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206章 小酒馆
    徐一凡闲职在家,最开心的莫过于莎莲娜了,现在不比以前,现在莎莲娜的生意不仅全部上了轨道,而且还都做大做强了,她就曾经劝过徐一凡辞掉警察这份危险的工作,只是徐一凡不同意,莎莲娜便不敢再劝,现在徐一凡只挂了一个头衔,跟赋闲没有多大区别,只是多领一份可有可无的薪金,莎莲娜更加地开心了。

    “糖.——!糖糖——!”乐乐趴在莎莲娜怀里的叫声拉回了莎莲娜的思绪,看着徐一凡垂头丧气地走出门口,莎莲娜笑了笑,捏了一下乐乐肉嘟嘟的小脸。

    小乐乐遗传她母亲的美貌,虽然还看不出多美丽,但是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粉嘟嘟的小嘴,红扑扑的可爱小脸蛋,也难怪乐乐出现的地方,徐一凡的存在感立刻唰唰直掉。

    “乖乐乐,可不敢吃太多糖,妈咪给宝宝吃别的好吃的。”莎莲娜一边哄着小乐乐,一边抬头寻找着橱柜里面婴儿零食,冷不防仙蒂这个捣蛋鬼,从莎莲娜的背后往乐乐的小嘴里面塞了一颗糖果,那熟悉的甜味,让乐乐精致的小脸蛋顿时笑开了,嘴里含着小糖果,含糊不清地拍着小手冲仙蒂直笑:“咕咕——!抱——!”

    仙蒂可不敢在自己表姐面前抢着抱乐乐,担心莎莲娜发现自己又偷偷塞乐乐糖果,赶紧不讲义气地跑上楼。

    这年头,义气不值几个钱了,譬如现在,陈家驹又向徐一凡大吐苦水了。

    “一凡,来来来,再过一轮!”陈家驹举着啤酒杯大声地叫道。

    徐一凡举起酒杯跟陈家驹碰了一下杯,两个失意的家伙又各自灌了一杯,男人,还真的不能太安逸了,陈家驹的身手底子还在,身材倒是没有多大变化,依然是很壮实,浑身肌肉,一看就知道这家伙不好惹。

    徐一凡就有些堕落了,这个家伙平时很少运动,一安逸下来,啤酒肚都鼓起来了一些,显得有些微胖,当然,这并不太影响他瞬间爆发的力量与速度,只是以前要扮猪才吃老虎,现在不大需要努力就扮好了。

    “我看了报纸,你也不用跟我发牢骚了,我们当警察的,又不是当上帝,什么案件都能破得了。”徐一凡随便安慰着陈家驹。

    陈家驹这两年非常地努力,也破了不少大案子,做出了很好的成绩,只是陈家驹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付出了那么多努力,就一个案子失败而已,就一个,为什么就所有人都针对起了自己。

    黄一飞被绑架的案子已经结束了,黄一飞已经回家了,不是因为陈家驹破了这个绑票案,而是黄一飞的老婆给绑匪交了八千万的赎金,黄一飞才被放回家的,这个绑架案自然是狠狠地打量港岛的执法部门,也深深地刺痛了陈家驹的心。

    案子失败,自然是要找一个人出来负责的,陈家驹便是最好的替罪羊,这个家伙跟徐一凡的油滑不一样,他每次破案都是尽心竭力,根本就没想过自己,自然便没有一点可能要背锅的觉悟,结果显而易见,又是陈家驹背锅了,这么大锅砸下来,陈家驹又被降了一级,这几年的努力成了一场空,也难怪陈家驹沮丧了,徐一凡在陈家驹双鬓都看到了几根白发。

    “我不是伤心自己被降职,没错,我拼命办案有为了升职的原因,但是真的很爱这份职业,就是想除暴安良,我是难受那些家伙的态度……”陈家驹一边说着一边又给徐一凡和自己的酒杯里面倒满了酒,现在阿美在莎莲娜的公司有了股份,陈家驹家经济直线上升,请徐一凡喝酒的钱还是有的,所以每一次喝酒都是陈家驹请客,徐一凡更加土豪,不过这家伙能占便宜是不会吭声的。

    徐一凡自然能猜到陈家驹现在在中环警署的境况,这世上雪中送炭的人少,落井下石的人多,陈家驹衰了,自然有很多人想踩着他上位,徐一凡现在在湾仔警署的位置跟陈家驹同样尴尬。

    “一凡,反正现在有案件都摊不到我们头上,不如我们两个联手搞个保镖公司赚点外快。”陈家驹又自顾自地灌了一大杯啤酒,有些醉醺醺地说道。

    徐一凡鄙视地瞥了陈家驹一眼,别人可以鄙视徐一凡的大局观,徐一凡绝对可以鄙视更低一级的陈家驹大局观。

    陈家驹虽然说的是醉话,但是现在港岛的保镖公司确实生意非常非常火热,李杰的保镖公司已经第三次扩张规模了,却已经满足不了市场,这自然是得益于黄一飞被绑架案的曝光,损失了钱财倒还是其次,人的性命可是只有一条,哪个富豪愿意把自己的性命交托在绑匪的喜好上,收了钱撕票的绑匪大有人在。

    李杰从来都没有跟雇佣保镖公司的雇主提升过佣金,这些大富豪雇主纷纷主动找保镖公司自愿提高佣金,生怕保镖公司跟他们解约,签了其他出价高的富豪,李杰的保镖公司就这样无端地提升了公司业绩。

    “不就是坐冷凳嘛?哪一个伟大的球员没有坐过冷凳的,不是每一场球赛都要踢前锋的,只要偶尔露下脸,不然大家忘记你的存在就好,还怕他们求不到你身上。”徐一凡意有所指地说道:“到时候看老子怎么射他吗的。”

    陈家驹摇晃了一下晕乎乎的脑袋,歪着头看了一下酒吧里面播放着球赛的电视机,想不通这跟踢球有什么关系,不过他也知道徐一凡是不会害他的,跟着徐一凡走总不会有错。

    陈家驹却不知道,徐一凡是不会害他,但是徐一凡会坑他,如果徐一凡一早就跟他说洪爷是绑匪的事,陈家驹就不至于一再被降职了,即使是现在告诉陈家驹,陈家驹都可以立刻拘捕洪爷,多少挽回一点失职的责任,但是徐一凡这个好朋友一声不吭。

    “嗨!一凡、家驹,怎么你们两个喝酒都不叫我的。”一个爽朗的声音从陈家驹的身后响起,徐一凡抬头眯了一眼,是袁浩云。

    “我靠,你们两个也太不够兄弟了吧!喝酒这种好事不叫我。”袁浩云已经自己坐下,熟练地从圆桌底下抽出一个啤酒杯倒上满满的一大杯,啤酒花都溢出来了,袁浩云赶紧低头嘴巴就上杯子,狠狠地吸了干净。

    这个家伙倒是没怎么变,还是那么抠,不过徐一凡知道,袁浩云心里还是有梗的,自己跟陈家驹现在是走下坡路,袁浩云却是步步高升,在中区警署混得风生水起,与徐一凡、陈家驹成为两个鲜明的对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