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226章 老千兄弟
    ,。

    “陆sir,你们来得比较早,现在是什么情况?”黄志诚假意地问道,其实,他虽然是现在才赶到,但是,透过陈永仁的实时报告,黄志诚比陆启昌更加了解现场的情况,陈永仁已经埋伏好了,陆启昌和陈家驹才到场的,很显然,倪永孝是被人摆了一道。

    陆启昌转头看了一下陈家驹,又转头看了一下人群,没有看到徐一凡,陆启昌心里了然,徐一凡不想出面,以他懒散的性格,说不准已经撤了。

    陆启昌正要回答,李鹰的反黑组赶到了。

    黄志诚和他带领的专案小组奇怪地看着新来的同行,不明白今晚的这个隐秘的行动,怎么会有这么多人知道。

    李鹰等人一下车就各自把警员证取出来,佩戴在胸口上。

    是湾仔警署的人,尖沙咀警署的人虽然不认识李鹰,一看到他们胸口处的警员证就立刻反应了过来,竟也是跨区办案,他们一开始看到警车上面闪动的警铃,还以为是北角警署的呢。

    湾仔警署的人一到场,就跟尖沙咀警署的人拉开了差距,别看李鹰带领的是反黑组,黄志诚带领的是尖沙咀精锐的重案组里面挑选出来的精英警员,但是,不管是穿着上还是精气神上,湾仔反黑组的警员都是碾压尖沙咀重案组挑选出来的特别行动组精锐的。

    尖沙咀特别行动组这边的警员都是身着普通便衣,有西装有夹克,也有穿衬衫和t恤的,颜色自然也是各异,反观湾仔重案组这边,全组警员全部都是黑色西服套装里面配白衬衫,显得非常地干练,当然这不能怪人家尖沙咀警署,整个港岛警队对非制服警员的衣着打扮都没有什么规定的,有些老油条的警员甚至是穿人字拖出警的。

    湾仔警署的这些家伙穿着这么风骚,只能怪人家有一个土豪的老板娘,这些名贵西服自然都是老板娘莎莲娜公司赞助的常规制服,羡慕嫉妒恨都没有,整个港岛警队,只有湾仔警署的警员才有这个福利。

    佛靠金装、人靠衣装,本来做事就雷厉风行的湾仔反黑组,一身衣装笔挺的样子就显得更加精明干练了,周星星那个有些小猥琐的家伙穿上西装都似模似样了起来。

    “陆sir!”李鹰微笑地快步走了过来,跟陆启昌互相拍了拍肩膀笑道,陆启昌跟李鹰自然是老熟人了,虽然‘v’字专案小组因为毫无作为已经被解散,但是,陆启昌和李鹰都曾经是专案小组的组员。

    “家驹!又这么搏命!”李鹰看着走过来的陈家驹笑道。

    “老鹰,太好了,你终于到了!”陈家驹看到李鹰带来的警员已经迅速控制了场面,把枪收起来插回枪套里面笑道。

    “诶,伙计,帮忙立刻打电话通知北角的水警,有三名嫌疑犯开着游艇跑了。”陈家驹走过来的时候顺拉住一名反黑组警员说道。

    “呃!我叫周星星,不叫诶!”被陈家驹拉住的警员正是周星星,周星星板着脸一脸正经地说道。

    陈家驹有些尴尬地看着一本正经的周星星,瞥了一眼周星星的警员证,竟然是一名见习督察,苦笑道:“是的,周sir,我叫陈家驹,帮忙通知一下北角水警。”

    “周星星,你踏玛又给我捣乱是吧,快照陈sir说的话去做事。”李鹰看到周星星这个混蛋又在开整蛊玩笑,立刻大骂道。

    周星星赶紧缩了缩脖子,向陈家驹敬礼道:“yes!sir!”

