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174章 爱迟到的正义
    “李富贵这个人靠不靠得住的?”

    “什么意思?”徐一凡侧头问道。

    丁瑶坐在徐一凡的腰上,轻轻地揉按着徐一凡的肩膀。

    “台北的情况比我的预想中还要错综复杂,我想让李富贵帮我做事!”丁瑶说着低下身体,趴在徐一凡的背后吹着热气。

    徐一凡愣了一下,转过身仰躺沙发上,脑袋枕着沙发扶手,面对着丁瑶问道:“怎么个错综复杂法。”这家伙最近有些闲过头了,静极思动,正想找点事情消遣一下。

    这下轮到丁瑶愣住了,徐一凡一向都不愿意自己的事业的,这么这时突然这么关心起来呢,好在丁瑶了解徐一凡三分钟热度的性格,知道这个男人应该只是心血来潮,不然,以丁瑶多疑的性格,很容易联想到很多。

    “我之前有些小瞧雷功的儿子雷复轰了,我收到了线人的情报,这个年轻人不简单。”丁瑶坐在徐一凡的身上笑眯眯地说道。

    “怎么个不简单?哼——!”徐一凡脸色不善地说道,双手也不闲着,托着丁瑶滑腻的翘臀狠狠地捏了一把。

    “嘤——!”丁瑶嘤咛了一声,这才想起徐一凡似乎打第一眼开始就不待见雷复轰,一双美眸转了转,娇笑道:“我是说有一点点刺手,但是跟你比那就是一个云泥之别。”

    “夸,继续夸!”徐一凡黑着脸一边说着,一边扯下丁瑶睡裙里面的小内裤。

    丁瑶白了徐一凡一眼。

    “我以前以为雷复轰最多也就是联合帮内的各堂主和长老跟我作对,没想到这个家伙的手段还不赖,竟然搭上了日本黑道山田组的关系,雷复轰正在跟山田组组长草刈一雄谈合作,同时正在追求草刈一雄的女儿草刈菜菜子,其中的意味你懂的哦!”丁瑶一双美目直勾着徐一凡说道。

    “我懂——!”徐一凡用力地往上一顶道。

    “蒽——!”丁瑶脸色潮红地嗯了一声,双手撑在徐一凡头侧的沙发沿上,像突然被人抽了筋骨一般,突然没了力气,声音也酥软婉诱了起来。

    “继续说!”

    “不仅如此,我收到最新消息,雷复轰还跟松林帮的帮主周朝先搭上了线,两人可能在合谋些什么算计,但是肯定——啊!”丁瑶娇喘了一声,双手无力地按在徐一凡的胸口上,水汪汪的美眸瞪了徐一凡一眼:“轻点,你这样我可就说不下去了。”

    看到徐一凡闭上眼睛,放轻了动作,丁瑶嘤声道:“这个周朝先黑道上的身份我倒不怕,但是这个家伙最近也要参加政府的立委竞选,贿赂了不少政府机关里面的人,是我最大的竞争对手,我不喜欢这个人。”

    “你想干掉这个周朝先?”徐一凡呼吸有些急促地说道。

    “嗯——!趁现在我还没有发力,到时候我参加竞选的行动一旦开始,在杀周朝先就容易被人怀疑到我身上了。”丁瑶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双柔软的玉臂已经环上了徐一凡的脖子。

    “嗯——!”徐一凡点了点头,这些勾心斗角的黑暗手段,丁瑶用得比徐一凡还要溜。

    “所以你想要找李富贵出手,拿下周朝先。”

    “是的——!”丁瑶坦白道。

    “那为什么不直接干掉雷复轰呢?这不是更加简单”徐一凡一说起雷复轰就不爽,一个翻身把丁瑶压在身下。

    “啊——!雷复轰这个时候死,我就真的成最大嫌疑人了。”丁瑶摸着徐一凡的脸求饶道:“我保证,肯定不会让这个家伙得意,一定让他死得很惨。”

