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262章 老子不干了。
    一间很安静的咖啡厅。

    徐一凡坐在椅子上,惬意地翘着二郎腿,右随意地搅拌杯子里的热咖啡,这家伙很少喝咖啡的,不过,这是咖啡厅,他也没办法让侍应给他搞一杯龙井。

    方洁霞不想先开口,徐一凡却是没有说话的欲望,两人就这样僵持着,方洁霞双目炯炯地看着徐一凡,徐一凡看着窗外来来去去的人群。

    “这两天发生了什么事,知道了吧?”方洁霞耗不过徐一凡开口问道,徐一凡这个家伙7x24都在休假,方洁霞却是要上班的,而且在扮深沉这件事上,她从来就没有赢过徐一凡,徐一凡那个家伙太能装了。

    “知道!”徐一凡点了点头。

    “那就好!你有什么看法?”方洁霞又问道。

    “看法?”徐一凡表情一愣,低声地说道:“新闻媒体夸张了吧!三十六,f。”

    方洁霞摸不着头脑地问道“什么?”

    “那个女明星呀!”徐一凡转头往周围瞟了一眼,挪椅子靠向方洁霞,脸上的表情有一股说不出的猥琐,悄悄伸出双做抓状:“三十六f,啧啧,真是胸不量不知大小,……不知其深浅。”

    “啊!要死呀你!”方洁霞俏脸一红,瞪着徐一凡低声骂道:“我是说警队的事。”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休假期间,一律不谈公事。”徐一凡说着双眼惯性地扫了方洁霞胸前一眼,满脸的失望。

    方洁霞无端被打击,愤怒地挺起胸口,徐一凡眼睛一亮,女警司这样挺胸还是很有料的。

    “李鹰是你的下,陆启昌、陈家驹是你的好朋友,我就不信你不着急?”方洁霞被徐一凡耍得有些被动,生气地板着怒叫道。

    徐一凡无所谓地摊笑道:“他们是行动组别的警察,要立功就要冒风险的,都有心理准备的,你们这种坐办公室写报告的行政是不会明白的。”

    “再说,现在最着急的应该是你们吧!我听说,好像这一次行动是行政部门出错,让他们三个背锅的。”徐一凡皱着脸,喕了一口苦哈哈的咖啡说道。

    “出错也是总部出错,关我什么事?你说,我这么辛苦约你出来是为了谁?”方洁霞看到徐一凡欠揍的神情就来气。

    徐一凡愣了一下,还真的不关方洁霞什么事,这火就算再旺,也烧不到方洁霞身上。

    徐一凡一时半会儿真想不出方洁霞的目的,假装调笑道:“你不会是看上我了吧!我可是有老婆的人。”

    方洁霞:“.…..”

    “不会是有老婆的你也要上吧!我确实有经验,比那些愣头青的小家伙……!”徐一凡叨叨着。

    “你再这样,我真走了。”方洁霞冷眼道。

    “目的?”

    “合作!”

    “说说!”徐一凡一本正经地认真说道。

    方洁霞蛾眉紧蹙,她真的很不习惯徐一凡这种强烈反差的谈话方式。

    “不管你承不承认,李鹰三人失踪,你肯定是担心的,我收到可靠的情报,李鹰三人还活着,现在被罗森与螃蟹一伙拘禁在澳门,应该是罗森与螃蟹两人也不想跟我们政府把关系搞得太僵,毕竟他们还有赌船在我们港岛接驳客户,正要弄僵关系,只有两败俱伤。”方洁霞娓娓而谈道。

    徐一凡点了点头,不得不说,方洁霞这个女人脑子真的很灵活,有些细节的东西,徐一凡都注意不到,方洁霞都能迅速挖掘到。

    徐一凡不说话,方洁霞继续说道:“这一次的案件确实造成了政府非常大的公信力危,尤其是咱们警队,影响非常恶劣,继续这样下去,肯定要出大乱子的。”方洁霞说着表情越来越凝重。

    徐一凡心里冷笑道:“干我屁事!”

    港岛政府的公关部门的能力确实非常出色,这次的公信力危不仅出动了警察内部的公关团队,还出动了政府强大的公关部。

    公关部先是否决警察部有决策过这么荒唐的违规跨境抓人行动,接着警务处严厉地批评涉案的三名警官,立刻撤除陆启昌、陈家驹、李鹰三人的警察职务,并且派人跟葡政府交涉,引渡陆启昌、陈家驹、李鹰三人回港岛受审。

    一套组合拳打得超级漂亮,瞬间就扭转了政府的公信力危,整个事件变成了警察部三名警察恣意妄为,没有任何命令擅自行动,破坏国际关系,至于他们为什么这么胆大妄为,则需要进一步的调查。

