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225章 截胡
    “警察,全部不许动!”陈家驹大马金刀地站在集装箱上,双手持枪,非常标准的抓捕姿势,激动地大叫道。

    码头上的罗森雇佣的那些伪装警察面面相觑,不明白这是哪一出戏,不是说只扮演警察就可以拿一百块吗?怎么还要加戏扮贼。

    几十人左顾右盼,望向自己的雇主。..

    看到下方的躁动,陈家驹咽了一下口水,他可不认为自己能够以一敌三十,冒警的案件他处理过,可是三十几人的团伙冒警,他可是从来都没见过,听都没听过。

    陈家驹果断地指枪向天,迅速扣动扳机。

    “砰——!”

    寂静的夜空中响起一声枪响。

    “警察办案,全部不许动!”陈家驹大声地厉叫道。

    让陈家驹猜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几十名制服鲜明帅气的‘警察’,全部双手抱头,紧张地趴在地上。

    “阿sir,不要乱开枪,我们只是演员!”

    “是客串!”

    “龙套!”

    “是死跑龙套的。”

    趴在地上的‘警察’赶紧慌张地七嘴八舌辩白喊叫道。

    陈家驹和趴在车上倪四等人均呆了一下,尼玛,这群货色也太怂了吧!后面车辆上的倪永孝的表情更是像吃了苍蝇一样难看,倪永孝可以肯定的是,自己被算计了,虽然他还不知道对方的目的是什么。

    “叩叩——!”

    倪永孝身边的车门突然响起。

    倪永孝转头,竟然是老熟人,陆启昌,对于陆启昌这个尖沙咀重案头头,倪永孝还是很佩服的,起码这个家伙很守规矩,陆启昌做事都是要讲条例,遵规矩,坚决不与任何犯罪分子做妥协,这种作风对付一般的黑道人物还行,对付倪永孝就差些了,他的死板正好是倪永孝可以利用的软肋,这也致使了倪家势力不断坐大。

    “不要乱来,全部把枪收好!”倪永孝迅速低声说了一遍,慢慢地摇下车窗。

    “阿孝,怎么回事?”陆启昌看到倪永孝摇下车窗嘲讽地笑了笑:“这么大晚上的,不在尖沙咀坐镇,跑来北角吹海风?”

    “陆sir,你好!”倪永孝也是笑了一下:“这么巧?你不是也来北角吹海风吧!”

    “巧吗?”陆启昌得意地笑了笑:“我听说今晚北角有毒品交易,阿孝,这件事,不会是跟你们倪家人有关吧!”

    “那当然!”倪永孝托了托眼镜:“我们倪家做得都是奉公守法的合法生意,绝对不会沾染毒品这种东西,这一点,警署应该是有资料的,我们现在底子干净。”

    “哼!干不干净不是你说了算,现在全部下车。”陆启昌突然板起脸叫道。

    “陆sir,你没有证据,没有权利搜查我们的。”倪永孝身后的车子走下一名戴眼镜的西装佬,大声地对陆启昌喊叫道。

    “闭嘴,我绝对有这个权力让你们下车,也有权力让你闭嘴。”陆启昌说着右手已经探向腰间。

    倪永孝默默地摇了摇头,打开车门下了车子,然后递给陆启昌一根香烟。

    “陆sir,我们也是刚到,你告不到我们的。”倪永孝平静地说道。

    陆启昌只看着倪永孝的眼睛,不发表言论,这个家伙倒是胆大,竟然不怕倪永孝一伙人把他宰了沉到北角码头。

    陆启昌庞大的自信,一方面是对于倪永孝的了解,这个家伙是不会轻易冒险跟警方冲突的,正如他所说,倪家人最近几年正在积极性白,偏门生意自然也再说,只是都非常地隐蔽,表面上,倪家人是正当的生意人,偶尔甚至还捐赠善款回馈社会,当然,陆启昌最大的自信来源在于暗处的徐一凡,对于徐一凡的枪法,陆启昌心里只有一个字,服气。