    徐一凡睡在豪华的别墅里,卧着柔软的沙发,抱着美人儿,而这时候,陈家驹被关在阴暗的审讯室,坐在冰凉的椅子上,被强光照着脸,台北警方对他轮流换人审讯着,试图用疲劳审讯的法子消磨陈家驹的意志。

    ……

    台北法院。

    调查局的动作很快,一旦发通告正式控告周朝先,法院要审理的其他案件全部押后,今天便是控告周朝先名下所有电玩城均是赌博工具的案件开庭之日。

    周朝先这个家伙很会用势,在开庭之前,这个家伙便命令手下,把调查局要控告自己电玩城的消息透露给电玩爱好者协会的人,并且夸大了部分事实,暗示此次案件若是调查局胜利,政府以后将会禁止一切的电玩产业,这下子不仅电玩协会的人吓了一跳,其他电玩的小店主也都吓了一跳,断人钱财,如同杀人父母,这些反对控告电玩的家伙凌晨四五点便直发举着牌子坐在法院门前抗议了,这些人里面当然有不少是周朝先安排煽风点火的手下。

    “电玩不是赌博、我们支持周董,电玩不是赌博、我们支持周董!”

    周朝先一下车,便看到了一群抗议者坐在法院的台阶上喊着口号,周朝先心里暗笑,脸上却是不动声色,这些人一看周朝先立刻便起身围了上来。

    “周董,我们都是来支持你的,电玩不是赌博,只是一种娱乐方式而已。”一个面红耳赤的电玩小店主举着一只手义愤填膺地叫道。

    “就是就是,如果电玩是赌博,那么卡拉ok比赛,喝酒划拳也是赌博啦!”一个公鸡头的年轻人补充道。

    “要我说,我们政府的彩票才是最大的赌博机构呢?他们纳税,难道我们就不纳税了吗?我们也每个月都有纳税的嘞!”说话的是一个中年人。

    周朝先立刻给身边的手下打了一个眼色,让他拉开那个中年人,心里暗骂道:你妈的,你发牢骚归发牢骚,要叼政府也可以在家关上房门叼它,现在这么多人,还有部分新闻记者在场,这样公然叫板政府,不是要推我上火架上烤嘛。

    “好啦好啦!大家静一静,现在还没有开庭,判决也还没有出来,但是我相信公道自在人心,请大家相信政府,也相信我们自己,现在请大家稍安勿躁好不好!”周朝先压手说道。

    这个家伙还真的颇有一些领导者的人格魅力,语气不紧不慢、吐字铿锵有力,很容易让人信服。

    周朝先开局就已经占了先手,所以等到调查局的人到达法院的时候,马上就是嘘声一片,方国辉这才发现自己等人好像成为了众矢之了。

    事已至此,调查局的人也没有办法,开弓没有回头箭,虽然他们开庭前就放松了警惕,现在只能硬着头皮上了,而且他们相信自己掌握的证据足以定周朝先的罪名。

    只是,法律真的是只讲证据的吗?要知道审判长也是人,是人就会犯错。

    等到审判长登台的时候,周朝先转头跟身边的崔妙香对视了一眼,眼睛里面闪过一丝笑意。

    一天前,他才请过这个审判长在自己开的豪华会所里面,享受了洗澡、按摩、全套的一条龙服务,临走时,审判长还捎走了周朝先送的家乡小食:一盒凤梨酥,只是盒子里面装的并不是真的凤梨酥。

    法院的判决让旁听的市民都欢呼了起来,当然,调查局的人除外。

    “基于主管电玩产业的教育部门官员,向本庭提交的书面报告指出,目前市面上流行的电玩游戏,在界定为赌博与非赌博性的程序尚未明确完成,也就是说厘定被告周朝先开设赌场,在法律上尚未有妥当的依据,因此本庭宣布,被告周朝先无罪。”

    周朝先夫妇自然是神采奕奕地离开了法院。

    以方国辉为首的一众调查局专业自然是像斗败了的公鸡一样,无精打采地上了车,突然一张纸条贴在方国辉身侧的车窗玻璃上,方国辉抬头一看,是一个美丽的女记者,已经坐在一辆女式摩托车上走远了,中途还转手向方国辉摇了摇手。

