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171章 一个好人。
    台北市。

    士林区夜市街。

    台湾的经济文化受早期日本文化影响很大,夜生活繁华,不仅各色娱乐场所,夜市小吃更是一绝。

    夜市街的一栋公寓楼上,洪爷望着楼下的各色美食,闻着飘上来的香味,不自觉地咽了一下口水,若不是正事要紧,这个死胖子真想下楼去把台北人民吃到贫困线以下。

    夜市街。

    一个下身穿一条棕色休闲短裤,上身一件宽大的清凉青花短袖衬衫,脸上戴着一付宽大的棕色蛤蟆镜,脚下揣着一双人字拖的家伙坐在一个小摊前,徐一凡一个晚上就已经把自己变得比本地佬还要本地,这家伙甚至在衬衫口袋里面放上一包槟榔,虽然他不吃。

    “老板你好!您点的章鱼烧已经做好了,请问要加什么酱料!”徐一凡面前的一位长相甜美的台湾妹子弯着大眼睛问道。

    “辣——!重辣!辣到都吃不出其他味道的那种bt辣。”徐一凡摇了下脑袋笑眯眯地说道。

    “啊——!”可爱台妹吐了下舌头:“吃太多辣对身体不好哦!”

    嘴上这么说着,台妹子手下却不轻,各种辣酱快速地给徐一凡的碟子加,不过,台妹纸倒也聪明,把辣酱加在徐一凡碟子的一角,让徐一凡自己沾,免得客人受不了所谓的bt辣。

    徐一凡长着一张不让人讨厌的脸,再加上出手阔绰,确实很容易博得人好感。

    这个家伙在不同的小吃摊子前点了好多吃的,但是真正吃的却不多,之所以坐在这张摊子前,不是因为这里风水好,风凉水冷,而是这个摆摊的台妹子穿得非常清凉,再加上徐一凡坐的是一条很高的长椅,台妹子在餐台前忙碌着,超级饱满的胸前时不时地闪过一丝春色。

    徐一凡的两侧还坐着两名同道中人的中年大叔,借着辣味的掩饰,三人频频吸气,三人对视一眼,一道默契的嘿嘿嘿,顿时化解了空气中的尴尬。

    台妹子虽然笑容很甜美,衣服很清凉,身材也很火辣,但是见惯了超级美女的徐一凡还不至于那么差劲,跟身边的两个猥琐的中年大叔那么低级。

    徐一凡一边笑眯眯地吃着台妹子软豆腐,一边仔细地倾听着耳朵里的微型耳麦。

    是的,徐一凡连好朋友都不放过,在陈家驹的移动电话里面装了窃听追踪器。

    此刻,徐一凡身后的公寓楼上,台湾警方真正做拘捕行动前动员讲话。

    “楼下就是夜市街,执行任务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不要骚扰到普通市民,更加不可以伤及无辜,一定要把整个拘捕行动控制在公寓楼内,明不明白!”柯队长大声地叫道。

    “明白!”整齐的声音响起,台下竟坐着不下一百名警察,看来为了这次抓捕行动,台北警察局也是够凭的,这也是可以理解的,陈家驹跟他们说的赃款是三千万港币,那可是一亿多新台币呀!警察局长仿佛已经看到了这笔巨大的功绩在先自己招手。

    “陈督察,你给大家再说一下目标犯人的情况,免得出现什么状况。”柯组长看来一下手表,还有十分钟行动才开始,顺便让陈家驹说一下情况。

    这一次行动,他们台北警察局非常‘大方’地让陈家驹和洪斌旁听,当然,参与抓捕行动是绝对不可以的。

    “赵西门,又名西门町,中国籍台湾省花莲人,四十三岁,身高一米六八,这个家伙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特征是一头白发,左脸有一道伤疤,……”陈家驹黑着一张脸上台讲话道,柯受良像看押犯人一样地监视自己和洪斌,让陈家驹非常地不理解,大家都是为了破案,为什么不能互相信任、互相合作呢。

    徐一凡听到陈家驹的话,愣了一下,他想不到陈家驹的政治领悟力这么差劲,当着人家台湾警察的面说什么中国台湾省,果然,陈家驹说完这句话,柯队长等人全部竖眉狠狠地瞪向陈家驹,其中几个脾气不好的警察甚至愤怒地叫道:“你他妈的什么意思!”

    “我没什么意思呀!怎么啦?”陈家驹看了看柯队长,又看了看洪爷,不明白自己哪里说错话了。

    洪爷可不是陈家驹那种白痴,挤眉弄眼地暗示陈家驹不要乱说话,可是陈家驹更加迷糊了,下台时嘴里还低声地喃喃道:“我没说错什么呀!大家都是中国人呀!”

