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189章 徐大神睡醒
    “我他妈的中计了,这个王八蛋收了我六千万以后,立刻就让调查局来整我,他们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提名我,干拟娘的!”周朝先走出侯部长的别墅,越想越生气,忍不住愤怒地咆哮道:“我他妈的宁死不退!”

    崔妙香快步跟在周朝先的身后不敢说话,她已经猜到了周朝先在侯部长那里肯定受了不少气,说不准都已经谈崩了。

    “朝先,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我们那盒录影带还在人家手里呢?”崔妙香跟着周朝先上了车,终究还是忍不住开口说道。

    “那盒录影带在法理上是没有用的,那就是能糊弄一下普通市民,滨海工程的项目我们退出,流言也就不攻自破了,妈的,就是损失了这好多钱,真不甘心!”周朝先坐在车子里面愤怒地捶了一下车门。

    崔妙香听到周朝先说没事就松了一口气,损失多少钱她都不担心,最主要周朝先没事就好,钱,任何时候都可以再赚回来。

    “打个电话给丁瑶,这个女人背后肯定也有个大老板在幕后,侯部长靠不住了,丁瑶这条线就一定要搭上,妙香,你跟丁瑶以前是好姐妹,帮我说说好话,还有,别再丁瑶面前耍小心眼,当心反而被她算计了。”周朝先冷静下来分析道。

    周朝先越想越觉得丁瑶高深莫测,调查局的人发展林清镖查到了自己身边,自己一点消息都没有,而丁瑶却是了如指掌,周朝先判定调查局内部一定有丁瑶的人。

    崔妙香听到周朝先又叫自己去讨好丁瑶,脸上的表情顿时不好了起来,想当年她才是歌舞厅的头牌,丁瑶只是一个坐冷凳的,现在的丁瑶也不知道交上了什么好运,竟然步步高升,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黑道女王,连三联帮的领导人位置都不屑一顾。

    周朝先很快就看到了自己老婆的表情,只好低声解释道:“丁瑶虽然现在地位不一样,可是她有没有看不起你,别人谁见得了丁瑶,你去丁瑶却肯定会接见你,我现在在风头浪尖上也不方便邀请丁瑶,记住,打探出丁瑶的幕后老板,最好能达成合作。”

    崔妙香想了想,丁瑶还真没有给过她脸色,这才答应地点了点头,只不过她觉得周朝先现在的处境,丁瑶办不了是什么忙。

    当天下午,崔妙香买了很多礼物之后,便让保镖送自己去丁瑶酒店了。

    周朝先既然不再依靠侯部长,一切计划自然要重新布局,他剩下没有任何可以出谋策划的能人,只好自己关在房间里面苦思冥想。

    当听到崔妙香上门拜访之后,丁瑶开心地笑了起来,一切正按照自己的计划进行着,周朝先肯定是被逼着放弃了滨海工程的项目,他一放弃,丁瑶就捡了一个大便宜,现在那几家有资格投标的大老板都被周朝先吓得失去了锐气,丁瑶都不用做事了,只要一纸名帖,这个滨海工程就是丁瑶的囊中之物了。

    “林氏建筑收购得怎么样?”丁瑶抬头向端木若愚问道。

    “现在林氏的股价还在跌,我们已经拿了一成的货,顾问部那边的意思是,现在收购还不是最佳时机,现在的股价还会再跌的,等起底的时候在接盘。”端木若愚端过来一杯咖啡放在丁瑶的桌子上,低声地报告道。

    “我等不及了,就这两天,让他们全力压低股价,两天之后,我要全面收购林氏建筑。”丁瑶坚硬地说道,她从来都不是一个占小便宜的女人,她要拿,也是大便宜。

    “明白——!”端木若愚点头。

    “出去吧!”丁瑶挥手。

    端木若愚弯腰后退,一双美眸若有所思地望了一眼丁瑶办公室一角的卧室房门。

    ……

    调查局。

    “真不愧是我的好学生,来,为了这次的围标工程的胜利,干杯!”调查局金副局长举着红酒杯笑道。

    “谢谢!”方国辉喕了一口红酒笑道。

    “同时祝你有一个美好的假期!”金局长的脸色顿变声音严厉地说道。

    “什么意思?”方国辉脸色一变。

    “从今天开始,你可以休假了!”金局长板着脸说道。

    “为什么?”方国辉眼睛一转,隐隐猜到了些什么。

    “为什么?”金局长没好气地叫了起来:“.…..”

