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180章 坏男人与坏女人
    徐一凡枕在丁瑶的大白腿上,百无聊赖地问道:“你说你要漂白从政,我怎么感觉你都没怎么做事,整天都很闲似的。”

    丁瑶白了徐一凡一眼,无语地摇了摇头,芳心暗骂,我很忙的好不好,要不是为了陪你这个家伙,我现在就在做事了。

    “你不会是想用钱就可以搞定那些政客吧!”徐一凡转头仰视着丁瑶,丁瑶做事,徐一凡一向都很放心的,甚至偶尔还会给你惊喜,这次这么沉静,不像这个女人的作风。

    “钱当然也可以收买,正所谓升官发财,你以为那些当官的挤破脑袋,寒窗十年真的是为了给人民当公仆,为人民服务?求财罢了。”丁瑶冷笑道:“不过对这些白眼狼,只一味地花钱可不行。”

    “哦!你还有别的办法。”徐一凡更加地好奇了,要说丁瑶玩儿勾心斗角,徐一凡是很佩服的,可是政治这玩意拼的是无耻,拼的是硬实力,丁瑶好像不够格呀!

    “这你真不懂,你自己不也是一个官吗?越是高官越是害怕什么,就是怕我们这些黑道,因为我们不按理出牌,我们不走他们的那一套规矩。”丁瑶侃侃而谈道:“荆轲刺秦、鱼藏专诸,一击得手,则拂衣而去,我们才能够无视规则把那些家伙瞬间变为一无所有。”

    徐一凡有些尴尬地移开视线,他突然发现自己文化水平好像还没丁瑶高,不过大概也能听懂丁瑶的意思,黑社会怕政府,但是政府里面的高官却也害怕黑社会的报复,尤其他只针对你个人的时候,而丁瑶正是要踏在这个平衡点上把自己撬高。

    “你看这些。”丁瑶说着拿起桌子上的一个牛皮纸袋伸给徐一凡。

    “什么东西!”徐一凡接过,感觉是文件之类的。

    “你先看一下嘛!”丁瑶双手在徐一凡胸口上游走着娇笑道。

    “我艹!”徐一凡打开看了两张,一个激灵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丁瑶竟然给他看春宫图,而且还是真人演绎版的相片。

    “这老家伙谁呀!很有艳福呀!”徐一凡指着相片上的一个老家伙问道,相片上的嘿嘿相片的女主角换了好几个美少妇,而男主角都是这个老家伙。

    “善缘山庄的主持宋妙天,一个老神棍而已,他不重要,你就不想知道这些女人都是谁?”丁瑶像一条没有骨头的美女蛇一般贴在徐一凡的背后,嘴巴附在徐一凡的耳朵边说道。

    “谁?”

    “这两个是普通的女信徒,不值一提,这个是立法院陈议员的老婆林美丽,这个就更不得来了,司法部侯部长的老婆,嘻嘻!”丁瑶媚眼如丝地笑道。

    “你想威逼这些高官的老婆为你所用?”徐一凡忍不住多看了几眼那个侯夫人的相片,好丰满的胸部,多么漂亮的一个少妇,可惜了。

    “拍得很专业嘛?你不担心别人把我们的春宫图也拍上去。”徐一凡嘿笑道。

    丁瑶恨恨地哚了徐一凡一眼。

    ……

    “这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那些高官收我钱的记录我都会备份下来,我要是被查,我要他们全部给我垫背。”丁瑶阴笑道:“嗯!这个是法务部李部长的贪污证件,这个是教育部的刘副部长,八八年侵占六个亿的教育基金,还有这个,调查局的副局长,还调查贪污犯罪,自己就知法犯法。”

    丁瑶说着把徐一凡领回卧室,打开保险箱,把自己的机密文件一份一份地给徐一凡看,她这些年利用赌场、酒店真的收集了不少情报,再加上愿意在请报上花钱,连调查局内部都有她的内线。

    “你给我看这些干嘛?你收集这些东西,要是被人知道了,你渣都不剩。”徐一凡这种胆大包天的家伙,看到这些触目惊心的资料,眼角都忍不住抽了一下。

    “所以我想让你帮我保管,只要你在我背后支持我,只要你还在,这些人知道我背后有一个枪法如神,身手似鬼一样的高手支持我,谁敢惹我。”丁瑶自负地傲叫道。

    “我艹你,你想把我拖下这么深的水。”徐一凡怒叫道。

    “我哪有,我的还不都是你的。”丁瑶说着抱着徐一凡的虎腰腻声娇道:“再说了,你哪次要艹,人家不满足你的。”说着一双水汪汪地眼睛看着徐一凡。

    徐一凡脑筋急转,丁瑶已经陷进去了,除非现在就弄死丁瑶,擦干净一切痕迹,可是这么聪明漂亮的一个女人,而且还很听话,丁瑶能帮到自己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徐一凡看着丁瑶水汪汪的妩媚双眼,还真有些下不了手。

    而要支持丁瑶,貌似对自己也没有多大危害,大不留以后不来台湾这鸟地方,他们难道还能到港岛来干自己,妈的,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要是敢来,看自己怎么玩死他们,对,就支持丁瑶这个坏女人玩死他们。

    徐一凡脸上的表情虽然只僵住了几秒钟,实际上脑筋已经转过了很多个念头,看到徐一凡脸上的表情松开笑了起来,丁瑶终于松了一口气,有徐一凡这种身手变态级别的男人在背后支持自己,丁瑶更是硬气。

    “铃铃铃…..”

