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173章 悔过书
    台北警察局。

    审讯室。

    “我奉劝你最好乖乖坦白,我们队长已经跟你们强调过了,你们在我们这里是没有执法权的,你为什么要去追西门町。”一名台北分局警察审问道。

    洪爷满头的大汗,一脸的苦色。

    “伙计,能不能先送我去医院,我他妈疼死了。”洪爷虽然表情非常痛苦,实则心里已经笑开了话。他和柯队长一起追上陈家驹的时候,看到西门町躺在地上惨叫,洪爷当时的心头凉了,等到西门町被台北警方铐上拖了出来,洪爷更是心如死灰,他了解西门町这个家伙,知道西门町肯定禁不住警方的严刑拷打,到时候曝出自己,自己就真的在台湾扑街了。

    就在柯队长的笑容越来越灿烂,洪爷的心情越来越灰败的时候,一声沉闷的枪声响起,西门町的体温正在消失,鲜血慢慢从西门町的头顶涌出,转眼间便染红了西门町的一头白发,西门町身后的陈家驹却是看到西门町的后半边脑袋已经被嘣掉了。

    “全部小心,是狙击手!”柯队长慌忙地怒叫道,立刻蹲下打开车门掩护,眼睛迅速望上身后街道两边的大厦。

    子弹是从上而下打入西门町天灵盖的,其他人听到柯队长的提醒,也全部蹲下寻找身边的掩体躲藏,可是第二枪迟迟没有响起。

    洪爷蹲在警车后面,心里虽然已经心慌怒放,脸上依然保持着一付死了爹娘的愤恨之情,一双小眼睛滴溜溜地转着,这道枪声和刚刚那一道枪声非常地相似,会不会有什么关联?还有对方到底是什么人?是西门町的仇人还是知道自己和西门町的事?

    “砰砰——!”

    洪爷身边的柯队长突然对着楼上空处开了两枪,老油条洪爷知道柯队长只是乱开两枪,狙击手抓不到不要紧,开了这两枪报告就好些多了。

    可是接下来的事态就不是洪爷和柯队长想得到的了,柯队长是为了找回面子胡乱开两枪,可是隐藏在大厦上的狙击手可能不是这么想的,立刻便回击了一枪。

    “噗——!”

    一枪就打中柯队长出的车门,溅起一梭火花,子弹贯穿了车门,并且掀起水泥地面上的一片碎石。

    柯队长咽了下口水,右眼皮狂跳,妈的,这是什么枪。

    “砰砰砰砰砰……”

    楼下的枪声像密集的鞭炮声一样被点燃了起来,一齐向着楼顶开枪。

    一身黑色夜行衣,只露出两只眼睛的徐一凡愣了一下,傻傻地看着楼下台北一众警察的反击,这些人根本就判断不出徐一凡的位置,射出的子弹都没有在徐一凡周围的十几米范围内出现过,这是要跟菲律宾警察比搞笑能力,还是在侮辱我的智商。

    “噗噗——!”

    徐一凡的脾气可不好,尤其是在夜晚,黑暗的夜色似乎能最大限度地纵容人的阴暗面。

    徐一凡的狙击长枪架在天台围墙上,角度、光线偏差、风力、这一系列因素徐一凡早就测量过了,手指一搭上扳机就可以迅速瞄准射击。

    两颗子弹打中警车的前轮胎,轮胎瞬间爆炸的威力差点没把警察掀飞了起来,那些警察这次吓得脸皮都白了。

    这时候两辆警车又快速开了过来。

    徐一凡眼睛一眯,调转枪口。

    “噗——!噗—噗”

    “轰——!”

    警车的前轮胎被打爆,高速行驶中的警车车身一歪,无法保持平衡,一下子就冲进了街道旁的一家店面里面,接着是一道伴随着爆炸声的火光闪起,七八名警装的警察黑头黑脸地冲了出来。

    “在左侧的大厦天台。”

    “砰砰——!”

    两颗子弹打在徐一凡左侧五六米的地方,打碎了一片玻璃,徐一凡转头望去,竟然是陈家驹那个王八蛋。

    陈家驹一直注意着楼上的枪声,狙击手的第三次开枪,陈家驹判断出狙击手的大概位置,一个矮身,陈家驹捡起了一把手枪,想着楼上反击。

    徐一凡看到是陈家驹那个混蛋打自己,立刻一阵光火,你大爷的,我救你一命,你还跟着别人干我。

    “噗——!”