    “你们两个,不要动!”陈家驹转头看见罗森与螃蟹后退了几步,眼看到达码头的海岸边,背后就是海港了,立刻大声地警示道。

    “阿sir,你看,箱子里面全部都是精纯的海洛因,是我们两个帮忙截住的,能不能拿好市民奖励。”螃蟹打趣地摊手叫道。

    “站住,立刻停住你们脚步!”陈家驹站在集装箱上,往罗森与螃蟹的方向跑了几步,枪口指向罗森与螃蟹。

    “阿sir,你看那边!”罗森耸了耸肩膀笑道。

    陈家驹转头,看到趴在地上的一部分‘警察’想趁自己分心开溜,赶紧又指枪向那边吼叫道:“不要动,你们已经被包围了,再动就是拘捕。”

    那些准备开溜的脓包龙套警察又赶紧趴下,陈家驹心里暗暗焦急,李鹰那个王八蛋怎么还没赶来。

    但是陆启昌、陈家驹‘挟持’徐一凡来扫毒,只凭他们三人当然不行,陈家驹让陆启昌就近从尖沙咀派人,可是陆启昌不知道基于什么愿意拒绝了,他知道今晚是黄志诚值班,黄志诚最近串起地太快了,如果再破大案,恐怕真的就会飘了,至于陆启昌有没有别的隐蔽心思,就不得而知了。

    那么问题就来了,中环太远,只能是湾仔出兵了,徐一凡自然不介意自己的亲信多立功,别看这个家伙‘休假’在家装孙子,单看莎莲娜每一次组织酒会,徐一凡那些亲信属下的母老虎们都积极殷勤参加,并且表示如果那些臭男人敢不听徐sir的就回去修理他们,徐一凡的影响力可见一斑。

    徐一凡的那些亲信老部下升得越高,徐一凡的权力就越大。

    恰好是李鹰值班,李鹰是徐一凡最忠实的‘爪牙’,听到领导召唤,也不问是什么情况,立刻就点足人手杀过来帮忙。

    罗森和螃蟹虽然是在‘调戏’陈家驹,但是这两个家伙从来都不是作死的人,至少罗森不是,就像老鼠调戏猫的时候,它的身边必定有一个随时都能躲进去的洞。

    螃蟹突然向陈家驹摇了摇手。

    哎呀!不好!陈家驹本能地感觉到有问题,立刻转枪瞄准螃蟹的膝盖。

    已经晚了,罗森和螃蟹跳下了岸口。

    轰——!

    是发动机的声音,

    一艘游艇往黑暗的海里冲去,接应的是罗森的那个小个子助手。

    很快,黄志诚的人也赶到了,刚好撞见路口搜查倪永孝的陆启昌,陆启昌愣了一下,黄志诚却是不怎么惊异,只是脸色不好地看着陆启昌和倪永孝。

    陈永仁,陈永仁趴在另一处的集装箱上面把看到的一切都报告给了黄志诚,所以黄志诚并不惊奇陆启昌在场,他只是奇怪陆启昌和那个中环的陈家驹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让黄志诚更加慌乱的是另外一件事,或者说是一个人的名字,刚刚陈永仁报告,罗森与螃蟹两个人在低声的交谈中有隐约提到一个名字。

    “ary的人已经到港了,我们要抓紧时间撤,免得丁女士看低我们兄弟。”这是那个稳重的家伙说出的。

    “ary没死,今晚的案件跟ary有关?”黄志诚清醒之后,第一次有些慌乱。

    陈永仁确实是一名出色的二五仔,这家伙不仅观察能力出众,隐匿的本事更是了得,趴在集装箱上一动不动,搞得长得比他还高的陈家驹都没有发现他,不过陈永仁的好运也就到此为止了,这个家伙突然感觉脖子一酸,脑袋一张发晕,就昏了过去。

    出手的是徐一凡那个家伙,轻松一个手刀,徐一凡就打晕了陈永仁,对于一个有‘场景扫描’开挂的人,是不会有人可以比他更加能隐匿的。

    不知道是不是有了孩子,徐一凡戾气少了,不然这家伙一般都是双手迅速伸手,一扭,陈永仁可能就很冤屈地悲催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