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264章 救人
    “违法的事我从来不干!”徐一凡一脸凛然正气地道。

    回应的是袁浩云的中指,还是两只一起比的,外带一双鄙视的眼睛。

    “我劝你也别乱来,救援的事总部的那些大佬都不管,我们急什么?”徐一凡假意地劝说道。

    “老陆、老鹰、家驹他们是不是你兄弟。”袁浩云斜视着徐一凡叫道:“我他妈是不是你兄弟,是兄弟就别扯这些。”

    “那不是,兄弟归兄弟,我现在是有老婆孩子的,我也要为她们考虑的。”徐一凡正色地道。

    袁浩云鄙夷地看着徐一凡,我他妈就没有老婆吗,这家伙说的好像自己很有责任感一样,整个朋友圈谁不知道你这混蛋吃人家莎莲娜,住莎莲娜,在外面还跟几个女人保持不清不楚的暧昧关系,你还有脸说家庭责任。

    “你就直说吧!干不干,做兄弟的,有今生没来世,老鹰他们在澳门分分钟可能被人整死,你要怕死就钻到莎莲娜裙底当缩头乌龟,有心就准备好酒,要嘛等我和老鹰他们回来一起压惊,要嘛就留着祭拜我们吧!”

    徐一凡看着袁浩云鄙夷的姿态,怒叫道:“虽然知道你这个王八蛋是激将法,可我为什么那么想往死里揍你这个王八蛋。”

    袁浩云嘿嘿笑着。

    “说说,有什么计划?”徐一凡冷哼道。

    “什么计划?”袁浩云楞了一下,理所当然地叫道:“凭你的身加上我的智商,还有什么搞不定的,救了老鹰他们之后,咱们几个再联,把那两个什么龙虾、螃蟹一并抓了,嗄嗄,想想都激动。”

    “你不是说真的吧!凭你的智商,还要搞定澳门的地头蛇罗森和螃蟹?”徐一凡脸皮抽搐着,倒不是说袁浩云没有这个本事,如果他真的能成功救出陆启昌、李鹰和陈家驹,合他们四人之力,还真有可能成功抓捕罗森和螃蟹回港岛受审,罗森与螃蟹也就出老千玩儿智商厉害,真枪实弹凭勇气袁浩云一个人就可以搞定他们俩人。

    徐一凡只是担心,万一袁浩云这个奇葩的家伙抓捕了罗森与螃蟹,丁瑶怎么办?她肯定要跟自己闹的,罗森与螃蟹是丁瑶博彩业生意的制胜法宝,真要砸她饭碗,丁瑶早晚会报复,整死袁浩云。

    “我一个人不行,不是还有你嘛!”袁浩云竖眉抖搂地勾搭着徐一凡肩膀。

    “我去你大爷,别把我拉下水,那个罗森和螃蟹很明显是葡政府护着的大户,搞不好就是国际纠纷,李鹰他们那种猪脑袋才去执行这种任务,你信不信,即使他们几个成功抓捕了目标人物,葡国政府追究起来,他们三个也是替罪羊。”徐一凡态度强硬地骂道。

    替罪羊的事,搁在以前,袁浩云是不信的,英政府应该没那么怂,但是现在曝光出来的政府决策局高层录音,全港的市民都知道,英国佬就是这种背后抽刀子的尿性。

    “你查到了李鹰他们被拘禁的地方?”

    “没有呀!到了澳门再查探嘛?”

    “……”徐一凡翻了一个白眼,他发现自己高估袁浩云这货了,这家伙做事一向没什么严密计划,大多是随应变碰运气的,而且让人嫉妒的是,这混蛋瞎蒙的运气竟然还不差。

    “你查到了?”袁浩云看到徐一凡的表情激动地说道。

    “废话!”

