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190章 一丘之貉
    台北。

    信义。

    凯旋皇宫大酒店。

    一间豪华套房里面。

    一个一身睡袍的家伙。

    一大清早就坐在客厅里面的书桌上查看着些什么资料。

    徐一凡有些激动地打开了手机,手指娴熟地点进查看个人能力页面。

    基本属性。

    等级:17,

    生命值:150,

    气力值:146,

    力量值:152,

    速度值:200,

    命中值:112.

    徐一凡皱了皱眉,心里暗自默默地把这些数据换算成自己实际能力,别的还没估算出来,最想被徐一凡估算出来的是速度,按照这个速度值跟之前的换算,自己现在的极速岂不是达到了恐怖的每秒十六米上下,将近六十公里的时速?徐一凡咽了一下口水,想想都让人激动,即使他的气力值不可能支持他全速跑一小时,最多十几秒钟就软了。

    徐一凡看了一下还有四十的可分配潜力点,这家伙想都不想,先给速度加上二十,剩下的二十点平均分配给其他属性,这时候他的速度值已经达到了恐怖的220点了。

    徐一凡脑袋有些昏呼呼的,也懒得去估算加上潜力点之后的速度是多少,只等待有场地的时候再临场测试一下了,继续滑进技能栏。

    技能一,《百步穿杨》技能已经满点,橙色状态亮在第一行,徐一凡看得非常开心,《百步穿杨》满点的结果就是徐一凡百发而百中,当然这是要用契合度百分之一百的手枪才可以,而且是打静止的目标,虽然有约束条件,但是这已经足以让徐一凡成为整个警队膜拜的枪神了。

    依然是技能一,徐一凡查看了一下《百步穿杨》升级版,《弹无虚发》,技能点已经达到了20,这个技能是打动态的,虽然这个技能点还是有些低,但是这个技能配合上徐一凡的《二次射击》,坑死一些不穿防弹衣的装逼货还是妥妥的。

    技能二,《场景扫描》,这个是徐一凡最常使用的坑人利器,此时技能点已经高达80点,可扫描范围扩大到6 00米。

    技能三,《二次射击》,技能点达到了30,控制范围达到了81米,削弱从百分之五十以上减少到百分之四十一,枪支要求依然是契合度满点的枪支,也就是‘点三八’手枪,这个技能就有点坑自己了,因为点三八的射程让人汗颜。

    这一次升级新增加了一个技能。

    技能四、《慑》

    呃,徐一凡对着这个技能点击,双击,长按,压力按,没有任何反应,竟然没有任何说明,让自己睡了几天,新增加的这个看着名字很吊的技能竟然只有一个名字,徐一凡的脸色有些黑化的迹象。

    关机重启,重新打开,变换着手指点击。

    两分钟、

    十分钟、

    三十分钟之后。

    徐一凡瘫在宽大的椅子上,双脚搁在办公桌,一双无语的眼睛呆滞地看着天花板,技能四完全没有反应,一付用户是渣,爱用不用的鸟样,非常高冷。

    “嘤咛——!”房间里面的俏佳人翻了一个身,一头乌黑的秀发垂到了床下,鬼知道这两人昨晚怎么折腾的,竟然是打横着睡得。

    徐一凡此时耳聪目明,感官非常地敏锐,瞬间便收起了桌子上的手机,这才往房间里面瞄了一眼。

    与此同时,丁瑶已经到达了台中,她在基础上已经逊色于其他竞争对手许多,自然不能再在时间上输给他们,关于作秀,女人似乎天生就有这种与生俱来的能力,丁瑶更是毫不逊色,徐一凡绝对想象不到丁瑶一付圣洁笑脸的样子,竟然隐隐有些神圣的光芒。

    丁瑶前期布局太好,此刻她一亮出招牌要参选台中区的立委,立刻便得到了广泛的支持,只可惜丁瑶捐助的那些老人院、孤儿院、学校都不是台中区,不然影响力将会更大,不过这也是丁瑶真正想要的效果,她不需要瞩目的压倒性胜利,最好是以几票之差险胜,为此,丁瑶甚至都没有动用三联帮的力量,不然三联帮几千帮众就有几千张选票了,何况这些帮众还有家人朋友呢。

