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一百一十一章石油战争
    ,。

    一只有些肥大,但保养得很好的,紧紧的拽着上轻轻的几张纸片,颤抖不已。

    可以看得出,这只的主人平时一定养尊处优,他的指甲修剪的一丝不苟,粗粗的指头上,唯一的痕迹是夹雪茄留下的,一点微黄的茧子。

    腕上没有半点杂质的红宝石袖扣,精致典雅的古典械表,甚至整齐,布料柔顺而有质感,极为合身的袖扣,无一不说明了这只的主人,平时一定是优雅的,慢条斯理的做着符合自己身份的事,指点江山,决定千万人的性命。

    但现在,这只却仿佛失去了控制,这只指点仆人的,这只捻起别人的劳动果实,像垃圾一样嫌弃的,这只高贵的,尊贵的,永远处于人们视线中心的,却像一个失去控制一样颤抖起来,即使只是几张薄薄的纸片,都像大山一样沉重。

    “荒谬!可笑!狂妄!他以为他是谁?他是什么东西!能向我们挑战?”气急败坏,恐惧无措的声音响起,仿佛蕴藏着无尽的怨恨和深深恐惧,“天启,他是谁?他不过是从不知道哪里蹦出来的小丑,他也配质疑我们,他也想挑战我们吗?”

    “他知不知道我们的力量,我马桶上镶嵌的黄金都能砸死他!他知不知道他招惹了什么样的力量?我要给他一个教训,要给那群狂徒一个教训!不就是聚变核能吗?不就是高能电池吗?我要买下它,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想让全世界用电,他们才能用!”

    赛义夫忘记了自己现在的身份,他幻想着,用钱砸下美国通用电气公司,看着那群狂妄的,该死的人,趴在他脚下舔他的鞋底,就像曾经一样。美国能源企业谄笑的巴结他,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九岁的少女,或者更疯狂的一切。

    “我要先悬赏他的命。要看见那个家伙的脑袋,什么末日天启,没有政府的保护,他什么都不是,这个世界是我们的世界。我要戳穿美国可笑的谎言,核聚变怎么可能成功?怎么敢成功?”赛义夫猛的起身,脸上的大胡子颤抖着,他来不及整理自己的头巾,就匆匆来到视频电话之前。

    “全世界依靠石油工业生活的人超过十亿,靠乙烯,靠石油化工生存的更多,汽车产业,塑料产业、航空航天,这个世界是石油上的世界。是我们的世界,我们规定它,我们控制它,如果不想同归于尽,就得听我们的!”赛义夫赤红着双目,歇斯底里道。

    这样的状态,大厅中的人几乎都存在,赛义夫不是他们中最极端的,这些身穿长袍、西装,衣冠楚楚的人。像无头蟑螂一样乱窜,嘴里胡说一些自己也听不懂的东西,巨大的恐惧,吞噬了他们的心灵。

    他们曾经有着跺跺脚。世界也为之震动的影响力,他们有着发动第一次、第二次石油危,掀起经济危,重创世界经济的辉煌战果,他们曾经是影响世界的精英,无数人拼搏一生。就为了给他们做奴才,为他们赚钱,无数人类的精英挤破头,就想和他们共进晚餐。

    他们的品味是时尚,他们的爱好是潮流,他们将地下黑黝黝的财富挖掘出来,以黄金一样的价格,卖给全世界,享受着最奢华,最放肆的生活,不必学而有术,不必艰苦拼搏,开阔创新,他们生而为高贵!

    这似乎是天经地义的公理,他们有力量,他们很优秀,他们将自己和普通人之间,划下了一道深深的沟痕。

    但这一切,终止在一个人的里。

    他将高贵打落凡尘,掉进了泥地里,让一切变得可笑。

    赛义夫看着视频里苍老的国王,喃喃道:“父王,我们在想办法,我们的朋友那么多,总会有人解决这一切的,世界经济和我们息息相关,没有人敢无视这个威胁。天启,没有什么了不起,他再危险,也只是一个人。”

    “不!”视频对面,国王麻木的看着视频,否决道:“他不止是一个人!”

