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191章 看热闹不怕事大
    丁瑶的‘势’已经造出来,而且她选择了台中这个政治中心偏离区,再加上自己的竞争对手都是弱鸡,丁瑶当选立委的事已经成功了六七成了。

    周朝先这边却是遇到了麻烦,台北立委选举可是只剩一个名额的,其他的竞争对手还好,但是丁宗树可不是弱菜,丁宗树本身在财力与势力上跟周朝先都是势均力敌的,何况丁宗树现在可是有党政提名,是党政提名的候选人,你周朝先是什么人,无党无派,在这上面丁宗树是完虐周朝先的。

    “嘿嘿——!”

    周朝先看到电视上出现丁瑶接受访谈的画面,忍不住笑了起来:“丁瑶果然是有意政界的,先是转型事业,做慈善搞捐助,再有连三联帮领导人的位置都放弃了,现在图穷匕见了,真正目的是为了漂白从政。”

    崔妙香看着电视上的丁瑶侃侃而谈的样子,心里不免有些嫉妒,疑惑地问道:“丁瑶为什么舍近求远,跑到台中去参选?”

    周朝先摇了摇头,捏了一下眉心。

    “台中参选自然有台中的好处,一来哪里的竞争不大,很容易就能选上,再者,现在新政府组建,很多议员不是叫嚣着要结束黑金政治吗,丁瑶去台中参选可以暂避锋芒,少很多不必要的攻击。”周朝先说着突然拍手叫道:“哎!我们有些失策,一开始就不应该陷到台北的泥潭,跟丁瑶一样,选个够资格的小地方最好。”

    “那现在怎么办?”崔妙香担心地说道,心里开始埋怨丁瑶为什么不早点提醒他们夫妇,搞得周朝先现在的处境遭众矢之的。

    “什么怎么办?当然是跟丁宗树死干到底,我话已经放出去了,整个台北都知道我跟丁宗树竞争,我可不能认怂!”周朝先板着脸坚定地叫道:“这一届的立委一定要拿下,不死不休!”

    崔妙香点了点头,其他的大道理她不懂,但是支持自己老公还是明白的,周朝先既然已经决定,她便只能协助服从了。

    周朝先这个家伙做事雷厉风行,很快就召集来自己的全部手下,统一穿着宣传自己参选的制服,他自己也亲自下场邀请每一条村、每一条街道的头人和话事人喝大酒。鞭炮声、锣鼓声齐响,几百名统一制服的手下整齐划一地喊口号,又邀请了大批新闻媒体报道庆贺,把气氛搞得轰轰烈烈。

    周朝先这边大摆流水宴,丁宗树自然也不甘示弱,这个家伙再抠也知道现在是花钱的时候,也开始当善财童子,砸钱邀请媒体和各界的有力人士支持自己,他背后有党政的提名支持,倒是真的有很多人是站在他那边的,丁宗树也学着周朝先,找了台北最大的的士行,让他们在的士车插上自己的竞选标语,还有公交车,各大公交站台。

    丁宗树除了党政之外最大的助力还有善缘山庄的宋妙天法师,这个道貌岸然的老家伙号称信徒上万,他亲自老为丁宗树捧场拉票,丁宗树立刻便增加了上万张选票,难怪台湾很多政治家都是有明确信仰的,这种投入的回报实在太大了,即使不信,也要给那些大神上柱香,好骗那些信徒的选票。

    徐一凡下楼的时候,看到满大街所有的的士车两侧都插上了两面小旗子,不是写着丁宗树,就是写着周朝先,这两个家伙的竞争一开始就是白热化,一点预热的意思都没有,立刻就是刀兵相向。

    徐一凡是送端木若愚下楼的,这个家伙特意挑选了从酒店小门出来,端木若愚挽着徐一凡的胳膊,头上斜斜地戴着一顶宽大的英伦女士帽,把整张俏脸都遮掩在帽檐内。

    徐一凡还没招手拦车,便有一辆黄色的的士车快速冲了过来,快到近前时,另外一辆黄色的的士从右侧斜插了过来,拦在之前的那辆的士车前面,的士司机下车呼喊到:“美女,要坐车吗?这里有车!”竟是把徐一凡给忽略掉了,直接向端木若愚打招呼道。

    端木若愚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

    “我艹你妈的,你跟我抢客人是不是!”第二辆计程车司机打开车门跑上来怒叫道。

    “你他妈说什么,明明是我先到的好不好!”的士司机转头看了一下对方的车子上插的是周朝先的旗子,立刻转头反驳道。

    周朝先计程车也看到了对方是针对自己的,因为对方车上是插丁宗树旗号的。

    “你他妈这么说是想打架是不是!”周朝先的士司机硬气地叫道,一边说着一边已经卷起了袖口。

    “打就打,谁怕…..”

    “嘭——!”

    丁宗树的士话还没说完,周朝先司机已经一拳挥了过来。

    “干——!”

    两个家伙立刻扭打在了一起。

    徐一凡伸出手把端木若愚拦在身后,“你们这里的的士司机脾气都这么火爆的吗?”

