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199章 敢把总统拉下马的男人
    总统府。

    “主席,蔡文回来了。”一名戴眼镜的小四眼报告道。

    “好!让她去书房等我!”新党主席阿扁擦了擦脑门上的冷汗说道。

    “明白!”小四眼点头哈腰退下。

    小四眼出去后,阿扁洗了洗手这才走了出去。

    “回来啦!事情办得怎么样?”阿扁问道。

    “当然没问题。”蔡文理所当然地答道:“那些头人都已经稳住了,周已经被孤立,随时可以抓人了。”

    阿扁点了点头。

    蔡文一直想不明白,周朝先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在加上另外一个身份也不过是一个黑道帮派的头人罢了,主席这么大费周章为免太小家子气了,当然,蔡文疑惑归疑惑,她是决计不会傻道表露出来。

    阿扁却是一个老狐狸,这时候的蔡文还太嫩了点,很快就被阿扁看出了她的疑惑。

    “你也认为我的反应过激了?”阿扁拍了拍身边的沙发说道:“坐下说话。”

    “谢谢主席!”

    “周朝先这个人可不简单,别看他只是一个小小的黑帮头人,但是这个家伙有野心,野心才是最难得的东西,只要有野心,很多不可能的事情最后都会变得有可能。”阿扁竖起一根手指颇有感触地认真地说道,他自己正是从一个小小的律师发展到现在的位置。

    不过有一点阿扁没有跟蔡文坦白,他的总统府特务查到周朝先频繁约见其他的黑道背景议员,这件事才是真正刺痛阿扁,让阿扁如芒在背,立法院一百多名议员,但是十二名都是有黑道背景的,占了十分之一,如果在加上蒋党的助**澜,凭周朝先冒险激进的魄力,还真有可能搞出什么大乱子。

    “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抓人?”蔡文问道。

    “等总统宣誓就职仪式之后吧!”阿扁想了想说道。

    “那…直接抓捕送绿岛还是!”蔡文说着眼睛闪过一丝寒芒,阿扁明白她的意思,摇了摇手。

    “我听说周名下有不少实业!”阿扁拍了拍蔡文放在沙发上的手背意味深长地说道。

    “好!我明白了!”蔡文立刻站起身来鞠躬道。

    总统府这边忙着算计周朝先,周朝先也被逼的狗急跳墙了,兔子急了都会咬人,何况周朝先是属老虎的,必将噬人。

    “请杀手,最好最贵的杀手,不怕花钱,这钱若不能花在点子上,过不了多久就该有别人替咱们俩公婆花差了。”周朝先怒叫道。

    崔妙香自然是点头如捣蒜了,一边认真地听着,还一边用一个小本子记下要点。

    台北,五星级酒店总统套房。

    徐一凡皱着眉头一边无聊地看着新闻直播,一边磕着瓜子,把客厅里面的豪华地毯上弄得到处都是瓜子壳。

    徐一凡表情突然停顿了一下,看着茶几上的一个贴着红色标签的移动电话。

    “什么事?”徐一凡拿起电话,按下接听按键,压着嗓子说道。

    “………”

    徐一凡眼睛里面的光芒越来越盛,狠狠地表扬了一下凌祖儿,没错,打电话的正是凌祖儿,不过她要联系的不是港岛警司徐一凡,而是面具‘v’。

    徐一凡原本以为这是一个赔本的任务,想不到竟然还有钱赚,不仅有钱赚,而是因为这样一来,更加能掩饰自己的身份了,因为接任务的杀手肯定不止一家,起码徐一凡就知道有一个叫‘炽天使’的背锅侠。

    “能查到是什么人发的暗花吗?”徐一凡问道。

    “boss,行有行规哦!”凌祖儿娇声地说着,听到电话那头‘v’老板不爽的哼声,凌祖儿赶紧说道:“我可不是吃……”

    “说重点!”徐一凡冷哼道,凌祖儿不知道是不是一个人呆得太久了,每一次成功联系上徐一凡都要天南地北地找话题聊上半天废话,搞得徐一凡以为这个女人的更年期提前几十年到来。

    “哦!查到雇主的任务是从台湾发出的,应该是一个台湾人,再考虑到目标任务的背景,雇主极有可能会涉及到当地的党争,你完成目标之后,最困难的是如何安全撤离。”凌祖儿说着语气有些担心地说道:“要不要我预先过去帮你忙,别的不敢说,收集情报绝对可以帮到你。”

    “不用!”徐一凡果断拒绝,自己一个要撤离还没那么困难,要是再加上一个凌祖儿,就真的有麻烦了。

    “噢噢!那你自己行动小心,要我帮你订机票吗?”凌祖儿从不放过任何一个打探面具‘v’隐私的机会,以前是为了工作,现在凌祖儿真的有些喜欢窥视别人隐私的偷窥癖。

    “你就死了那条心吧!我自己会买机票。”徐一凡说着挂断了电话。

    电话那头的凌祖儿做了一个好看的鬼脸,滋润小嘴嘟哝着,一双灵巧的小手,开始噼噼啪啪地工作,监控港岛各大航班飞往台湾的乘客资料,可惜这一次凌祖儿又被徐一凡误导了,徐一凡那个狡猾的家伙已经在台北了,凌祖儿这次又注定了失败。

    徐一凡挂断凌祖儿的电话后,双眼开始呖咕呖咕乱转,关于退路的事徐一凡当然早已经想好了,开玩笑,干这种事,后路当然要预先想好,不然任务成功,自己却挂掉就爽了,徐一凡可不想当专诸,更加不愿意当荆轲,他要一击即中,远遁千里。

    闭着眼睛想了许久之后,徐一凡露出一个狡诈阴险的笑容,别人能花钱雇杀手,他自己自然也可以,他的钱并不比那些买凶杀人的人少,徐一凡开始策划着给自己找一个帮手,更加确切地说,这家伙是要早一些替死鬼。

    “丁瑶最近有什么动静吗?”徐一凡问道。

    端木若愚从浴室走出,用干毛巾擦了擦自己湿漉漉的长发,一边擦着一边走到徐一凡的身边坐下。

    “没有什么大动作,她好像真的要认真当一名出色的****,连赌厅的生意都是一个星期才处理一次。”端木若愚想不通地说道,在她想来,想丁瑶这么有钱的女人,自然是什么都不用干的,她自己若是有丁瑶一半那么土豪,就什么都不想做,环球旅游去了。

    徐一凡点了点头,端木若愚想不明白丁瑶是正常的,比起丁瑶,这个女人很对得起她的名字,不过倒是生得一付好皮囊,当然,有时候,笨一点的女儿更得男人喜爱,徐一凡便不太愿意教聪明端木若愚。

    “我让你安排的事情,你安排好了吗?”徐一凡问道。

    “嗯!都安排好了!”端木若愚答道。

    徐一凡满意地点了点头,抬手看了看腕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