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179章 端木若愚
    台北。

    虾场。

    “忠勇伯早!”金士杰穿着一身青色的唐装,人还没走近,便摇手打招呼笑道。

    “金老师早!今天怎么有时间来看我这个老家伙,不是应该忙着跟丁夫人交接帮主的要务吗?”忠勇伯在金士杰面前不敢托大,起身拿了一把竹板凳放下。

    “谢啦!”金士杰笑道坐下,跟忠勇伯坐成了一排。

    “昨晚发生了什么事知道了吧!”金士杰看着忠勇伯的虾场说道。

    “整个天都翻过来了,我怎么会不知道,哎!苍鹰大哥终究还是不能善终。”忠勇伯叹了一口气:“我凌晨四五点就起床了,睡不着。”

    金士杰哼哼了两声,莫名地问道:“今天,不钓虾了?”

    “不钓、不钓了!”忠勇伯摇了摇手:“都不知道谁是鱼饵,谁是执钓者。”

    金士杰默然,两人久久没有说话。

    “丁夫人派你来的吧!”忠勇伯突然开口说道,然后斜着眼睛瞥了金士杰一眼:“你真以为你有当帮主的那种本事与魄力?你能服众?”

    “不能!”金士杰老实地答道。

    这让忠勇伯愣了一下,认真地看着金士杰,等金士杰解释。

    “可是,难道忠勇伯看不出来,雷公子更加不是当帮主的料,现在位子都还没坐稳呢,就已经开始串通外人了,忠勇伯,此人若是上位,你我二人处境便真如刘邦之于韩信、张良了。”

    忠勇伯沉默不语,脸色变幻了一下之后,才开口说道:“我这条老命是雷帮主救的,雷帮主的儿子要把它收回去也很应该,一大把年纪,也活够了。”

    “是吗?忠勇伯怕是不知道韩信的下场,夷三族。”金士杰阴着脸说道,然后又笑了笑:“我就不一样了,我只是一个谋士,手上无兵无马,忠勇伯,你不同,且不说你自己的嫡系手下,帮里有小半的堂主都听你的,杀人诛心呐!”

    忠勇伯这才脸色大变。

    “你是你我都知道,现在我们三联帮,最合适的帮主人选就是丁夫人。”金士杰看着忠勇伯的脸色满意地点头说道。

    “丁夫人若是愿意出任帮主,我自然是全力支持。”忠勇伯赶紧说道,丁瑶这些年的成绩整个三联帮自然是有目共睹的。

    “啧啧!”金士杰摇了摇头:“可惜丁夫人现在已经看不上三联帮这一点家当了。”金士杰竖起一根手指指了指天空。

    忠勇伯不懂,金士杰也没想他能懂,继续说道:“原本让雷公子接任帮主之位也不是不行,只是雷公子最近的手段野心,忠勇伯你也看到了,雷公子看上的不仅是咱们三联帮,还有丁夫人手上的财富,丁夫人不得不反击。”

    “既然如此,那丁夫人更加应该亲自出任帮主之位才是。”忠勇伯不明白地问道。

    金士杰摇了摇头。

    “昨晚的事,你只知道苍鹰大哥被刺,你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金士杰暂时扯开话题问道。

    忠勇伯摇了摇头。

    “昨晚,苍鹰大哥召集我们各路帮派的领导人去开会,只有一个目的。”金士杰说着,看了一下四周。

    忠勇伯转头,让跟在自己身边的手下退下。

    金士杰弯腰靠近忠勇伯低声地说道:“招安,苍鹰是为新政府招安的,新政府这一次的野望很大,想一次性解决掉黑社会问题。”

    忠勇伯脸色又是一变。

    “苍鹰大哥怎么会做出…..”忠勇伯正要反驳,看到金士杰一脸沉静地看着自己,不由地问道:“你的意思是…..”

    “很明显,这是政治斗争,这些是我们能搀和的吗?苍鹰要替新政府招安,把我们扯进来,本来就是一步臭棋,那些政客的承诺要是可以信,母猪都能上树了。”金士杰低声地说着。

    忠勇伯非常赞同地点头,作为传统老江湖,忠勇伯早就看清楚了那些政党们的丑陋面目,祖师爷杜月笙都说过,人家也就是把你们当尿壶,尿急的时候拿出来用一下,用完之后便嫌臭了,恨不得踢到床底下。

    “那丁夫人的意思是——?”忠勇伯低声地问道。

    “我们为什么每一次跟政府冲突都那么被动,那是因为我们没有可以发声的人,丁夫人的志向远大,早已看穿了这一点,她打算洗白从政,这样我们三联帮才真正有了一个强有力的后盾,忠勇伯,你我都是蹲过绿岛的人,知道政府要办我们只需一纸文书就可以,以后会不一样,会很不一样。”金士杰兴奋地说道,脸色都激动得涨红起来。

    忠勇伯眼睛里面闪过一道光芒。

    “明白了,我一定支持丁夫人,需要我做什么,直管吩咐就行了!”忠勇伯表忠心道。

    “很好!”金士杰拍手叫道:“丁夫人原本可以慢慢陪雷复轰玩下去,但是出了苍鹰被刺这档子事,提醒了我们,新政府可能对我们有什么想法,必须尽快结束内耗,修生养息,一致对外。”

    忠勇伯非常同意地点头。

    金士杰直接抛出具体的方案。

    “三天后,召开帮主大会,雷公子若是服从命令,风云堂堂主的位置便是他的,如果硬要拿全帮的前途命运来开玩笑,忠勇伯,希望到时候你能够全力支持我,踢雷复轰出局。”金士杰郑重地说道。

    忠勇伯点了点头,这种大事,自然容不得半点心慈手软,金士杰能够这样已经很仁慈了。

    两个商谈密谋的老家伙却不知道,三个小时之后,我们两人的对话,一字不漏地在雷复轰那里被重复着。

    “啪——!”雷复轰愤怒地推倒了一个青花瓷摆件,一脸阴森地叫道:“忠勇伯那个老家伙真的是这样说的,他已经完全倒向丁瑶了?”

