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275章 生路
    10点48分。

    飞拿出一个新,拨通了占米的电话。

    “占米,搞定了没有,时间不多了。”飞吐出一个烟圈,阴狠地说道。

    “对不起老大,还在搞,这三个家伙已经挨了一个多小时了,还是一个字都不说。”占米的语气也着急了起来,倪永孝那三个下已经被打得不似人形了,竟还能撑得住。

    飞点了点头,掐灭了烟头:“我只要结果,明白?”

    “明白——!”占米咬牙到。

    “嗯!等你好消息!”飞挂断了电话。

    “占米哥,老大催了吗?”占米的一名下问道。

    “废话,把那三个王八蛋全部拉出来,我亲自动。”占米脸色难看地怒叫道。

    “是,占米哥。”

    很快倪永孝的三个下都被用推车推了出来,三个家伙衣服全部被扒光,头发也被拔光,浑身都是鲜血,被塞进一个狭小的铁质狗笼里,被人连人带笼地推了出来,看着非常地惨烈。

    “把钱拿来!”占米看着眼前这三个被折磨得不似人形的家伙,眼睛一缩,不忍地瞥过了头对自己的下叫道。

    占米的下很快就把一个黑色皮箱子拿了过来。

    占米接过皮箱,看都不看箱子一眼,直接就把箱子打开,把箱子里面的现钞全部倒在脏兮兮的地板上。

    “老实说,我跟三位无冤无仇,根本就不需要闹到现在这个地步,大家各为其主,你们为你们的老大做事,我也为我的老大做事,你们扛到现在都不说,我打心眼里佩服你们。”占米认真地说道:“但是,你们是忠肝义胆了,我的事却是要泡汤了,今晚我要是不问出话,我就没办法跟我老大交代。”

    “这里有一百万,就当我恳求各位,帮我一个忙,分了这笔钱,把位置说出来,我送三位连夜离开港岛,保证倪家找不到你们。”

    占米的话说完了,倪永孝的三名下吭不吭一声,甚至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似乎非常鄙视占米建议的拿钱出卖老大行为。

    “哐——!”

    占米等了几秒钟,回复自己的是安静的鄙夷,气得一脚踹向身边的一个狗笼,那个狗笼翻了过来,里面那个人也随着狗笼翻到四脚朝天地仰躺着,倒不是他不想转过身体,只是这个狗的笼子非常地小,塞进一个人就已经非常地困难,动一下都是奢望,转身就跟不可能了。

    占米原本就有些黝黑的俊脸更是发黑了,抖了一下发痛的右脚,脚下一跄一跄地走到墙角,找到一个用来抓狗的铁叉,铁叉尾端的两头非常尖锐,上面还残留着狗血凝固后的暗红,占米拿起铁叉一言不发地走了回来。

    “我没有时间陪你们几个玩,再问一遍,说还是不说?”占米说着上的铁叉已经对准一个家伙的脖子,铁叉尖锐的两头甚至已经有一点点刺进了脖子皮肤里面。

    倪永孝的三名下依然是一声都不吭,那个被占米铁叉指着脖子的家伙除了急喘气几次,胸口大力起伏着,也没有一点说话的意思。

    “你说,他们两个不说,是因为铁叉不是刺在他们脖子上。”占米又问了一次。

    被占米用铁叉指着脖子的家伙眼睛慌乱地转了一下,还是忍住没有出声,倪家待他们如兄弟,他们也不能负了倪家。

    “噗——!”

    占米的眼睛闪过一丝不忍,接着闭上了眼睛,脸上一狠,双用力往下压去。

    “啊——!”一道短促的惨叫声响起,已经死了一个。

    占米用力一拔,两条血柱喷出,地板上顿时流满了鲜血,占米的下心里全部慑了一下,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他们虽然不乏斗殴砍人、刀口舔血,但是像宰狗杀猪一样捅死一个人,他们还是没有看到过。

    剩下的两个人,他们虽然无法抬头,但是低着头用眼睛的余光也看到了自己同伴的死状,还有不断蔓延而来的鲜血。

    不要以为黑社会就只有忠肝义胆,他们骨子里的本质都是残酷的。

    占米托着铁叉,往身下的两个家伙走去。

    “哐当、哐当——!”

    剩下的两个家伙在狗笼里徒劳地无力挣扎着,晃动得铁笼哐当哐当作响。

    “一百万,谁回答快就是谁的,慢的后果自负。”占米双眼通红大口地喘气道。

    “三、二——!”占米再一次抬起中的铁叉。

    平凡里紧张的气氛非常地凝重。

    “我说!我说,不要杀我,我全部都说。”其中一个家伙摇晃着铁笼大声地吼叫道。

    “我说,我也说,不要杀我。”两个家伙全部都在一瞬间崩溃。

    “噗——噗——噗——!”占米一边用铁叉大力捅着最后一个说话的家伙,一边疯狂地怒吼道:“说,我艹你妈的说,早干嘛去了,现在才说。”

    占米连续捅了七八下,那个家伙已经没有了呼吸,只剩下最后一个抱着双脚颤颤发抖。

    “占米哥,冷静、冷静,放下叉子!”占米的下赶紧抱住占米。

    “说,在什么地方?”

    “尖沙咀南岗旧工厂楼。”

    “阿华,做事!”占米说着往外面快步走去。

    “占米哥,剩下那个家伙怎么处置?”