    柯受良正要拍桌子,听到陈家驹的呐呐自语,表情呆了一下,对呀!大家都是中国人,连陈家驹那种被殖民统治的家伙都可以自称中国人,我们为什么不敢承认呢。

    “算了,这家伙就是一个棒槌,别争这些。”柯队长拉住自己要发飙的助手说道。

    “开始行动。”

    ……

    “全部动作加快,点好钞票之后,每一百万分成一个小袋子里面,别他妈像个软蛋一样,把刚刚干女人的劲拿出来。”警方已经开始了抓捕行动,楼上一个凤姐窝的西门町却毫无察觉,催促着手下点钞。

    “西门町,你这家伙现在跟什么老大,有赚钱的路子,也给兄弟介绍介绍呗!我什么都能干的。”房间里面有二十几个大汉,其中一个最嚣张的家伙熟络地跟西门町打招呼道。

    “黑龙,怎么?想过我一栋,总之我赚到钱会分你一份的,不该你知道的事,别瞎打听。”西门町瞥了那个叫黑龙的家伙一眼,冷哼道。

    “你不是吧!玩女人的时候你眉毛都硬了,做点事像个娘们一样软。”黑龙笑骂道。

    “你他妈懂个屁,小心驶得万年船,你以为条子是吃素的。”西门町说着往楼下望了一眼,因为警察是有计划地分批进入的,所以西门町没有看到什么,还是人来人往的繁华小吃街。

    西门町刚刚转头,眼睛的余光突然看到一个拳头大小的白色物体从窗口飞了上来,西门町赶紧蹲下。

    “嘣——!”那东西砸在墙壁上砸碎了,是一个调味瓶。

    “干恁娘的,哪个靠杯的孙子耍老子。”黑龙怒叫着走到窗口往楼下望去。

    西门町的脸色变了一下,这里是七楼,谁会这么无聊往楼上扔瓶子。

    “狗崽、狗崽收到没有,你那里有么有什么情况!”西门町立刻拿起对讲机呼叫楼下把风的眼线,没有人回应。

    “快!把钱全部收起来,撤,马上撤!我干,有警察。”西门町赶紧跑到一面柜子前,打开柜子,抓去两支手枪。

    其他人听到西门町的提醒,也赶紧打开身边的抽屉,带好枪支弹药。

    好像是为了印证西门町的话一般,西门町的话音刚落没多久,‘轰——!’地一声,房门被撞开了。

    “警察!全部不要动——!”柯队长是第一个冲入现场的,看到房间的桌子上都是千元大钞,眼睛都绿了。

    可是,柯队长再转眼一看,脸色也绿了,十几二十支枪枪口对着自己,什么情况!行动很保密呀!

    “趴下——!”柯队长来不及想太多,赶紧趴下。

    “兄弟们!干他!”西门町大叫道。

    房间里面的家伙都是亡命之徒,哪里管你是上面警察,立刻扣动扳机。

    “嘣嘣嘣嘣嘣……”

    “砰砰砰砰砰砰砰……”

    “嘭嘭——!”

    徐一凡用长签戳着一块台南米糕,轻轻地咬了一小口,嗯!味道不错,松软可口、甜度适中,徐一凡很少吃甜食,但是这份糕点徐一凡感觉还不赖。

    听到楼上猛烈的枪战声,徐一凡笑了笑。

    “今天不年不节的,怎么还有人放鞭炮呢?”徐一凡眯着眼睛恶意地笑着,一脸无辜好奇的样子,刚刚那个‘好心’的调味瓶就是这个混蛋扔上去提醒西门町的,不然一般人哪有那么好的臂力,把一个调味瓶从一楼准确地抛上七楼。

    徐一凡的任务是要自己亲手干掉西门町,要是西门町毫无防备,被台北警方给干掉,徐一凡就头大了。

    夜市街上的其他食客和小摊主也是很奇怪,这大晚上是哪来的鞭炮声,终究还是有几个明白人,愣了一下之后,仔细一听,这声音不对头呀!怎么还隐隐伴有惨叫声,随着几片门窗玻璃被子弹打碎砸到街道上,几个机灵的家伙立刻一个激灵。

    “甘你鸡掰呀!不是鞭炮,是枪声,快跑!”几个声音吼叫道,夜市街顿时乱作一团,叫骂声、惊叫声、践踏声混做一片,那些小摊主气急败坏地吼叫着,因为食客都跑了,这还不是最关键,关键是你们他妈的抹干净嘴就跑,还没付钱呀!

