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266章 只有永远的利益
    乌漆嘛黑的大海,看不到任何光亮,只有海浪和游艇的引擎声。

    “我们合作怎么样?”方洁霞突然开口说道。

    徐一凡舒服地坐在驾驶室的椅子上,双脚写意地放在不锈钢护栏上,闭着眼睛吹着海风。

    “还合作?已经合作过几次了哦!当心再合作就合作到床上去了。”徐一凡眼睛都不睁地调侃道:“我这份人,天生就是这么优秀,有时候我自己都控制不了自己魅力的。”

    “呸——!”方洁霞啐了徐一凡一口:“你脸皮厚就是真,仔细我把你在警署拈花惹草的事迹吹风你老婆。”

    徐一凡不再说话,像睡着了似的,方洁霞自然知道徐一凡不会真的睡着,自顾自地说道:“我们继续合作,我希望这次的功劳你全部让给我,助我一臂之力,让我能够在回归之前升到高级警司,其实我不说你也明白,凭你和陈家驹,尤其是你,你现在在英高层的恶劣印象,即使立再多的功劳都没用,他们一定要拿你做典型,竖牌震慑其他警员。”

    徐一凡撇了撇嘴。

    “这功劳我用不上,李文斌用不上吗?李魁用不上吗?”

    方洁霞淡淡地笑着:“当然,李文斌当然用得上,但是你想想,李文斌的职位能帮你做的,我都能帮你做到,但是我能做到的,他就做不了了,还有一点,我当你是朋友才提醒你。”方洁霞说着声音降低了几个分贝。

    “李文斌现在是高级督察,他如果再立功,以他的能力,那就是湾仔的新一任警司,署长跟我透露过,李文斌将是替代你的最好人选,到时候李文斌督管重案、反黑二组,接管你的全部势力,你就真的可以退休了,所以你非但不能助他,还要施力压制。”方洁霞慎重地说道。

    “吓——!”徐一凡睁开眼睛看向方洁霞:“哈哈哈哈!你以为我是谁都可以替代的?”

    徐一凡拍着大腿笑得眼泪都快出来,方明珠连自己的真正力量在哪里都搞不清楚,还妄图架空自己,徐一凡最重要的队伍绝对不是重案组和反黑组,而是肖潇领导的行政小组,最关键的是,徐一凡的控制力不止是李文斌、李鹰、李魁、朱华标、周星星、邱子龙等中层骨干。那些基层的每一位警员,全部是枪神警司徐一凡的铁杆粉丝,都拿着莎莲娜的好处,供着‘跨时代地产’的楼,要想扳倒徐一凡,真的要全部炒掉他下的每一个人才行。

    方洁霞看着徐一凡不屑的表情,皱眉问道:“你对李文斌就那么自信?”

    “我对我自己自信。”徐一凡玩味地笑道:“我把我的那一份功劳让给你,我有什么好处。”

    “我欠你一个大人情,以后还你!”方洁霞赶紧叫道。

    “靠,这样的空头支票谁不会开!我以后捧你当港督好不好?”徐一凡哂笑道:“来点实际的,譬如以身相许那些什么的。”

    “……”方洁霞白了徐一凡一眼:“我是认真的,你能不能认真点听我分析,现在的情况还不明朗,九七之后会变成怎样,大家都不知道,你知道我们方家是撑英政府的,如果英政府真的跟内地谈下了拿主权换治权,我说服家族帮你起复。如果真的变天了,我也希望你能帮助我说好话避过清算,凭你现在强烈反对英政府积累的人望,相信到时候这对你只是举之劳的。”

    “嘿嘿!”徐一凡真的很认真地看了方洁霞一眼,这个女人往政治的段真的让徐一凡拜服,两头下注,虽然未必会大赢,但肯定不会输,不过这也暴露了这个女人对英政府的信心不足,祖国的进步太快了,快得让这些人嘴上吹牛笔,心里却也在胆寒。

    “成交!”徐一凡转了一下眼睛后爽快地说道,他自己也太清楚自己是怎么想的,只是突然想起丁瑶,笑着对方洁霞说道:“有一点我要矫正你,这不是变天,这片天,本来就是我们中国人的。”

    其实,徐一凡也是一个两头下注的家伙,但是,如果你已经知道了骰盅里面的点数,当然是要拼尽全力地卖命下注,徐一凡这个贱人就是这么干的,从现在全港的舆论来看,这货还干得很出色,鄙视的人更加憎恨他,喜欢他的人更加崇拜他。

    “谢谢你!”方洁霞欣喜地微笑道:“祝我们合作愉快!”

