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296章 疯狂的杀手锏
    “徐人已经抓到陈永仁了,现在押回警署。”李文彬向徐一凡报告道。

    “很好!”徐一凡开心地叫道:“黄志诚呢,黄志诚抓到了没有?”

    “黄志诚死了,被人从白马大厦上扔了下来,弥敦道发生命案,我已经封锁了现场。”李文彬平静地报告道:“凶手是使用了专业的催泪弹与烟雾弹,物业处的监控视频被破坏,应该是多人配合行凶。”

    “什么?黄志诚死了?”徐一凡‘惊讶’地叫道。

    “你暂时不用回来报道,让李魁把人带回来就行,你和朱标留在现场搜集线索,全力侦破这个案件。”徐一凡的安排很合理。

    “黄志诚死了?”方洁霞满脸惊讶地说道。

    “嗯!”徐一凡神色凝重地点了点头:“我正要查黄志诚、黄志诚就被人杀了,不知道是不是针对我。”徐一凡满脸狐疑地思考着。

    方洁霞安慰地看了徐一凡一眼。

    “最近署长有没有说让谁来代替我位置?”徐一凡突然从沙发上站起来问道。

    “没有,从来都没有!”方洁霞果断地说道:“你只是闲职休假,又不是停职或者辞职,当然是等你休假回来重掌重案组与反黑组的。”

    方明珠却是说过要找人代替徐一凡,那个人就是眼前的方洁霞,方洁霞也有过这个想法,只是,现在她是打死都不会承认的。

    “会不会是黄志诚的仇家,那个家伙做事那么过激,还大放厥词没有他破不了的案子,我怀疑是他以前得罪过的人报复。”方洁霞很认真地把徐一凡带偏。

    徐一凡很配合地摸着光洁的下巴思考着。

    “不管怎么样?黄志诚是在我们湾仔辖区出事的,这个案子我们一定要追究到底。”徐一凡信誓旦旦地说道。

    方洁霞点了点头。

    徐一凡很快就收到了李杰的简讯,警察突然出现,李杰等人没有办法,只好先行撤退,陈永仁被警方抓走,任务失败。

    陈永仁的逃生确实让徐一凡如芒在背,尤其是现在还在被押送警署的途中,等一下徐一凡必须亲自审讯陈永仁,不然他的做法就有些前后矛盾,让人起疑了。

    徐一凡不知道能重创自己的能力,是陈永仁还是黄志诚,不过从李杰发回的情报,那种能力可能是在陈永仁的身上,因为黄志诚很差劲,李杰还没发力,他就要挂了。

    这让徐一凡更加不想见陈永仁,万一又是一个回合就让自己躺下了怎么办?徐一凡从来都没有那么矬过。

    对于自己无法掌控又无法理解的力量,徐一凡通常都会选择毁灭。

    “徐sir!李魁回来了!”肖潇再次进门报道。

    “好!先让李魁审讯下陈永仁,我稍后就到。”徐一凡挥手道,徐一凡想拖延时间。

    “徐sir,陈永仁说要见你,没见到你,他说他什么都不会说的。”肖潇再次敲门。

    “好!带路!”徐一凡只好硬着头皮上了,偏偏方洁霞也要跟着。

    审讯室。

    李魁一脸惭愧地站在门口。

    “徐sir!”李魁羞愧地说道:“我…我!”

    “没事!”徐一凡拍了拍李魁的肩膀说道。

    “陈永仁?”

    “徐一凡!”陈永仁咬牙道。

    “你认识我?”徐一凡问道。

    “认识,大名鼎鼎的最年轻警司谁不认识,你不认识我罢了!”陈永仁嘲讽地笑道。

    “很好!方警司也在,那就真的太好了!”陈永仁拍手笑道。

    “为什么?”徐一凡脸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暗暗戒备着陈永仁。

    “什么为什么?”陈永仁愕然。

    “你和黄志诚为什么跟踪我?”徐一凡问道。

    “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陈永仁看着方洁霞说道。

    “自然是真话!”方洁霞点头说道。

    “徐sir,你也一样吗?”陈永仁看着徐一凡的眼睛说道,好像他自己就是黄志诚一般,也能看透别人的内心,看到别人心里的‘鬼’。

    “如果你觉得我是善男信女,可以编个假话来试一下。”徐一凡的脸色顿时阴森了起来。

    “徐sir,你不是一个好人。”陈永仁说道。

    徐一凡耸了耸肩膀。

    “黄sir是你杀的!”陈永仁突然大声地叫道,脸上的表情非常地认真,好像自己是在阐述一个事实一般。

    “为什么?”