    袁浩云眼睛一亮,拍大笑道:“哈哈!我就知道,你不可能不管这事,情报都查妥了,怎么样?现在出发,下半夜到达澳门行动。”

    “你他妈小声点,我去上个厕所!”徐一凡瞪了袁浩云一眼说道。

    袁浩云了然地比了一个ok的势,明白徐一凡不想惊动莎莲娜。

    徐一凡进入厕所后,拨通了丁瑶的电话,他知道这次是很难甩掉袁浩云的。

    一个小之后,一辆开往湾仔码头的轿车上,前排坐着方洁霞和徐一凡,后排坐着袁浩云那个满脸疑惑的家伙。

    “方向不对吧!我安排的船在观塘那边。”袁浩云看了一下车窗外,赶紧向方洁霞叫道。

    开车的是方洁霞。

    “方向没错,我有船在湾仔码头,更加便捷。”方洁霞回答着袁浩云的话,斜了徐一凡一眼。

    徐一凡苦恼地抓了抓头皮,尴尬地解释道:“刚好遇到这个家伙要去救援李鹰等人,撞上了,纯属巧合。”

    方洁霞无语,这功劳又分薄一成了,她对徐一凡还真自信,行动还没开始呢,就计划着成功以后的事。

    “我要的东西拿来了吧!”徐一凡问道。

    “嗯!在我的提包里,就在你左边。”方洁霞一边开车一边说道:“署长已经签名了,其他的文件也都搞好了,剩下的看你了。”

    徐一凡低头拿起方洁霞的提包,打开找了到几张文件,顺带多看了方洁霞的包包里几眼。

    “哎呀!你乱看什么,拿了你自己东西就好!”方洁霞发现徐一凡看自己包包,俏脸一红一巴抢过,放到自己的另一侧,她这几天来那个,包包里面有几片姨妈巾。

    后车厢的袁浩云看了看徐一凡,又看了看方洁霞,这俩家伙怎么这么像打情骂俏,心里暗道:有奸情。

    徐一凡迅速打开文件,看了一下方明珠亲笔签名的行动批示,这才满意地叠好放进怀内,有了这玩意,今晚的秘密行动便是师出有名了,有变故,徐一凡肯定毫不犹豫地把方明珠拉下水垫背。

    “什么东西?”袁浩云好奇地问道。

    “不适合你用的!”徐一凡随口敷衍着,心里暗道,反正你都惯了背黑锅。

    “批文还是交给我保管吧!”方洁霞低声地说道。

    徐一凡耸了耸肩膀,他了解方洁霞的想法,自己带着这东西行动,万一失败被澳门警司抓捕搜出批文,方明珠就要倒霉,徐一凡刚刚快速过了一遍内容,里面也有方洁霞的签名,徐一凡真的有些无法理解,方洁霞是哪来的勇气冒险。

    徐一凡最终没有把批示文件还给方洁霞,方洁霞竟然也没有多大抵触。

    很快,三人就到了湾仔码头,上了方洁霞的大游艇。

    让徐一凡和袁浩云惊讶的是,方洁霞竟然会开游艇。

    “我去睡一下,到了通知我!”徐一凡向袁浩云打了一个眼色便往船舱卧室走去。

    “我也去!”

    “把那些大威力的枪械拿出来!”徐一凡说道,在家里的时候,徐一凡就躲卫生间用‘扫描神器’扫了一遍袁浩云,差点没把徐一凡气死,玩枪老司的徐一凡,凭着扫描图像的轮廓就能认出袁浩云带了两支枪,六颗榴弹,六个弹夹,最奇葩的是,这个家伙竟然还像有二次元空间袋般,神奇地夹带着一只mp5短冲锋。

    “我没带扫描大威力枪械呀!呐!就两支格洛克!”袁浩云一脸无辜地掏出两支格洛克,把其中一只递给徐一凡:“呐,给你一支,小心点用,我没带几个弹夹的。”

