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188章 黑金、献金
    周朝先右手抓着移动电话,转头瞪向林清镖,脸上表情狰狞、脸皮抽搐,林清镖本能地屁股挪后,喉咙咽了一下口水,其他人也是满脸惊慌地看着周朝先,担心周朝先暴起伤人,这个茶庄里面可都是周朝先的手下。

    电话里面传来一道幸灾乐祸的声音。

    “林清镖被调查局的人收买了,你们今天茶会上的全部的谈话内容正被调查局专员直播着,对了,顺便提醒你一下,对手还是你的老冤家,方国辉。”说话的声音竟然好像是丁瑶身边的端木若愚。

    “哈哈哈哈哈哈——!”周朝先突然放下手上的电话,哈哈大笑了起来。

    在座的所有人都不明白周朝先在笑什么,这时候不是应该大发雷霆吗?可是周朝先眼泪都笑出来了。

    “不好意思,我太开心了,哈哈哈!”周朝先捂着肚子弯腰抽出几张纸巾擦了擦眼泪:“哈哈!让各位见笑了,我实在忍不住。”

    茶会上的所有人都面面相觑,心里暗道,周朝先不会是气疯了吧!

    周朝先弯腰的时候,用眼睛的余光瞄了一下林清镖放在桌子上的移动电话,心中对电话里面丁瑶的情报已经信了十分,周朝先竟然跟丁瑶达成了合作。

    “三炮,下去,我跟各位老板在商讨商业计划呢,你进来干嘛!”周朝先挥手对罗三炮斥道。

    罗三炮听到周朝先的夸张笑声,以为是什么行动信号,这才跑进来,这时候听到周朝先的怒斥,只能闷声认栽,低头走了出去。

    “林董,看来你对我周某人的误会很深呀!”周朝先拍手叫道:“没错,我周朝先的底子是不干净,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会干一辈子坏事,旧事已经得到惩罚,绿岛蹲过啦!政府既然已经把我放出来,这就说明已经认可我改过自新了,林董,你。”

    周朝先非常失望地指着林清镖:“你…其心可诛呀你,你竟然怀疑政府,还怀疑营建署,就算我想给营建署塞钱,人家营建署能收吗?”

    “不对,你刚刚还说要我们一起分取政府的钱,别装伟大了。”林清镖红着脸大声地反驳道。

    “哎!我是为了活跃一下气氛,再跟你们开玩笑呢,这都听不出来!”周朝先说着大摇其头,一付非常非常失望的样子:“难道我的演技真的有那么好,你们连我的刺探都看不出来,老实告诉你们吧,你们刚才如果水答应了搓圆仔汤分我们政府的钱,就不要怪我大义灭亲,哼!”

    周朝先此刻仿佛影帝附体了一般。

    茶会上所有的老板都愕然地看着周朝先,这不像是你周某人的行事风格呀!像个,呃!像个怨妇,还是带着光辉的那种。

    监控车上的方国辉也是眉头大皱,周朝先的表现太异常了。

    “是那个电话的原因,快,查一下刚才打给周朝先的那个电话的来源和内容。”方国辉赶紧转头命令身边的助手叫道。

    “这个,这个段时间内恐怕很难查得到!”方国辉助手转头苦笑道:“要电信局配合的。”

    “那就快点找人,立刻,马上!”方国辉已经意识到所有的异常都是来自刚才的那一个电话的:“我要知道那个电话是什么人打的。”

    可惜已经晚了。

    会茶厅里面的周朝先继续演,呃!是说着。

    “没错,我跟营建署的林局长关系不错!”周朝先挥手打断,不给林董说话的机会,这家伙实际收买的是营建署的张副局长。

    “但是这并不能说明我就贿赂了营建署,谁还没有几个朋友呢?”周朝先摊手笑道:“譬如我还认识内政部的高部长,跟外交部的张司令有过一面之缘,财政部的刘秘书就更不用说了,他夫人生日的时候,我还亲自去拜访过呢,噢噢!还有调查局的金局长,甚至有调查局的方国辉高级专员,大家也都是看过新闻媒体报道的,虽然我们有过些许误会,但是这依然不能反驳我们是好朋友来的。”

