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259章 暗算
    徐一凡听着珍妮和阿美等人的诉说,脸上的表情没有多大波动,仿佛听街口的王婆说,今天的菜价涨了一毛五一般。

    “这么说,你们都有向警署报警,警署都是敷衍你们先私底下调查,甚至警署的人都不知道他们是出什么秘密任务的?”徐一凡平静地问道。

    “对对,没有人知道老陆出了什么任务,我让老陆的下调查了一下,他失踪前的最后一个案子是调查黄一飞的那一亿赎金下落,我找人证实了,当时的李鹰李sir,和陈家驹陈sir也是在查这个案子,而且他们是同一天失踪,都没有行动备案,应该是跟这个案子有关。”陆启昌的老婆向徐一凡说道,这个女人倒是颇有些能力,竟然查到了这么多。

    “怎么会没有递交行动策划书呢?李鹰不是会犯这么大疏忽的人呀!”莎莲娜疑惑地说道。

    “老陆也不是!”陆启昌老婆赶紧说道:“他做事严谨,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的。”

    “家..家驹也不是鲁..不是那种人!”阿美不自信地憋红着脸说道。

    莎莲娜和珍妮尴尬地转移视线,陈家驹做事不鲁莽才怪。

    “那就是说,能够让他们出任务,又没有留下行动备案的,肯定是有高层的警务人员插了,老陆是警司职,比他的职位高,而且能够同时使唤中环、湾仔两个警区的高级督察,只有警察总部的高层。”徐一凡摸着鼻子总结道。

    “一凡,你是说有警察总部的高层要害陆sir、李鹰、家驹他们?”莎莲娜反应过来有点紧张地低声说道。

    其他女人听到莎莲娜的话全部脸色一白,一脸惊慌地望向徐一凡,莎莲娜的推断太恐怖了,陆启昌三人又真的消失般的失联,不是笨蛋都明白他们三人凶多吉少。

    “什么?谁要害谁?”乐慧贞这个多事的女人听到什么,开心地踩着高跟鞋走了进来。

    徐一凡瞪了乐慧贞一眼,没有说话,莎莲娜却是拿起身边的一个靠垫,让乐慧贞坐下。

    “你们在说什么?这么热闹?”乐慧贞左看看这个右看看那个,没心没肺地道。

    其他三个女人希望乐慧贞走开,可是这里人家莎莲娜才是主人,主人都让乐慧贞坐下了,她们更是没什么好说的了,乐慧贞还好奇地追问她们在谈什么。

    乐慧贞自然是一个很有眼力劲的女人,只不过她我行我素惯了,才不管其他人的想法,你越想支开不让她知道,她越好奇。

    “好啦!你们先回去吧!他们三个都是我的好朋友,这件事我一定会彻查到底。”徐一凡瞪了乐慧贞一眼,转头对珍妮等人说道。

    珍妮几人没有办法,只好先走,不过有徐一凡这个神探承诺相助,她们的心里定了许多,不像其他的人,一直在敷衍,没有一个人给稳话。

    其实,徐一凡已经隐约摸清了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猜测到警队高层的意图,他们应该不是要害陆启昌三人,只不过把陆启昌三人当做行动失败的替罪羊而已,现在想想,英政府还真是有些不要脸的,心里暗骂陆启昌、李鹰、陈家驹三人笨蛋接这种任务,决定整一下英国佬。

    “你最近很闲吗?”徐一凡冷哼道。

    “没有你闲!”乐慧贞才不怕徐一凡,噘着嘴嘲笑道:“一个大男人,整天宅在家里,也不去破案,我们电视台都没有什么好新闻报道了。”

    可能有谁在乐慧贞的面前说了徐一凡坏话,乐慧贞怄气地板着脸,很是不爽,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势利眼太多,见高就拜,见低就踩,徐一凡沉寂了这么久,自然会有人耐不住寂寞,徐一凡年纪轻轻就晋升警司,还娶了莎莲娜,名利、财色兼收,眼红嫉妒的人太多了。

    “皮痒是吧!”

    “哼——!”

    “你们要吵架就小声点,不要吵着小乐乐睡觉。”

    “.…..”