    这时候床头的座机响了起来,

    丁瑶转身弯腰接起了电话,一道惹火的曲线自然而然地展现了出来,轻薄的旗袍下是妖娆动人的身段。

    “喂——!什么事?”丁瑶拿起电话问道。

    “忠勇伯到了。”丁瑶在别墅大门的手下报告道。

    “让他等着。”是徐一凡喘气的声音,这个家伙已经熟练地拉高丁瑶的旗袍,脱下一条黑色的小内裤。

    “蒽——!”

    一个小时之后。

    “丁夫人,您找我有什么事吗?”忠勇伯恭敬地坐下问道。

    丁瑶慵懒地坐在软沙发上,身后站着李富贵。

    “嗯——!”丁瑶没有立刻回答忠勇伯,伸手端起茶几上的蜂蜜水,喝了一口之后才开口说道:“这是你手下。”

    “是的!他叫阿广,跟了我十三年了。”忠勇伯虽然不明白丁瑶为什么要问自己手下,当还是恭敬地答道。

    “丁夫人你好,我叫阿广。”忠勇伯的那名手下一进入别墅大厅就忍不住偷瞥丁瑶,这时候听到丁瑶问自己,赶紧激动地答道,还故意挺了挺胸,显露自己的胸大肌。

    丁瑶眯着眼睛向阿广笑了笑,阿广口水都快流出来了,脑中瞬间想到一百种艳遇而干丁瑶的想法。

    丁瑶却突然板起俏脸,寒声地说道:“李富贵,杀了他。”

    “什…么么!”阿广和忠勇伯愣了一下。

    李富贵却是动手了,这个家伙上次被丁瑶恨恨地骂了一顿又赏了钱,一顿恩威并施的手段下来,李富贵的觉悟高了很多,他现在只要钱,要想多拿钱就必须听丁瑶的,不就是杀人嘛!他本来就是杀手。

    “呜呜呜…救…救我!”阿广被李富贵单手掐住脖子提了起来,脚底离开地面,双眼恐惧地向忠勇伯求救。

    “丁夫人!”忠勇伯不明白丁瑶为什么突然下狠手,赶紧站起来求情。

    可惜,已经晚了,丁瑶做事比男人还要决绝,‘咔嚓’一声,李富贵已经扭断了阿广的脖子。

    忠勇伯一脸灰败地坐下。

    “家里进鬼了都不知道,我看你真是老糊涂了。”丁瑶拿起桌子上盖着的一张相片往忠勇伯扔了过去。

    “怎..怎么可能,阿广跟了我十……”忠勇伯嘴皮颤抖着弯腰捡起地摊上的相片,脸色更加地灰白了,相片上豁然是阿广从雷复轰私宅出来,手里还拿着一个鼓鼓的牛皮纸袋,满脸的欢喜。

    “丁夫人,金老到了!”丁瑶桌子上的电话再次响起。

    “让他进来!”丁瑶寒着脸说道。

    “这…什么情况!”金士杰匆忙地走了进来,看到地摊上躺着一具尸体,仔细一瞄,发现竟然是忠勇伯的手下,赶紧开口问道。

    “坐下说话。”丁瑶压了压手说道。

    “是!谢谢丁夫人。”金士杰赶紧说道,屁股只坐上沙发的小半边,一付正襟危坐的样子。

    “看你脸色不对劲,是不是收到什么风了。”丁瑶随意地向金士杰问道。

    金士杰喘了一口气,赶紧说道:“我在旅游管理署安排了人,从昨天截住到今天,从日本来台湾航班的日本游客增加了三分之一,而且我让人查了这些人的资料,很多是日本山田组的人。”

    丁瑶满意地点了点头,金士杰虽然胆小,但是这个家伙确实很聪明,知道雷复轰要是对付自己,草刈一雄这个好的剑不可能不用,在机场方面安排人提防雷复轰叫外援,丁瑶自己都没想到这点,看这架势,雷复轰动手的日子不是今晚就是明晚了。

    丁瑶看着金士杰确定地点了点头。

    “没错,我们要在帮主大会上踢走雷复轰的消息已经走漏了,喏,就是躺在地上的这个叛徒出卖的消息,我的线人也收到了消息,雷复轰确实打算在帮主大会召开之前先下手为强,一次性搞定你们两个,还有我。”丁瑶指了指忠勇伯和金士杰说道。

    忠勇伯和金士杰都脸色一变。

    “我现在立刻回去带人保护丁夫人。”忠勇伯立刻叫道。

    金士杰却是眼巴巴地看着丁瑶。

    丁瑶大手一挥。

    “不用叫人了,我已经安排好了,提醒一下你们而已,免得糊里糊涂就被害了。”丁瑶冷笑道。

    “丁夫人,我们这样出去,很有可能会被雷复轰分个击破的。”金士杰赶紧叫道,忠勇伯有一群手下保护,他金士杰可是孤家寡人一个,要想杀他,一个厉害点枪手就可以了。

    “我没叫你回去送死,忠勇伯,你跟金老这两天就委屈住在保安护卫楼那边,等我挫败了雷复轰的计划,再送两位回家。”丁瑶站起来说道。

    “不委屈、不委屈!”金士杰立刻摇手答道:“对了,丁夫人,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增加点反击力量,越多越好,忠勇伯手下还有一批……”

    金士杰的话还没说完,便被丁瑶挥手打断:“不啦!这种无谓的战争,没必要消耗我们三联帮的好手。”

    金士杰还待再说,已经被丁瑶示意李富贵送客了。

    金士杰无奈,只能和忠勇伯一起跟着李富贵往保安住的平楼走去了。

    丁瑶伸了个懒腰,打了一个哈欠,她也要上楼补一下睡眠了,刚刚被徐一凡折腾得够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