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267章 吃脑时代
    “阿孝,消息已经散出去了,有几个报社记者在远处偷拍。”倪四给倪永孝递上三根香:“我们在澳门的暗线收到风,ry果然没有一点回来祭拜韩琛的意思,现在还在澳门大本营,看来还是畏惧我们倪家对她不利。”

    倪永孝接过倪四手里的香,脸上的表情很肃穆,没有说一句话,只默默地上前一步,然后单膝蹲下,在韩琛的坟前插上三炷香,也是唯一的三炷香,韩琛死了几年了,竟然没有一个人祭拜过他,包括他最爱的老婆,还有那些所谓的忠心手下,倪永孝反而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拜祭他的人。

    “人走茶凉,阿琛才走几年,现在道上的年轻人,已经没几个人记得起韩琛了。”倪永孝低声地感叹道。

    倪四跟陈永仁没有说话,倪永孝脱下西装外套递给倪四,一边说着一边解开白衬衫袖口的扣子,很快就卷起了袖口。

    “黑道是混不了一辈子的,我最近让人全力调查了一下何细辉,发现这个家伙不沾黄赌毒,却依然能活得很潇洒,有钱有人,不比我们倪家捞得少呀!你们猜他是怎么做到的。”倪永孝说着已经弯下腰,给韩琛的风头上清除杂草,韩琛虽然死了才几年,可是一直没人来扫墓清理,坟头上已经绿了一片。

    “阿孝,你——!”倪四看着倪永孝的动作迟疑道。

    “没事,阿琛以前确实为我们倪家立过许多汗马功劳,阿爸在的时候常说,做人要知恩图报,人死仇消,算起来,还是我们倪家欠他的,阿仁,你也来,我们兄弟俩一起。”倪永孝微笑着招手道。

    “哦——!”陈永仁愣了一下,倪永孝的城府太沉,演技太稳,他看不懂倪永孝说的是真心话还是做给台阶下的手下和记者看。

    “阿孝,你想退?”倪四还在想倪永孝刚刚的话,眉头紧皱地说道:“江湖是一条不归路,我们倪家这些年得罪的仇人太多,退不了,只能一条路走到黑的。”

    倪永孝笑了笑:“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还没那么天真,我只是从何细辉的身上看到了一条新出路而已,九七之后,虽然官话上是说保持五十年不变,但是内地的管理肯定比英政府严厉,捞偏门会越来越难,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尝试着像何细辉一样钻法律的空子,合法收‘维护费用’呢?”

    “光收保护费可以赚那么多钱?”倪四不相信,陈永仁是‘自己人’,倪四直接说道:“阿孝,贩毒才是我们倪家的老本行,还是谨慎点好。”

    倪永孝微笑地摇了摇头:“这是一个量的问题,我们倪家在这一块不专业,只收了一部分灰色小档口的保护费,其他的正当行业和中大型公司也收不来,铜锣湾不一样,所有的商户都循例交了保护费,还入股了一些大公司,这些等以后拿下了铜锣湾就明白了,我想过了,我们倪家要彻底洗白,毒是绝对不能沾的。”

    倪四的脸色顿时生硬起来,倪永孝的想法好是好,就是太冒险了,倪家不搞毒,别说其他的社团了,他们倪家内部的那些小头目都会反对倪永孝,因为这关系着大家的利益,他们就是靠散货毒品抽头的,倪家不搞毒品,霸着市场不做生意,他们就没了活路,分分钟会出卖倪家,甚至会跟着别的社团一起打垮倪家,平分尖沙咀的毒品市场。

    飞机能够在铜锣湾这么搞,大部分是地理政策原因造成的,湾仔的警方扫毒打黄太犀利了,一点空间都不给那些毒贩留,还隐有故意扶持‘忠信義’这种不惹事听话的社团,填补本地的灰色地带空缺。

    倪家在尖沙咀想这么干,光一个黄志诚都搞不定。

    倪永孝拍了拍手,站了起来,擦了擦额头上的热汗,没有多跟倪四争辩,有志者事竟成,倪四毕竟老了,眼光与见识跟不上时代了。

    “阿仁,你怎么看?”倪永孝转头向陈永仁问道。

    “啊——!我,我不知道。”陈永仁低着头拔草道,倪永孝和倪四没有看到,低着头的陈永仁此刻表情非常地复杂,倪永孝如果真的想做一个‘好人’,他反而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倪永孝。

    倪永孝摇了摇头。

    “有时间多看点书,别老是打架斗殴,那些低级的事交给下面的人做就好了,将来做什么都要用脑的。”倪永孝弯腰拍了拍陈永仁的肩膀说道。

    “ry不回港岛,黄志诚的事抓紧了,就这两天,我会派个帮手给你,不管是为了现在还是将来,黄志诚都必须立即除掉。”

    倪永孝的话让心情复杂的陈永仁顿了一下,他终于明白过来,不管倪永孝表面怎么做,他们的本质都没变,是贼,只要有人挡住他们的路,杀人害命是家常便饭。

    “好——!”

    ……

    倪永孝要除掉黄志诚,此刻黄志诚却是不在尖沙咀,黄志诚过了铜锣湾,约见了何细辉。

    “飞机是吧!我是尖沙咀反黑组高级督察黄志诚。”黄志诚看到飞机大摇大摆地走进来,高傲地自报家门道。

    “反黑组,尖沙咀的是吧!”飞机歪着脑袋嗤笑道:“这里是铜锣湾,属湾仔管辖的,你是不是捞过界了。”

    “你什么意思,有没有把我们警察放在眼里,说话态度好一点。”黄志诚身后的一名反黑组警察指着飞机怒叫道。

    飞机看都不看那个小喽啰警员,他还真看不起黄志诚,高级督察又怎么样?又不是湾仔的,我姐夫还警司呢,我他妈骄傲了吗,我周围宣传了吗。

    “你说话归说话,千万不要用手指指着我。”飞机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才抬头瞪着黄志诚的手下叫道。

    黄志诚看着飞机的身后,愣住了,他自然有想到飞机的社团是有湾仔反黑组默许支持的,只是没想到飞机背后的人物竟然是一名警司,为什么没人跟自己报告过,飞机有一名警司职的姐夫。

    黄志诚一晃神,他们那边的气势便弱了一份,刚刚发话的警察被飞机瞪了一眼,看到自己阿头发愣,也不敢反击回去。

    “是你们‘忠信義’捞过界,尖东是尖沙咀管辖的。”黄志诚回过神来冷冷地道,警司又怎样,只要犯了法,照样把你拉下马,黄志诚想着回去要更加仔细地查一下飞机这个人了。

    “尖东的鬼王东是被你杀的把!”黄志诚突然指着站在飞机身后占米说道。

    占米脸色不变地继续站着,仿佛没有听到黄志诚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