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196章 不要当尿壶
    “部长,我这几天感觉心神不宁,好像有什么妖魔鬼怪在作祟。”善缘山庄的主持宋妙天支支吾吾地说道。

    “!”侯部长冷哼道:“你他妈的给我说人话。”

    宋妙天赶紧叫道:“用入世的话讲就是我最近两天感觉我好像给人跟踪了。”

    “!”侯部长愣了一下之后果断地说道:“呃,我们两个呢也不是很熟,那么这个电话号码你是从哪来弄来的呢,请你以后不要再打过来了好不好!”

    侯部长说完又是果断地挂断了电话。

    “!”宋妙天低头看了一下自己手上的电话,不知道是该怀疑自己拨错了电话号码,还是该怀疑自己产生幻觉听错了电话。

    自己刚刚才给侯部长的老婆送了一笔‘善款’,侯部长不会过河拆桥吧!宋妙天想着又给侯部长拨过去了电话,然后电话已经打不通了。

    宋妙天还是很警觉的,发现了自己被跟踪,不过似乎已经有点晚了,因为该监听的内容已经被人家监听得差不多了。

    “队长,电话追踪失败,对方挂电话太快了,不过宋神棍的移动电话一定有通话记录,要不要想办法弄到对方的移动电话。”方国辉助手报告道。

    方国辉摇了摇头。

    跟踪宋妙天的果然是调查组的人,而且还是方国辉亲自带队。

    “不用了,宋妙天已经察觉到我们跟踪他了,不要再打草惊蛇,姓侯的部长,只要稍微前后联系一下,你们还想不明白是哪位侯部长吗?”方国辉说完,调查组的其他专员均是一付了然的模样。

    “那我们下一步怎么办?查侯部长吗?”方国辉的手下有些犹豫地问道,能够从其他部门万中挑一选入调查局的都不是笨蛋,要查侯部长,他们都担心方国辉的后台不够硬。

    “查,当然要查,我们是调查局耶,如果我们都不敢打老虎,难道你们还指望其他拍苍蝇的部门,越是大老虎我们才越要大,不然就对不起党,对不起我们肩膀上的肩章了。”方国辉刚毅地说道,其他的小弟都点了点头,有老大愿意背锅他们当然无所谓。

    ……

    “部长,有什么事?”看到侯部长的脸色不太好,丁宗树小心翼翼地问道。

    “呃!没事,你不是想让老板继续支持你吗?一个条件,再帮我们做一件事!”侯部长捏了捏眉心说道。

    “什么事?”丁宗树眼睛大亮,欣喜地说道:“能够为部长您效劳,是宗树的荣幸,万死不辞!”

    “很好!”侯部长拍了拍丁宗树的肩膀:“宗树呀!我果然没有看错你,宋妙天已经暴露了,可能是调查局的人,这个家伙没什么胆量,我担心他会把咱们俩的事也暴露出去,做掉他,他不是很喜欢他的善缘山庄吗?以后就让他住在善缘山庄好了!”

    丁宗树的脸色一变,要杀宋妙天?

    侯部长并不知道,丁宗树跟宋妙天的关系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这两个家伙瞒着侯部长贩毒,毒品就藏在骨灰坛里面放在善缘山庄的灵骨塔存放处,杀了宋妙天就跟断了丁宗树的摇钱树一样。

    丁宗树的眼神闪烁,突然发现侯部长的脸色已经变得铁青,这个家伙倒也不笨,如果不答应下来,恐怕自己今天都离不开这里,更别说以后了。

    “没问题部长,今晚动手,我保证宋妙天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丁宗树拍着胸口信誓旦旦地说道。

    “很好!我果然没有看错人!去吧!等你好消息!”侯部长脸上终于绽放了笑容。

    “遵命!”丁宗树抱拳说道。

    “部长,宋妙天曾经大力支持过我的参选,我可不可以把这件事嫁祸给周朝先。”丁宗树突然开口问道。

    侯部长顿了一下。

    “呵呵,你还有这种计谋,可以呀!嫁祸给周朝先,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侯部长有些哂笑地说道。

    “谢谢部长!”丁宗树这才转身离去。

    侯部长目送丁宗树离开。

    “等丁宗树干掉了宋妙天,你就给我把丁宗树一并干掉!”侯部长对身后的一个眼戴墨镜的家伙说道。

    “明白!”