    “你伙计不错!”周星星走后,陈家驹有些发窘地摸了摸大鼻子说道。

    李鹰笑了笑:“徐sir挖掘的,身不错,思维清晰,就是嘴贱,做事拖拉,喜欢开玩笑,不用放心上。”

    陈家驹一听李鹰是徐一凡挖掘的人才,也就释疑了,对周星星这个家伙印象好了起来,徐一凡的眼光,陈家驹一向深信不疑。

    李鹰、陆启昌和陈家驹这三个家伙自顾自地说话,倒把黄志诚晾到了一旁。

    黄志诚脸色异常地难看,强硬插话说道:“这位是李sir是吧!你好!我是尖沙咀黄志诚,这个案子好像是我们尖沙咀警署先到现场的吧!”

    李鹰转头审视地看了下黄志诚,黄志诚掏出自己的警员证挂在胸口中间,一个小督察,职位还没有自己高,李鹰有转头看向陆启昌。

    “陆sir!”李鹰根本就不把黄志诚放在眼里,直接跟陆启昌对话,他也有些想不明白,怎么有陆启昌这个警司大佬在,这个什么黄sir有什么资格插话的。

    陆启昌看到李鹰和黄志诚一同望着自己,有些为难地抓了抓头,他也想不到黄志诚会突然出现,而且看黄志诚带队过来的架势,这个案子他也是早就盯住了的,不是临时起意,反而是自己和陈家驹、徐一凡三人是临时起意,可是若说随是最早控制现场的,那就绝对是自己三人了,黄志诚用眼神逼自己表态,陆启昌可不想得罪徐一凡。

    李鹰看到陆启昌左右为难的表情,就明白了陆启昌的立场,冲陆启昌会意地笑了笑,便识相地拉着陈家驹走开商讨案情了。

    不管是以前的‘v’字专案小组,还是现在的警衔,陆启昌都是李鹰的上司,李鹰跟珍妮在一起之后,越来越懂些为官之道了,当然,这也是因为对方是陆启昌,李鹰跟陆启昌等人关系更多的是朋友,而不是上下级,朋友自然不会让自己的朋友难堪。

    “老黄,这个案件其实是我和陈sir他们先到场的。”现在只剩下陆启昌跟黄志诚在,陆启昌立刻跟黄志诚交底说道。

    “什么你们先到现场的?”黄志诚大声嚷嚷道:“这个案子是我们专案小组跟进的,你知不知道我们为了这个案子布置了多久,投入了多少人力,我们早就收到了可靠的线人情报知道今晚有交易。”

    看到黄志诚这么不给面子,陆启昌有些生气了,冷哼道:“布置了这么久没什么不跟我报告,你有没有把我上直属上司,有没有把我当朋友。”陆启昌说完更加地生气,双眼狠瞪着黄志诚。

    黄志诚这时候看见陆启昌背后出现的‘鬼’,知道陆启昌真的发火了,不能跟他怼着干,只好降低声音解释道:“可是这个案子真的是我们专案小组先跟进的,不行你可以问专案小组的任何一位警员,甚至你可以立刻调阅行动稿。”

    陆启昌神情缓和了一些。

    “我不管你是什么时候策划的行动,实际上,这个案子确实是我和陈sir他们先控制好现场,专案小组的警员才到的,当然,因为我参与了行动,咱们尖沙咀警署自然是占一份功劳的”

    “是湾仔警署的徐sir,徐一凡?”黄志诚突然开口说道,他好几次从陆启昌身后的‘鬼’口中听到神枪徐的名字,再联想到陆启昌对李鹰的态度,黄志诚猜想今晚的案子跟那个传说中的年轻警司徐sir有关,可是黄志诚认真地找了一下现场,没有看到徐一凡的身影。