    金局长仰头吸了一口气,最终没有解释。

    “没有为什么,我不是教过你吗?当调查员只有服从命令,从来就没有为什么,这是命令!”金局长扭头说道:“等下我会让二组的张组长接收你的行动小组,你整理一下交接资料。”

    “要判一个人罪,不可以没有理由,我不服!”方国辉倔强地说道。

    金局长瞪了方国辉良久,才开口说道:“你背着我擅自调查济世会基金,那是侯部长夫人牵头的基金会,你想害死我吗?”

    方国辉愣了一下:“就这件事?”

    “就这件事?”金局长气愤地叫道:“你未经上司许可、擅自行动,依法我可以立刻把你革职。”

    方国辉点了点头,心中已经了然,看来是有人给金局长压力了,这本来是一件小事,平时他工作也是不通报,后面再补一份报告的,想不到竟然成了金局长逼自己离开的把柄。

    “还有一件事,你别以为我不知道!”金局长说着望了一眼窗口,没有人在门外才低声地说道:“你为了陷害周朝先,录制周朝先的犯罪视频,后面被你掐断了一段内容,你是不是疯了,后面的内容涉及到什么人你不知道?这段视频从一开始就应该立刻毁灭,如果整个视频被严查起来,我们整个调查局都不够你拖累。”

    方国辉脸色阴晴不定地闪烁着,这件事确实是他做错了,可是一想到周朝先那嚣张跋扈的得意样,还是殉职的两位调查员,方国辉便觉得值得,方国辉当时是点了头给他助手剪辑了视频的,违法是为了执法?这几天方国辉的脑子也比较混乱,自己为了破案似乎越来越倾向于使用擦边球的偏门手段了,林清镖的案子便也是如此,当时林清镖是不愿意跟周朝先做对的,是方国辉自己让自己的手下冒充周朝先的手下,把林清镖的小儿子剃了头,这才让林清镖彻底倒向调查局。

    看到方国辉的脸色闪烁不定,金局长有些于心不忍,方国辉终究是他一手带出来的。

    “记住,明哲!保身!”金局长竖起一根手指指点方国辉说道:“慎独!休假期间好好反省一下自己吧!”

    方国辉脸色一变,突然冷笑了起来。

    “对不起,我自己有我自己的原则,不像有些人。”

    金局长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

    方国辉走向门口的时候又顿住了脚步,背对着金局长说道:“还有,我从来都不是你的学生,也没有你这种老师。”

    金局长出奇地没有愤怒,任由方国辉走出办公室,谁还没有个年轻的时候,金局长年轻时倒也想过要做出一份大事业,只是,残酷的体制磨平了他的菱角,不随波逐流就被踢出局,现在的金局长只剩下了圆滑,作为调查局的副局长,金局长知道太多太多政治的黑暗,一个不慎就是死路一条,金局长想为自己多留一条后路,或许将来自己被淘汰了,可以在某个角落的国家安享晚年。

    二十分钟后,端木若愚接到一个电话,快步走进丁瑶的办公室,按响了门铃。

    “进来——!”是丁瑶的声音,此刻丁瑶正与崔妙香相谈甚欢。

    “什么事?”丁瑶转头问道。

    “按照您的意思,方国辉现在已经被调查局停职休长假了。”端木若愚抱着一叠资料在胸前,语气恭敬地地答道。

    “真的!”丁瑶还没有说话,崔妙香就抢着激动问道。

    “是的!”端木若愚点了点头,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太好了!丁瑶,谢谢你啦!”崔妙香开心地叫道,这个方国辉三番五次跟周朝先做对,还软硬不吃,搞得周朝先非常地头疼,这下好了,这个家伙被停职了,看你以后还怎么得瑟。