    陈家驹真对着楼上射得欢快,突然一道沉闷的枪声响起,陈家驹缩了缩脑袋,一颗自己擦着自己的身体飞过,狠狠地砸中身边的一个铁质垃圾桶上,垃圾桶上立刻出现了一个恐怖的凹痕,并且飞了起来,陈家驹赶紧后退两步,这才没有被砸中。

    “噗——!”又是一枪,打中陈家驹闪开的右侧,这一枪更加凶险,一枪打掉了一大片墙皮,这子弹的威力,看着都让人心惊胆颤。

    陈家驹右脚一跺地面,身体往左侧倾斜,堪堪躲过了从墙壁上溅射过来的墙壁石片。

    “噗——!”又是一枪,打在陈家驹的左侧。

    陈家驹在吓得口干舌燥的同时,也立刻反应了过来,对方在楼下居高临下,自己在这样闪下去肯定是死路一条,唯有冲出巷子才有活路。

    想到立刻就干,陈家驹不在左突右闪,憋着一口气拼命地往前面冲去。

    “噗——!噗——!噗——!”

    一道道夺命的枪声在众人心上回响着,所有人都趴在掩体后面一动都不敢乱动,更别说掩护或者救援陈家驹了,这些家伙只看着陈家驹的方向,什么都做不了,也什么都不敢做,几秒钟之后,台北的这些警方都在感叹陈家驹的狗屎运,陈家驹亡命地奔跑着,身后的地面上被掀一片又一片的石片,每一步都有一个洞口被子弹炸开,堪堪半步之遥,硬是没有一枪打中这个陈家驹这个奇葩,让陈家驹成功地冲到巷子的尽头,钻进了一个拐角里面。

    陈家驹胸口像破了的拉风箱一样急促地起伏着,嘴巴张大像一条狗一样喘气,过了许久才恢复力气,摸了摸身体有没有弹孔。

    徐一凡这个小气鬼这时候已经收起来枪,嘴里喃喃自语道:“让你开枪打老子。”

    台北警方一直趴在地上,足足等了半个小时之后,才敢爬起来,那时候徐一凡澡都洗好了。

    ……

    “我们已经帮你叫了医生,马上就到,你最好把你知道的事情全部交代出来。”台北警方今晚被那个神秘的狙击手狠狠地羞辱了一番,此刻尤其无处发,正好发泄在洪爷跟陈家驹两个家伙的身上。

    洪爷是老油条了,知道这个时候他跟陈家驹是最好的替罪羊,赶紧赔着笑脸道:“警察先生,我知道的已经全部告诉你们了呀!绝对没有半点隐瞒。”洪爷说着竖起了手指发誓。

    “那你们为什么要去追西门町,当时我们已经跟你们说过,让你们在楼下等消息就可以了。”

    “不是我要追,是我的上司要追呀!”洪爷影射陈家驹说道:“还有,我也没有武器的啦!我都没有碰到疑犯,反而还无辜地中了两枪,我不是那种给你们找麻烦的人啦!”

    那名警察看着洪爷无害的表情,暗自点了点头,低头在一个本子上写着些什么。

    另一间审讯室。

    柯队长亲自审讯陈家驹。

    “陈家驹,我一再跟你见过,你们是港岛警察,这里是台湾,你们在我们这里是没有执法权的,当时你为什么要去追西门町。”柯队长指着陈家驹的鼻子,厉声地叫道。

    陈家驹衣服被剥下,只穿着一条底裤被铐在椅子上面,他的行为比洪爷恶劣太多,这个家伙不仅擅自行动,还当街开枪,杀死了西门町的一名手下。

    “他是罪犯,我是警察,警察抓贼,为什么会有为什么问!”陈家驹理所当然地说道。

    “你要搞清楚情况,这里是台湾,不是港岛。”柯队长叉着腰怒骂道。

    “我知道,可是西门町在港岛犯下一桩绑架勒索案,而且是他们先开枪射击我的,我是被迫还击。”陈家驹固执地说道,这个家伙永远都搞不清楚,有些事不是对错问题。

    “但是这里是台湾,就要按我们的法律做事,你明不明白,你的行为已经触犯了我们的法律,我要你写一封悔过书。”柯队长说着把几张稿纸和一支笔放在陈家驹的小板桌上面。

    桌子上有几张纸张,其中一张是写满字的范文,港岛和台湾都是用繁体字,陈家驹读起来并没有障碍,可是字行间摇尾乞怜的侮辱意味,陈家驹无法接受。

    “我不写!”陈家驹撇头硬气地把小板桌上的纸笔推飞。

    “好!陈家驹督察,我们现在正式控告你,你已经触犯了我们的国家安全法……”

    陈家驹脸色变幻,但是意志却很坚定,至少悔过书他是不会写的,他坚定警察就要抓贼,自己没有做错事。

    另一边的洪爷就没这么‘愚蠢’了,立刻就低头照着范文抄悔过书,嘴里还喃喃说道:“对不起,是我们不好!我们破案心切,做事鲁莽,给你们添了很多麻烦,非常对不起,同时感谢你们的包容……”

    台北郊外的一栋豪华别墅。

    徐一凡趴在宽大的沙发上,看着台湾的电视台直播,出了那么大的枪战案,新闻竟然没有几句报道就草草结束,看来这里跟港岛真的很不一样,这里政府对新闻传媒的掌控很是‘深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