    惊慌这玩意就像瘟疫一样,一下子就蔓延开了,几条相邻的小吃街都炸开了锅,大家都拼命地往外面逃跑着,一条街上所有的人都很慌乱,只有一个家伙还慢悠悠地吸了一口珍珠奶茶,嘴里嚼着台妹纸特制的台北特色肉丸豆腐,徐一凡好像是从另一个维度投影过来的人影一般,与身边的混乱形成非常矛盾的反差,让人看了想吐血。

    这还不算,这个混蛋的一双色眼还坚贞不渝地,看着对边的迷人台妹慌忙收拾钱盒子,台妹子因为慌忙而动作过大,一对雄伟的饱满一荡一荡地,更是沁人心扉。

    刚刚和徐一凡坐同桌的那两个中年大叔跑了一段距离,无意间转头一看,刚刚那个年轻人还是临危不乱、镇定自若地坐在那里,再看徐一凡眼睛往哪里瞟,尼玛呀!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又一浪,他娘的自愧不如,现在的新司机,要逼死老司机的节奏。

    西门町有没有徐一凡那种神奇的指挥能力,二十几人干台北警方一百多人,虽然一开始打了警方一个措手不及,但是很快就被警方拿回战场的主动权,开始压着自己打了,西门町眼睛一转,钱也不要了,赶紧逃命。

    “是西门町,站住!”陈家驹和洪爷坐在楼下等柯队长的消息,听到楼上传来激烈的枪战声,陈家驹几次想冲上去帮忙,都被洪爷给拦住了,这次看到西门町跑下楼,陈家驹大叫一声冲了过去,这次洪爷手慢没拦住。

    “砰砰——!”西门町听到后面有人追自己,回头就是两枪,陈家驹的配枪被台北警方给缴了,手上没有武器,只能缩着脑袋闪避。

    西门町和陈家驹一前一后地跑出了公寓楼,随后洪斌也追了出来,徐一凡眼睛一闪,这才站了起来,往小摊桌子上放下了一千元新台币。

    “不用找了!”

    徐一凡刚刚离开,楼上便响起了一阵猛烈的爆炸声,看来双方的火力都不差,连炸弹都用上了。

    西门町跑了没多远,遇上了两个从窗口爬墙逃了出来的手下。

    “帮我断后,后面有一个混蛋在追我。”西门町立刻指使一名手下叫道,自己和另外一名手下继续往前面逃命。

    “是老大!你们先走!”西门町的手下倒也勇猛,毫不犹豫地点头。

    追出来的洪爷看到西门町跑远,心里松了一口气,然后就骂娘了,因为——。

    “砰砰砰砰砰——!”西门町留下来断后的手下,看见陈家驹追了上来,立刻抬起手中的短冲锋一阵横扫,陈家驹经常走狗屎运,迅速往旁边一扑街,姿势虽然难看,但是始终是避开了子弹。

    洪爷就没那么幸运了,这家伙本身的受击面积就比一般人多了半个身位,自己反应又慢,西门町的手下子弹没有扫中陈家驹,反而打中了洪爷两枪,一枪在手臂、一枪在大腿。

    陈家驹扑在地上,还没来得及起身,对方的第二波扫射又来了。

    “砰砰砰砰——!”

    陈家驹来不及多想,本能地躺在地上斜着身体像一杆擀面杖滚动,子弹如影随形地跟着他的身体,竟然又被他给闪过了,连中枪靠着墙壁坐在地上的洪爷都忍不住妈卖批,运气要不要这么好。

    “干——!”西门町的手下停顿了一下,再次瞄准陈家驹身体。

    “噗——!”

    一道沉闷的枪声响起。

    手里拿着短冲锋的西门町手下身体顿了一下。

    陈家驹表情一愣。

    洪爷满脸肥油的脸皮跳了一下。

    西门町的手下软绵绵地瘫下了,一颗子弹贯穿了他的头颅,一切来得太快了,没有痛觉就已经失去了知觉,那个家伙眼睛甚至还充满着迷茫,自己怎么突然间就失去精气力了呢。

    陈家驹立刻转头往子弹射来的方向望去,黑暗的巷子里面什么都没有看到。

    来不及多想,陈家驹迅速爬起,捡起地上的短冲锋枪,继续往西门町的方向追去,只留下洪爷咽了一下口水,一脸恐慌地望着黑漆漆的巷子。

    西门町的速度很快,很快就跑出了几条街,陈家驹现在手上有了武器,也是拼命地追赶。

    黑暗中,一道蚊吟般的声音呐呐道:我真是一个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