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246章 鬼眼赌神
    “洪爷,为什么不让兄弟们动手?”一名绑匪不明白地问道。

    另外两名绑匪也心带不满地看向自己。

    “你们他妈的瞎呀!目标车辆后面的三辆保镖车你们没看到吗?”洪斌竖眉怒骂道,自从上次的赎金被诈骗后,这些桀骜的绑匪手下已经不服自己,洪斌要狠捞一笔的意愿更加迫切。

    “今晚的行动取消,全部回去待着,等我的命令,这一次我们必须一击即中,绝对不允许出现半点差错。”洪斌一个一个绑匪看过去,严厉地说道。

    绑架这玩意,绝对是一项技术活,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玩得转的,情报,策划、执行、谈判,收赎金,洗钱,这里面的每一个环节,无比需要一颗非常灵活的大脑,这些绑匪终于想起,没有洪胖子,凭他们的智商,也就是能干抢劫这种没技术含量的活计,而且没有足够的情报,成功都未必能逃得过警方的追捕。

    别看他们行业里面的偶像张子豪好像没干什么就捞到几个亿,人家每次行动前的策划可没少下功夫,有时候为了了解目标任务的生活习惯,甚至跟踪目标几个月,还要调查目标人物的人际关系,不是你绑了越有钱有地位的人就能勒索到更高的赎金,万一你把他们家族的首脑绑了,找谁要赎金去,勒索大笔赎金可不是谁都可以做主的,这也是为什么上一次绑架地产富豪黄一飞的时候,洪斌让这些绑匪把一同绑来的黄一飞夫人给放了。

    所以要绑就绑对首脑人物最重要的继承人,洪斌的眼光很毒,童氏集团的掌权人没有儿子,那么作为唯一的独生女,童可人对童氏集团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

    这一步做到位,下一步的谈判就会非常顺利,至于跑路,洪斌自己就是一方大佬,早就在北角码头安排好了走私船,一旦赎金到手,立刻离开港岛,消失在茫茫大海,谁都别想再找到他,如果没有洪斌安排后路,这些绑匪即使拿到钱都不知道怎么离开港岛。

    “乐小姐,刚刚经过路段的一辆货柜车好像有问题,要不要派一辆车回去查一下。”乐慧贞坐在童可人车子的副驾驶座上,正跟童可人聊得火热,坐在后座的两名女保镖收到后面保镖车辆的通知,向乐慧贞询问着。

    “问题?有什么问题?”乐慧贞皱眉低声自语了一下,转头向身后的保镖说道:“都已经通过了,不要多事。”显然对这情况不在意。

    “爱国,乐小姐说不用大惊小怪哦!”护卫的保镖车辆上一名保镖报告道。

    一个平头的家伙操着一口普通话皱起了眉头,他刚刚敏锐地发现路旁有一辆货柜车有问题,故意倾斜着角度停车,这就把过完的车辆逼到一块狭小的车道,而且必须减速通行,因为乐慧贞突然改变出行路线,还换了车辆,让这些保镖的节奏有些打乱,刚才的情况就有些措手不及。

    保镖队虽然对乐慧贞的做法有些意见,但是没办法,这个保护目标是老板娘玛丽当娜特别关照的,有意见也只能忍着。

    “二号护卫车辆,你立刻超车到第一排,按照平时的计划,在乐小姐车辆前面开路,遇到分叉路口就停车,等我们的车辆过了之后再尾随超车,总之不能让乐小姐车子开在最前排。”那个叫爱国的队长模样家伙说道。

    因为这一次的行程是送童可人回家,保镖队没有童可人的地址,不知道路线,只能改变计划让童可人的车带路。

    “小马,打电话报警,就说刚才那个路段发生车祸,让警方派交警查一下。”保镖队队长还是对货柜车有疑虑,对身边的同伴说道。

    这个家伙不知道,他随口一句话,让洪斌等人手忙脚乱,差点没成为惊弓之鸟。

    童可人也不知道,如果不是她一时牌瘾,拉着乐慧贞一同上车,此时她已经被绑架了。

    ……

    金莲花大赌场。

    黄志诚凭着自己能够看穿人心的‘鬼眼’,在赌厅里面大发神威,此时已经赢了上百万筹码,为了引起ry的注意,这一局黄志诚选择了全押。

    “梭哈——!”黄志诚把自己的全部筹码都推了上去,如果ry真是这间赌场的幕后老板,这一局她应该会留意到自己,黄志诚找不到ry,只好用这个法子引ry出来。

    “哦——!”

    “太刺激了!”

    “你们发现了没,这个假洋鬼子从上赌桌到现在,一局都没有输过。”

    “有吗?不过我倒是发现了,每份大注码的局都是他赢。”

    赌桌旁边的赌徒观众七嘴八舌地小声议论着。

    黄志诚有些自傲地端起赌桌上的香槟喝了一口,背靠着椅背,盘着双手,双眼饱含深意地看向赌厅天花板一角的监控摄像头,好像看到了摄像头监视仪那一端的是ry。

    黄志诚的底牌其实没有其中一名对手的底牌大,不过他看到了那名对手背后的‘鬼’,那只软弱的‘鬼’在害怕,拼命地叫本尊千万不要跟牌,剩下的两名对手,表面虽然很笃定,但是他们心里面在极速计算着赢面,同时推测判断对手的底牌,这时候他们各自的背后出现了几只‘鬼’,也在帮忙着激烈争论自己本尊的底牌赢面是多少,这就把底牌都透露给了黄志诚,他们的底牌均没有黄志诚的底牌大,所以黄志诚才这么自信地全部梭哈了。

    “不跟!”果然,那个原本要赢牌的家伙盖牌弃权了,黄志诚嘴角悄然地笑了笑。

    黄志诚并不是一个真正的赌徒,所以他在赌桌上的一举一动在那些老赌鬼的眼里显得弱智得很,那一丝笑容很快就被其他赌客发现了,这个信号太明显了些,这个假洋鬼子在偷鸡,他们迅速判断出黄志诚的底牌不大,想逼大家弃牌,赢赌池里面现有的筹码。

    “好!我跟——!”

    “我也跟——!”

    “弃牌!”

    黄志诚看着那两个跟牌的赌客背后发愣,他从两名赌客背后的‘鬼’看到两名赌客短暂的心路历程,想不到自己一点点面部表情就让对方判断出自己底牌不大,还真是各行各业都有能人,幸好自己的底牌是不大,不过却也够赢他们两个。

    “我确实不是顺子,我是j一对,开你的底牌出来见我!”一名赌客翻开自己的底牌叫道。

    另外一名赌客看到一对j的亮牌,默默地盖上自己的牌,他的牌比一对j小。

    这时候大家的焦点都集中在黄志诚的身上。

    黄志诚的牌面是方片同花。

    “开出你的底牌,我不信你是同花。”开拍的赌客自信地叫道。

    黄志诚摊了摊手。

    “我确实不是同花,不过赢你还是可以的,我是q一对。”黄志诚笑着掀开自己底牌,他的底牌是黑心q,和外面的方片q一起刚好是一对q,恰好赢对方的一对j。

    那个弃牌的家伙看到黄志诚的底牌,差点没气晕过去,他是一对a,以为有人是顺子,或者同花,没想到两个家伙都不是,自己竟然弃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