    “不是——!”端木若愚声音柔柔地答道,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两辆车上插的不同旗号,徐一凡顿时了然,转了一个方向带着端木若愚离开了。

    “回去给我查一下那个玛丽是不是叫ry!然后传讯给我,晚一点我会把相片发给你。”徐一凡一边走着一边说道,他突然想起自己让丁瑶处理掉ry的,可是丁瑶竟然还是接管了尖沙咀的码头船位,当时徐一凡没有细想,现在想来,ry很有可能是用尖沙咀码头的船位换了自己一条命,如果真是这样,丁瑶这个女人竟然一直瞒着自己这件事。

    “嗯!我知道了!”端木若愚点头答应道,她现在在丁瑶的中心圈子里面做事,要查这个倒是不难。

    徐一凡跟端木若愚转过一个路口之后,拦住了另外一辆的士,是一个老家伙开车的,徐一凡瞥了那个老家伙一眼,给端木若愚打开了车门。

    车子启动,端木若愚摘下女士帽后,那个老司机才发现是一个非常非常美丽的女人,看得老司机愣了一下。

    “小姐你好!刚才那个是你的男朋友吗?”老司机忍不住问道。

    端木若愚顿了一下,抬头望了一样花白头发的老司机,想点头,眼睛闪过一丝失望,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通过后视镜看到端木若愚摇头,老司机突然开心了起来,心情大好,甚至有些激动地说道:“那你想不想找个男朋友,我跟你说哦,我知道一个非常优秀的年轻人……”

    端木若愚瞪着一双明媚的大眼睛,呆滞地看着喋喋不休的老司机。

    “呵呵!其实那个年轻人是我的儿子啦!”老司机开心地介绍道:“他虽然已经二十九了,但是还没交过女朋友哦!没有不良嗜好,而且还是调查局的调查专员哦!经常上报纸的,嘿,你看看,这是前几天的报纸,是不是很帅气。”

    老司机说着往后座递了一份报纸。

    “你看,就在首页,那个就是我儿子!很出色吧!”

    端木若愚本来不想搭话,可是禁不止老司机的热情,只好接过老司机递过来的报纸,翻开一看,端木若愚的眼睛闪了一下,报纸上的相片竟然是方国辉,调查局的方国辉,端木若愚跟在丁瑶的身边做事,最近在跟进周朝先的资料,自然知道方国辉这个人,而且老家伙可能还不知道,他引以为傲的儿子已经被调查局停职了,就是端木若愚亲自执行丁瑶的这道命令。

    “老师傅,这个就是你儿子吗?”端木若愚嘴角上扬,勾起一道美丽的弧度,笑起来的样子更是迷人三分。

    ……

    徐一凡回到酒店门口的时候,一群司机已经在酒店门口打了起来,熙熙攘攘的双方有二三十人挤在一起互殴,而且还有源源不断的双方人马加入。

    徐一凡掏出一张千元大钞,跟一旁的一个推车的小贩卖了一根冰棍,蹲在酒店一侧的石墩上一边津津有味地撸着冰棍一边看热闹。

    “朋友,请我们吃一根呗!”身边的两个保安看到徐一凡脚下踩的是酒店的拖鞋,知道是一个有钱人,这酒店几千块钱一晚,住在那里面的当然是非富即贵啦!

    “吃吧!不用客气!”徐一凡转头看了那两个保安一眼随意地说道。

    “谢谢谢谢!”

    “谢谢老板!”

    “不用找我钱了,再给你五千块,把手推车留下,谁要吃自己拿!”徐一凡说着又掏出五张千元大钞递给那个小贩。

    那个小贩机灵地从徐一凡手里接过钱,大叫一声:“谢谢老板,祝老板生意兴隆!”说完拿了钱赶紧撒腿就跑,生怕徐一凡反悔,他那辆手推车顶天也就一千来块。

    这个小贩却不知道,像徐一凡这种性格的逗比,不做生意还好,做生意肯定是要赔本的,祝他生意兴隆没什么卵用,还不如祝他妻妾成群来得实在。

    徐一凡身边顿时围了一大群看热闹的家伙,一人撸着一根不要钱的冰棍,事不关己、己不操心,中国从来都不缺少看热闹的人。

    “你们经常这么干群架的吗?”徐一凡目不转睛地看着周朝先和丁宗树两边人马互殴,嘴里向身旁的俩名保安问道。

    “嘿嘿!那倒不会是经常,不过每一届选举都少不了要打上几场,有时候那些参选的候选人还会亲自赤胳膊上阵呢,前年有一个老姑婆女议员,哇塞,抓得三五个议员都不是对手。”说话的保安恶意地叫道。

    徐一凡愣了一下,台湾人脾气这么躁的吗?

    “没人管的吗?”

