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198章 那就捅破这天
    “无耻,无耻,无耻至极!”周朝先摔下电话吼叫道:“太无耻了。”

    “朝先,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崔妙香从未见过周朝先这般愤怒,关心地问道。

    “乒乒乓乓,哐当——!”

    周朝先连续推倒了七八盏摆设花瓶,踹翻三张桌椅,这才气喘吁吁地坐在地摊上,什么形象都不在乎了。

    “到底什么事?看你气的!”崔妙香苦笑着走过去拉起周朝先。

    周朝先错开崔妙香的伸过来的手,眼睛有些游离地看了崔妙香一眼,愤怒的表情突然换上一付笑脸。

    “没什么事,妈的,是你的好姐妹丁瑶,我这不是刚选上立委吗?立刻就威胁我要入股咱们的电玩城,而且要逐渐推动赌博电玩合法化。”周朝先怒目切齿地说着,自己从地上爬了起来,掀起一张椅子坐下。

    崔妙香皱了皱眉,心里暗想,丁瑶不是这么急功近利的人吧!

    “对了,妙香,我现在立委选上了,公司的生意也都上了轨道,要不要出国去旅游放松一下。”周朝先掏出一根雪茄,假装不经意地说道。

    “好呀!好呀!去哪里玩呢!”崔妙香有些激动地说着,电光火石间便想到了一个地方:“去法国吧!巴黎,以前就想去,可是一直忙都没有时间。”崔妙香说完又在叨叨着要逛巴黎的哪里哪里,买什么什么。

    周朝先看着崔妙香激动得有些忘乎所以的样子,只好伸手接过崔妙香手里打火机,自己点雪茄。

    “没问题!”周朝先点着了雪茄,狠狠地吸了一口说道:“我立刻让三炮安排,你去收拾一下行李,今天就去巴黎。”

    崔妙香转头,一脸严肃地瞪着周朝先。

    “什么意思?我去收拾一下行李,你不去?”崔妙香声音转冷地叫道。

    “你先过去嘛!我才选上立委耶!公司还有那么一大堆事,肯定要交接一些东西的。”周朝先抓了抓额头说道。

    “放你娘的狗屁,周朝先你这个王八蛋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崔妙香其实并不笨,很快就感觉可能是出了什么事了,指着周朝先的鼻子破口大骂道。

    周朝先脸色一黑,如果是别人这样指着鼻子骂他,早就一巴掌挥过去了,可惜,这次发飙的是崔妙香,周朝先唯一深爱的女人,周朝先只好腼着脸笑道:“真没什么事,你想离开台湾,我随后就到。”

    崔妙香皙白的玉指指着周朝先的脑门。

    “周朝先你这个乌龟王八蛋,你还是小瘪三的时候我就喜欢你了,你他妈以前都是花我的钱,你以为我看上你什么,现在你赶我走,赶我走。”崔妙香说着眼睛开始泛红:“你这个烂心肠的孙子。”

    崔妙香骂人的语言非常地恶毒,她本是市井出身,这些年都是为了周朝先而努力改变,不然更脏更恶毒的话崔妙香都说得出来。

    “我不是赶你走!”周朝先捂着脑袋苦恼地叫道。

    “不是赶我走,那就一起面对,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们都一起面对,我们都走过这么多风风雨雨了,谁要想把我们分开我就让他死,死——!”崔妙香双手捧着周朝先的脸,俏脸狰狞地叫道,周朝先的女人岂是省油的灯。

    周朝先看着崔妙香严厉的脸色,就知道自己说服不了这个女人了,双手抱过崔妙香久久没有说话。

    “是政府要搞我!”周朝先低声地说道。

    崔妙香脸色一变,她终于明白周朝先一开始为什么那么失态了,他们夫妻俩可是吃过政府的亏的,这些人才是真正吃人不吐骨头的狼,瞬间就让你一无所有了。

    “为什么?”崔妙香呐呐地说道,不是选上立委以前所有的旧事都一笔勾销了吗?

    “为什么?哪有什么为什么,政府要搞你还需要理由吗?”周朝先嘲讽地冷笑:“一清二清时期,不经审判,即捕即定罪,有问过理由吗?艹他妈的,他们有事找我们帮忙,我们是要钱出钱,要力出力,没有不效死命的,他要整我们,可能就是因为今天早上吃早餐豆浆喝多了看你不顺眼,就这么简单,真他妈操蛋。”

    “我们跑吧!”崔妙香咽了一下口水说道。

    “不跑,我坚决不跑,好不容易才有了现在的一切。”周朝先站起身来,大张着双手看着别墅里面的豪华装饰。

    “我宁死不退,他们把我当软柿子一样,想怎么捏就怎么捏,我死也要刺他们一次,让他们知道我周朝先不是想捏就捏的。”周朝先越说脸色越是阴狠了起来。

    崔妙香沉默,她能看懂周朝先的悲愤与无力,在政府的暴力机器面前,个人的力量根本就是螳臂当车,这也是周朝先费尽心思也要竞选立委的原因。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崔妙香这时候已经冷静了下来,冷静得可怕,人家都要搞死她男人了,崔妙香自然也不会让他们好过,那就鱼死网破、不死不休。

    “乱,我要让整个台湾都乱起来,越乱越好!”周朝先脸皮抽搐着,冰冷的语言从锋利的牙缝泄出:“政府肯定会旧计重施,还是那一套,派出了联络人稳住了其他帮派的老大,想来现在已经成功了大半,这些目光浅短之辈肯定大部分被政府说服了,妈的,都两度清洗了,这些混蛋竟然还不明白什么叫唇亡齿寒。”

    “现在游说各帮派的老大还来得及吗?”崔妙香担心地说道。

    周朝先摇了摇头,开口自嘲道:“人家什么,人家是人民的爹妈,那是高高在天上,我们是什么,烂泥,我们出的条件能有天高吗?艹!”

    “查,查出政府今次派出的联络人是哪个,干掉这个家伙,嫁祸给其他帮派,我要把水搅浑,越浑浊越好!”周朝先冷笑了一下残酷地说道:“阿扁的新政府不是要消灭黑金政治吗?好,我就让他下定决心,通通消灭,一干二净的消灭,鼓动所有黑道力量都站到他的对立面去,看他有没有这个魄力,也让整个黑道都清醒一下,别我们把人家当兄弟,人家把我们当契弟。”

    周朝先的想法虽然非常疯狂,甚至是歇斯底里的神经,但是,崔妙香选择支持周朝先,只因这个是她的男人,周朝先哪怕是要捅破天,崔妙香也会义无反顾地跟在身后给周朝先递棍子,人生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周朝先这个家伙虽然操蛋,但是,这个家伙无疑是幸福的,至少有一个女人肯无怨无悔地跟在他身边。

    而且头上还不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