    “如果我们‘忠信義’今晚不死,就就把钱给他,送他离开港岛,承诺了就要做到。”占米打开水龙头冲洗着溅到上的鲜血。

    “明白了。”

    ……

    “黄sir,倪家的人出发了,要不要跟上?”黄志诚助报告请示道。

    “第一小组两个人跟上,其他人不要动!”黄志诚立刻下指示说道。

    “收到,over!”

    ……

    倪家。

    “孝哥,你猜得真准,我们真的被条子盯上了,刚刚派出的两辆车后面都有条子的狗仔。”倪永孝的下报告道。

    倪永孝点了点头,他倒是不知道有警察盯上倪家,只是他天生做事谨慎,今晚这么重要的行动更加谨慎几分而已。

    “四叔,第二队你带路,如果有条子跟踪,就带着他们往尖东的方向兜风,甩了他们之后再码头会合。”倪永孝说道。

    倪四点了点头,提醒地说道:“阿孝,今晚的条子会不会是飞报警了?”

    倪永孝笑了笑:“江湖事江湖了,飞桀骜的性格不可能找条子,除非他以后不想在道上混了。”

    “黄sir,倪家又有一队人出发了!”

    黄志诚侧着耳朵等了一会儿之后,立刻下指令:“第二小组跟上两个人。”

    “阿仁,你跟我同一辆车。”倪永孝笑着对陈永仁点了点头,然后转头向号码帮的小武说道:“你们最后一辆车。”

    “这么大阵势,要加钱的!”号码帮的小武看到倪永孝的下在检查枪支子弹,认真地说道,倪四跟他说的是用刀。

    “加钱没问题,今晚的事情办好,我十倍给你。”倪永孝指着小武爽快地说道。

    “好,就这么说定,十倍!”号码帮小武吸了一口冷气,立刻打住,生怕倪永孝反口。

    买一条人命,道上的行情是二十万,黑帮老大贵一倍,倪四给他的承诺的是五十万,现在倪永孝答应十倍,小武光想想就抑制不了自己‘蓬蓬蓬’的心跳声,做完这一单就可以退休,找个休闲的地方去叹世界了。

    “给——!”倪永孝的下递了一支枪给小武。

    小武摇了摇头,拍了一下腰间:“不用,我真的用刀的。”

    “好——!出发!”倪永孝说道。

    “准备出发!”黄志诚说道。

    倪永孝确实聪明谨慎,用两班下引开警察,可是他却漏了最重要的,陈永仁跟他同一辆车,这就跟安插一个死神在自己身边没什么两样。

    “东莞哥,好像有人跟在倪家的后面?”东莞仔身边的下低声说道。

    “妈的比,老子又不瞎,看到了,是什么人呢?”东莞仔躺在车座上,烦躁地抓了抓头发。

    “有没有可能是老大安排的人?”

    东莞仔愣了一下:“不会吧?”

    东莞仔想了一下,赶紧联系飞。

    “老大,倪家的人出发了,他们很奇怪,分了三批人出发,而且三批人后面都有人跟踪。”东莞仔按自己看到的照实际报告道。

    “有人跟踪倪家的人?”飞的智商不比东莞仔高到哪里去,最多是经验丰富一点,当然想不明白其中的弯弯道道。

    “你们看一下自己有没有被跟踪了,如果有,就呼叫陈耀给你们增加人,先干掉跟踪的人,再绑倪永孝家人,妈的,倪永孝不守江湖规矩动我家人,我也一定不放过他家人。”飞想了许久,终于决定道。

    “明白了,老大!”

    东莞仔挂断电话后,对身边的下说道:“劲猪,你去买一包烟,转一条街再回来。”

    “为什么?我仲有烟仔。”劲猪不明白地问道。

    “别问为什么,快去,留意一下有没有人跟踪你。”

    劲猪下车后,东莞仔也跟着下车,远远吊在劲猪的后面,看有没有人跟踪。

    ……

    凌晨,十二点整。

    “何先生,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倪永孝一下车远远就看到了飞一个人站在码头。

    “没有久等,也就是一两个小时而已。”飞脸色不善地冷哼道。

    倪永孝笑了笑,没有在意飞的冷嘲热讽,任谁的家伙在人家的里,脸上的表情都不会好到哪里去,没有直接骂娘已经是心计深沉了。

    倪永孝向自己身边的人打了一个势,那些家伙心领神会地散开,爬上高处的集装箱查看有没有埋伏,同时抢占有利的地理位置。

    “不用搜了,我说一个人来就一个人来。”飞撇了撇嘴说道。

    倪永孝耸了耸肩膀,没有回答。

    “艹——!”黑暗中一道黑色人影心里艹了一声,迅速往四周的集装箱望了一下,好像没有藏身的好位置,只好迅速往后退去,等倪永孝的下查完了,再掩进来。

    倪永孝的下很快就检查完毕,一个站在吊车上的家伙用电筒打了一个势,倪永孝点了点头,这才在身边几名骨干下的陪同下满意地往飞走去。

    “何先生,老实说我很欣赏你的胆量和勇气。”倪永孝开心地说道:“你看这样行不行,我们倪家出一千万,你退出铜锣湾,把你在铜锣湾的关系网全部交给我,包括你跟湾仔警署的关系,我放你们全家一条生路,你们离开港岛吧!”

    倪永孝的算盘打得很精,要想在铜锣湾站住脚跟,跟警署的关系是最重要的一环,不过他相信,只要自己拿出比飞同样多的筹码,警署也是可以合作的。

    “生路——?”飞一愣狂笑道:“你想这么容易就拿下铜锣湾?”

    “铃铃铃铃——!”

    倪永孝还待再说,飞的电话响了起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