    “不用客气,举手之劳罢了!”丁瑶微微点头轻笑道。

    原来方国辉被停职,竟然是丁瑶做的手脚。

    崔妙香听到丁瑶的谦逊之词只一味地奉承丁瑶,却也没有多想,知道这个消息告诉周朝先之后,才把周朝先吓了一大跳,丁瑶的手竟然已经伸到了调查局,这更加坚定了周朝先要跟丁瑶合作的意念。

    “已经很晚了,要不就在我这边用餐,说起来以前都是你大气请我吃饭,我还没有请过你一次!”丁瑶望了下窗外说道。

    “哈哈!你终于记起你以前很抠了吧!”崔妙香哈哈大笑:“请吃饭可不够,除非你今晚让我留宿,我们闺蜜俩今晚抵足夜话。”

    “这当然没问题!”丁瑶笑吟吟地说道。

    “装吧你!”崔妙香双眼揶揄地看着丁瑶笑道:“我可是闻到了男人的味道。”

    崔妙香说着笑眯眯地望向大厅一侧的卧室门。

    “帅不帅的?”崔妙香以为丁瑶包养小白脸。

    丁瑶笑了笑,既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

    崔妙香的目的达成,心满意足地回家复命去了,丁瑶愿意在一定的程度上支持周朝先竞选台北区的立委。

    ……

    “你想利用周朝先吸引众人的注意力?”

    “嗯——!”丁瑶点了点头,声音非常地温柔,像一只乖巧的猫咪,一点都不复刚才的高冷。

    能让丁瑶有这种态度的,趴在床上的那个家伙的身份呼之欲出。

    是徐一凡那个家伙,徐一凡终于睡醒了,对于徐一凡的有一怪癖,丁瑶不得不拜服,这个家伙回到酒店后竟然酣睡了三天三夜。

    徐一凡自然不会跟丁瑶解释这些,他现在还来不及查看手机,这次升级的提升有多大,不过能让自己昏睡三天,徐一凡用屁股想都能知道进步跨度肯定不小。

    “周朝先可不简单,你要利用他不容易吧!”徐一凡动都不动,像一具死尸一样任由丁瑶揉按着自己裸露的背后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周朝先要的是权力,只要抓住他这个弱点,要驱使他并不难,还有,我最近才发现了一个周朝先致命的弱点!”丁瑶踌躇满志地自信道。

    “哦!是什么?”看到丁瑶胸有成竹的样子,徐一凡不禁好奇地问道。

    “崔妙香,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跟崔妙香说这么多话。”丁瑶眼睛一闪笑道。

    徐一凡愣了一下,这才想起丁瑶确实不是一个多话的女人,今天确实有些古怪,原来是要算计崔妙香,可怜崔妙香刚刚还对丁瑶那么交心,把丁瑶当真心好闺蜜呢!

    “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知道你不喜欢去医院,不如我请位出色的医师来给你看下吧!”丁瑶转移话题说道:“莎姐姐前几天可是来过电话问你的,你没醒我没敢跟她说具体情况,要是以后她怪罪起来,我可担当不起。”

    “滚——!”徐一凡斜了丁瑶一眼:“收起你的小心思,你跟莎莲娜的事我不管,算计到我头上我可懒得陪你玩这些弯弯道道,我直接拍死你!”

    徐一凡说着‘啪’地一声,丁瑶的翘臀上一阵火辣,丁瑶愣了一下,她竟然没看清徐一凡是怎么啪中自己的,而且徐一凡是反趴在床上的,这家伙身体柔韧度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听到徐一凡的警告,丁瑶收起自己的小心思,其实她对徐一凡这个混蛋的体质是一万个相信,这个混蛋那么惜命,怎么可能会有事。

    “对了,我过几天要去台中,你要不要跟我一起?”丁瑶说道。

    “去台中干嘛?”徐一凡奇道。

    “当然是参与竞选!”丁瑶倒是什么都不瞒徐一凡:“台北太显眼了,我不想陷进他们的党争里面,台中就不一样,正好适合我这种新手。”

    徐一凡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难怪刚才丁瑶说要利用周朝先转移公众注意力,原来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