    陆启昌听到黄志诚的话下了一跳,迟疑地看着黄志诚,这个家伙不会真的会什么读心术吧!陆启昌可以肯定自己从头到尾都没有提过任何跟徐一凡有关的内容。

    这个时候,李鹰已经从陈家驹的口中把案情了解得七七八八了,除了关键的几点还想不通,这几点陈家驹自己都不清楚。

    “这么说跑掉的三个人才是最重要的嫌疑犯?”李鹰一边往岸边走去一边问道。

    “没错!他们应该是早有准备的,所以我一到场就从容退走,至于目的是什么,我还想不明白,对了,你老大呢?一直不接电话。”陈家驹的警察直觉还是不错的,凭直觉就判断出罗森与螃蟹是这一伙伪装警察的头人。

    李鹰耸了耸肩膀,徐老大要闪人,他可不敢问,只向陈家驹问道:“逃走的那几个家伙有印象吗?”

    陈家驹皱起了眉头,低声地说道:“其中两个不认识,但是有一个很像那个亚洲第一杀托尔。”

    抓捕托尔的行动是袁浩云跟陈家驹组织的,陈家驹自然是很熟悉托尔的,要知道,托尔可是在陈家驹的面前被狙爆头的。

    “托尔不是死翘翘了吗?”李鹰说道。

    陈家驹白了李鹰一眼,托尔当然是死鸡了,他只是说那个家伙很像托尔,又没说就是托尔,气质上的区别,托尔是那种桀骜、目空一切,老子天下第一的那种狂人,刚刚那家伙只是浮夸,没有托尔那种凌厉的锐气。

    就在李鹰跟陈家驹在讨论罗森与螃蟹的时候,罗森与螃蟹的小游艇已经换了大船出海。

    “轰!”海面上一阵火光闪起,一艘渔船上惊叫连连,七八个家伙冲出船舱,走上甲板惊慌地看着不断倾斜的船身。

    “傻哥,好像还不够力呀!他们的船还不沉水。”大傻游艇上的一个家伙怪笑地怂恿道。

    “是吗?”大傻想都不想就有按下了两个按键。

    “轰轰!”

    连续两声巨大的爆炸声响起,那艘中型的捕鱼船一侧的船体裂开了,这下堵都堵不住,整艘船慢慢地翻倒在大海中。

    “哈哈!”大傻咧着嘴大笑着。

    “大傻你这个王八蛋!”

    大傻刚刚还在得意地笑着,海上便传来了一道骂声。

    “我让你炸两个窟窿让船慢慢沉水就好,你他娘的乱放炮干嘛,把老子的钱炸没了你赔得起吗?”

    是螃蟹,螃蟹和罗森的大船跟着大傻的定位追到了。

    大傻看到骂人的是自己老大,嘴巴嘀咕了几声没敢说话。

    “靠过去,把那些家伙全部给我捞上来!”罗森看到对方的船全部沉水后,开始命令道:“小心点,对方有枪的。”

    大傻等人点了点头,对方都掉海里了,枪有个屁用。

    十分钟后,八名泰国佬全部被罗森的下绑了抓上甲板。

    “几位老大,我们又见面了,哎呀!那个风水呀!真他妈的轮流转。”螃蟹坏笑地蹲下叫道。

    “你…你们不讲规矩!”泰国毒贩头头看着罗森与螃蟹怒叫道,这些个家伙,人都掉海里了,还死死地抱着皮箱。

    大傻缴下对方的几个皮箱,当着罗森的面打开,里面正是罗森用来交易的一千万现金。

    罗森点了点头,要从他们兄弟俩的心里抠钱,实在太难了。

    “螃蟹,这些家伙你自己处置吧!”罗森示意大傻等人把钱收起来说道。

    八名泰国佬全部仇恨地瞪着螃蟹、

    “螃蟹兄弟,你别忘了,我们是老乡,我们之前还放过你呢!”泰国毒贩头头慌张地叫道。

    “老乡?谁他妈跟你们这些王八蛋是老乡,老子是正宗的中国人,你们之前绕过我一命是吧!好,我也放你们一马!”螃蟹冷笑道。

    几名泰国人虽然钱没有了,但是听到可以活下来,均是眼睛一亮。

    “大傻,把他们全部扔下海!”螃蟹冷血地叫道。

    “你…你不讲信用,你不是说放过我们吗?”泰国人纷纷咒骂道。

    “哦!对了,给他们一人一个救生圈,能不能游到岸上就看你们自己了。”

