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178章 政治斗争
    丁瑶心惊胆颤地回到别墅的时候,徐一凡已经没心没肺地睡着了。

    “小茹,明天给李富贵发十万块奖金!”丁瑶在别墅门口站住脚步说道。

    丁瑶身后的李富贵听到立刻眼冒金光,表情非常地激动。

    “谢谢老板!”

    “谢你妈!”丁瑶不顾形象地转头大骂道。

    丁瑶的一众手下这才看到丁瑶的脸色非常地难看。

    “记住,以后你要是再自作主张地表现自己,就立刻给我滚蛋,今天要不是看在你冒险扛着沙发冲过来,我已经让你滚了。”丁瑶怒骂道。

    “是!明白!”李富贵战战兢兢地低头叫道,其他的手下也是一片肃然、鸦雀无声。

    等他们抬起头时,丁瑶已经走进别墅,狠狠地合上了大门。

    丁瑶的其他手下纷纷拍了一下李富贵的肩膀,安慰李富贵自求多福了。丁瑶这个女人很有御下之道,恩威并施,这些手下虽然被她臭骂了一顿,却极少有真心记恨的。

    丁瑶进入房间,看着熟睡中的徐一凡,丁瑶酥胸上下起伏着,深呼吸了几口气,才平息了要掐死徐一凡这个王八蛋的冲动,整个台湾你杀谁不好,偏偏要去杀苍鹰,这不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吗。

    丁瑶双眼一动不动地看着徐一凡,过了许久,始终胳膊拧不过大腿,丁瑶苦笑了摇了摇头,脱掉身上的衣服,钻进了被窝。

    “喂!你为什么要杀了苍鹰!”丁瑶摇着徐一凡问道。

    “蒽——!”徐一凡半睁眼睛,看到是丁瑶,转了一个身,迷迷糊糊地说道:“什么为什么,一个过气的老家伙而已,我要宰他还需要理由吗?”

    “不可能,你肯定有什么理由,给我说说嘛!”丁瑶心里虽然已经怒火中烧,脸上却陪着笑脸娇笑道。

    “蒽——!”丁瑶趴在徐一凡的身后蹭来蹭去,娇艳的红唇还往徐一凡的颈脖处吹了香气。

    “别搞我,把我火撩起来了,我干死你啊!”徐一凡抓了抓脖子,迷糊地呢喃道。

    “——!”丁瑶抱住徐一凡的腰闭上眼睛不敢再说话。

    翌日。

    徐一凡一边看着报纸,一边享受着早餐,丁瑶黑着一张俏脸坐在徐一凡身边,没有心情用餐。

    “奇怪,干死了两个黑帮老大,新闻报纸上竟然没有一点点消息,你们台湾的新闻工作者也太逊了吧!”徐一凡把手上的报纸扔到地摊上摇头叫道。

    丁瑶白了徐一凡一样。

    “台湾的警方做事跟港岛不一样的,这里警方没有破案之前一般是不允许任何新闻媒体报道案情的,说是为了破案,在这里,什么公民的知情权就是扯淡。”丁瑶恨恨地戳着餐碟里面的一块荷包蛋。

    徐一凡点了点头,这种特色的办事风格他比丁瑶更加熟悉,并不觉得有什么奇怪。

    “你平时那么谨慎的一个人,为什么昨晚那么地冲动?”丁瑶终究还是没忍住,语气责怪地问道。

    “嗤——!这算什么?不就是两个黑帮头子而已嘛,我要干他们还要挑日子吗?”徐一凡笑道。

    “不就是——两个黑帮头子?还而已?”丁瑶瞪大眼睛,好像第一次认识徐一凡一样地怪叫道:“你不知不知道,昨天晚上,在碧云山庄有多少带枪的杀手在找你。”丁瑶伸出一只手比划着还嫌不够,放下手中的餐叉,又张开了一张手。

    “那他们有抓到一条毛吗?”徐一凡甩了甩自己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

    “有抓到一条毛吗?他们有毛吗?”徐一凡说着竖起一根中指:“我可以肯定地跟你说,一条都没有。”

    丁瑶的脸色呆了一下,愣着一张精致的俏脸傻傻地看着徐一凡,徐一凡说得没错,各大帮派的领头人,总共带了超过一百多名的手下,非但没有抓到徐一凡,还连徐一凡的一点踪迹都没搜到,丁瑶当时非常地担心,还自告奋勇地冲在最前面,像消灭徐一凡留下的犯罪证据,可是,除了几个脚印和弹壳,什么都没有搜到。

    “对呀!你是怎么办到的?”丁瑶也是好奇无比地问道。

    徐一凡还是第一次看见一向精明的丁瑶有这副表情,活脱脱就是一个乐慧贞,只是乐慧贞更多的是精灵古怪。

    “我都跟你说了,凭我的实力,要干掉你们那个阿扁都是妥妥的,区区一个什么蝇,我昨晚是太困了,跑回来睡觉,不然我就给你来个一杆清袋,让台湾只剩下你一个女老大。”徐一凡笑道。