    “父王,世界和我们是站在一起的,昨天国务卿还跟我说,美国是我们坚强的后盾,天启只是美国人放出来的一条狗,就像拉登一样,现在他触线了,他是在自取灭亡!”赛义夫激动道,“我们甚至不必出,会有大把的人想要弄死他的!”

    国王用一种奇异的,赛义夫从未见过的眼神看着他,那是一种深深的绝望和无奈,赛义夫成曾经在那些毫无生的难民眼中看到过,类似的眼神,那种对生命的麻木,这一刻,他甚至怀疑,对面的是不是他的父王?

    “赛义夫!”国王叹息道。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赛义夫做出侧耳倾听的恭敬姿势。

    “让我们向主祈祷吧!”赛义夫震惊的看着他的父亲,看着这个尊贵的老人,抛弃了他华丽的地毯,抛弃了他舒适的垫子,跪在坚硬的大理石上,屁股朝天,匍匐在地上。

    听见他的父亲,念着不同以往的祈祷词,轻声祈祷道:

    “亚兹拉尔!宽恕我们吧!”

    赛义夫终于确定,他的父亲疯了,这似乎是一件好事,作为他父亲上百个儿子中,唯一一个发现这件事的人,他有着很大的可能,继承他父亲的位置。但赛义夫早已把这些忘在了脑后,他颤抖着看着屏幕。

    美丽的橙黄色瞳孔。

    如果这是一位美人,赛义夫会为了这单纯的,神圣的眼神,将那个女人娶回去,反正他可以娶无数个妻子,亵渎神圣的味道,会让他鲜血都沸腾的。

    但现在,他只想跪倒在地。

    流畅的曲线,宽大的翅翼,那只披着鳞甲的奇异生物,从门口优雅的迈入的时候,那种死亡的震撼感,就如影随形的伴随着赛义夫,那种食物链上层对下层的震慑,那种智慧对愚昧的高贵,那种纯粹对驳杂的神圣。

    只有一个词,能形容眼前的生物——死亡天使!

    “亚兹拉尔!宽恕我们吧!”赛义夫一声哀鸣。

    与此同时。赛义夫的父亲,匍匐在地上的老人,他化成了一道光,融入了死亡天使的光环里。每一个细胞,苍老的肉体,犹如遇到热水的寒冰,无声无息的消融在那个生物,反射的阳光里。

    仿佛涅槃一般。一只更小一些的生物,从阳光里飞了出来,纤长的身躯,冰冷的橙黄色瞳孔,充满着杀戮,死亡气息的身体造型。两只生物,轻轻看了视频对面的赛义夫一眼,让他经历了如同噩梦一般的一秒,然后展开翅膀,消失在了天际。

    看到阳光下的神圣场面。赛义夫心里只有茫然和恐惧:刚刚发生了什么?国王怎么了?

    这种深深的恐惧,让他失去了一切对抗的心思,他跌跌撞撞的走着,推开上来阻拦他的人,他失神的念着,恐惧着,他颤抖着,蜷缩在地面,发出一声失控的哀鸣。

    “那是异种!”一个声音传到了他的耳里,赛义夫抬起头。看见一个平平常常的大男孩站在他面前,扶着他,他的身上,散发着赛义夫最讨厌的。穷人的臭味,但那个男孩却自信的,毫不却场的直视他的眼睛。

    “谁允许你进来的!这是私人的地盘,滚出去!”赛义夫仿佛条件反射一样的说了一声。

    他好像激怒了那个男孩,他看见那个白人站了去起来,用赛义夫这辈子再也不想听到的语气。对他说:“你还以为是从前吗?醒醒吧!天启已经摧毁了你们的一切,他打断了你们任何值得自豪的地方,他打断了你们民族的脊梁。”

    “你再也不能站着跟我说话了!”

    “石油没了!”

    赛义夫听见了最后一句话,原本没有表情的脸,没有神采的眼睛,忽然爆发出巨大的愤怒和狰狞,“你说什么?你说什么?可笑,荒谬,石油是什么你知道吗?你这卢瑟懂吗?你不过是个……”

    “石油被摧毁了!”青年打断赛义夫的话,“世界上八层的产量,五层的储备,被摧毁了!石油完了!石油工业体系完了!你们的国家、民族也完了!”