    “因为你是面具‘v’!”陈永仁大声地叫了起来:“人也是你,鬼也是你,白天执法,晚上犯法,你就是通缉榜单上那个神秘的面具‘v’,你的身份被黄sir查到了,所以你要杀他灭口。”

    徐一凡满脸的惊讶。

    方洁霞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李魁站在门口,脸上的表情不悲不喜,好像陈永仁再说,你今天吃了吗?李魁摸了摸吃撑着的肚子,懒得理他。

    陈永仁满意地看着方洁霞转头望着徐一凡惊讶的表情,看来他们两个并不完全是一伙的。

    “我让你交代为什么跟踪我,你给我讲故事是吧!”徐一凡非常愤怒地拍着桌子。

    “恼羞成怒了吧!”陈永仁嗤笑道:“你以为杀了黄sir就能掩盖你的真面目了吗?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听过没有?”

    徐一凡转头跟方洁霞对视了一眼。

    “你确定你的精神没有问题?”徐一凡说着已经下命令:“李魁,把李心儿叫过来给这个家伙看看。”

    “方警司,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一定要相信我!”陈永仁感觉事情有点出乎自己的意料,赶紧对方洁霞大叫道。

    方洁霞不耐烦地敲了敲桌子:“大家都是警察,请你配合一点好吗?你知不知道我谁?我是前‘v专案小组’的指挥官之一,另外一名指挥官是你们警署的陆警司,徐sir是我们专案小组的刀锋,多次与面具‘v’交战,你当我是傻子吗?”

    “不是的,方警司,有两个‘v’,徐一凡就是其中的一个!”陈永仁立刻叫道。

    “我们当然查过有多个‘v’,可是徐sir也不可能是‘v’,他没有这个必要,惩恶除奸,警察的身份还不够惩恶除奸?为钱吗?”方洁霞说着想起莎莲娜,摇头哭笑:“难道当‘v’除暴安良可以升官发财?”

    任何人都可能是面具‘v’,唯独徐一凡不可能,方洁霞了解这个竞争对手,徐一凡不配,是的,他不配,面具‘v’杀人不为钱,只为公道,徐一凡绝对不会做这种蠢事,你让他从食堂顺手带一个快餐上来,他都要占你一点便宜,你让他舍己为人?大公无私?方洁霞想想徐一凡一付假惺惺大公无私嘴脸的时候就一阵恶寒。

    陈永仁傻了,他没想到这点,徐一凡要做‘v’的动机是什么?‘v’能够做到东西,他轻易就能做到,还能得到更多好处,除非神经不正常,不然谁会这么干。

    “我会找到证据的,我确定你就是面具v。”陈永仁坚定地说道。

    李心儿刚好敲门进来。

    “徐sir!”李心儿从徐一凡和方洁霞点头道。

    陈永仁又傻了,转头左看看方洁霞、又看看李心儿。

    “你….你是鬼?”陈永仁吃吃地对李心儿叫道,他听过黄志诚描述‘鬼’的情景,只是他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也能看到‘鬼’了。

    “你才是鬼呢?”李心儿撅着嘴巴骂道,转头对徐一凡说道:“是这个家伙精神不正常吗?不同看了,直接送青山吧!他就是不正常。”

    李心儿的话把徐一凡开心得,差点没忍住要跳起来狠亲这个女人一口。

    “你是人?”陈永仁感觉自己脑袋晕乎乎的。

    “废话,这世上能有鬼吗?不是说是警察吗?”李心儿又是转头问向徐一凡:“他警校怎么考上去的。”

    徐一凡默默给李心儿一个大拇指,立即补刀:“天知道,说不定他红包比别的学员高也指不定。”

    “你们是双胞胎?”

