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285章 停职调查
    黄志诚满脸凝重地离开审讯室,他终于明白了飞机为什么可以坐大,飞机幕后黑手还真是一个奇思妙想的天才,黑白挂钩,扶持黑道以黑制黑,这个手法玩得太溜了,虽然没能从飞机的‘鬼’套出幕后黑手的名字,但是黄志诚总算找到一个突破口,飞机的亲姐姐,何敏,想来这是一笔权色交易了。

    只要盯住何敏,不担心那个幕后黑手不现身,黄志诚想着套出一张相片看了一下,相片上的何敏一身灰白色的教师制服,衣服有些紧、丰腴的身材彰显得淋漓尽致,明眸善睐、绛唇映日。

    “真是一个漂亮的女人。”黄志诚喃喃着,嘴上浮起一丝怪笑,突然黄志诚的笑容僵住了,他看到陈永仁从扶梯下楼的背影,看到陈永仁下楼不值得惊讶,让黄志诚震惊的是他看到的陈永仁是穿着一身正式的警服,腰上还背着一个枪套,枪套没有扣好,里面没有配枪,很明显他还来不及去枪房领枪,那现在可能是下楼拍证件照的。

    “艹——!”黄志诚正要冲下楼去质问陈永仁,一只手拦在黄志诚的面前。

    “黄sir你好!”站在黄志诚右侧的是三个衣装笔挺男,整齐的西服上一丝曲皱都没有,三个家伙胸口都别着一张证件,黄志诚迅速扫了一眼,心里暗道不好。

    “什么事?我很忙,有事等我有空再说。”黄志诚说着就要走路。

    西装男再次伸手拦住:“不会耽误黄sir多少时间的,就两句话,请黄sir跟我们到内务部走一趟。”这三个家伙是尖沙咀警署内务部的人。

    “有话就在这里直说吧!我很忙,不像你们内务部的闲差。”黄志诚二次被拦,脸色也寒了起来。

    领头的内务部调查员转头跟自己身边的同事低声说了两句话,那名内务部调查员迅速离开,黄志诚一怒,他已经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了。

    果然,接下来的事情如同黄志诚的预料一般,领头的内务部调查员掏出一份公文:“黄sir,由于你于情报组刘建明督察跌楼案有重大嫌疑,还有你在尖沙咀码头的行动报告与鉴证科警员现场侦查有很大区别,现请你暂时停职接受调查,停职期间请你交上配枪与证件,直到调查结束。”

    “这不是你们内务部可以决定的吧!”黄志诚垂死挣扎道,他现在不能停职,好不容易有了重大线索,他需要现在的身份和手中的枪做事。

    “我们内务部早在几天前就通知陆警司了,陆警司拖延时间,只好我们内务部亲自执行了。”

    “我最近有个大案子在跟进,不能停职,我见你的上司,我现在就去早陆sir!”黄志诚退后一步说道。

    “黄sir,请不要让我们难做,只要你真的没有犯错,很快就可以复职。”内务部调查员稳住黄志诚说道,这时候离开的那名内务部调查员带着三四名军装警察走了过来。

    “黄sir,陆警司和我们内务部组长都已经签名,不要在做无谓的动作,还有,调查期间你不能离开港岛,随时配合我们内务部调查。”那个领头的内务部调查员也有些憷黄志诚,他们查过黄志诚的个人情报,情报显示这个家伙精神状态不是很稳定,这才叫来军装警,现在看来还真是英明之举。

    黄志诚被收回警员证、缴下警察配枪、一脸灰白地走回反黑组收拾东西,他能看到三名内务部调查员的‘鬼’,其实在那三个家伙出现的时候,黄志诚就明白了什么,明白归明白,可是就这样功亏一篑,黄志诚非常地不甘心。

    “黄sir,没事,内务部的人就是吃饱了撑着,他们除了内讧有什么本事,我们大家都撑你,相信你很快就可以复职了。”看到黄志诚在内务部调查员的监督下收拾私人物品,一名反黑组警员走过来阴阳怪气地拍马屁道。

    “滚——!”黄志诚怒骂道,他怎么会看不出这个表面拍马屁的家伙内心在嘲笑自己,不仅这个马屁精,随着黄志诚的‘鬼眼’越来越熟练,他看到整个反黑组剩下的警员背后都站着一只嘲笑自己的‘鬼’。

    陈永仁有陆启昌的关照,很快就办完所有的复职手续,领完配枪,正式上班,也就是有陆启昌的担保,不然想他们这种警员卧底,复职是要经过很复杂的思想品格审查,还有一系列的行为审查,甚至是精神科的精神状态分析。

    陈永仁刚刚拿到配枪就听说黄志诚出事了,他才第一天在警署正式上班,办公室生存技能为零,立刻往反黑组跑去。

    “怎么回事?”陈永仁在反黑组门口遇见了黄志诚。

    “你他妈才怎么回事?”黄志诚双手捧着自己的私人物品箱子,看着陈永仁一身警装,低声地怒骂道:“我他妈不是让你回倪家配合我吗?”

    陈永仁不知道怎么解释,只低声说道:“我想当警察,正正经经、见得了光的那种。”

    “是陆启昌!”黄志诚虽是疑问句,却非常地肯定,他看着陈永仁背后,突然什么都明白了。

    陈永仁没有回答,算是默然。

    黄志诚看到陈永仁腰间的配枪,突然现金一亮,低声地说道:“收工后找我,老地方等你。”

    “好的!”陈永仁看到内务部的人走过来,便与黄志诚擦身而过。

    ……

    审讯室。

    “阿sir,你们到底还要我招什么?我他妈什么都承认了,对,倪永孝是我砍死的,老子干的,后背一刀,腹部六刀。”东莞仔虽然双手铐着手铐,肚子上缠着白色绑带,却依然嚣张跋扈地靠着椅背桀骜地叫道。

    “我不是让你招这个,你为什么要杀倪永孝,是什么人指使你的?”审讯的警员引导道:“是不是你们老大飞机?”

    “艹!你他妈脑袋又屎呀!到处乱喷粪,要我诬陷我老大,我说是港督让我去砍倪永孝的行不行,你们要不要做笔录。”东莞在哂笑道。

    一大早‘忠信義’的律师就见过东莞仔,让他不要乱说话,剩下的社团律师会搞定,判不了几年,出来就是一方小头目,钱权都不会少,东莞仔在抽生死签的时候就心里有数,早就预备好要坐苦窑挨资历了,何况,砍了尖沙咀倪家话事人倪永孝,确实也够这个家伙在道上威好几年的,相信就算蹲苦窑都没人敢惹他。

    “你他妈这里是警署,不要这么拽行不行。”录口供的警员大骂道。

    “超——!”东莞仔撇嘴道:“拽有罪吗?就算有罪,我他妈就是这么拽,怎么滴!”

    两位审讯警员对视一眼,明白这是一个老油条,问不出什么的,看来只能在那个平平无奇的占米身上找突破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