    这个解决方案堪称完美,不过是牺牲了三名低层的警务人员,就达成了利益的最大化,那些隐约知道事件真相的政府高层也非常的满意。

    可惜,公信力危解除六个小时之后,他们就差点崩溃了,政府总部决策局高层约谈警务处高层的谈话录音被曝光,整个港岛的市民现在都已经知道真相,原来自己所有人都被自己的政府耍得团团转,原来真相是陆启昌、李鹰、陈家驹三名英勇的警察按照命令执行危险任务,失败后非但得不到救援,反而还被这些脑满肠肥的政府高层盖上黑锅。

    决策局基本都是祖家的贵族特派员,这些家伙本来就心高气傲,录音里不乏有这些家伙高傲地谩骂轻侮港岛殖民地华人的言辞,这下整个港岛的市民都炸开了,什么鸡8民主,都他妈的扯淡,人家英国佬从骨子里面就看不起自己。

    徐一凡在过来咖啡厅的时候,就看到不少人在街上组织游行示威,要去围堵政府行政大楼,甚至有些爱国市民来组织人向内地政府求助。

    事情搞得这么大,非常出乎徐一凡的意料,这家伙远远没有想到港人会是这么敏感和玻璃心,这些事即使人家英国佬不说,作为被殖民的猪仔,难道你们心里还没点逼数吗,徐一凡是一个空降兵,无法理解人家港人是哪来的自尊与优越感,反正他身边的人都很愤怒,搞得徐一凡不得不假装自己很悲呛。

    “那你有什么好办法?”徐一凡问道,他很好奇,这种事件,恐怕整个警务处和政府行政处都焦头烂额得想死,方洁霞能想出什么办法。

    “把陆启昌、李鹰和陈家驹三人救回来,转移公众视线,他们三个曾经都是警队的英雄,由他们三个出面为警队说话,一定可以扭转公众对警队的负面看法。”方洁霞美眸炙热地看着徐一凡,自信地说道。

    “那也仅仅是警队问题,没有解决到政府管理层的失信危,还有英籍……”

    徐一凡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摇打断,方洁霞理所当然地说道:“搞好警队问题就好了,其他的关我什么事?”

    “呃——!”徐一凡‘呃’了半天,好像也是,方洁霞是警察部的警司,她要立功、表现、升迁都是警察部负责的,她管那些英国佬去死,社会问题也不归她管。

    “所以你希望我出执行救援行动?”徐一凡看着方洁霞的眼睛问道。

    “嗯嗯——!”方洁霞眼睛都不眨地看着徐一凡点头。

    “陆启昌他们三个蠢,难道你认为我也是蠢蛋,愿意接受这种吃力不讨好,随时可能背黑锅的危险行动。”徐一凡冷然道:“行动如果失败,现在陆启昌他们三人的下场就是我的人榜吧!”

    方洁霞冲徐一凡笑了笑,尴尬地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我虽然跟你不对盘,最多是小坑你,没有害过你吧!你这样坑我?”徐一凡说着伸出右。

    “喂!”方洁霞嗔叫道:“你知道我最讨厌这种粗鄙的行为,你竖中指我真的生气的。”

    徐一凡中指变食指,摸了摸自己鼻子。

    “你自己都说啦!你们是行动组的警察,有危险是预到的啦!冒一下险有什么了不起,最多我陪你一起去。”方洁霞眼睛闪了一下说道。

    徐一凡脸色一黑:“你就这么信我。”他当然不会喜欢方洁霞跟自己行动,这个女人除了拖后腿,徐一凡想不到她有什么好处。

    “嗯!我信你!”方洁霞用心地眯了一个自认为最美丽的笑容,心里狂叫,我只相信你做事能力,你可别想歪了。

    “这个行动是你自己的想法,还是署长的意思?”徐一凡突然问道。

    “我自己想法,不过最后署长肯定会想到用你。”方洁霞坦诚道:“我老实跟你说吧,我过来的时候,署里面反黑组已经罢工了,邱子龙那个混蛋带头,领着全体反黑组集体罢工抗议,要求署长立刻派人援救李鹰三人。”

    徐一凡点了点头,这件事虽然不是出自他授意,但是他已经通过肖潇知道了邱子龙的行动,这货并没有多惊讶,还是那句话,火烧不到他一个休假中的徐警司。

    “这个救援计划如果是由我们俩提出,并且完美完成整个救援行动的,不管是功劳还是声望,甚至是人脉都是天大的收获。”方洁霞说着有些激动地拉着徐一凡的道:“你想想,我们的警署行动组,尖沙咀重案组,中环重案组,甚至整个警察部底层警员,到时候谁不佩服我们的胆量和魄力。”

    方洁霞不经意间眼睛越来越灼热,拉着徐一凡的臂更紧。

    “现在肯定有不少的警官想到了这个计划,只是他们都没有这个本事,你有本事,其他的报告和申请文案我去搞,功劳平分,怎么样?”