    陈永仁的话一出口,徐一凡肠子就要笑了。

    “不是!”果然,方洁霞和李心儿异口同声地怒骂道:“你瞎了吗?”

    方洁霞说完已经忍不住离席了。

    “你先出去,我等下去找你!”徐一凡拍拍李心儿的手臂说道。

    “李魁,关门!”徐一凡指了指审讯室上方的监控器。

    “明白!”李魁走了出去,把门关上。

    “现在没人了,可以说了吧!”徐一凡看着陈永仁的眼睛说道:“为什么那么肯定我就是面具‘v’。”

    “黄sir看到了你的‘鬼’,人会撒谎,‘鬼’不会。”陈永仁说着黄志诚的口头禅。

    “‘鬼’?”徐一凡没见过黄志诚,当年在云来茶楼,徐一凡看到黄志诚的时候、黄志诚已经被袁浩云一枪爆头了,所以他不知道黄志诚是不是像陈永仁这样神经兮兮的。

    “别装了,这里没人,黄sir临死前怀疑你也能看到‘鬼’,你应该知道什么是‘鬼’。所以你们两个互相探视对方‘鬼’的时候才会受伤,你也受伤了吧!”

    徐一凡的脸色一变,跟着就是一喜。

    “你是说是黄志诚让我受伤的?”徐一凡欣喜地问道。

    如果是黄志诚才有那种能力,黄志诚已经死了。

    “你果然承认了!”陈永仁愤怒地叫道:“为什么,你明明有这种惩恶扬善的本事不用来破案,偏偏要用来杀人。”

    徐一凡不置与否。

    “你觉得黄志诚是一个好人。”

    “对!”陈永仁果断地说道。

    “告诉你一个秘密,黄志诚杀了一名警察,尖沙咀码头,一名警察中枪受伤了忍不住大叫,他身边的黄志诚怕暴露了自己,用双手把那名警察嘴巴,活生生地把对方憋死了。”徐一凡靠近陈永仁的耳边阴狠地说道。

    “不可能!”陈永仁立刻反驳道。

    徐一凡摊了摊手,爱信不信。

    “李魁,进来招呼一下尖沙咀的伙计,也不用问口供了,斋招呼就行,”徐一凡拍拍屁股站了起来,原来高手是黄志诚。

    “好的!”李魁早就看陈永仁不顺眼了。

    “你要干嘛?”李魁把审讯室门关好之后,陈永仁立即大叫道。

    “妈的,刚刚问你口供,你很拽啊!现在你不用说话了,只要惨叫就行!”李魁双手握在一起,掌心向外一扭,噼噼啪啪,十根手指都响了起来。

    徐一凡听着审讯室里面陈永仁的惨叫声笑了笑,都搞成这样了,陈永仁脸上要是不挂点彩色,徐一凡才真的有嫌疑。

    ……

    两天之后,徐一凡也找不到什么证据起诉陈永仁,只好让李鹰把陈永仁扔回尖沙咀警署,这场闹剧就像是以黄志诚的死亡结束了。

    陈永仁被尖沙咀内部调查科停职调查了,因为他的手枪遗失了,他现在枪套里面的配枪是一支高精度的仿真枪。

    两个星期之后,陈永仁收到了黄志诚的遗物,遗物里面有一盒录像带。

    “阿仁,当你看到这盒录像带的时候,我可能已经死了,不用惊讶,我百分之凡给杀了的,当然,我们没有证据。”显示器上的黄志诚苦笑了一下。

    “徐一凡太强大了,我仔细查过他的履历,他应该跟我一样,都是遭遇一场大难后,没有死成,最后获得了某些能力,所以,他前期平平无奇,后期突飞猛进,还有,你经常跟我说,我变了,因为我的视界不一样了,我看到了你们看不到的东西,明白你们不明白的道理,这是层次上的差异,徐一凡应该也一样,不过可惜的是,我发现他太晚了,他的势力已成,现在又知道有我这种威胁在,肯定恨不得除之而后快,我当然也有过这种想法,有些东西,全世界只有一个人拥有就足够了。”

