵抗不了自己老婆。

    “艹,你个骚货,又欠干了是吧!”周朝先怒叫着从办公椅上跳了起来,一把按住崔妙香,熟练地把手伸进崔妙香旗袍里面,很快就按在办公桌上。

    “啪啪啪啪——!”很有节奏的声音响起。

    好女费汉,娶了崔妙香这种女人,别说周朝先要肾亏,一般人早就英年早逝了。

    风雨过后。

    崔妙香枕着周朝先的胳膊突然想起一件事。

    “对了,老公,今天我在机场路跟三联帮的车队擦身而过,你猜我看到谁了?”崔妙香转头说道。

    “谁?金正杰还是陈忠勇,这两个老家伙去机场干嘛?”周朝先转头问道。

    “不对,你再猜,你肯定想不到!”崔妙香点了一下周朝先的额头说道。

    “雷功的儿子?”周朝先疑惑地说道:“这个小家伙最近很是活跃呀!如果三联帮让他来掌舵,对我们也不是没有好处。”

    “是丁瑶!”崔妙香看着周朝先的眼睛认真地说道。

    “丁瑶!丁瑶回台湾了!”周朝先突然从地摊上坐了起来:“妈的,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没人向我报告。”周朝先的脸色变了一下。

    “妈的,不好了,丁瑶回台,以她现在的威望,很有可能把四分五裂、各自为政的三联帮凝集起来。”周朝先脸色变幻了一会儿之后,拍着地毯大叫道。

    周朝先是松林帮帮主,自然不愿意看到三联帮再次坐大,要知道三联帮现在虽然每个堂口都各自为政,但是人家丰厚的底子和框架还在,只要有一个手腕强硬的领导人登高一呼,到时候台湾第一大黑帮就又回来了。

    “丁瑶她一个女流之辈,没有这个本事吧!”崔妙香不服气地叫道,她很早时期就认识丁瑶的,印象中的丁瑶是傍上了雷功之后才开始发迹的,她可不认为丁瑶有多大本事。

    周朝先看了崔妙香一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没有说话,他不想打击崔妙香,论心机与手段,十个崔妙香都比不上丁瑶,大家都是搞博彩业,周朝先有一次在澳门与丁瑶有过一面之缘,深刻地知道这个女人不简单。

    “不行,你帮我联系一下雷功的小儿子,丁瑶回台,不管是什么目的,雷家小子肯定不会很开心。”周朝先起身一边穿衣服一边说道。

    “哦哦——!”

    ……

    “雷公子,这位是日本山田组的草刈先生。”一名满脸笑容的中年人笑着介绍道:“草刈先生,这位是我们三联帮的少帮主。”

    “金老你客气了,哪有什么少帮主,我们三联帮历代帮主都是大家共同推举出来的。”雷复轰笑着对介绍的金老谦虚地笑道,然后像日本山田组组长微笑地伸手:“草刈先生您好!我叫雷复轰。”

    “你好!果然英雄出少年,雷公子年纪轻轻就已经有大将之风,很有雷公当年的风范,很好很好!”花白头发的老家伙频频点头:“对了,我叫草刈一雄。”

    “好啦!既然大家已经彼此认识了,那就进入正题,谈谈合作的事吧!”金老笑道。

    这个老家伙是三联帮的元老之一,雷公在世时,很多重要的帮务都是金老帮忙着处理,一些重要的决策,雷公也会问策金老,所以金老又有一个外号,号称三联帮的大脑。

    丁瑶回台湾虽然刻意保持低调,可是在雷复轰别有用心的安排下,一个晚上,江湖各位大佬都收到了丁瑶回台的消息,一些胸无大志的家伙只认为丁瑶只是三联帮一位过期的代理人,而真正的有本事的江湖大佬都知道,丁瑶可不简单,台湾这么多黑道帮派,没有一个能够在港岛发展势力,丁瑶一个女人,竟然能够在港岛站稳了脚,不仅如此,丁瑶的博彩生意做得非常火热,不仅港岛,连澳门都有她的赌厅,丁瑶能够在两地迅速扎根,这里面有多困难,这些黑道大佬心知肚明,如果说丁瑶背后没有大老板的支持,绝对没有人会相信。

    这些人忌惮的不只是丁瑶,更加是丁瑶幕后的大boss,没人愿意自己的地盘被别人踩进来。

    这天晚上,台湾黑道很多人都失眠了。

    而徐一凡,此刻已经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