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229章 陈永仁其人
    ,。

    徐一凡虽然只随敲晕了陈永仁就走了,没有参与当天晚上的行动,但是当天晚上整个行动的细节,以及随后李鹰联合尖沙咀、中环、北角成立了的专案小组,办案商讨的详细内容徐一凡都了如指掌。

    不仅李鹰给徐一凡报告了一通,肖潇给徐一凡递交的周报表也有李鹰联合小组的全部计划,肖潇的行政小组一直担负着情报收集的职能,至于行政、重案、反黑三个小组里面还有没有徐一凡的人,就不得而知了,别人是往外面派卧底,徐一凡这个贱人是往自己内部派卧底。

    但是,你不得不说,徐一凡的这一招很叼,这家伙虽然一个多月没回警署,但是警署里面的任何动静都了如指掌,不仅如此,这家伙甚至还时刻影响着整个警署,就像今天,便又不知道从那里传出一个话题,如果是徐sir坐镇警署,这个洗钱贩毒案,徐sir都不让它隔夜,当天晚上就破案,把所有罪犯都绳之以法了。

    李鹰等联合小组的人虽然对这种说话很是头疼,但是也没有办法,徐老大那个神人,真的经常一夜时间就破案了,而且还通常是大案,仇恨不隔夜的说话绝不是空穴来风,所以你要说它是谣言,绝对是错误的。

    ……

    “好啦!放下资料吧!你现在大着一个肚子,还是先不要工作了,你不是说书店招了一个很灵的店员小妹吗?让她暂时管着书店吧!”徐一凡抢过秦熙蕾里的一叠报表放在一旁说道。

    “哦!好的!”秦熙蕾点头微笑道,她极少反驳徐一凡的意见,哪怕是意见不一致的时候,她都不坚持自己的意见。

    “凡,我看了这些资料,觉得这个北角重案组高级督察洪斌很可疑!”秦熙蕾提醒徐一凡说道。

    徐一凡抬头奇怪地看着秦熙蕾,秦熙蕾白净的脸上戴着一副精致的近视眼镜,看起来很是文静,甚至是有些呆呆的,徐一凡不明白秦熙蕾是哪里看出洪胖子可疑了,自己可没跟她说过洪胖子是绑票案的幕后黑。

    “你看,两个案件都是发生在北角,洪斌是北角的地头蛇,怎么可能没有收到哪怕一点风声,再者,案件已经发生之后,连隔着尖沙咀和湾仔区的中环警署的陈家驹督察都收到警报赶到了,洪斌却是一个小时之后才赶到现场,这是不是不正常,而且他还是一个人赶到案发现场的。”秦熙蕾抱着徐一凡的臂说道,说完还担心自己说得不对,不自信地低声补充道:“我说得对不对?”

    徐一凡愣了一下,秦熙蕾这个四眼妹没有仔细看报表,陈家驹和陆启昌当时是在北角吃夜宵,这才能第一个赶到现场,不过,洪胖子的行为确实很可疑,他的太慢了,最重要的一点,洪胖子是第一个赶赴案发现场的,这家伙又不是陈家驹或者李鹰这种猛将,一个人单独行动本身就不寻常,想来,李鹰和陆启昌这个时候已经怀疑洪胖子了。

    “好啦!以后不要乱想这些东西,这些不是你的强项,管好你自己的事就好!”