    徐一凡低头看了一下几乎挨到自己身边的方洁霞,这个女人还真是一个权力控,这次合作倒是对自己百利无一害,方洁霞说得不错,现在整个警队和港岛市民都在为陆启昌三人鸣不平,这个行动要是成功了,徐一凡的人望将达到巅峰,以后,不管是警务处还是决策局的那个高层,想要让徐一凡休假都要掂量一下惹不惹得起。

    而且,这个案子对别人很难,对徐一凡来说,却是极其简单,这个家伙甚至可以不用过海,就让人把陆启昌、李鹰和陈家驹三人送回来。

    “你不是要用美人计吧?”徐一凡笑道。

    方洁霞这才发现自己暧昧的动作,发窘地松开徐一凡的臂,却也不反驳,追问道:“我的计划怎么样嘛!”

    “good!”徐一凡笑着向方洁霞伸出自己的右。

    “合作愉快!”方洁霞握住徐一凡的右开心地道,这是方洁霞看徐一凡最顺眼的一次。

    “什么时候行动?”

    “我要准备一些装备,等我通知!”徐一凡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不过,必要的做样子还是需要的,不能让救援显得太没难度。

    “我有私人游艇可以借——!”方洁霞说道突然想起徐一凡老婆更加土豪,要弄游艇简直不要太简单了,尴尬地把一缕秀发捋到耳后:“那你自己搞定,用到我的地方再通知我,我准备其他的事。”

    徐一凡点了点头,目送方洁霞离开。

    方洁霞走后,徐一凡才从怀内掏出一个小型的录音器,按下停止键,这家伙最近窃听上瘾了,随身携带录音设备,这个恶劣的家伙刚刚还说自己不坑方洁霞,结果早就暗地里准备着录音,方洁霞要是有什么小动作,今天的录音就又坑惨了方洁霞。

    另一边,收到湾仔反黑组集体罢工抗议的消息,尖沙咀重案组与反黑组也集体罢工抗议了,要求自己警署尽快派人救援自己阿头,接着便是中环的重案组罢工抗议。

    中区警署。

    重案组。

    “啪——!”悬挂在办案大厅中间的电视突然一黑,玻璃渣子碎了一地,还有一块断成两块的烟灰缸,大家转头一看,是袁浩云。

    袁浩云一脸愤怒地环顾了一周重案组,刚刚电视上报道的正是揭穿政府的谎言,陆启昌、李鹰、陈家驹被陷害了。

    “阿浩,你不要乱来,什么事警队自然会有办法解决,轮不到你操心的。”程思林听到动静走过来看到袁浩云着急地叫道。

    “解决个屁,你没听那些黄毛鬼说吗?我们是低等的黄皮猪,比不上他们上等人,我艹他妈,我艹他英女王的奶奶!”袁浩云越说越气。

    这时候袁浩云的鬼佬上司也走了过来,刚好听到袁浩云要艹他们英女王的奶奶,这个家伙倒也开明,摸了摸自己鹰钩鼻想当没听见转头,结果撞到了一个提着快餐进门的警员,这下整个重案组都看见了他。

    “阿头,我收到料,湾仔、尖沙咀、中环的伙计都罢工抗议了。”曹米高提着两个快餐兴冲冲地叫道,刚刚就是他撞到了自己警署的最高领导。

    “曹米高,你给我滚出去!”程思林厉声地叫道。

    “啊——!我…我早饭都没吃呢!”

    “滚——!”

    “袁sir——!”苗志舜拉了一下袁浩云的衣角,摇了摇头,胳膊拧不过大腿,他们只是低层警员,抗议有什么用,何必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风波过后,那些领头抗议的,肯定会上英政府的黑名单。

    袁浩云脸色变幻着,他很艰辛才爬到现在的位置,鬼佬署长承诺了,回归之前,警司妥妥的,如果参与这次罢工,别说升职了,能保住现在身上的这身皮都不一定,他是真的很喜欢当警察,很爱这份职业。

    袁浩云的眼光逐渐暗淡了下来,程思林和苗志舜松了一口气。

    整个重案组的目光都聚焦在袁浩云的身上。

    “我不干了!”袁浩云走到鬼佬署长面前,掏出配枪和证件坚定地说道。

    “你知道吗?被冤枉的那三个都是我兄弟,都是我们警队最优秀,最英勇的警察!”袁浩云说着眼睛有些发红:“算了,你不会理解的。”

    鬼佬署长呆呆地接着袁浩云的证件和配枪。

    “窝…窝理解,东西先替你保管,等你回来!”鬼佬署长拍了拍袁浩云的肩膀说道,这个家伙确实很欣赏袁浩云,当然,这也跟他的下无人可用有关。

    “这是我个人意愿的行为,你们不用跟我,做好自己的事!”袁浩云转头对办案大厅里面的警员大声地喊道,转身就走

    “我也不干了!”曹米高第一个跟随袁浩云的脚步,提着两袋快餐追了上去。

    “我也不干了!”

    “不干了——!”

    “谁爱干谁干,这种受气,冒着生命危险还要随时提防被陷害的活计,我也不干了。”

    “哎,再过一年就够年龄退休拿福利金了,算了,不干了!福利金留着喂狗了。”

    中区重案组,竟然没有一个人留下,全部罢工,包括最后的苗志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