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234章 都是老油条
    ,。

    港岛警察总部很快就收到湾仔警署上报的案件,虽然方洁霞代笔的案件报告写得非常漂亮得体,但是能够在总部做事的决策层哪个不是老油条,立刻就看出了这个案子的刺。

    案件里涉及的两位犯罪嫌疑人一日没定罪就只是嫌疑人,如果对方真是案犯的主谋,根本就不可能会乖乖回港岛受审,那么就必然会触及到外交周旋,这就是一个烫山芋了,一个处理不好,降职还好,被当替罪羊踢开才是最惨的,这个即将大变动时期,谁都不想多事,继续往上面报告。

    案件报告一夜之间就到达警务处一哥的办公桌上,能当上整个警察部队的老大,自然更是老油条中的老油条,处长还没完全看完整篇案件报告,就已经秒懂,对自己的那些下心态了然于胸,这些老家伙,做事就个个扮死狗,耍太极就全部都炉火纯青,别人可以推来推去,他可不行,只能立即批示,由警务处出面,联系澳门警政厅。

    虽然港岛的警察部队有心理准备,跨境办案不会很顺利,尤其合作对象是劣迹累累的澳门警政厅,但是他们绝对不会想到,他们中午才向澳门警政厅发出信函,下午这份抓捕信函就放在了金莲花赌场的办公室。

    “杜sir,谢了!拿给兄弟们喝茶。”罗森一脸笑意地拍了拍那个杜sir的肩膀。

    “葡萄牙人是什么看法!”mary板着脸问道。

    办公室里面除了罗森和澳门警政厅的那个杜sir,还有坐在主位上的mary和板着站在一旁的螃蟹,名义上,管理丁瑶在澳赌场业务的负责人是mary,罗森和螃蟹只是副总,这事当然是mary出面。

    “刘小姐请放心,葡国佬能有什么看法,他们每年从您旗下的赌厅捞走多少钱,他们自己心里有数,当然是倾向于贵赌场这样的纳税大户,能安稳捞钱,谁愿意自找麻烦,这事本来就已经妥了,葡国佬不过是想打打秋风,捞点好处罢了。”杜sir陪着笑脸说道。

    别看他是警政厅的阿sir,事实上澳门司警乱得很,大部分司警都是两拿钱,一边领着葡国佬的薪水,还拿着赌场大佬的好处费,早就被收买了,有些司警甚至直接就是黑帮大佬安排进去警政厅的。

    葡萄牙人对澳门的治安管理也很松懈,旨在最大程度地捞钱,也不求这些司警能征善战,只希望在出乱子的时候,这些家伙能当个和事佬,平息影响就心满意足了,这种情况下,澳门的黑道力量更加地猖獗,甚至有新闻报道,澳门的治安是掌握在各大赌场大佬的里,而不是葡萄牙人里。

    mary点了点头。

    那个杜sir又说道:“不过葡国佬应该也不会跟英国佬把关系搞僵,最后最大的可能是装糊涂,两不相帮,罗兄弟,你们要自己小心点,港岛警方可能会不经允许,擅自过境抓人,不过,到时候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可以通知我。”

    “好!非常感谢!”罗森点头笑道,给身旁的螃蟹打了一个眼色,螃蟹又提了一袋包装印着上等绿茶的礼盒递了过来,这一袋礼盒是给杜sir上面的葡国佬的,杜sir了然地点头,开开心心地提着两袋礼盒离开。

    这是一个皆大欢喜的局面,呃,除了mary脸色不善,警告罗森和螃蟹兄弟道:“这件事是你们两个挑起的,跟赌场无关,今天的这四百万,你们自己负责平账。”

    罗森比了一个ok的势,拉着愤愤不平的螃蟹走出了mary的办公室,螃蟹不平也是情理之中,老千骗局自然不是他们两兄弟的私事,当时黑到黑钱丁瑶可是照盘全收了的,现在出事了就让自己兄弟背锅,真他娘的会玩。

    罗森却是早就看透了这一点,不过只要他们兄弟不离开澳门,罗森一百万个自信,港岛的警方拿他们兄弟俩没办法。

    罗森这个家伙还真有些神妙算,正如他意料般,澳门警政厅很快就给港岛的警务处回函,称他们要调查案件的真实性,因为罗森先生与陈阿蟹先生是澳门最具影响力的纳税人,接下来肯定就是互相扯皮阶段,澳警要求港岛警方出示有力证据,而罗森这边就更加无语,他们有几十人证明罗森和螃蟹当时在赌厅,有不在场的证据。

    事实上,这些情况也都在港岛警务处的意料当中,这也是他们想要的结果之一,整个案件就可以告一段落了,如果案件没有新的进展,就会无限期搁置,这种解决方案跟无所作为是两个层次的问题,无所作为是要被问责的,而现在,真要事发,你只能是批评警方办事不力,这老辣的套路,一般的老油条都想不出来。

    ……

    洪斌已经发现李鹰对自己的调查,虽然他暂时还不知道李鹰的调查已经到了什么地步,但是这种未知更是让洪斌有些惶惶不可终日。

    洪斌对湾仔警署也是有过一番调查的,他深刻地知道湾仔警署的做事风格,基本上可以用八个字形容,雷厉风行,一击即中。

    正是因为了解,所以更加慌张,要想彻底摆脱这种恐慌,唯有逃离港岛,这是洪斌筹备已久的策划,只是中间的一个环节出了错,最重要的一个环节,他们的绑架黄一飞的赎金被罗森与螃蟹给黑吃黑了,现在洪斌等人的处境变得非常难受,进退维谷。

