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273章 复杂的人性
    柯尔律治说过:倘若人不能升空成为天使,那么毫无疑问,他将下沉成为魔鬼,他不可能停留在兽性。

    最野蛮的人肯定不是野兽,他更坏,非常坏。

    尖沙咀警署。

    拘留室。

    黄志诚仰着头看着墙壁上的挂钟,很快就到四十八小时了,内部调查科的人没有申请拘捕令,最长只能拘留嫌疑人四十八小时,走出拘留室容易,让别人相信自己则很难。

    人心是世界上最复杂的东西,这一点没有人比黄志诚清楚,有的人可以笑眯眯地对着你,心里却是暗藏怨恨,有的人表面上可以古道热肠地帮助你,心里却是处心积虑地要害你,有的人真诚,实则阴险,谁能想到警察模范的刘建明,是一个包藏祸心的内鬼。

    不够证据,是的,黄志诚不够证据,虽然他已经让反黑组的下从刘建明的办公室搜查到一套监听设备,也从反黑组的会议室及自己的办公室找到了相匹配的窃听器,证明刘建明确实有窃听反黑组的事实。

    “没用的,根本就没有人相信刘建明是韩琛的内鬼,连陆启昌都是半信半疑,你自己也看得出来的,还是想办法怎么救自己先吧!”黄志诚的身后突然响起一道声音。

    黄志诚迅速惶恐地转头,看到了另一个自己,一个长头金发碧眼的自己。

    “原来,我真的也有。”黄志诚声音颤抖地说道。

    金发黄志诚摊笑道:“当然,每一个人都有,凭什么你没有,难道你以为你是天遣之子吗?”

    “不对,我认识一个人就没有。”黄志诚想起朱华标,立刻反驳道。

    “你确定?”金发黄志诚揶揄地笑道。

    黄志诚的脸色一变,双眼瞳孔放大,他想起自己便是看漏了刘建明,最后一刻才发现刘建明内心最深处的鬼。

    “或许有些胸怀坦荡的人吧!”

    金发黄志诚的话让黄志诚舒了一口气,这世界总还是有光明的。

    “但那个人绝对不是你。”金发黄志诚肯定地下结论道:“不然你以为为什么会有我。”

    黄志诚没有再说话。

    金发黄志诚也不在乎,继续说道:“你要保住现在的位置,就必须编一个完美的故事,一个即使有嫌疑也无法惩罚到你的故事,不然,你被关在这里,坏人在外面逍遥法外,谁来主持公义,暂时的谎言,只是为了正义,终有一天,人们会明白你的。”

    黄志诚还是沉默。

    金发黄志诚嘴角勾起一道神秘的弧度,不管黄志诚愿不愿意承认,最明白自己的,永远是自己。

    “陆sir,拘留室里面的黄sir很反常,他对着墙壁,自己跟自己说话,还突然大吼大叫。”监控室的警员看到黄志诚好似见鬼的反常行为赶紧向陆启昌报告。

    “我知道了,先录下来,我晚点过去。”陆启昌烦躁地命令道。

    “陆sir,打开刘sir的保险箱了,找到一本刘sir的日记本。”重案组的一名警员报告道。

    “给我!”

    “陆sir!”一名情报组的警员突然伸拦在陆启昌的面前:“你这样不好吧!这些都是刘sir的私人物品。”

    陆启昌抬头,狠狠地瞪向那名情报组警员,他当然知道私自拆看刘建明的私人物品是不合规矩,但是为了证明黄志诚的清白,也为了查明事实真相,他必须这样做。

    “走开,这件事有问题我负责。”陆启昌抬头看了挤满刘建明办公室的警员一眼,大声地说道。

    “陆sir,你宁愿相信一个疯子的话,也不愿意相信刘sir,陆sir,你别忘了,刘sir以前也是跟你的,他一直跟我们情报组的同事说,陆sir是他跟过最好的阿头,刚才那些资料还不能证明什么吗?我们情报组监听反黑组是有备案的。”情报组的警员面红耳赤地大声叫道。

