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238章 神手
    赌局还在继续。

    几轮过后,螃蟹发现自己等人每每拿了大牌,黄志诚这个假洋鬼子都好像提前知道了一般,迅速弃牌,而当大家拿到小牌要偷鸡唬他的时候,黄志诚也能看穿,跟着下重注,所以,很快赌桌上就只剩下螃蟹与黄志诚两人了,其他人都已经输光。

    “我想你今晚已经赢了将近八百万了吧!还不罢吗?”螃蟹根据罗森的意思,主动给黄志诚台阶提醒道,八百万呀!以黄志诚现在的薪金水平,这绝对是一笔天大的飞来横财。

    而这时候螃蟹的桌面上也差不多是八百来万。

    黄志诚低头看了一下自己桌面上的筹码,眼睛闪过一丝复杂的颜色,他也是一个人,自然也有人性最根本的贪婪。

    不过,黄志诚的最终还是选择了‘正义’,他拒绝了螃蟹的友情提醒。

    “对不起,我今晚是来赢钱的,赢——大——钱的。”黄志诚盯着螃蟹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

    “啪啪啪——!”螃蟹气极反笑,夸张地拍着掌,要不是罗森的意思,螃蟹从不服输的性格根本就不可能说出这种妥协的话,此刻听到黄志诚的话,螃蟹除了愤怒还真的有些许欣喜。

    好嘛!给你脸了,你自己不要,螃蟹摊了摊,让监视仪那边的罗森看到自己的无能为力,是这个假洋鬼子自己找虐。

    “好!发牌!”螃蟹示意荷官继续发牌。

    这一次螃蟹的明牌又是一张黑桃a,黄志诚的明牌又是一张j。

    螃蟹看了下自己面前的黑桃a,有看了看黄志诚那边的红心j,愕然地笑了一下。

    “嘿嘿!还真是冤家牌,你说我的底牌会不会还是方片2。”螃蟹调侃着黄志诚,一点看底牌的意思都没有。

    螃蟹的底牌是什么,黄志诚不知道,不过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底牌,自己的底牌也是一张j,螃蟹说得还挺准,真是冤家牌,自己又是一对j。

    “黑桃a说话!”荷官亮着嗓子喊叫道。

    “你不看下底牌?”黄志诚假装不在意地提醒道。

    螃蟹耸了耸肩膀,笑道:“也好!看一下底牌,看是不是真的那么巧。”

    螃蟹熟练地挑起自己的底牌,眯了一眼,嘿!还真是见鬼了,自己的底牌又是一张小牌,黑桃3,螃蟹这种赌场老司,早就从黄志诚的身体语言看出黄志诚的底牌应该是j以上的大牌,最有可能是双j。

    “嘿嘿!说出来你们都不相信,竟然又是方片2,还真是绝了,又是a、2对双j。”螃蟹拍掌笑着,然后突然止住笑容:“不过第一张牌就弃牌不是我的风格,一百万。”

    这一局牌就像无间轮回一般,螃蟹像第一把一样,又是扔出一百万筹码。

    黄志诚这下有些思密达了,没错,螃蟹这一次确实是看了底牌,可是作为一名技艺高绝的老千,螃蟹玩过的牌局没有一万都有八千,这区区一百万根本就无法搅动他古井无波的心境,螃蟹身后的‘鬼’倒是还在身后,可是那只‘鬼’狂傲地扳站在那里,一言不发,黄志诚依然不知道螃蟹的底牌是什么。

    这一局黄志诚拿了一对j,这家伙不想轻易放弃,学着螃蟹的样子,打了一个响指:“er,给我来一杯威士忌。”

    “你不是一对j!”螃蟹看到黄志诚犹豫地点了一杯酒,开口说道。

    “哦!是吗?”黄志诚似笑非笑地从侍应生里接过一杯威士忌,喕了一口笑道:“那你也不是一对a?”这家伙试图把螃蟹往底牌的内容上面引。

    “哼!我赢你要用两张a吗?一张a就够赢你了。”螃蟹身后的‘鬼’不屑地自语道。

    黄志诚眼睛一亮,继续说道:“又想偷鸡?没那么容易!”

    螃蟹身后的‘鬼’不在说话,黄志诚猜想自己应该是估对了,这家伙最近钻研心理类书籍,并不一定要你说话,才能知道你的信息,螃蟹不是一对a,可是螃蟹的底牌是什么呢?