    “陆sir,那些混蛋不会关我们一辈子吧!你说,他们有什么目的。”李鹰靠着墙壁无聊地问道。

    螃蟹安排的那些人,离地囚禁室远远的,根本就不跟他们交流,送饭那个家伙也是,像个聋子一样,每次都是送完饭就走,吭都不吭一声。

    陆启昌摇了摇头:“一辈子就不会,什么目的只要继续等下去,肯定会知道的。”

    “靠——!”李鹰白了陆启昌一眼:“还等?”不管是谁,被关禁闭几天,脾气都不会很好。

    “我现在最担心的是港岛的情况,我们一个警司,两个督察失踪,会引起多大震动,还有,我们这么多天没跟家里联系,他们慌乱之下,会做出什么样过激的事。”陆启昌双眼无神地望着天花板,嘴里喃喃道,他已经后悔出这次任务了,太冒险了,也是自己高估了自己能力,太托大了。

    李鹰听到陆启昌的话,浑身一震,自己失踪几天,珍妮肯定很慌张害怕,她会去警署找邱子龙帮忙,可是邱子龙也不知道自己情况,李鹰想着自己也慌乱了起来,突然,李鹰的眼睛一亮,他想到珍妮找邱子龙帮忙没有结果,最后一定会去找莎莲娜,莎莲娜知道了,徐一凡便会介入,想到自己老大介入调查,李鹰突然信心十足起来。

    “家驹,开不了就算了,人家有把握锁住我们,就不怕我们逃走的。”李鹰转头向蜷缩着身体的陈家驹叫道。

    陈家驹难受地从地上坐起,揉了揉眼睛道:“这锁太难了,一环扣一环,还没有械逻辑,真是搞死人。”

    陈家驹旁门左道的东西都很有一,这家伙原本的开锁技术是不错的,一般的防盗门,陈家驹用铁丝几分钟就能搞定,可是螃蟹用来锁他们的这套脚链和铐,锁芯的设计非常复杂,陈家驹一个人无法完成解锁,偏偏他和陆启昌、李鹰被锁在三面不同墙壁上,靠不在一起,陈家驹都脚并用了,还是解不开脚链。

    陈家驹舒服地躺下后,肚子又咕咕地叫了起来,螃蟹那个家伙太贱,为了防止他们三人有气力逃跑,每一次的送的饭菜都是不够的,还一日就两餐,虽然也饿不死人,但是想吃饱也是不可能的。

    ……

    “肖潇,李鹰失踪了,你让邱子龙在你那里报备一份记录,然后以李鹰不在,邱子龙不够资格受理案件为由,把这个案子交给重案组李文斌处理。”徐一凡一边说着一边扣上衣服,男人嘛!嘴上辩驳不过牙尖嘴利的乐慧贞,还不能在床上把她办踏实了,乐慧贞累瘫地沉睡着,柔和的被子下,乐慧贞丰润的翘臀还撅着。

    “明白了,徐sir!”肖潇不明白徐一凡的安排,还是认真地执行道。

    很快,李文斌就接到了李鹰失踪的案子,这可把李文斌吓了一跳,李鹰的本事他是知道的,什么人能让他消无声息地失踪,赶紧让重案组放下上的案子,全力侦查李鹰的失踪案。

    李文斌的本事与重案组的效率,下午的时候,李文斌已经查到了不少事情,脸色越发沉重了起来。

    “李sir,这个案子很棘呀!”李魁暗示地说道。

    李文斌点了点头,李鹰请了七天长假后,毫无征兆地失踪,不但家里人不知道什么情况,连他的下都不知情,只跟邱子龙说有秘密任务,到底是什么样的秘密任务,可以让李鹰不在行政小组肖潇处备案的。

    “叩叩——!”

    “李sir——!”

    “肖警官,李鹰李sir失踪的案子,徐sir知道了吗?”李文斌来到行政小组问道。

    肖潇明白徐一凡不想让别人知道他插这个案子,摇了摇头:“徐sir在休假,我还没有报告徐sir,怎么?案情很严重吗?要不要报告给徐sir?”

    李文斌摇了摇头,他都不喜欢这种棘的事,徐一凡自然更加不喜,只好自己想办法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