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197章 直面政府
    “候部长,您好!”周朝先强忍笑声地对侯部长怪叫道:“你们这样算不算是窝里斗,或者说同室操戈?”

    “朝先、朝先快救我,救命呀!”侯部长这时候哪里还管得了周朝先调侃的语气,赶紧往周朝先的方向爬去,一边爬行还一边悲呛地求救道。

    “周朝先,你他妈要多管闲事是吧!你陷害我的账,我还没跟你算呢?”丁宗树怒瞪着周朝先叫道。

    “啧啧啧,丁兄,你是不是搞错了,我怎么陷害你了?是你要买凶杀我,但是呢,谋事不密。”周朝先说着一副很替丁宗树不值的表情。

    丁宗树看到周朝先一副掌控全局吃定自己的模样,眼睛转了一下,先下手为强,迅速抬起手上的手枪。

    “去死吧!混蛋!”丁宗树怒叫着扣动扳机。

    “砰!”

    周朝先双手捂住脑袋蹲了下来,脸色吓得煞白,他自然不是刀枪不入,丁宗树这个家伙不按理出牌差点打中自己,罗三炮等人迅速掩上,把周朝先挡在身后,周朝先这下也不敢装逼了,乖乖地缩身躲在罗三炮身后。

    而这个时候,开了一枪的丁宗树也是脸色煞白,冷汗从额头迅速渗透而出,因为一支手枪正指着他的后脑。

    “宋…宋妙天,你你要干什么?”丁宗树咽了一下口水,艰难地转头说道:“你以为这样他们就会放过你,别天真了,侯勇可是要杀你灭口的。”

    “对不起了,我也是听命令做事的。”宋妙天擦了擦自己头上的冷汗说道,他知道自己如果不是对人家还有一点使唤的价值,今天自己就真的死定了。

    “听谁的命令?”趴在地上的侯部长瞪着眼睛望向宋妙天,隐隐觉得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落进了别人的算计当中了。

    “全部带走!”周朝先看到宋妙天已经搞定了丁宗树,这才起身整了整领带,松了松嗓子叫道。

    ……

    第二天,丁宗树出席新闻发布会,宣布退出****的竞选,侯部长也趁机狠狠地批判丁宗树,然后立刻转头全力支持周朝先竞选立委。

    调查局的方国辉小组调查专员全部目瞪口呆地看着电视报告,怎么会这样,短短一晚的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惊天大逆转,丁宗树主动退选,周朝先一下子就成为了最热门的竞选者,而且,最让方国辉等人震惊的是,丁宗树的幕后支持者侯部长也改变了意向,转为全力支持周朝先。

    “昨晚肯定发生了什么事,阿健,快,查一下周朝先、宋妙天、丁宗树、侯勇,这四个人的资料,一定要查出昨天夜里这些人都发生了什么事?”方国辉眼角抽搐地叫道,肯定有人做事了,方国辉仿佛看到了一只巨大的黑手在操控着这一些,周朝先、宋妙天、丁宗树,甚至包括侯勇侯部长,全部都由博弈者变成了棋子,到底是谁在执棋。

    “好!”方国辉的几名助手全部脸色难看地答道,真真是功亏一篑,原本按照他们的原计划,昨天晚上是跟踪宋神棍和侯部长,可是方国辉突然撤销跟踪的行动,搞得知道今天早上,一点消息都没有,非常地被动,不过这些家伙倒也不笨,不敢吭声说方国辉决策失误。

    “周朝先!周朝先!”方国辉喃喃自语着,突然大声地说道:“周朝先是最大既得利益者,立刻派人跟踪周朝先,这件事的线头应该是在周朝先那里。”方国辉灵光一闪凭着直觉判断着。

    不过这一次,方国辉的直觉出错了,线头不在周朝先那里,或者可以这么说,线头根本就不在台北,在另外一个被所有人都忽视了的地方。

    台中。

    丁瑶的豪华别墅区。

    丁瑶坐在宽大的沙发上,非常满意地看着电视台直播的重大新闻。

    丁宗树退,周朝先上,侯勇被丁瑶抓住把柄,已经成为丁瑶的傀儡,这一切竟然都是丁瑶算计的,丁瑶虽是一介女流之辈,但是其狠毒的心计却是丁宗树等人拍马都不急的,最主要的是,丁瑶不仅有心计,她还有实力。