    徐一凡第一次发现袁浩云这家伙这么会装,你妹的,要不是知道你底细,几乎就要被这家伙给忽悠了,不过袁浩云不拿出来,徐一凡也不好拆穿他。

    “你自己拿着用吧!我不用枪,我劝你也不要用,那里是澳门不是港岛,引来了那些司警,我们是逃呢还是拔枪跟他们对射?”徐一凡说道。

    袁浩云想了一下,点了点头。

    “喂!到了!”方洁霞进入船舱卧室的时候,看到徐一凡睡在自己的床上,还拿自己最喜爱的hellokitty公仔当枕头,差点没气死。

    袁浩云还好,只趴在桌上休憩一下。

    “ok!”徐一凡揉了揉眼睛,无视方洁霞冒火的眼神,开始颁布分工计划。

    “madam方,你留守游艇,行动时间为四个小时。”徐一凡说着看了一下自己表:“如果四个小时后,我和袁sir还没有回来,那就表示原定计划失败,你自己撤,不用管我们。”

    “老袁,我们此次的行动旨在救人,救出李鹰他们三个人就是行动成功,别他妈节外生枝,行动以暗潜为主,能不开枪就不开枪,救到人就撤。”

    徐一凡说完看着方洁霞和袁浩云问道:“有没有什么问题?”

    “没问题!”

    “没问题!”

    “那就好!行动开始。”徐一凡说完顺从桌子上的果盘里抽出两支水果刀,递了一只给袁浩云。

    “不是吧!这么low!”袁浩云一脸倒霉地苦笑道。

    “拿着吧你,没给个锤子就算好了!”

    “你小心点!”袁浩云出去之后,方洁霞突然低声地说道。

    徐一凡转身看方洁霞的表情怪怪的,‘哦’了一声便跟着下船了。

    ……

    “老鹰,你听,好像是什么动静?”陈家驹突然坐起身体叫道。

    “没什么声音呀!你别疑神疑鬼了,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李鹰迷迷糊糊地回答道。

    陈家驹摇晃了一下脑袋,暗叹自己被关久了,真的有些神经过敏。

    “哐当——!”

    一道声响从远处传来。

    陈家驹又迅速坐了起来。

    “老陆,老鹰,快醒醒,真的有动静!”陈家驹有些激动地叫道。

    “别吵,老大,我真服了你,让你白天少睡点,每天晚上都像发神经一样,搞得大家都睡不好觉!”李鹰被陈家驹吵醒,也坐了起来,烦躁地叫道。

    陆启昌翻了一个身,又睡着了。

    叮——!

    李鹰抬头望向陈家驹,真的有声音。

    “老陆,醒醒——!”李鹰伸直双脚,踢了一下陆启昌的脑袋。

    “好像不是开门的声音?”

    “开门不是这种声,是吱呀一声!”陈家驹肯定地答道。

    ……

    “小心点!”徐一凡捂住一个家伙的嘴巴,用力一扭,也不知道那个倒霉鬼是晕了还是挂了,徐大神演戏就是认真,人家是不用替身,他是真杀人。

    “我都说用枪啦!刀我用不惯。”袁浩云低声埋怨着,顺把里的水果刀放在窗台上,一跃跳进仓库里面。

    “我艹你,快点拿好刀,不要留下物证。”徐一凡低声骂道。

    袁浩云想想也是,虽是救人,却也是杀人,他们没有触犯港岛的法律,却是犯了澳门的法律,赶紧收起水果刀。

    “是不是那间小铁屋?”

    “分头搜索,你去那边,我去这边!”徐一凡要找会使用扫描器了。

    “ok!”

    ……

    “谁?”陈家驹贴着墙壁低声地叫道。

    袁浩云愣了一下,好像是大鼻驹的声音。

    “家驹,是不是你!”

    囚室里面的陈家驹和李鹰激动地瞪大眼睛,呼吸粗重了起来,陆启昌也赶紧坐直身体,任谁被关了这么久,还跟外面世界断了所有联系,此刻都非常难受。

    “我是陈家驹!兄弟你哪位?”陈家驹激动得声音都颤抖了,大半夜潜入的,自然是自己人。

    “我靠你,我是袁浩云!”袁浩云开心地笑骂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