    钱确实是一个好东西,竞选自然是要花钱的,而且还是要花大钱的,这里的选举是人手一票,不用担心自己莫名其妙地就被人代表了,当然,有好便有坏处,每一个成年人都是选民的结果就是选民的素质不高,他们投票的决定因素说来可笑,就是看新闻媒体上报道哪个竞选人更好,或者听街边的小道消息,非常容易受舆论引导。

    丁瑶一到台中,就用钱砸开了电视台的大门,几个黄金时段轮流播放丁瑶的参选信息,不仅如此,丁瑶团队还聘请了好莱坞一流团队来拍摄她自己的拉票小视频,形象照片,仅仅一天的时间,公交车、的士、各大商业广场海报墙都贴上了丁瑶的竞选形象照。

    这还是丁瑶故意留下空白让其他竞选立委补空的结果,不然,以丁瑶此次的财大气粗、人强马壮,其他人也就不用选了,全部覆盖住其他人的竞选信息,你都无法露脸,那还拉个毛线票。

    当然,一部分参选者是平民竞选的,没有钱上电视、登报纸,这便只好自费印刷宣传单上街派发了,或者召集自己的支持者到处粘贴大字报宣传,有部分积极的家伙更是亲自跑到街上去一张一张地拉票。

    丁瑶有钱有势自然不需要也不愿意上街,只频繁亮相于各大电视节目。

    与此同时。

    台北。

    周朝先一声西装笔挺地走进宣传会场,身后跟着崔妙香,还有一大群保镖团队,这个家伙昨晚接到崔妙香的消息,立刻下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多谢党的栽培和信任,让我有机会为市民服务,咳咳!呃,我丁宗树为了党和人民,愿意赴汤蹈火、呃,两肋插刀……”丁宗树拿着一张演讲稿在讲台上支支吾吾地讲者。

    周朝先的画像和宣传标语已经被撤掉,侯部长所代表的领导团队现在是全力支持丁宗树为候选人参加竞选。

    “咚咚咚咚——!”

    周朝先这个家伙很会搞噱头,让一对舞狮的戏班在前面开路,很快就把丁宗树会场里面的目光全部吸引了过来,不仅如此,周朝先自己也安排了几个电台的记者跟上,等周朝先夫妇到达会场的时候,周朝先已经成为会场的中心。

    周朝先站在会场中心,嘲笑般地瞥了丁宗树一眼,伸出双手往空气中压了压,锣鼓声顿时停止。

    “咳咳!”周朝先清理清嗓子:“各位记者先生,新闻界的媒体朋友们,大家好!本人周朝先,今天有重要的事情要向大家宣布。”

    周朝先说着,再一次转头蔑视了丁宗树一眼。

    “从这一秒钟开始!”周朝先说着从西装胸口口袋里面掏出一个小本子。

    “退党!”

    周朝先铿锵有力地说出两个字,那些新闻媒体全部双眼瞪得大大的,不是吧!赶紧狂按快门,拼命地拍照,这绝对是大新闻,党派热门候选人周朝先竟然要退党。

    “撕——!撕——!”

    周朝先说完尤不尽兴,还双手迅速果断地撕拉几声,把手中的党员证给撕得粉碎,一把扬在空中。

    “无党无派、国泰民安!”

    “无党无派、国泰民安!”

    周朝先想了一整晚的口号,立刻从自己的追随者嘴里整齐地喊出,不得不说,周朝先还真有些歪才,这口号便很押韵,还蛊惑人心。

    周朝先再一次压了压手,会场又安静了下来,从周朝先进场开始,这个家伙已经掌控了整个会场的气氛。

    “本人周朝先,将以无党派人士的身份,参加台北市东区立委的竞选,希望大家的支持,同时,我将以公平、公正、公开的方法,与丁宗树先生做君子之争。”周朝先一脸和善笑容地向丁宗树伸出了右手。