    “有件事我必须说出来,对不起,我骗了你,刘建明是我杀的,算是失手吧,我推了他一把,为了脱罪我撒谎了,不过刘建明是韩琛的派在警署的卧底,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当晚他在天台也亲口承认了,还让我给他一个做好人的机会,我没有答应,现在想想,或许刘建明真的只是缺少一个机会。”

    “第二件事让我每天晚上都做噩梦,我杀了自己伙计,在尖沙咀码头,我亲手杀了自己手下,人人都有鬼,凭什么我没有,有一天我终于发现了,原来我也有‘鬼’、我也会害怕,我也想升职,我一直想做一个绝对的好警察,原来根本就不可能做到,既然我自己都无法做到,当时我竟然义正言辞地谴责刘建明不是一个好警察,谁的心里没有一点小算盘,有小算盘不加以控制,就会变成‘鬼’。”

    陈永仁眼睛瞪得大大的,双眼都充满血丝,黄志诚一直是他的偶像,偶像破灭的滋味并不好受。

    “如果你看到这盒录影带的时候,徐一凡也已经死了,那么你应该在我的尸体上看到了你的配枪,是的,我偷换了你的枪,如果徐一凡没事,你的配枪在老地方。”

    “如果徐一凡还没有死,你就不要再做无谓的牺牲了,你不会明白那种能力的厉害,就像我一直在利用你,你还要感激我一样,徐一凡的能力可能更强,保重,我之死也未必是坏事,可能是对我做坏事的报应吧!”

    “最好帮我一个忙,把这盒录像带交给陆启昌,我有一个办法制裁徐一凡,你先!”

    显示器上的黄志诚话还没说完,陈永仁就关闭了电源,双手痛苦地捂着脸抽泣着,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这就是黄志诚说的能整死我的东西?”突然一道声音在陈永仁的房间响起,陈永仁迅速起身转头。

    一个黑衣人站在房间的一角。

    “徐一凡?”陈永仁厉声叫道。

    “对!”黑衣人扯下面罩,不是徐一凡那个家伙是谁,徐一凡身后的窗户又爬进来一名黑衣人,向徐一凡比了一个ok的手势。

    “你就是杀了黄sir的凶手吧!”陈永仁说道。

    来人正是李杰,静静地站在徐一凡身后没有说话,他已经跟踪陈永仁两个星期了。

    “我原本想放你一条生路的,偏你自己要作死!”徐一凡突然说道。

    “值得吗?”

    “值!”

    徐一凡点了点头,毫无征兆地抬手就是一枪。

    “噗!”

    陈永仁额头中间出现了一个弹孔,一个细小的弹孔,陈永仁倒在地上的时候,身体还在一抽一抽地抽搐着,只是,陈永仁脸上的表情没有惊讶,没有后悔,而是一脸的欣慰。

    “真白痴!”徐一凡摇头骂了一声,带上面罩,他让陈永仁看到自己的脸已经很不错了,要是还让陈永仁坑自己是不可能的。

    “动手!”徐一凡挥手说道。

    李杰点了点头,抽出一把小刀,打开陈永仁家里的显示器,竟然找到一个微型的摄像机,陈永仁竟然转偷拍器自己拍自己的死亡。

    “手臂!”徐一凡指着陈永仁的左手冷冷地说道。

    李杰用小刀隔开陈永仁手上缝线的伤口,在陈永仁的皮肉里面挖出一个微型录音器,正是黄志诚之前给陈永仁的那一台。

    原来这才是黄志诚能整死徐一凡的杀手锏,竟是要用陈永仁的性命来执行,陈永仁这个疯子竟真的听黄志诚的脑残计划,这么坚挺的p,徐一凡都有些佩服。

    陈永仁洗掉后面的一段,想必就是说这个计划的。

    可惜,黄志诚不知道徐一凡的风骚技能,‘场景扫描’,只要徐一凡够耐心,肾结石他都能给你扫出来,别说区区一两个偷拍窃听器了。

    陈永仁手臂里面的窃听器是他自己装的,可惜他不知道黄志诚死了还算计了他一次,黄志诚担心徐一凡有着和自己一样的‘读心’能力,瞒着陈永仁在显示器里面装了一个更加高级的监视器,作为第二道保险。

    现在两道保险都已经凉凉。

    “炸!”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