    “好!我跟你一百万。”黄志诚说着也推出了一百万筹码。

    荷官继续发牌,这一局牌还真是稀奇古怪,螃蟹的第二张明白还是一张a,而黄志诚自己的第二张明牌也是j。

    现在的情况是螃蟹明牌两张a,黄志诚明牌两张j,不过人家黄志诚的底牌是j,而螃蟹这个家伙的底牌是黑桃3.

    “一对a说话!”荷官看了一下牌局喊叫道。

    “呵呵!两张a!”螃蟹一脸自信地把明牌的两张a排着放下。

    “一张a就一百万了,现在两张a,那就三百万。”螃蟹说着又推出了三百万的筹码。

    “一对a就玩这么大?”黄志诚继续试探螃蟹的底牌:“你就不怕我拿三张j?”

    螃蟹喝了一口小酒嗤笑着:“三张j,那我为什么不能是三张a呢?”螃蟹说着敲了敲自己桌面上的底牌。

    “唬不死你!”螃蟹身后的‘鬼’突然张口冷笑道。

    黄志诚眼睛一亮,深深吸了一口气,掩藏自己的兴奋,‘鬼’是不会骗人的,黄志诚现在可以肯定,螃蟹这个家伙的底牌绝对不会是a,也就是说这家伙只有两张a,而自己拿着三张j。

    “跟你三百万!”黄志诚冷笑着推出了三百万筹码。

    荷官开始牌第三张明牌,还真是无巧不成书,螃蟹的第三张明牌又是一张a,黄志诚的第三张明牌又是j。

    这个时候黄志诚的上已经拿完四张j了,最后一张牌是什么对他都没有意义了,只要螃蟹拿不到a就算他赢了。

    螃蟹的明牌是三张a,黄志诚是三张j。

    “三张a说话!”荷官语气激动地说道,这么针锋相对刺激的牌局他也是第一次见到,不仅发牌的荷官,围在赌桌便的所有赌客呼吸都加重了许多,看来这一局就生死见分晓了,一群激动的赌客左看看螃蟹,右看看黄志诚,不知道谁才是笑到最后的家伙。

    “嘿嘿!三张a都被我拿到了,你还有什么话说?”螃蟹笑眯眯地看着黄志诚说道。

    黄志诚没有说话,只伸示意螃蟹加注。

    “梭哈!”螃蟹果断地推出了身边所有的筹码,这个时候反倒是黄志诚犹豫了一下,他毕竟不是真正的赌徒,心里被螃蟹的果断扰乱了一下,玩意这个家伙最后一张牌拿了a呢,那他不是四条a了。

    黄志诚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筹码,不跟就还有四百万巨款,跟输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但是赢了就是翻倍,黄志诚虽然不是一个职业赌徒,但是数学素质还是不差的,要从四十四张牌里面拿到最后一张a的几率是多小,黄志诚一直死死盯着螃蟹身后的‘鬼’,已经百分之一百肯定螃蟹的底牌不是a,是一张小牌,最后的一张牌,只要螃蟹拿不到最后一张a,不管他拿到什么牌都要扑街。

    “跟了!”四十四分之一的会,黄志诚要是不跟就真的猪了。

    这时候黄志诚已经不看自己的最后一张明牌了,他已经拿了四张j,最后一张是什么对他都毫无意义了,螃蟹的最后一张明牌被掀开,是一张黑桃k,黄志诚终于松了一口气,掏出香烟,抖了一根叼在嘴上,放松地点着狠吸了一口。

    “大家都没有筹码了,开牌吧!”黄志诚右夹着香烟,自信地说道。

    螃蟹伸出右,再一次眯了一下自己的底牌,然后盖上,这一次黄志诚看到了螃蟹的底牌,原来这个家伙的底牌是一张黑桃3,这个家伙一开始就想偷鸡唬人。

    “开牌,不,现在就开牌太没有意思了,有没有兴趣再加注一把。”螃蟹自信地微笑着。

    黄志诚却已经看出螃蟹是外强中干,难道他以为自己是三张j,黄志诚再次望向螃蟹身后的‘鬼’,这一次黄志诚的心脏震了一下,螃蟹居然从自己的神态中猜到自己拿了四张j,可是他为什么还要加注呢,吓唬自己?不对?黄志诚有些混乱。