    陆启昌默然地低下了头,刚刚情报组已经拿出了资料,刘建明监听黄志诚反黑组确实有秘密备案,这是情报组的其中的一个工作职能,不一定是对外,刘建明在自己的秘密备案里写地很清楚,他怀疑黄志诚跟倪家的黑道势力有关,监听一些必要的内容,如查无异常,录音资料会秘密销毁,相关录音资料也都填上情报组编码,除了没有第一时间向陆启昌报告行动,刘建明做的都很合自己工作流程,无可挑剔。

    “我还是要看,这也是为了证明刘sir的清白。”陆启昌独断专行地挥,指着刚刚说话的情报组警员说道:“你监督我,如刘sir日记里,有关他的任何私人事件泄露,那便是我的罪过。”

    陆启昌说着已经翻开了刘建明的日记本。

    “八月十五日,今天我终于可以从巡警调到便衣,而且听说还是调入急需人的重案组,不知道消息准不准确,重案组组长是陆启昌陆sir,听同事们说是一名很关照下属的阿sir,希望下午的面试成功。”

    “九月一日,来重案组做事已经半个月了,这里能学到的东西果然不是警校教得了的,实战是最好的老师,比不上那些师兄,唯有努力努力再努力。”

    “十一月十一日,晴。阿强要结婚了,他的钱不够摆酒,老丈人又强硬要求三星级摆二十桌,借出全部资产包括最后餐费,这几天只能泡面了。”

    “二月二日,今天很不开心,一位同事殉职了,就在我面前,我如果急早开枪救援,他或许就不会有事,不知道能为他做些什么,伙计们都凑了点钱,本来存了几个月的工资,打算买台电脑,索性都凑了出去,希望来世我们还是伙伴。”

    “好了,不要看了。”和陆启昌一同翻看刘建明日记的情报组警员,突然一把夺过刘建明的日记:“陆sir,刘sir什么为人,我们大家都知道,现在刘sir在医院急救生死未卜,你就要翻他的东西,我们情报组绝不同意。”

    情报组警员说完,在场的其他情报组警员纷纷靠前一步,看来刘建明在情报组的人缘真的不差,竟敢顶撞陆启昌这个警司,连重案组的警员都低着头,不敢看陆启昌。

    陆启昌点了点头。

    “把刘sir的物品都归位放好吧!刘sir是我们尖沙咀警署最出色的警官,这一点我从来就没有怀疑过,以后谁都不可以污蔑刘sir,今天的是就黑板上的粉笔字一样抹去,任何人都不许再提,全部回自己岗位做事。”陆启昌大声地喝叫道。

    “yes!sir!”所有警员都开心地敬礼道。

    陆启昌刚刚看了刘建明的日记和许多工作记录,刘建明绝对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做事细腻认真,有条不絮。最难得的是,他品德也非常优秀,愿意一步一个脚印地做事。

    这时候,陆启昌对刘建明已经是疑虑尽去,却不知道像刘建明这么多年的卧底生涯,每天都担心受怕,已经慢慢地把脸上的面具勒进了肉里,全心全意地扮演一个角色太久,连刘建明自己都有些分不清自己是谁了,或许,真的像他所说的,他想当一名警察,做一个好人。

    刘建明那种没有安全感的处女座男,除了记在脑子里的东西,他谁都不相信,那些所谓的日记本和工作记录,本来就是用来出现坏情况应急使用的,如果世界上没有黄志诚这种不合常理的人,谁都别想拆穿刘建明的面具,陆启昌,不行。

    如果刘建明没有问题,那么有问题的便是黄志诚了,陆启昌脸色一黑,他想不到自己这么信任黄志诚,黄志诚还是欺骗了自己,陆启昌想着,立刻往拘留室走去。

    只是,陆启昌不知道的是,这个时候黄志诚已经被说服了,或者说,他已经想‘通’了,陆启昌还能再顺利审讯出黄志诚的口供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