    “周朝先,你妈的,你想干嘛!”丁宗树拍开了周朝先的右手,低声地吼道。

    “丁先生、风度、风度!注意自己的形象,有新闻媒体在场!”丁宗树团队的顾问赶紧低声地提醒道。

    看到丁宗树一脸不情愿地伸出右手,周朝先笑得更加开心了。

    此时已经日上三更,那些勤奋的人已经忙活了一上午了,除了某些懒人。

    徐一凡喝了一杯水后,拖着一双拖鞋走进了卧室。

    这家伙还不起床,磨蹭了一下之后又爬上了床上。

    床上的俏佳人感觉到有人上床,微睁了一下朦胧的美眸看了一下徐一凡,便靠了上去,抱着徐一凡的熊腰,一张美丽的俏脸舒适地压在徐一凡的胸口上。

    窗帘外的一缕阳光照到床头,这个一头乌黑长发的美丽女人竟然是丁瑶新收的间谍兼秘书,端木若愚。

    端木若愚现在很累很累,徐一凡这个家伙现在的气力值惊人,她又是第一次,这时候虽然已经是大中午了,却依然很是疲累、娇躯酸麻。

    “丁瑶真的只参加什么台中的立委选举?”徐一凡是睡够了,点着了一根香烟问道。

    “嗯!应该是的,她不希望自己太过于引人瞩目,特意挑选了台中这个离政治中心不远不近的地方,她应该是想稳扎稳打,慢慢地积累政治资本。”端木若愚虽然很累,还是强撑回答徐一凡的问题,一双明眸好像会说话般地看着徐一凡。

    徐一凡笑了笑,自己猛吸了一口香烟,把烟嘴发在端木若愚的檀口里面,端木若愚深深地吸了一口,吐出一个美丽的烟圈。

    “这些是她自己想的,还是有谁给她出主意?”徐一凡奇怪地问道,印象中这不是丁瑶的性格呀!丁瑶的风格是毒辣直接,绝对不会这么油滑和迂回。

    “现在丁瑶的智囊团里面确实有不少厉害的角色,我只知道一个叫玛丽的女人,还有一个叫波波,真名叫什么不知道,她主要是负责研究法律漏洞方面的,都是香港女人,男的有一个叫陈亚蟹,一个叫罗森,是很厉害的老千,专门帮丁瑶设局,有时候也会亲自出手,引敌人上钩入局。”端木若愚报告道。

    古有美人计,徐一凡这个骚包的家伙不知道是用了美男计,还是别的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竟然把丁瑶身边的端木若愚发展成自己的内线,而且还发展到自己床上去了。

    “罗森?螃蟹?原来这两个家伙被丁瑶收买了,现在为丁瑶效命,丁瑶这个女人还真有些眼光和知人善用,她是搞赌场的,罗森和螃蟹绝对是好帮手。”

    “嗯——!丁瑶最近是不是跟莎莲娜搞什么房地产项目,没有什么诡计吧!”徐一凡摸着端木若愚柔顺的长发问道。

    端木若愚摇了摇头,不明白徐一凡是什么意思,这个项目很明显是丁瑶吃亏的。

    徐一凡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没有再问这个问题。

    “丁瑶不知道你是我的人吧?”徐一凡突然问道。

    端木若愚俏脸变了一下,有些紧张地抬头望向徐一凡的眼睛。

    “不…不能吧!”端木若愚咽了下口水说道,她可是亲身经历过丁瑶的狠辣的。

    徐一凡眯着双眼望着天花板,这个可说不准,丁瑶这个女人太精明了,为了安定自己的心,这个女人还真有可能故意让端木若愚这么一跟针插在那里,不然很难解释丁瑶这么容易就相信了端木若愚,很重要的事都交给端木若愚去办。

    “没事!如果丁瑶知道了,你就直接说你是我的人,她不敢拿你怎样的。”徐一凡有些苦恼地说道,女人太聪明也是头疼。

    “嗯——!你真好!”端木若愚开心地嗯了一声,俏脸在徐一凡的胸口蹭了蹭,有徐一凡的保证她就放心了,她比其他人更加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在丁瑶心中的地位。

    丁瑶对这个男人是既爱又怕,爱,端木若愚知道原因,怕?端木若愚还不太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