    大傻愣了一下,他就算再傻也明白,这里是公海,想要凭借一个救生圈就游到岸上,那简直是痴心妄想,自己老大摆明了就是想整死这些人。

    大傻虽然明白螃蟹的险恶用心,还是认真地执行着螃蟹的命令,把这几名泰国佬一人头上套一个救生圈,一个一个地扔下海。

    “螃蟹,伤人性命!会不会太过了!”罗森忍不住说道。

    “这些王八蛋贩卖毒品,不知道坑害了多少人,全部死有余辜。”螃蟹狠狠地吸了一口烟,眼角抽搐地说道。

    罗森想起螃蟹小时候的遭遇,默然地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吩咐下开船,只留下一群泰国佬在大海中扑通扑通地划水。

    ……

    “阿头!”周星星兴奋地走过来向李鹰报告道,看到陈家驹赶紧打招呼道:“陈sir!”

    陈家驹点了点头。

    李鹰点头示意周星星有什么事直说,陈家驹不是外人。

    周星星马上激动地报告:“缴获大量海洛因,虽然还没准确清点,但是起码有这么多!”周星星说着向李鹰比了一只掌。

    李鹰听到周星星的报告,跟陈家驹快步走向截获的毒品处,看着湾仔反黑组警员一包包地把毒品摊开清点,慢慢地铺了一大片面积,李鹰也有些咂舌,向陈家驹比了一个大拇指。

    “家驹,你这次又立大功了。”李鹰开心地说道。

    “什么我立大功,是我们立了大功!”陈家驹咧着嘴笑道,这个家伙虽然争功,但是绝不是贪功的人。

    周星星听到李鹰跟陈家驹的谈话,笑得更加开心了,这里面自然有他的一份功劳,周星星立刻灵地提醒李鹰。

    “阿头,是时候通知行政部肖小姐了。”周星星低声地说道。

    这么大的案件,虽然说是几家联合办案,但是哪家出动的公关团队,在宣传的时候,自然是倾向于哪边的。

    李鹰听明白了周星星的暗示,微微点了点头,周星星会意地退下安排了,虽然李鹰这样做有些不厚道,但是李鹰即使不为自己,也要为他的下着想,周星星等人都还指望靠着李鹰升职呢。

    周星星这个醒目的家伙,不仅把现场的情况简明地跟肖潇报告了一遍,还很够兄弟地给邱子龙打了电话,这么大的场面,只要出现在现场,都有有一份协助办案的功劳的。

    周星星打完电话后,立刻又跑回积极地组织重案组警员,给所有被铐起来的伪警登记资料录口供,这种时候不抓住会表现就是傻子了,周星星自然不傻,他只是比较倒霉。

    另外一边,黄志诚想把陈家驹,尤其是李鹰踢出局的提议遭到了陆启昌的坚决反对,黄志诚最只要的目标还是对准李鹰,因为他带了大队湾仔反黑组赶到,跟陈家驹孤家寡人分不了多少功劳不一样。

    不过,黄志诚跟陆启昌争辩不了多久就有些慌了,因为他发现自己跟陈永仁失联了,他几次暗中呼叫陈永仁,陈永仁都没有回应,陈永仁可是他很重要的一枚棋子,黄志诚知道陈永仁不是一个不知轻重的人,只要他还有能力,就一定会回复自己的。

    黄志诚的眼神凝重了起来,陈永仁可能出事了。

    黄志诚转头,双眼锋利地望向倚在自己轿车旁,冷静地板着双的倪永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