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219 各怀鬼胎
    螃蟹并不知道,他一时手贱挂断泰国佬毒贩的电话,让尖沙咀黑道掌舵人倪永孝绞尽脑汁差点没纠结死。

    “喂!森!我出来了,刚刚出了一点小事故,一切安好,不用担心!”螃蟹跟罗森说道,然后瞥了泰国佬一眼:“对了,我要进一批货,别问为什么,准备好一千万‘港币’,我等下给你说交易地点。”

    螃蟹就要挂断电话,罗森赶紧说道:“你立刻打个电话给大傻,大傻已经出发援救你去了。”

    大傻?

    螃蟹愣了一下,然后对泰国佬耸了耸肩膀,比了一个ok的手势,这些泰国佬顿时大喜。

    “什么时候交易?”

    “最好两个小时之后,我们准备钱也要一点时间!”螃蟹一本正经地认真说道。

    泰国佬了然地点了点头,一千万自然不是说拿出就立刻能拿出的,螃蟹的话很有道理。

    “交易地点你们决定,为表诚意,我呆在船舱里,等你们交易成功,拿到钱之后再送我上岸,怎么样?”螃蟹一边说着一边拨打了另外一组电话号码。

    “好好好!”泰国佬赶紧点头笑道,螃蟹这家伙说话非常诚恳,安排又非常合理,这些泰国佬想怀疑他都不知道从哪里怀疑起。

    “铃铃铃!”

    船底下正准备安装炸弹的大傻手机突然响起,这可把大傻下了一跳,几个家伙刚刚耳朵贴在船板,除了海浪声听不到什么动静,准备好装炸弹,即使援救失败,也可以用炸弹威胁对方谋求一条退路,这时候手机铃声却突然响起,大傻赶紧挂断电话,以防电话铃声暴露了踪迹。

    一手抓着船壁,一手撕开包着手机的防水自封袋,大傻看了一下来电号码,发现是螃蟹打来的,赶紧回拨回去。

    “喂!大傻,你在哪里?”螃蟹语气不善地问道。

    “喂老大,你没事啦!我和两个兄弟在船底下。”大傻激动地低声报告道。

    螃蟹皱了一下眉头。

    “你们在哪里搞什么鬼?”

    “炸船呀!”大傻理所当然地说道。

    “炸!”螃蟹低头看了一下脚底下的船板,感觉一股热浪从脚底板袭来,咽了一下口水,强忍住要骂娘的冲动。

    “大傻,我艹你妈,老子现在就在船上。”

    “……”大傻抓了抓脑袋:“那我们撤?”

    “别!”螃蟹对一群泰国佬笑了笑:“我兄弟以为我被人胁迫有危险。”

    泰国佬点头表示理解。

    “我没事,你们放心吧!”螃蟹大声地说道:“继续搞你们的事情,等我命令,准备好钱交易就行了。”

    大傻抓了抓脑袋,想了许久终于想明白螃蟹的意思,安静安装好炸弹,然后撤离等待螃蟹的下一步指令。

    “哎!我兄弟听说我搭上了大户,非要给大家带点‘见面礼’。”螃蟹挂断电话,意味深长地摊手说道。

    “哦!是吗?”

    泰国佬转了转眼珠,前后想了一遍螃蟹说的话,猜想螃蟹可能对自己等人绑了他有怨气,准备交易完之后教训一下自己等人,这才暗示自己的手下自己在船上,泰国毒贩头头自然也不是白痴,他们也想好了,等交易完了之后,就把螃蟹扔下海,最多给他一个救生圈,然后带着钱溜之大吉,等回到泰国,就不信这些港岛佬能把自己怎么样。

    这几个心怀鬼胎的家伙说完嘻嘻哈哈地热情拥抱了一下。

    ……

    “四叔,再拨打一边泰国佬电话,如果没有人接就算了,我们立刻掉头。”倪永孝想了良久吩咐倪四说道。

    “明白!”