    方国辉脸色大变,要按下暂停录制键已经来不及了,今天的录制内容将毫无用处,因为周朝先嘴里说出来的这些名单,他一个都不敢查,这些人他们调查局局长出面都不敢惹,而且周朝先还把他拖下水了,调查局是多么敏感的部门,哪怕是有一点点的干系都能坑死你,方国辉即使是能继续当调查专员,也很难有升迁的机会了。

    方国辉抬头,这才发现监控车上的其他调查专员都表情古怪地看着自己。

    “笨蛋,我们监控周朝先的信息泄露了,就是刚刚的那个电话通的风,不好!林董有危险,快,救林董!”方国辉气急败坏地叫道,自己率先打开了车门。

    一个电话竟然让自己整队人,整个严密的计划全部落空,打电话的到底是何方神圣,周朝先那个王八蛋还倒打了自己一耙。

    “三炮,送客,林董留下,我有些私事要跟林董好好聊聊!”周朝先说着已经把林清镖的移动电话放进一个屏蔽信号的铁箱子里面。

    “各位请回吧!是要多一个朋友,还是多一个像周某这样的敌人就由各位自己选择了,但是,滨海工程这个项目,周某是志在必得,至于最后会弄成什么状况,会不会竹篮子打水,周某就不敢保证了。”周朝先冷笑道。

    会茶厅里面的各个老总全部脸色大变,正如周朝先所说,他如果执意要搅局,这个工程大家都捞不到钱,还不如爽爽快快地白分了一千多万。

    “我就不找你们了,你们谁要想谈,自己打电话给我。”周朝先现在只想处理林清镖,反正滨海工程也不是一时半会能标下的,说不得要杀鸡儆猴。

    那些老板个个都是人精,看到周朝先把林清镖的移动电话放进一个特别的铁盒里面,隐隐猜到什么,反正这里绝对不是久留之地,感觉一溜烟离开。

    “砰砰——!”

    这些家伙刚刚下楼,楼上便响起了两声枪响,这些家伙脸色一变,更是加快了脚步,几乎是连走带跑地逃走。

    枪声确实是从楼上的会茶厅传出的,不过事情与大家猜测的有些不一致,开枪的不是周朝先,周朝先既然知道了调查局的人盯上自己了,便不会那么明目张胆,开枪的是林清镖,林清镖竟然是戴着手枪来参加茶会的,这可把周朝先给激怒了,今天一定要干死这个老家伙,不然以后真的就没人怕自己,谁都敢向自己开枪了。

    “三炮——!”周朝先闪过了林清镖的一枪,立刻大声地叫道。

    林清镖毕竟只是普通的工程建设老板,虽然手里拿着一支手枪,也就能支撑多几十秒钟,很快就被罗三炮给制服了。

    …..

    台北最大的五星级酒店。

    端木若愚取出移动手机里面的电话卡,用一张剪刀慢慢地剪碎,这才抬头向丁瑶报告道:“丁夫人,已经搞定了。”

    丁瑶头也不抬,继续处理办公桌上的文件,过了良久,才放下手中的钢笔,抬头看着端木若愚说道:“嗯——!你先下去吧!安排人留意林清镖的林氏建筑公司,如果不出意外,林清镖的公司很快就会崩盘,给我趁机拿下。”

    “明白!”端木若愚脸上无喜无怒地点头。

    原来丁瑶把周朝先和方国辉都设计了一遍,不管是自以为得计的方国辉,还是自甘为急先锋的林清镖,还是阴险毒辣的周朝先,都中了丁瑶的计,丁瑶的真正目的是林清镖的房地产公司,可是丁瑶自己娱乐、酒店这方面经营地很好,为什么会突然要插手房地产行业呢?端木若愚想不明白,但是她并不敢问丁瑶。

    端木若愚出去后,丁瑶一张冰冷的俏脸才笑了笑,拨通了一个电话,声音瞬间柔和了起来。

    “喂!莎姐姐,我丁瑶呀!嗯!一凡还在我这边,是的,是我求他在台北帮我一点忙,暂时还不能回港岛,我会尽快的,呵呵!”丁瑶眯着眼睛娇笑着:“我会看住他的!”

