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七十七章铸成大错
    ,。

    “佛祖拈花,迦叶一笑。以心为印,教外别传。”少林是天下武学极盛之所在,规矩极为森严,倒使人忘记了它另一个赫赫有名的身份——禅宗正溯,汉传祖庭。

    陈昂立于少林碑林之前,观摩着这些古朴的石碑,在他身后山门外,汇聚起的一大批武林中人,门内韦陀高举,光大门户,碑林里都是历代书法大家的名碑,有许多都是禅宗高僧所刻,实是一处绝妙的所在。

    可惜这些武林中人,没有陈昂这般兴致,对这古拙的文字并没有什么兴趣,反倒是瞪大眼睛,看着山门之后的空地。当然,如果陈昂告诉他们,这些不起眼的石碑上,藏有许多禅宗留下的武学痕迹,那就不一样了。

    心印传法,顿悟成佛,没有足够的智慧,即使绝世武学摆在面前,又怎么样?照旧是两眼一抹黑,不识一字。

    凡是在江湖中摸爬滚打过几天的,谁没有听说过少林?即使不是武林中人,但凡有点见识的,也应该知道少林,因为它不仅仅是武林大宗,更是禅宗祖庭。玄慈方丈,早年号称伏虎罗汉,但无论他曾经的威名如何,人们只会记得一个身份——少林方丈。

    方丈本不已武功高强为尊,但少林佛学衰落,只剩下一个天下武学出少林的名头,如果方丈武功不行,少林还有什么脸面,自称武学圣地。千年古刹,竟然兴衰如此。

    好在,这一次,少林不必承担这么大的压力。

    因为,他们的对,是武林百年来,公认最可怕,最强大的高,是江湖从未有过的可怕势力。

    西夏一品堂,天山灵鹫宫,江南霹雳堂,蜀中唐门,温家老字号,无数或大或小,有能和少林媲美的千古名门,也有根深蒂固传承悠久的武林世家,都在这强大的碾压之势面前,灰飞烟灭。

    “禁武堂”三个字,就像泰山北海一般,沉沉的压在在场所有人的心底。

    这个武林中另类的怪物背后,更是站着一个更加令人窒息的庞然大物,往日里一笑置之的东西,今天才让大家,感觉到深深的压力,不知是谁叹息了一声。

    “朝廷啊!”

    在场的武林豪侠们,仿佛市井小民一样,无力的叹息起来,感慨这个庞然大物的阴影和可怕,不仅仅是因为千年以来,威严入骨的中央威名,更因为它背后那个神魔一般的阴影,如今站在碑林之前,饶有兴致打量书法的那个人。

    玄慈身后虽然跟着五百少林武僧,可是面对陈昂,仍旧有些头皮发麻,未等他说些什么,陈昂便已经回过头来,注视着在场的武林群豪。

    “陈施主,关于老衲和慕容家那场冤孽,老衲已经请来几位名宿,证明慕容家所为确实和少林无关,鲜卑复国一事,我等实不知情。”玄慈沉声道,他起身让几位名宿上来,还是赵钱孙,智光等人。

    智光大师看着陈昂,道:“陈施主,我们又见面了!”

    “智光大师别来无恙?”陈昂笑道。

    “少寝,少语,只盼陈施主,能还我一个安宁。”智光大师双合十,对着场上群雄,深深的鞠了一躬,道:“萧施主,今日正是真相大白之时,雁门关外的惨案,今日便做一个了断!请施主出来一叙,请施主出来一叙!”|

    他的声音回荡在场中,数十里外都能听到。

    “萧某来矣!”远处传来一声大喝,但见几个起落,萧峰就来到了山门之前,看见他来这里,群雄纷纷扰扰,四下里,传来许多暴喝:“萧峰,你这杀父杀母杀师的狗贼!”

    “杀了这辽狗!”

    “大丈夫敢作敢为!是萧某干的,萧某自当一力承担,不是萧某干的,谁也不能把脏水泼在我身上!萧某大好男儿,敢作敢当,即是报杀父杀母之仇,我如何不敢承认?。”他这话说得凛然。

    众人又见他方面长身,宽胸粗膀,眉目间不怒自威,竟是坦然之色,心里便先嘀咕了三分:素闻乔峰为人大气爽朗,今日一见,如此男儿,又岂是藏头露尾之徒?莫非我们真的弄错了?

    “阿弥陀佛!诸位请听老衲一言!”智光大师缓缓道:“老衲相信萧施主,徐长老,乔氏夫妇,玄苦大师之死,另有隐情,诸位还请慢听。”智光大师的威望,众人自然是相信的,当即被安抚下去,看着场中。

    “二十年前,雁门关外惨案,却是老衲大人带人所为。”玄慈叹息道:“老衲为人所骗,误信了奸人所言,至使萧施主一家,无辜牵连,万般罪过,皆归于我!”