    侯部长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丁宗树上了自己的专车之后,脸上的表情便一直闪烁变换,最近的各种情况变化太快了,丁宗树的智商有些玩不转这里面的弯弯道道,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就傻,丁宗树深刻地知道,如果侯部长知道自己和宋妙天合谋瞒着他贩卖毒品,自己就死定了,尤其是今天看到了侯部长变脸不认人的一幕。

    “老段,你立刻召集我们的全部兄弟在总堂口待命,对了,把小黑也找回来,今晚我有大用。”丁宗树咽了一下口水说道。

    那个叫老段的中年男人点了点头。

    丁宗树双手有些颤抖地掏出移动电话,迟疑了一下拨通了一个电话。

    “宋大师,我是宗树呀!我这里有点事,你今晚过来一下我这边,哦!你也有事找我帮忙,好说,以咱们俩的关系,没问题,那就今晚见了。”丁宗树擦了一下脑门上的汗水,挂断了电话。

    凯旋皇宫大酒店。

    总统套房。

    徐一凡一遍又一遍认真地擦拭着手上的狙击枪,一遍又一遍,慢慢地一块一块地拆卸,然后又一块有一块地慢慢组装起来,非常地认真用心。

    没人知道徐一凡在想这些什么,丁瑶也不知道,虽然她感觉到徐一凡的不寻常,徐一凡会是一个为了美色停留的人,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肯定是别的什么原因吸引住了徐一凡。

    ……

    “砰砰!”两声清脆的枪声在空阔的别墅院子里面响起。

    “丁宗树,你疯了吗?你要干嘛!”侯部长从藤椅上站起来大声地吼叫道。

    站在侯部长身前,手里抓着一支半自动手枪的家伙豁然是白天离开的丁宗树,此时的丁宗树一脸的狰狞,一点都不服白天的温驯。

    “部长,对不起了!”丁宗树冷笑了一声,从丁宗树的身后闪出一道身影,是宋妙天。

    丁宗树最终选择了跟宋妙天站在同一条战线上,

    “嘿嘿!”侯部长盯着丁宗树的眼睛笑道:“我就不明白,你为什么宁愿上宋妙天的烂船,也不愿意跟我同一条船呢?”

    “我们是烂船!”丁宗树面红耳赤地大叫道:“我们是烂船都好过你这种卸磨杀驴的家伙,别忘了,你能有今天我们出了多少力,我们两个每年给你们进贡了多少钱。”

    这时候丁宗树的手下拖着一个衣服上血迹斑斑的家伙走了过来,侯部长脸色一变,这个很明显被拷打过的人正是他派出去杀丁宗树的手下。

    “周朝先虽然是一个王八蛋,但是他说的一句话很对,你们政府就是那我们黑道当尿壶,用完了,嫌臭了,就会一脚踢开,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如意算盘,我现在的名声被周朝先搞臭了,你还会支持我?”丁宗树指着侯部长的鼻子大骂道:“你他妈想借刀杀人,让我杀了老宋,然后你在干掉我,侯勇,我艹你阿妈。”

    不认识字的丁宗树并不知道,这句话是杜月笙的至理名言,不是周朝先发明的。

    “砰砰!”

    “啊!不要呀!不要杀我,你们有什么要求,我全部都答应你。”侯部长瘫在地上眼泪鼻涕一起流淌地惨叫道,这个家伙也就是仗势欺人的时候有本事,一旦对方硬起来,立刻被打回原形,这时候侯部长的右脚中了丁宗树一枪,就已经瘫在草地上干嚎了。

    “要求?把老子这么多年供奉给你们的钱全部给我们拿回来,我们不陪你们这些白眼狼玩了,惹不起你们这些孙子,我们离开台湾还不行吗!”丁宗树怒叫道。

    “我哪还有那么多钱,早就分给上面了,我把我的那一份全部给你好不好!”侯部长哀嚎道。

    “不好!”

    “砰砰!”又是两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