    “正义通常都会迟到,但是绝不会不到。”这是美女留的纸条,长得帅真的很占便宜,方国辉收起小纸条笑了笑,身边的几位单身狗同事纷纷投来羡慕的眼光。

    方国辉把美女的小纸条折成一个小方块放进衬衫的口袋里面,看来他很欣赏这段话,却不知道同样欣赏这段话的一个倒霉鬼,正在距此十三公里的警察局被人审讯。

    徐一凡以前也欣赏这段话,只是当正义迟到个十年八年后,徐一凡就知道这句话就是操蛋,跟下了砒霜的鸡汤没有什么区别,妥妥遏制人进步的刽子手,当正义迟到时,你就该自己来伸张正义,而不是像个傻子一样等。

    有的人长得帅讨人喜欢,而有的人长得帅就让人讨厌了,譬如现下的这位。

    三联帮。

    青龙大厅。

    雷复轰一脸矜持地微笑着。

    丁瑶今天穿着一袭合身的男装,看起来是既英气又妩媚,她现在还是三联帮的帮主代理人,自然是坐在最上头的位置。

    雷复轰坐在丁瑶坐席的左下方,接着是三联帮的大脑金老,然后按着顺序排的是各大堂口的堂主。

    坐在丁瑶右边第一位的则是三联帮最老资格的元老级人物,忠勇伯,这个老家伙跟雷功是同一辈的老人,如果不是丁瑶横空出世,光芒太胜,最有可能接替雷功帮主之位的便是这个老家伙了,坐在忠勇伯下行的是其他的元老和各堂堂主。

    “丁夫人!您真的要退位吗?”忠勇伯担心地问道,他以前最不服气的便是丁瑶,可是随着丁瑶一系列手段的实施,三联帮的黑道生意慢慢转型,竟然更加地赚钱了,忠勇伯等老家伙便也从佩服到效忠丁瑶。

    “这是当然,我们之前约定的时间是三年之区,现在三年也早就过了,我自然要让出这个位置,不然别人还以为我当年就是窥视帮主之位,说话不算话。”丁瑶点头笑道。

    忠勇伯立刻忍不住大叫道:“谁敢这么说,丁夫人这些年虽无帮主之名,却有帮主之实,您为我们三联帮做的贡献我们这些老家伙又不是瞎子看不见,谁要敢嚼舌根诽谤您,就是跟我们整个三联帮过不起。”

    丁瑶压了压手笑道:“好啦好啦!忠勇伯用心了,现在开始谈正事,我现在正式宣布退位,大家提出几个最适合的帮主人选出来。”

    “这还用选吗?丁夫人退位,雷公子现在既然又回到帮里来做事,雷功的位子自然是雷公子来继承最名正言顺。”丁瑶的话音刚落,飞鹰堂堂主便迫不及待地叫道。

    丁瑶脸上的表情不变,依然是一脸的笑眯眯。

    忠勇伯的眼睛闪了一下,若是以前,他一定是支持雷复轰的,可是他查过雷复轰最近的小动作,发现这个年轻人做事太激进了,而且有些不择手段,这不是人君之像,雷复轰不是雷功,他若是主宰三联帮,恐怕会飞鸟尽而良弓藏,只是让忠勇伯想不通的是,以丁瑶的聪明,她应该能看到这一点,那她为什么还要退位,让出权利呢。

    坐在雷复轰下位的金老只笑了笑,没有说话。

    “诶!飞鹰叔,看你说得,现在都什么时代了,哪还有什么世袭的,现在什么都讲民主了,我觉得我们三联帮的位置应该是有能者居之,这样才能把我们三联帮带到辉煌。”雷复轰心里非常地开心,脸上却大义凛然地拒绝道。

    “雷公子这话说着中听,不过就算是能者居之,雷公子不就是有能者吗?”又有另一道声音响起。

    丁瑶虽然不说话,但是心里在默默地记下在场所有人的形态,她虽然决意要退出三联帮,但是绝对不容许别人背叛她。

    雷复轰摇了摇手。

    “对不起各位,我想有件事我要先声明一下,我刚刚从美国回来没多久,也不懂什么管理帮派的事务,论经验老道,我不如忠勇伯,论聪明才干,我比不上金老,而且,我不太喜欢黑帮的事务,不想陷入到黑帮的斗争当中。”雷复轰故作推辞道。