    电话那头的莎莲娜自然不会完全相信丁瑶的鬼话,可是她又不想打电话问徐一凡,免得惹起徐一凡不快,想了想,还是决定拍一个信得过的手下去一趟台北,借出差的名义打探一下消息。

    “对了,莎姐姐,有件事我想跟您商量下,我这边有一个项目,是建筑工程,政府规划的招标项目,大概十个亿的底子,你有没有兴趣。”原来丁瑶要拿下林清镖的房地产公司是为了讨好莎莲娜,林清镖也是够倒霉的,惹上周朝先不算,还无端招惹上了丁瑶这个心机深沉的女人。

    “是的、是的!”丁瑶巧笑嫣然地拿着电话走到落地玻璃窗边:“这种政府规划的大项目是要审核建筑公司的,所以我打算在台湾这边收购一家有资格承建的房地产公司,莎姐姐,你跟一凡结婚我都没有送过什么大礼。”

    “真的,那太好了,谢谢!真的太感谢莎姐姐了,妹妹是新人,公司的事自然是都听你的。”丁瑶非常开心地挂断了电话,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之后,眼睛才露出一丝狡诈的光芒。

    丁瑶的计划已经成功了大半,莎莲娜果然不好意思手下她这么大份的礼,提出新的房地产公司‘六、三、一’拆,徐一凡六成,她丁瑶三成,莎莲娜则只占一成,不过丁瑶心里也明白,徐一凡的六成肯定是莎莲娜在管,这个混蛋男人从来就没有偏爱过自己,哪怕一次。

    不过丁瑶已经非常满意这个结果了,其他人不了解莎莲娜,丁瑶可是很了解莎莲娜的,莎莲娜现在的商业帝国已经成长为庞然大物,在这一点上徐一凡都不及丁瑶了解莎莲娜的能量,如果莎莲娜的庞大资金进入台北,再加上有政治上的盟友开路,莎莲娜即使不能垄断台北的建筑业,也能够占一席之地,三成,丁瑶非常满意。

    这女人竟然已经把林清镖的公司当成自己的囊中之物了,一点都不担心收购计划失败。

    而事实上,丁瑶在人性方面的把握确实是出神入化,林清镖已经奄奄一息了,方国辉的调查局正跟周朝先的手下在茶庄里展开了激战,双方打得非常火热。

    如果丁瑶在现场,肯定会很欣赏周朝先的手法,这个家伙竟然让人用鱼钩吊着林清镖,在林清镖的身上绑上几只鸡,用林清镖为饵,引一群狼狗追赶。

    ……

    侯部长家。

    “现在外面满城风雨,谣言满天飞,所以就有人借题发挥了,攻击营建署勾结黑帮搞什么工程围标,都是他妈的你一个人惹出来的祸,你知不知道?”侯部长指着周朝先的鼻子大骂道。

    “……我建议大家一起把这个圆仔汤搓好,共同分取政府的钱,我们的政府很有钱的呀……”

    周朝先看着侯部长录像机中的视频,双眼目露凶光,不过这个家伙还算克制,在侯部长面前不敢露出任何的不服气,转过头的时候才对不住地对侯部长说道:“朝先做错事,给部长添麻烦了。”

    “我麻烦?”侯部长冷笑了两声:“我不麻烦,是你麻烦,老板现在很生气,你猜有什么后果?”

    “不会是不提名我竞选立委这个严重吧!”周朝先脸色难看地说道。

    方国辉实在是太卑鄙了,这个家伙明知道他们手里的录像带威胁不到自己,根本就不敢拿出庭作证,也根本就无法作证,可是这个王八蛋竟然把后面最重要的半截讲话给删除了,然后透露给某些新闻媒体,这下群情汹汹,也把自己竞选立委的事给搅黄了。

    “哈哈!你还真是聪明,你猜对了。”侯部长拍掌讽刺道:“我们决定提名丁宗树,全力支持丁宗树竞选。”

    周朝先突然坐直身体。

    “部长,还有没有可以补救的余地?”

    “你说呢?”侯部长拍了拍沙发扶手说道:“我看这一届就算了,等下一届吧!”

    “‘献金’方面我可以再增加。”周朝先做事果断,立刻开口说道。

    “下一届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