    “那怎么管,我们只是拿工资而已,别说他们是堵在酒店门口打,就算他们进入酒店里面砸东西,我们也不敢管,这些的士公司都是有黑道背景的,一个车行上千人都有可能,他们打伤了有各自的老板出医药费,我们要是被打伤了,保不准还会被酒店辞退,看热闹最好!”一名保安答道。

    另外一名保安斜了自己的同事一眼。

    “人家老板不是问你这个,老板,暂时没有人管的,那些警察又不傻,现在双方都正气头上,跑过来拦架可能会被双方一起揍了,而且就算是阻止了,这些的士佬的气没出,肯定还会再打一场,警察都是掐着时间,等双方都打得差不多了才出来收拾残局。”另外一名保安伶俐地说道。

    徐一凡看到身边的十几个看热闹的家伙频频点头,就知道酒店保安说得不差,顿时对台湾的警方有些肃然起来,这优良的传统,果然是源远流长、一脉相承。

    就在徐一凡纠集一群人看热闹的时候。

    另外一边。

    “周董,不好了,关老板车行的人跟白云车行的人打起来了。”周朝先的手下报告道。

    周朝先摇晃了一下脑袋,即使在红酒里面灌加了可乐,还是喝得有些头晕,周朝先眯着眼睛找了一个椅子坐下。

    “打电话给关老板!”周朝先眼睛转了一下,就想到了一个点子,论关系、拼人脉,自己是肯定比不过有党政支持的丁宗树,要想扭转局面,必须要用些非正规的手段。

    “妙香,查一下警政署长夫人今天晚上在哪里活动?”想到就干,周朝先立刻开始安排。

    崔妙香点了点头。

    这时候关老板的电话已经拨通。

    “关爸,怎么回事?”周朝先问道。

    对面的声音有些焦急地说道:“本来只是小小的抢客误会啦!不知道是不是丁宗树暗中下梗,让白云车行的人围殴我的员工,我的员工才呼人帮忙的,哪知道现在事情搞得这么大,现在的士车一路从新义堵到西门町路口,周董,不好意思哈!我会自己搞定的,我不怕他们。”

    “关爸,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汝要支持瓦!”周朝先认真地说道。

    “周大哥,我当然支持你的,你有什么吩咐尽管说,我都照做!”关爸点头答道。

    “很好!我要你挑十个重要交通点,发动公司的司机同一时间向对方司机挑衅,造成交通瘫痪,现在是五点钟,刚好下班,我要在半个小时之内,让整个台北市动乱起来。”周朝先霸气地说道:“关爸,越乱越好呀!”

    关爸耿直的脑袋虽然想不明白周朝先的想法,但还是点头答应,按照周朝先的命令去安排做事了。

    关爸这一出手,两个车行的打斗就更加热闹了,不仅仅在徐一凡看得到的酒店门口,台北市的其他交通要道也开始堵塞了起来,双方司机站在大街上打了火热,他们如果是人打架还造不成多大的破坏,关键是这些家伙全部是开着的士的,这车往道路中间一停,越积越多,而且现在还是下班时间,很快就把路给堵死了。

    “董夫人陪署长六点半到台大学生会的海牙舞会!”崔妙香在那些贵妇人还是有些办法,很快就查到了警政署长夫人的行程。

    “很好!”周朝先轻松地微笑了起来:“人家有没有邀请你!”

    “没有,他们也没有邀请你!”崔妙香说道。

    周朝先点了点头,他知道,自己跟党政闹掰退党的事,让很多人都刻意疏远了自己,不邀请自己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自己想办法弄张邀请卡进去,弄不到你也要去。”周朝先说道。

    “没有邀请卡,那没位子怎么办?”崔妙香不情愿地说道。

    周朝先吸了一口气,拉着崔妙香的手说道:“老婆,你这么漂亮,又会说话,那就每个桌子陪人聊聊天,拉一些台大生跳跳舞什么的,记住,一定要让警政署长夫人看到你。”

    崔妙香虽然很不情愿,但是看着周朝先越发严肃的面容,只能无可奈何地答应了,真是气死人了,为什么丁瑶参选就那么简单,自己这边参选就这么麻烦。

    “三炮,联络传媒随时准备配合,紧急司令部设在我加睡房,对外面讲,我喝醉过多身体不舒服吃药睡觉了,不见任何人。”周朝先冷笑着命令道。

    “明白!”

    “老板,要不你回酒店楼上看热闹的吧!事情好像有些不对头。”徐一凡身边的保安提醒道。

    这时候双方的人马已经达到了上百人,而且不再是拳脚互搏,加入了注入棒球棍、钢管,折凳、砖头等奇门武器,很多人的士司机被打得头破血流躺在地上,看热闹的人怕被遭受池鱼之殃已经跑了一些。

    徐一凡多机灵的一个家伙,一看这架势,不用保安提醒,就知道事情不简单,不管是周朝先,还是丁宗树,肯定有一方想搞事情,不然现在应该是尽力平息事件了,照这样子发展下去,整个台北都要乱。

    不过想想,这里是台北,又不是湾仔,再他妈乱好像不关自己卵事,徐一凡贱笑着掏出一包香烟,给身边的保安拍下去,自己抽出上一根继续看热闹,心里恶意地猜想,警方会怎么处理这事。

    那个保安一看到是好烟,就赶紧给身边的几个看热闹不怕死的家伙一人派了一根,自己把剩下的藏起来,殷勤地跑到徐一凡身边给徐一凡点上。

    “妈的,按常理这个时候警方应该会到场了呀!”那个点烟的保安喃喃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