    这时候金爷开口说话了。

    “雷公子,可能你真的离开三联帮太久了,现在帮会的运作跟以前不一样了,尤其是在丁夫人的带领下,我们三联帮大部分生意都上了轨道,都是合法的,绝对没有什么黑帮斗争,有的只是强强联手,双赢合作。”

    丁瑶听到金老和雷复轰的一唱一和,心里冷笑了一下,看来雷复轰也知道至雷公死后,三联帮内的很多人都是反对跟日本帮派合作的,现在看来,这两个家伙一唱一和是想逼迫大家同意三联帮跟山田组合作。

    雷复轰装模作样地摇了摇头,坚决地说道:“我觉得大家还是听丁女士的命令,选出几位有能力的人才,最后再一人一票选出帮主来。”

    “我反对,子承父业天经地义,还选什么选,雷公子,除非是你担任帮主,不然我白虎堂的所有人都不服气。”一个满脸胡须的壮汉站起来拍着胸口说道。

    “好!都听我说一句,原本我也是决定让位给雷公子最合适的,但是又觉得雷公子离开帮会太久了,可能不太明白我们帮会的处世之道,如果我草率独裁雷公子为下一任帮主,对我们整个三联帮都是非常不负责任的,这才提出要选举,难得雷公子这么深明大义,也同意由大家来举荐帮主,那就由大家一起推举吧!”丁瑶站了起来挥手叫道。

    丁瑶一开始说话,下面便没有人说话了,不要以为丁瑶离开了台湾这么久,就没有人听丁瑶号令,事实上在座的这些人就没有几个不怯丁瑶的,青竹蛇儿口,黄蜂尾上针,二者皆不毒,最毒妇人心,丁瑶当年为了巩固自己在三联帮的地位,可是下狠手段,整死过不少不服气的人。

    看到站在帮主之位上发号施令的丁瑶,雷复轰的脸微微变色,他以为自己收买了不少中高层的帮众,现在看来这些人可能会听自己的命令做别的事,但是未必敢对付丁瑶,而丁瑶的应对也出乎雷复轰的意料,他以为丁瑶为了早日摆脱三联帮的黑道负累,一定会提出自己接任帮主的,自己现在只不过是趁机多摆一下谱,学刘备诸葛亮之三顾茅庐推辞几次罢了,哪知道丁瑶根本就不上道。

    丁瑶的话让雷复轰有些应对失措,而接下来丁瑶的话才更是让雷复轰慌张。

    “好啦!现在大家都开始推荐自己心目中的人选吧!”丁瑶抬手说道:“我先起一个头,我选金老,金老不仅仅是我们三联帮的大脑,雷公在世时,帮内的很多重大决策都要咨询金老的意见,我当代理人期间也是,可以这样说,我们三联帮之所以有现在的辉煌,一般的功劳得归功于金老的呕心沥血。”

    丁瑶的话像一个炸弹一般在雷复轰的耳边轰开了,雷复轰转头震惊地看向金老,难道金老被丁瑶收买了,还是金老一直就是丁瑶的人。

    金老听到丁瑶的话,眼睛闪过一丝慌乱,知道要坏了,这离间计太毒了。

    可是同时,金老的眼睛里面又迅速闪过一丝贪婪,高高在上的帮主之位,谁能做到不觊觎,金老曾经想过,只是他只是一个高级谋士,无势无力,根本就没有这个可能性,但是如果真的有丁瑶的支持,自己又何尝不可……

    所以,金老听到丁瑶的话,屁股离开椅子,将要推辞的时候,又坐了下来,脸上矜持地笑了笑。

    丁瑶看着雷复轰慌乱的表情冷笑了一声。

    “让你他妈的得瑟,还装,老娘难道还要求你当帮主不成,这个帮主之位,我扔了喂狗也不给你,除了在徐一凡那个家伙的面前低声下气过,自己还没真正怕过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