    “哦!知道了!”秦熙蕾表现自己的行动失败,只好乖巧地靠在徐一凡身边剥橙。

    “对了,一凡,尖沙咀有个叫黄志诚的警察,你要小心点,他好像能看透人心似的,我看报纸上说他是什么读心神探。”秦熙蕾想了很久,还是忍不住提醒一下自己男人,这家伙虽然不是一个好警察,也不是一个好男人,但是无语的是他是自己男人。

    “黄志诚?”徐一凡撇嘴笑了笑:“媒体夸大其词罢了,港岛的报纸杂志不夸张一下,都没人看的。”

    “不是的,黄志诚好像真的能看透人心。”秦熙蕾认真地说道,这个女人虽然花痴,但是却非常敏感,她隐隐觉得黄志诚说他能看到‘鬼’是真的,搞得她几次看见黄志诚都不敢胡思乱想。

    徐一凡鄙视地看了秦熙蕾一眼,要不是黄志诚长相太挫,徐一凡都要有想法了,他可不想自己头上变宝强绿。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秦熙蕾现在大着肚子,徐一凡不想跟一个孕妇计较,只有迁就,拿出一个文件袋说道:“这是我用你名字买的一处房产,你把要签名的地方补上签名,有空的时候找一家律师行做一下交割,已经装修好了的。”

    秦熙蕾听到徐一凡的话,开心地接过文件袋打开,房产文件上房子图片,是一座独栋的小别墅,秦熙蕾欣喜地翻看着图片,面积不小,有停车位、小花园,秦熙蕾雀跃地翻阅着。

    别以为秦熙蕾花痴就会爱上徐一凡,这家伙又不是特别帅的那种,还不是因为这个家伙有能力还有钱,这时候捧着徐一凡送的礼物,秦熙蕾觉得这个家伙特别帅。

    这个时候徐一凡并不知道,他今日忽视了黄志诚,将来却给了他特别大的‘惊喜’。

    ……

    “陈永仁是吧!”周星星翘着二郎腿给陈永仁录口供。

    “什么事?”陈永仁瞪了坐姿不正经的周星星叫道。

    这种活本来不用周星星这个新锐督察干的,但是周星星为了多立功,很多不属于自己的活都抢着干,而且还要干得很漂亮。

    “什么事?嘿嘿!”周星星笑嘻嘻地抽出叼在嘴里的圆珠笔,指了指陈永仁拷在床头的铐说道:“你不会跟我说,你失忆了吧!”

    “老是招供吧!别跟阿sir玩这些小心眼,你累,阿sir也累!而且我能抱着你更累。”周星星挤眉弄眼夸张地笑了笑。

    “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陈永仁跟倪永孝不愧是亲兄弟,说话的台词都一模一样。

    周星星撇了撇嘴,好像对陈永仁不合作的态度早有预料,周星星要审讯陈永仁,自然是做了一番功课的,资料显示陈永仁是一个老油条的混混,尖沙咀倪家的人,出入拘留室的次数比他回家的次数还要多,最让人头疼的是,这个家伙以前还上过警校的,警例背得娴熟,你要黑他还不容易。

    所以周星星一开始就没打算要阴陈永仁。

    “真失忆啦?”周星星贱笑着:“要不要我帮你按摩按摩恢复一下记忆。”

    “你要干嘛?”陈永仁赶紧伸拦住周星星叫道。

    周星星看着自己伸在虚空中的两只爪子,装傻充愣地认真说道:“没干嘛呀!就帮你按摩按摩,疏通疏通经络,不要腼腆嘛!阿sir不收费的。”

    “你不要乱来,我要验伤的,对你没好处,你应该知道的。”陈永仁厉声警告着周星星。

    “这样子呀!”周星星摸了摸自己光洁的下巴,一付思考状。

    “那你还是老实招供吧!看你差不多跟我一样帅,我也不好意思下。”周星星很走心地说道。

    “……”陈永仁。

    “……”周星星的助都尴尬地转头往窗外,一付我不认识这家伙的表情。

    陈永仁更是崩溃,他到现在都不知道周星星是谁,这个胡搅蛮缠的家伙从进来到现在说的都是废话,你丫要审问也要说到底要问什么呀,你不具体问什么,我踏玛怎么回答。

    “好啦!看来咱们已经达成共识了,那就这样了。”周星星从他的助那里接过一个本子。

    “……”陈永仁无语,脑子有点乱,什么时候达成共识了,我怎么不知道。

    “倪永孝派你去打听情报,意图黑吃黑对不对?”周星星在陈永仁发愣的时候,突然插入正事。

    “……”陈永仁抬头张嘴的时候,迅速反应过来这个家伙想套自己的话,慢悠悠地冷哼道:“不……是!”陈永仁这些年的卧底生涯岂是白给的,周星星要想问出什么有用信息,恐怕很难。

    “……”这下轮到周星星发愣:“哎!年轻人呀!你反应怎么这么慢,现在社会的节奏这么快,你这种节拍怎么生存。倪永孝带着大量现金是准备跟毒贩做交易的?”