    “洪爷,既然已经查到了诈骗咱们钱的那两个王八蛋就在澳门,为什么大家伙不抄家伙过大海干他娘的。”一名脾气暴躁的绑匪怒叫道。

    其实,也不怪这个绑匪这么躁,任谁担惊受怕冒着生命危险绑架了一位大富豪,然后还战战兢兢地拿到了赎金,最后终于提前开好了房间,叫好了小姐,准备拿了交换回来的大钞,狠狠地干他娘的庆祝一炮,突然就被黑了,这‘惊喜’程度不亚于突然就被麻匪劫了,一亿赎金全部泡汤,不燥起来那简直不是男人。

    洪斌下的这些绑匪兄弟自然是男人,还是憋了很久的男人,一时间熙熙攘攘的叫骂声混成一片。

    “玛德,这一次逮到那两个老千王八蛋,我一定要破戒,艹一次男人,你们谁都别拦着我,我艹死那两个孙子。”一个身材高大的绑匪咬牙切齿怒叫着。

    其他人看到说话的这个家伙这么重口味,其他的绑匪全部起了一片鸡皮疙瘩,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小步,尼玛呀!刚刚几名绑匪还想说逮住罗森和螃蟹就用木棍爆他菊花,现在想来,自己简直不要太单纯了。

    “好啦好啦!”洪爷压压大声叫道:“大家愤怒的心情我明白,此仇不报非君子,但是对方现在在澳门,而且还人多势众,连港岛警方都伸不了那么长,我们人生地不熟,说不定人还没上岸就让人给做了。”

    “洪爷,那你说怎么办?反正不弄死这两个王八蛋,我死都不甘心。”小个子绑匪憋红着脸叫道。

    洪斌认真地看着这些绑匪下,义正言辞地叫道:“有道是有仇不报非君子,但是又有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从警署查到的资料,罗森和螃蟹是澳门赌场的大人物,他们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只要我们还活着,就终有报仇的一日,但是我们现在什么都没有,毛都没有,就凭里的这几只烂枪,怎么报仇?”

    房间里面的一众绑匪纷纷不服气,洪斌赶紧抛出自己准备好的诱饵。

    “我的计划是,现在警方正在全力侦查黄一飞的绑架案,他们肯定想不到我们在这个时候还有胆量作案,我们再绑一票,这一次咱们拿到钱立刻离开港岛,这一次我总算看清了,现在的港岛警队人心惶惶,根本就没心思管这些跨境犯罪,也伸不了这么长。”洪斌信誓旦旦地举叫道。

    听着洪斌描绘的大饼,众绑匪又都心动了起来,没钱的日子实在太难熬了,洪爷说得对,反正都要离开港岛的,为什么不再狠狠地捞一笔呢?这些家伙想了一下,渐渐地都举起了。

    其实洪胖子还是骗了这些绑匪,港岛警方已经逐渐减少警力侦查黄一飞绑架案,只不过李鹰现在正在全力查洪胖子,以湾仔反黑组的能力,用不了多久,洪斌就会曝露,这个死胖子暗想,不如趁着现在还没出事,再捞一把,然后闪电逃离港岛,随便跑个东南亚国家改头换面当大爷。

    洪斌的想法很好,可是他不知道尖沙咀的黄志诚也在查他,黄志诚比李鹰还要高效率,因为黄志诚是在先断定洪斌就是一个罪犯的基础上寻找他的犯罪证据,湾仔反黑组则是寻找证据证明洪斌犯法,自然是黄志诚更胜一筹。

    洪斌如果不加快自己的速度,恐怕湾仔反黑的李鹰还没上门,就先被尖沙咀的黄志诚给逮捕了。

    ……

    倪永孝确实很有本事的,他虽然使用陈永仁来查自己身边的警察卧底是一个败笔,频繁使用陈永仁和过分的信任更是他人生最大的失策,但是倪永孝凭着自己的段,还是很快就查出了mary的消息。

    澳门,金莲花大赌场,幕后老板娘,mary。

    mary虽然深居简出,还是被倪永孝给查到了,倪永孝派人查了金莲花大赌场的资料之后,愣住了,他想不到mary离开港岛后是怎么可能在澳门站稳脚跟,还闯下了这么大的基业。

    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倪永孝又深挖了金莲花大赌场的资料,终于发现曾经的台岛黑道女王丁瑶才是赌场的真正掌控者,mary只是管理者,看来mary已经彻底投靠了丁瑶,倪永孝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有些紧绷了起来。

    倪永孝依然想不明白mary为什么要派自己的下摆自己一道,劫走了货,倪永孝已经查到了泰国佬全军覆没,尸体在石头角海滩被找到,这倒是倪永孝想差了,罗森和螃蟹在赌场的职位虽然低于mary,但是却不归mary管。

    “四叔,你们最近出门做事都小心些,还有,通知阿仁也小心一点,我担心mary是在针对我们倪家人,北角码头的事只是一个引子。”倪永孝想了许久之后,对身后的倪四说道。

    “嗯!知道了,我会提醒阿仁的,你早点休息,mary若真想搞事情,我们倪家也不怕他。”倪四关心地说道。

    倪永孝点了点头,摘下眼镜揉了揉太阳穴,他身后背负着的整个家族,不得不慎重。

    其实倪永孝倒不是真惧mary,他只是有点提防mary背后的丁瑶,现在倪家的生意逐渐进入正轨,倪永孝不想因为跟丁瑶的无谓斗争而被打乱洗白,最后让港岛警方钻了空子。

    倪永孝查到了mary的踪迹,也等同于黄志诚查到了mary的踪迹,因为他们之间只单线相隔着一个陈永仁。

    黄志诚当天晚上就过了大海,乘坐轮渡往澳门的方向,为公还是为私,没人知道,黄志诚自己也不想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