    “调查局的人好像在查周朝先等人,带队的依然是方国辉,方国辉已经复职了。”端木若愚看到丁瑶放下手中的早餐奶,赶紧报告道。

    “哦!方国辉这么顽强?”丁瑶撇了撇嘴,她只是现在不想太高调做事,不然让螃蟹做事,鱼目混珠之下,分分钟玩死方国辉。

    端木若愚双眼看着自己的脚尖,不敢搭话。

    “调查局的人既然这么喜欢查,那就搞点事给他们查,宋妙天基本已经暴露了,放弃宋妙天,让丁宗树动手,反正这个家伙现在恨宋妙天入骨。”丁瑶冷笑地用一块白色方巾擦了擦嘴角,这个狠毒的女人一面喂宋妙天吃安心丹要保宋妙天,一面又给对方灌毒药,这样反复无常的人格很容易玩疯宋大神。

    端木若愚明白地点了点头,她早就猜到丁瑶要杀宋妙天,这个神棍对丁瑶的作用不大,知道的秘密却是不少,而且,不管是丁宗树还是侯勇,这个时候都狠宋妙天入骨,丁瑶坑死宋妙天一来可以收买人心,二来也可以震慑丁宗树、侯勇,甚至是周朝先,让他们看到宋妙天的下场。

    丁瑶挥手让端木若愚出去之后,脸上的精明这才褪去,紧皱眉头,一张俏丽的小脸上满是疑惑,她能够远程遥控台北的部分局势,但是却猜不透一个人的想法,徐一凡依然留在台北,丁瑶这几天一直在苦思冥想,徐一凡的真正目标究竟是什么,丁瑶深刻地知道徐一凡这个家伙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到底是什么样的目的让他隐忍了这么久,偏偏丁瑶还不敢派自己的情报小组去查探徐一凡。

    另外一边,丁宗树一收到端木若愚的命令,立刻便咬牙切齿了起来,他直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被什么人给算计了,只知道对方对自己的一切非常地了解,牢牢地掐住自己的命脉,不服从命令就是死路一条,不过,丁宗树最痛恨的人是出卖自己的宋妙天。

    台湾的大选很快便接近了尾声,丁瑶不出意外地当选,成为台中的****代表之一,对于黑道漂白从政,台湾是有先例的,所以丁瑶当选倒也没有多大的反响,丁瑶甚至没有邀请任何媒体,只匆匆低调地便演讲完了誓词。

    相比台中的平静,台北的政局更加地吸人眼球,周朝先也不出意料地当选为立委,不过是绝对的优势压倒对手当选的,一下子就成为了媒体的焦点,而且,周朝先跟丁瑶不一样,周朝先现在的身份除了是周氏集团的董事长,他还有一层身份是松林帮的帮主,现在有当选上了政府的立委,这些身份集中在一个人身上,便更加有新闻挖掘点了,这也是丁瑶刻意引导的结果。

    当天晚上,丁瑶接到了金士杰的密报,新政府要动周朝先,丁瑶吸了一口气,心里暗道,终于要来了,丁瑶虽然指使徐一凡虽然杀了苍鹰,断了新政府伸向黑道的手,但是丁瑶深深地明白,新政府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肯定还有有下一步棋等着黑道上的人。

    现在看来,周朝先在政府的中心区台北高调当选****,刺痛了新政府敏感的神经,终于忍不住要向黑道亮爪牙了。

    “他们打算怎么动手?”丁瑶问道。

    金士杰低头恭敬地说道:“牵头的是四海帮的凌四海,据说政府派了一位特派员来跟进,是新党的一个女的,姓蔡,其他的我就不清楚了,凌四海暗示我们三联帮,这次政府的主要目标是清除周朝先的松林帮,让我们不要妄动,免得遭池鱼之殃。”

    金士杰现在虽然是三联帮的帮主,但是这个家伙头脑非常的清醒,知道自己身边的保镖随从都是丁瑶的人,如果自己不听话,丁瑶要换一个更听话的人简直不要太简单了。

    “菜?”丁瑶点了点头,看这架势,政府是要拉一打一、各个击破呀!先是周朝先,下一个是谁鬼知道。

    丁瑶看了金士杰一样,刚好碰上了金士杰望过来的眼光,看来这个老狐狸也想到了这点,金士杰帮主的位子还没坐热呢,哪里舍得让政府给收了回去。

    “说说,你有什么主意?”丁瑶问道。

    “绝对不能让他们把周朝先搞下去,周朝先当选****,现在的周朝先就是我们黑道的一面旗,如果任由政府把周朝先打压下去,下一次的清除就没有人敢直面政府的暴力手段了。”金士杰悄悄看了一下丁瑶的脸色说道。

    丁瑶点了点头,周朝先确实不能放弃,而且这个家伙虽然自大,却也桀骜不驯,绝对有对抗政府的胆量与勇气,换做其他人还真硬不起来,周朝先就敢干。

    “好!把政府要搞周朝先的消息透露给他,让他自己下先手,我们先静观其变,再做应对之策。”丁瑶想了一下决定道,这个时候丁瑶又想起了徐一凡,政府要是真的不讲道理,说不得自己又要去求那个坏男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