    “靠——!”陈永仁冲周星星比了一个中指,心里暗自警惕周星星式的问话,免得被这混蛋带进沟里去了。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陈永仁!”

    “那个陈?”

    “耳东陈!”

    “哦!你姓陈,倪永孝姓倪,你们怎么是亲兄弟呢,倪永孝要黑吃黑,可是为什么要先派你潜入到那里的?”周星星又是在普通话题里面插入自己的意图。

    “……”陈永仁发觉后又是狠狠地鄙视周星星,想用这么低级的段套自己话,太逊了。

    陈永仁这样想没错,可是他严重估计错误了周星星的锲而不舍与话唠。

    “对了,耳东陈是哪个陈?”

    “……”

    “看你长得跟我一样帅,有没有兴趣一起报读无线演员培训班?”

    “……”

    等到倪永孝的律师来担保陈永仁的时候,陈永仁脑袋晕乎乎的,精神都有些恍惚,看着周星星那张欠揍的贱脸,都不敢保证自己有没有说漏了什么。

    “慢走哟,好兄弟,下次有空来玩!”周星星那个家伙不知道哪里找来的一块巾,站在门口向陈永仁摇了摇,像极了一个招嫖的龟公。

    陈永仁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没摔倒,额头上飘起一道黑线,看着其他人怪异的眼神,陈永仁逃似的跑走。

    倪永孝果然很稳,在尖沙咀警署带了八个小时之后,就让下的律师通过正途的段,施压警方,现在已经回家了,倪永孝回来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派人去把陈永仁担保出来,免得陈永仁在湾仔警署吃苦头。

    黄志诚也一直留意着陈永仁的情报,倪永孝的律师团队担保出陈永仁的消息,黄志诚第一时间被收到了信息。

    “阿仁,把mary没死的消息报告给倪永孝,还有,提醒倪永孝,mary已经回来了,可能会针对他们倪家,拿回韩琛的地盘,我要让倪家乱起来,自露破绽,现在的倪家太稳了。”黄志诚立刻给陈永仁发密令。

    “收到!尽快结束卧底行动吧!我好累!”陈永仁刚刚被周星星奇葩的轰炸式审讯完,此刻真的很累。

    “一同努力吧!大家都很累!”黄志诚又给陈永仁发出一串消息。

    只是有一件事黄志诚没有告诉陈永仁,他要陈永仁向倪永孝报告mary的消息,不仅仅是为了倪永孝出错,还为了利用倪永孝的黑道力量找出隐藏在暗处的mary,韩琛死了,mary成了一个寡妇,黄志诚有了一些以前绝对不会有的想法。

    陈永仁很快就回到了倪家,陈永仁知道倪家的其他人都不这么待见他,所以一回到倪家就往倪永孝的办公室走去。

    “阿仁,坐!身体没什么大碍吧!”倪永孝给陈永仁倒了一杯热水,也不忙着问陈永仁发生了什么事,只关心地问下陈永仁的身体情况。

    “谢谢!”陈永仁接过倪永孝递过来的水杯,放在桌子上,摇了摇头:“我没事,又不是第一次被拉警署。”

    倪永孝点了点头,沉静地说道:“这一次我们倪家被人摆了一道,警方缴的那批货的数量刚好对的上,是泰国佬的那批货,被人捷足先登了。”