    “可惜了!”陈昂叹息道。

    “玄慈方丈,无心之过,确实是可惜了!”智光大师摇头叹息。

    “可惜玄慈方丈做了和尚,要是去当官,朝廷必有你一个一品大员的位置。”陈昂淡淡道:“玄慈方丈这话不妨慢点说,后面的罪过还有很多,叶二娘的罪过,少林弟子的不法,方丈都要一力承担,不知是这罪过太轻,还是方丈肩膀太重?”

    玄慈听闻此言,身子不禁摇了摇,一时难以站稳,他沉默的深吸一口气,闭目不敢看陈昂。

    “你胡说什么?”脾气火爆的玄石大怒道,他抓起身旁的禅杖,就要冲上去,却听见玄慈一声厉喝:“玄石师弟住!无名嗔怒,最是坏人修为,退下!”

    玄慈长叹一声:“陈施主说的对,我有罪……”

    “而且是倾尽四海之水,都洗不干净,用尽九州之铁,都难以铸成的大错!大罪!”陈昂缓缓道:“佛门戒律有根本戒、大乘戒之别,但都以杀生为第一戒,淫邪为第二,或第三戒……”

    “我少林僧人除魔卫道,守正除恶,即使犯了杀生之戒,堕入阿鼻,也是出于善心善行,成仁而已,你要是拿这一点来污蔑方丈,贻笑大方而已!”玄石怒目讥讽道:“纵然方丈误犯杀孽,也轮不到你说话!”

    他这话说的坦荡,少林僧人,除魔卫道多有牺牲,误杀好人虽然可惜,但在场的群雄自衬,都不敢说自己平生未伤一条无辜性命。玄慈大师误信奸人,误杀无辜,虽然可惜,但也算不上什么十恶不赦的罪过,纷纷力挺玄石。

    智光大师也出言道:“玄慈方丈虽然有错,可施主你说的太过了。方丈他早有悔改之心,老衲只愿已身化解这段孽缘。萧施主,老衲的性命,你尽可以拿去。在场群雄见证之下,必然不会怪你,只愿老衲一身性命,能平复你父母的血仇。”

    “以血还血,血债血偿!诸位英雄,萧施主为父母报仇,天经地义,我等身死,也绝无二话可言!”智光禅师上前一步,袒露瘦骨嶙嶙的胸膛,道:“我等误杀好人,已是犯下大错,诸位如果为我们报复,老衲九泉之下,也不能瞑目!”

    “因果偿还,报应不爽,陈施主说的对,老衲错了!萧施主,我对不住你!”

    赵钱孙也叹息一声,解开衣衫,露出毛茸茸的胸膛,他把一把牛耳尖刀递上,对萧峰说:“我赵钱孙苟活了数十年,闭目之间,惨象历历可见,今日偿还性命,竟然如此坦然,小娟,临死之前,你可愿意为我唱一唱从前的那些歌儿吗?”

    谭婆捂住嘴,呜咽道:“你这又是何必,又是何必呢?”

    “雁门关外,是我们错了,好男儿敢作敢当,我赵钱孙一辈子忘记了姓名,今日起,我的坟前已经可以坦然的刻上名字了,小娟,你把我的名字刻上去吧!”

    “谁要刻你的名字,谁知道你叫什么?”谭公气得吹胡子瞪眼,他看了看萧峰,又回头望了望谭婆,一时竟然不知道说什么,接下去。

    玄慈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看着陈昂注视着他,几次开口,又几次闭嘴,脸上显示出极为挣扎的表情。两滴浊泪,从他眼角滑落,他哽咽道:“陈施主,陈施主……”

    话语已经难以全诉。

    萧峰接过牛耳尖刀,看着智光禅师和赵钱孙两人,下微微的颤抖,他问道:“数十年前,你们杀我父母的时候,今日萧某为人子女,为他们复仇,该不该,该不该?”

    “为父报仇,天经地义,施主理所应当。萧施主,你本安享天伦之乐,有亲人疼爱,老衲所犯下的血债,自然要以血偿还,施主,你动吧!”智光禅师闭目道。

    萧峰举起尖刀,愤然插下,在场人齐齐惊呼,其中唯有一名女子的声音,最为清楚。

    待众人回过神来,看见智光禅师错愕的样子,这才看见,匕首没入他身前土地内,只有把柄留在外面,这里人来人往,地面比青石更为坚硬,如今匕首却没柄而入,这份掌力,堪称绝伦。

    “莫非萧峰嫌匕首太过利索,要用降龙掌打死他们?”众人心想道。

    唯有阿朱,泪流满面的看着萧峰,只有她知道,萧峰心里经过了怎样的挣扎。

    “啊啊啊啊啊!”萧峰仰头狂呼,状若疯狂,“昔日我父亲不杀你们,今日,我也饶你们一命……”他说了一句,就再也说不下去了。

    赵钱孙和智光两人垂目而视,不忍看向他。

    唯有陈昂一直注视着玄慈,看着他脸上,从挣扎,到平静。

    玄慈目光坦然,抬头对视着陈昂。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玄慈双合十,忽然反向自己天灵拍去。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