    “胡说八道!你放你娘的狗屁!”赛义夫满脸狰狞,他抓着那人的衣领,用尽自己生平最大的力气,想要提起他。

    那人像铁箍一样,牢牢的栓住赛义夫的,嗤笑道:“你知道天启吗?你了解他的可怕吗?腐烂在尘埃里的蛆虫,也敢自命高贵,你们这些食腐的蛆虫,我告诉你,天启毁了你们,他像捏死一只虫子一样,掐死了你们的命脉。”

    “我们可以对付他,我们可以消灭他!他只是一个人,他算得了什么?”赛义夫挣扎道。

    “蠢货!睁开眼睛看看!他不是一个人,他是一种灾难,一种对人类的终极考验,末日的天启,全人类,全世界都在对抗他,整个美洲大陆都在他的阴影中瑟瑟发抖,他是世界之敌,是毁灭者,是天启者,是我们一生的噩梦,是文明的噩梦!”

    青年直视赛义夫的眼睛,嗤笑道:“你能做什么?小虫子?”

    “在他的阴影下,瑟瑟发抖吧!”

    “他为什么?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异种是什么?石油发生了什么事?”赛义夫终于冷静了下来,至少愿意用脑子思考了。

    “你们挡着道了!虫子们!于是,被碾死了,事情就是这么简单。所有的权力,力量,努力,智慧,在那个人面前,就像虫子一样无力,终于被碾压成渣。至于异种,是天启下的饥荒使者,它们带来了致命的饥荒。”

    “能源的饥荒!”

    “它们在石油上筑巢,繁衍菌丝,抽取碳元素和化学能,它们进化,生存,繁衍,然后像压碎鸡蛋一样,摧毁了你的国家,还有美国和石油大亨们派去的军队,只用了一天时间,我们就看到,它们从兽,变成了神。”

    这一切,让赛义夫脑子里塞满了混乱的东西,他不清楚,甚至难以理解那人说的东西,石油被摧毁了!这个消息,打断了他的脊梁,没有了石油,没有了钱,他们的国家,民族,将是一场噩梦,一场深切的噩梦。

    深深的恐惧吞噬了他的心灵,赛义夫从未考虑过,没有石油的世界,是怎样的一种绝望,奢华和浮华,瞬间破灭,没有石油,不存在工业体系的国家,没有工作的国民,还有长期以来的奢华生活习惯,他们的国家,民族,将比现在的难民还凄惨。

    没有资源的沙漠。瞬间变成另一个,最恐怖的贫穷地区,他们的财富,会成为几个大国,财团口中最肥美的羊羔,他们的命运,会比印度贱民更加的凄惨。想到这里,赛义夫的心里,从未如此的冷静起来,别人不能去管,但自己,永远不可以落入这种地步。

    他接受过的教育,让他的头脑,居然还能算清醒。

    “你是谁?告诉我这些,有什么目的?”赛义夫恢复了几分精英的样子,开始冷静的为自己的利益考量起来。

    “我叫吉恩!前来寻找,支持我打败天启的人!你见到了国王的最后一面,也是最有利的继承人,王室的未来之主,我需要你的支持!”吉恩褪去了,曾经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青年的青涩,游刃有余的在赛义夫面前,展现着他的自如和信心。

    大厅中惶恐的精英,政客和赛义夫的族人,还不知道,末日已经到来!起码对于他们是这样的,他们的财富,他们的权力,他们以为自豪,高贵的一切,被一个阴影,碾进了尘埃里,等待他们的将是一场噩梦,一个民族的噩梦。

    吉恩看着这些临死前,还伪装成高贵的精英们,露出无比恶意的笑容,他有些快意的想到:“财富又如何?权力又如何?不知道未来,不清楚大势,就会被碾碎,落入地狱中去!”他恶意的看着往日了高高在上的,那些人,展现他们的迷茫和惶恐。

    想象着,他们听到那个消息时,脸上绝望的表情。

    耳边出现了记忆深处,那个似老人,又似孩子,似男人,又似女人,似圣人,又似罪人的声音:“没有人生来高贵,而我们必将为王!”

    吉恩有些出神的想到:这是人的时代,是人类为王的时代。而王者,必先折其宝剑!但我们终将为王!这是我们的时代,让过去的高贵,权力,摧毁在未来的火焰中吧!(未完待续。)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