    “你想怎么加注?”黄志诚谨慎地说道,脑袋开始高速转动,他现在脑子有点乱,理不清螃蟹明明知道自己要输牌却还要加注是什么逻辑。

    “我再加注八百万,你不用筹码,如果我赢了,只要你以后在有我的地方,就自觉滚远,老实说我真的很讨厌你这张脸,满脸坑坑洼洼不说,中不中洋不洋的。”螃蟹傲慢地一边说着一边掏出一根雪茄,用专用打火点着。

    “八百万?筹码呢?你说有就有呀!”黄志诚被螃蟹说着,眼睛闪过一丝寒芒。

    螃蟹不说话,只转头看了一眼荷官,荷官大声地叫道:“陈先生是我们赌场特聘的高级技师顾问,他说加注八百万那就是八百万,由我们赌场担保。”

    “还有什么问题?”螃蟹看着黄志诚,潇洒地挥了挥雪茄的烟。

    “好!我跟!”黄志诚不管怎么想都想不明白螃蟹的行动与思维的不合逻辑,但是他知道自己这一局是赢定了。

    “我四张j。”黄志诚拿起自己的暗拍,狠狠地排在桌子上大声地叫道:“开你的黑桃3出来见我。”

    黄志诚的话说完,螃蟹呆住了,他怎么都想不到黄志诚竟然知道自己的底牌,还知道得这么彻底,黑桃3都能说得出来。

    “你怎么知道我的底牌是黑桃3?”

    “我就是知道!”

    螃蟹的额头已经出汗,现场的所有人看到黄志诚翻出底牌是j的时候已经欢呼了,想不到这个假洋鬼子竟然四张j都拿完了。

    现在就看螃蟹的底牌了,不过大家看到螃蟹震惊的表情,在配合上黄志诚这个赌场初哥信誓旦旦地一语道破螃蟹的底牌,大家更加相信螃蟹的底牌不是a,可能真的是黑桃3。

    “开牌吧!”黄志诚冷笑道。

    螃蟹没有说话,这家伙把上点燃还没抽一口的雪茄掐在烟灰缸里,然后拿起牌桌上的一块白色小方巾,认真地擦了擦上的湿汗。

    螃蟹的右动了,慢慢地伸向自己桌面上的底牌,在场的赌客还不觉得什么,监控室里面看着监视仪的罗森却是紧张了起来,他最熟悉螃蟹的这个起式。

    “不好意思!”螃蟹右的食指碰到底牌的时候,心里松了一口气:“四条——a。”

    螃蟹迅速地开牌。

    最后一张底牌豁然是一张黑桃a。

    四条a。

    “四条a赢四条j!”荷官大声地判决道。

    术业有专攻,黄志诚虽然有鬼眼,但是螃蟹也有神。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黄志诚从椅子上弹跳起来,指着螃蟹怒叫道:“你的底牌明明是黑桃3,怎么会变成黑桃a,你出老千。”

    “why!”螃蟹摊说道。

    “你之前的底牌是黑桃3,最后变成了黑桃a,你换牌了,你敢说你没有出老千,你瞒得了别人,瞒不了我,我看到了你心里的‘鬼’!”黄志诚厉声地叫道。

    螃蟹心里震了一下,脸上却风轻云淡地笑了笑,向周围的赌客笑了笑,拿起烟灰缸里的雪茄潇洒地走开了。

    “这位先生,请你说话要慎重,请问你有什么证据证明陈先生出千?”荷官板着脸寒声叫道。

    “我怎么知道,但是他的底牌明明变了?”黄志诚说完就知道要糟。

    果然,荷官立刻问道:“那你是怎么知道陈先生的底牌是黑桃3的。”

    “……”黄志诚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

    所有的赌客都摇了摇头,这种情况他们在赌场里经常见到,那些一时接受不了自己失败的家伙,都会怀疑对方出老千,可是人家这么大一家赌场,区区几百万怎么会出老千呢。

    黄志诚看着出现在身边的一堆七嘴八舌的‘鬼’,知道自己再怎么解释都是没有用的,自己再闹,赌场的保安就该做事了,只是想到被螃蟹阴了几百万心里有些绞痛。

    黄志诚冷静了一下,沉声地说道:“好,算我输了,我要见你们这里管事的。”

    荷官无能为力地耸了耸肩膀说道:“陈先生就是我们赌场管事的,但是你已经输了!”

    黄志诚明白荷官的意思,输了,见到螃蟹就要远远地滚开,那还怎么见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