    “是的!”站在雷复轰面前低着头的家伙竟然是忠勇伯的那个心腹手下。

    “fuck,丁瑶那个臭婊子究竟用了什么魔法,几年都没回台湾了,一回到台湾,立刻就能够把金士杰和陈忠勇都拉了过去。”雷复轰走来走去狂躁地叫道。

    “你们都听到了,陈忠勇那个老家伙前几天还信誓旦旦地说要支持我,现在立刻就反脸了,这个白眼狼。”雷复轰向坐在沙发上的几人发牢骚道。

    “我觉得忠勇伯之所以不撑你,不是因为金师爷,而是因为丁瑶这个女人,丁瑶太厉害,让忠勇伯看到了让整个三联帮全部漂白的希望。”一个操着半生不熟的古怪普通话家伙说道。

    雷复轰冷静下来,认同地点了点头。

    “你先下去吧!有事我会再叫你!”雷复轰挥手让那个告密的家伙出去。

    “还有三天就是帮主大会,丁瑶的旧势力,再加上陈忠勇的拥护者,大半人都在他们那边了,金士杰那个老狐狸也有几个堂主是听他的,嘿嘿,我提前一年从美国回来做得努力竟然毫无用处,各位,有什么好建议。”雷复轰自嘲地笑道。

    “我觉得浩南说得对,问题不在其他人身上,在丁瑶那里,只要解决了丁瑶,所有的问题都迎刃而解、不攻自破。”一个桀骜不驯的家伙抬头说道。

    说话的竟是赵山河,洪兴的山鸡,而他身边坐着的不是陈浩南还有谁,这两个家伙竟然从监狱里面出来了。

    “草刈先生,您的看法呢?”雷复轰转头向一个一脸霸气的老家伙问道。

    “我觉得这位从港岛来的陈先生说得很对,任何的阴谋诡计,在真正的实力面前都经不起摧毁,中国有句老话叫做,先发制人,又有句话叫做:擒贼先擒王,我觉得可以先除掉丁瑶。”草刈一雄认真地说道。

    “昨天晚上发生了那么大的案子,现在整个台北的警察草木皆兵,这个时候出手除掉丁瑶。”雷复轰呐呐道:“万一出什么差错的话。”

    “只要计划周密,下手迅速,哪有什么差错。”山鸡撇嘴道。

    “好,这事竟然是你们兄弟俩提出的,那就由你们兄弟俩负责。”雷复轰点名说道:“行动成功之后,山鸡,原先许诺你的毒蛇堂堂主位置不变,陈浩南,到时候我会新设一个堂口出来,让你任堂主。”

    “谢谢雷公子!”山鸡赶紧替陈浩南答谢道,好像刺杀丁瑶的计划已经成功了一样。

    “等一下!”草刈一雄抬手说道:“为了行动能够一击即中,我山田组也出一队人一起出发。”

    “多谢岳父!”雷复轰开心地说道,虽然他跟草刈菜菜子还没发展到真正夫妻,这家伙岳父倒是叫得很溜。

    “草刈朗!你带一组枪手,跟这两位港岛来的朋友一起行动,记住,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草刈一雄喝叫道。

    “嗨——!”说话的是一个一脸阴沉的家伙。

    ……

    “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行动?”

    “暂时还不知道,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一定会是在帮主大会召开之前。”说话的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

    “——!给我查清楚他们行动的具体有多少人,还有动手的时间,发电给我就行了,不用亲自过来!”

    “明白!我会努力的。”女人点头答应道。

    “好!你下去吧!注意不要暴露了自己身份,这是五十万,先拿去还你父亲的高利贷吧!”

    “是!谢谢!”说话的女人好奇地望向坐在沙发上背对着自己的男人。

    看到自己的主人皱眉,那女人赶紧低头顺眉地后退,离开了别墅。

    “凡,你看看,这些家伙,我还没把他们怎么样呢?他们一个个就要算计着要人家的命了。”丁瑶可怜兮兮地娇声道。

    “我看你的手段也不赖呀!竟然在雷复轰的身边插了一根针,雷复轰还毫不知情。”徐一凡叫道:“那女人是谁?雷复轰女人。”

    “不是,好像叫什么端木若愚的,认识雷复轰的一个心腹小头目,正好被我收进情报组。”丁瑶挥手不在意地说道。

    “对了,他们要杀我,怎么办?”丁瑶说着,人已经挤进了徐一凡的怀内。

    徐一凡挥起巴掌,重重地拍了一下丁瑶的翘臀。

    “什么怎么办?凉拌!他们要是敢来就干他们咯!我是摆设的吗?”

    丁瑶嘻嘻一笑,抱着徐一凡的虎腰,有徐一凡发话,她就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