    “怎么会?”陈永仁脸色变了一下说道:“这次交易这么隐秘,中间还变换了交易地点。”

    “所以我怀疑我们倪家出了内鬼!”倪永孝说着双目缓缓地看着陈永仁的眼睛,昨晚的交易,警察来得太快了,倪永孝不得不怀疑是内鬼泄密。

    陈永仁心脏剧烈跳动,双眼平静地看着倪永孝的眼睛,不露一丝端倪,两兄弟都是心深沉的家伙,只不过一个为善、一个为恶,警察与罪犯从来都是相对立的,陈永仁不仅是警察,还是一名好警察。

    “是谁?”陈永仁问道。

    “不知道!”倪永孝答道。

    陈永仁心里松了一口气。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是我们身边最亲近的人。”倪永孝的话又让陈永仁的心脏紧缩了一下。

    陈永仁唯有赞同地点了点头。

    “阿仁,这件事,我要你帮我去查。”倪永孝拍了拍陈永仁的肩膀,郑重地说道:“我们是一家人,这个时候一定要团结,你明白吗?必须把这个内鬼揪出来。”

    陈永仁点头不说话。

    “这些人都跟了我们倪家很多年了,如果真的是内鬼,那么设计者是要咱们倪家冚家富贵啊。”倪永孝说着向陈永仁推出一叠资料,里面都是倪家亲信的资料,倪永孝脸色有些阴狠,他习惯隐藏自己,极少露出真实情感,这次实在是太愤怒,当然,这也是他信任陈永仁,这才在陈永仁的面前流露真实情感,倪永孝几乎是咬着牙齿说道:“”阿仁,一定要快,我现在是如芒在背,我们整个倪家都如芒在背呀!”

    倪永孝不知道的是真正让他如芒在背的人就坐在他面前,最亲的人往往就是伤你最伤的人,再坚固的堡垒从内部都可以轻易攻破,从这一点看,黄志诚的设计,一开始就是最高端的策划方案。

    攘外必先安内,倪永孝要铲除内鬼的策划自然是上上策,只是他用错了人,这注定是一个悲剧。

    陈永仁迅速翻看着倪永孝给他调查的怀疑对象资料,都是倪家的主力亲信,为了陈永仁更加容易调查,里面有一些甚至记录了那些亲信下的犯罪资料,难怪倪永孝不让外人插,陈永仁没有找到他跟倪四的资料。

    “我明白了!”陈永仁低头头,眼睛闪了一下,把全部资料都收了起来塞进怀内。

    “对了,我听陈律师说,你是被人打晕的,知道什么人干的吗?”倪永孝突然问道。

    “不知道,对方太快了,我当时有来得急回头,可是对方的速度实在太快,我只看到一阵影子,就被对方打晕了。”陈永仁如实地报告道,以他的身,要想跟上徐一凡的速度,确实太为难他了。

    “对了,我在暗处的时候,听到那两个逃走的家伙谈起一个名字。”陈永仁觉得是执行黄志诚命令的好时。

    “谁?”倪永孝托了托眼镜问道。

    “mary!”陈永仁认真地说道。

    “mary?”倪永孝吸了一口气,是mary,幕后黑竟然是韩琛的老婆mary?

    “有可能!”陈永仁郑重地说道。

    “嗯——!我知道了,你先忙内鬼的事,mary的事我会处理好的。”倪永孝的表现出乎陈永仁想象的冷静,好像并不怎么把mary的事放在心上。

    当时转头一想,陈永仁就知道这不太可能,应该是倪永孝把查内鬼的事放在第一位,不想自己管太多,能心无旁骛地查内鬼。

    虽然知道查不出什么内鬼,陈永仁还是要很认真地去执行,当然,倪永孝给的那些重要资料,陈永仁拷贝了一份交给了黄志诚,并且报告自己的工作进度,差点没把黄志诚笑死。

    这时候,黄志诚的下也交过来了北角重案组洪斌的全部履历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