    这世上本来就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谢我干嘛,我是看上你美色才跟你合作的,绝对不是垂涎你的才华。”

    方洁霞脸颊一热,瞪了徐一凡一眼,蹬蹬地走下控制室了。

    “喂,你不看着游艇,我不会搞这些的。”徐一凡赶紧叫道。

    “我已经定好了方向和航线,你看着海面就行。”外面传来方洁霞闪烁的声音。

    船舱内。

    “方警司,十分感激,谢谢!”陆启昌擦了擦嘴说道。

    陈家驹和李鹰各自狼吞虎咽着一只烧鸭腿,嘴巴没空说话,只向方洁霞感激地点了点头,他们已经从袁浩云的口中知道了怎么回事,他们三个人已经被警队抛弃了,更准确的说是被出卖了,徐一凡和袁浩云作为不怕死的好兄弟敢来援救他们三个,他们可以理解,但是,方洁霞也有这么冒险英勇的行为就真的让大家刮眼相看。

    最让陆启昌、李鹰、陈家驹这三个家伙感激的是,他们被关了多少天就饿了多少天,别指望螃蟹会善待俘虏,不饿死是他的原则,三人没有一天吃饱过,尤其是陈家驹这个大胃王,平时就吃得多,饿得快,方洁霞细腻地准备的大餐让这三个饿鬼非常感动,至少,此次之后,原来最跟方洁霞针锋相对的李鹰,在与方洁霞意见相左的时候,口气都弱了一头。

    徐一凡并不知道方洁霞在下面收买人心,不过他明白方洁霞能够让警队通过救援陆启昌、李鹰、陈家驹三人的计划,肯定是跟警队的高层做了一定的妥协。方洁霞下去应该是提醒陆启昌三人回去后该怎么说话,通知他们警队高层的意见,让他们怎样就这次的行动写报告,怎么跟媒体交代,这种两边都要协调,反复交涉、商谈的麻烦事,徐一凡光想想都头大,这种事自然是有多远避多远。

    ……

    “孝哥,忠信義飞的头马占米带人进入花园街,砍伤我们不少兄弟,兄弟们现在的情绪都非常激动,我们什么时候反击?”倪永孝的一名身穿背心,双纹身的下大声地叫道。

    “……”倪永孝吸了一口气没有立刻说话,这种情况他早有预料,出来混蛋,谈不拢自然不是你砍我就是我砍你,只不过现阶段是倪家最困难的时期,不仅铜锣湾的飞要踩过线,还有一个疯子一样的黄志诚死咬着倪家不放,澳门的mary人强马壮、虎视眈眈,无法猜测她的意图,这个时候倪永孝做事更加小心谨慎,生怕踏错一步。

    “今晚忠信義踩过界,警方有什么动作?”倪永孝问道。

    “艹他妈的死条子。”倪永孝的话一问完,那些纹身的下便骂开了:“平时我们在自己地盘搞点小动作,那些死条子把咱们盯得像看孙子一样,忠信義带人杀入花园街,这些王八蛋条子竟然没有一个出现,连巡警都没有,肯定是故意的,就是要整死我们社团。”

    倪永孝又沉默了。

    “阿仁,那件事安排得怎么样?要不要让四叔帮你?”倪永孝用脚拇指想都明白警方的事是黄志诚在搞鬼,尖沙咀发生这么大的黑道火拼,警方不可能收不到风,何况自己还故意放了风声给警署,透露‘忠信義’要跟倪家火拼。

    “不用,我自己可以!”陈永仁赶紧说道。

    “好!要抓紧,我们倪家等不了太久,现在什么情况,你懂的。”倪永孝脸色无悲无喜地道。

    “对了,明天是阿琛的死祭,阿琛生前为我们倪家做过太多事,我明天想去祭拜一下阿琛,四叔,你安排人准备一下,要搞得轰轰烈烈。”倪永孝转头向倪四说道。

    “没问题!”倪四虽然想不明白倪永孝无缘无故干嘛要拜祭韩琛,却还是习惯性地点头执行。

    “对了,找几家有点影响力的报社,把消息透露出去,我希望不管是港岛还是澳门的新闻报纸,都能够报道一下这件事。”倪永孝低声地对倪四说道。

    “明白了!”倪四眼睛一亮,这次他是真的明白了,倪永孝要通过这件事向澳门的mary示好,至少先稳住mary,表示自己放下了仇恨。

    只有稳住mary,除掉黄志诚,倪永孝才能真正腾出来,专心一致地对付飞的‘忠信義’,飞想吞下尖沙咀,现在的倪永孝何尝不想吞并铜锣湾这片黄金地。

    陈永仁听到倪永孝的安排,心里也是震了一下,他是少有知道倪家现在底细与危的人,更加明白倪永孝的厉害。

    绝对不能让倪永孝有翻盘的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