    丁瑶白了徐一凡一样,不过却也明白自己之前还是低估了徐一凡的实力,这个混蛋男人不止是吃脑的,本身的身手更是强悍,只是,但是,丁瑶始终想不明白,据他们当时所有的黑帮老大判断,守在外围的枪手听到枪声后,便慢慢缩小包围圈围了过来,期间没有看见任何人出现,按道理徐一凡应该是被围堵在山庄里面呀!怎么就凭空消失,然后又回到别墅里睡觉的呢。

    徐一凡自然不会跟丁瑶解释,任何的防御都是有漏洞的,碧云山庄所谓严密的包围圈在徐一凡的扫描神器的探视下,那简直是千疮百孔,在加上徐一凡变态版的速度,月光下,徐一凡从两名枪手中间位置穿越过去的身影,那两个家伙还以为是一阵风吹过。

    丁瑶想到徐一凡这个家伙的身手这么深藏不露,开心地挪过椅子,依着徐一凡坐下,一双妩媚的眼睛笑着搂过徐一凡的肩膀,心里不知道在算计着些什么。

    “早餐够吃吗?”丁瑶笑着伸手拿过自己的那一份早餐:“给,我不饿。”说着叉起一块煎蛋,伸到徐一凡的嘴边。

    “有什么事你就直说,一大早地发骚,惹我兴起,我按餐桌上干你的。”徐一凡骂道。

    “没呀!没什么事求你呀!”丁瑶笑吟吟地说道,她是现在没事求徐一凡,她之前估算错误,徐一凡身手这么好,自然不能浪费了,她要重新合计合计,得改变整套计划方针才行。

    另一边。

    “朝先,昨晚的事情怎么样?有什么新的进展吗?”崔妙香端着几块面包走了过来,昨晚她比较早回家,周朝先和其他老大一直在处理苍鹰和龙大被杀事件的收尾,后半夜才回来了。

    周朝先听到崔妙香的问话,痛苦地揉了揉太阳穴,昨晚忙得太晚,回来路上又担心受怕会被截狙,周朝先根本就没睡几个小时。

    “哎——!今天还要去警局一趟录口供,写一份清白证明书,昨晚忙了一整夜,什么线索都没有搜到,那个杀手就像鬼一样凭空消失了,真不知道是那一方的人马,真是太诡异了。”周朝先苦恼地叫道。

    崔妙香看到周朝先头疼,放下手上的早餐,走到周朝先的身后,把周朝先的脑袋摁在自己丰满的胸脯上,慢慢地按摩着。

    “会不会苍鹰大哥那里又什么密道?不然那么多人搜寻,杀手怎么可能逃脱得了嘛!”崔妙香好奇地问道。

    “蒽——!”周朝先舒坦地叹了一口气,才气愤地叫道:“有个龟毛密道,昨晚杀手开枪的小平楼都挖土三尺了,什么都没有。”

    “都说举头三尺有神明,苍鹰大哥年轻的时候做事那么激进,不会是什么鬼神之类的吧!”崔妙香有些慌乱地叫道。

    周朝先无语自己这个白痴老婆。

    “这世界上哪有什么神,如果有,我自己就是神!”周朝先坐直腰板霸气地叫道。

    “呸呸呸!刚刚朝先是胡说八道的,有什么事报应在信女身上就好,别怪他口无择言。”崔妙香脸色大变,连忙打周朝先嘴巴呸道。

    周朝先狂吸了一口气,脸色顿黑,如果是其他任何人这样当头当面打自己嘴巴,自己一定弄死他,可是这个人是自己老婆,周朝先只好咽下这口气了。

    “你以后给我少去那些乱七八糟的佛诞庙会,现在不是抓不抓得到那个杀手的问题,抓到杀手又能怎么样?我们要挖出那个幕后指使的人。”周朝先大骂道,然后喃喃自语:“苍鹰跟龙大被杀到底对谁最有利呢?”

    “对谁最有利?”崔妙香也跟着自己老公开动脑筋思考着。

    “昨晚开会,苍鹰大哥很明显是偏向于新政府的,甚至已经暗示我们很明显了,他就是新政府在黑道的代言人。”崔妙香说道。

    周朝先心中一动。

    “苍鹰是民进党的代言人,那么便是另一支党派的眼中钉。”周朝先吸了一口凉气。

    郭民党这一届虽然失去了总统位,但是很多重要部门依然是牢牢把握住的,譬如让人闻风丧胆的特务组织,中央统计局,简称:中统,那里可是有一批奇能异士的。

    周朝先终于想明白为什么一百多人什么都没有搜到了,也只有中统的那些高手才能做到这些。

    “妈啦!这是政治斗争,咱们惹不起,要躲!”周朝先脸色一变道。

    “不....不会吧!”崔妙香也是脸色大变,她想起来周朝先便关闭绿岛的那些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