    陈永仁听完倪永孝的话,手心出了一把热汗,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出错了,会不会是警方这边的跟踪被发现了,这家伙是一个卧底,天生就比一般人敏感。

    “孝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陈永仁假装无意地问道,双眼用心地透过车内后视镜观察着倪永孝。

    “没事!”倪永孝没有说话的欲望,双眼望着车窗外,撑着一只手,手掌放在自己嘴巴下。

    陈永仁若有所思地手指颤动了几下,敲打着车子的方向盘,这么多年下来,陈永仁虽然依然无法捉摸倪永孝的想法,但是已经非常了解倪永孝的生活习惯,他用手掌挡在嘴巴前面是说谎的表现,肯定是哪一个环节出事了,倪永孝心里肯定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平静。

    ……

    尖沙咀,重案组。

    黄志诚的左手放在桌子上,右手抓着一双筷子,不停地往嘴巴里扒饭,当警察就是这样,有时候出任务连饭都来不及吃,其他警员也都抓紧时间吃饭。

    黄志诚的左手手指突然轻轻地敲打了起来,频率跟陈永仁敲打手指的频率一致。

    “倪永孝的车队停住了,立刻通告北角的行动小组,是不是哪里出错,被倪永孝发觉了。”黄志诚放下筷子,站起来脸色铁青地叫道。

    重案专案小组的全部警员都呆了一下,不是吧,这么严密的行动计划,倪永孝怎么可能会发现的了,这时候他们看向黄志诚的表情与眼神,纷纷心里咯噔一下。

    如果这么严密的计划都能泄密,那么只有一个可能,专案小组里面有内鬼。

    “所有人把自己的私人电话全部放到我这里的桌面上。”黄志诚阴着一张脸说道,如果这里面真的有倪永孝的内鬼,不仅今晚的行动要失败,陈永仁都有可能危险了。

    黄志诚一个一个认真地看着在场所有警员身边的‘鬼’,因为太多人集在一起,黄志诚也不确定哪一个是谁的鬼,只能用心地观察哪一只‘鬼’最可疑,这种非常耗费心力高负荷地‘看’,让黄志诚的眉心发胀,非常地难受,甚至脑袋都有些晕眩,黄志诚赶紧闭上眼睛,让自己休息一下。

    北角海面。

    一艘孤船

    船舱。

    “铃铃铃铃……”

    泰国佬的电话再一次响起。

    泰国佬正跟螃蟹商量好交易地点。

    “我接个电话。”泰国佬笑了笑说道。

    螃蟹比了一个请自便的手势,已经坐下继续喝小酒啃螃蟹,一点人质、肉票的觉悟都没有。

    “倪先生您好!”泰国佬走出船舱笑眯眯地说道。

    “我艹你妈!”倪四立刻开口大骂道:“刚刚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不接电话?”

    “哦!”泰国佬不紧不慢地说道:“不好意思倪先生,海面上信号差,你也知道,你们这么热情的招待,我们还漂在海上呢,电话能接通就不错了。”泰国佬讽刺着。

    “不是说好了今晚交易吗?我们已经出发路上了,你们最好准时到达。”倪四黑着脸叫道,他自然听得出泰国佬话里的讽刺,这事确实是倪永孝做得不厚道,不过从利益的角度来看,倪永孝的做法并无不妥。

    “好呀!时间不变,不过我想换交易地点。”泰国佬慢悠悠地说道。

    “哪里?”倪四跟泰国佬说话的时候,另外一个移动电话一直连接这倪永孝的移动电话没有挂机,所以倪四跟泰国佬的话倪永孝都在听着。

    “问他为什么要换地方?”倪永孝下指令道。

    “为什么要临时换交易地点?”倪四复述着倪永孝的话。

    “安全起见而已,你们不相信我,我也不相信你们。”泰国佬找到了螃蟹这种土豪买家,语气强硬了起来。

    倪永孝自然也能听得出泰国佬语气上的变化。

    “地点?”

    泰国佬竟然说出了跟螃蟹交易的地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