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一百一十五章黄金起义
    ,。

    新生的巨人,站在旧日自己的尸体前,发出第一声啼哭。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伦敦交易所,在新货币诞生的第一时间,将代表黄金的金英镑,注入资本市场中,死去的终将复活,旧日的幽灵,焕发新生。全球市场的死结,第一个活套被解开了,这是旧秩序的胜利,也是金融的胜利。

    陈昂冷静的看着这一切,看着欣喜的银行家奔走相告,看着那个死去的巨人,挣扎着又站了起来,各国代表,除了苏联都露出若释重负的笑容,他们站起来迎接胜利,迎接曙光。苏联代表站在飞艇上,俯视着欢庆的场面。

    金本位,这个强有力的金融支撑,让世界金融体系在一次发挥了作用。

    “我们似乎胜利了!”斯科特骄傲的说。

    他有理由骄傲,在同一时间,除了伦敦主会场,各国还设立了五十多个秘密分会场,这是他们同天网的一场战争,在金融体系得到确立的这一刻,任何段都失去了作用,天启能从肉体上消灭银行家,但他永远也战胜不了金融。

    陈昂叹息道:“这话说得太早!如果我是你,就会等一下,或者永远不说这句话。”

    远方传来细微的声音,斯科特放眼望去,北海油田的方向,传来空气的爆响,飞舞的虫群从大海上空进军,与各国的战舰,发生激烈的交火,电浆和镭射,导弹和火炮,在英吉利海峡上空,交织成死亡的火线。

    驾驶着外骨骼装甲的苏联人,从飞艇上直扑而下,与饥荒虫群激烈交火,强大的虫群在海面上铺设了战争基地,钢铁和电流,激光和能量,死亡和战争,碎裂的装甲。洒下的碳基生化液,人类顽强的抵抗着,无穷无尽的虫群。

    饥荒虫群惊人的进化能力,轻易的取得了战场的优势。但面对杀锏始终层出不穷的人类,面对顽强的联军,始终被压制在海峡上空。

    “我们或许会被打倒,但永远不会失败!天启,你可以战胜我们一时。但你不会永远的获得胜利,我们会用生命,守护人类的荣光!”英国大使,沿着楼梯上来,面对陈昂,他骄傲的昂起了头颅。

    各大企业,资本实体再一次控制了权力,他们以金融为命脉,重新联合运转起来,有了新的货币支持。他们的体系,他们控制的秩序,似乎又重新复活了,甚至更加的强大。

    强大到,英国外交大臣以这种极为骄傲的语气,发表了他的胜利宣言。

    “现在,从帝国的国土上滚出去吧!天启!”

    陈昂站在变种人小队的簇拥中,看着目光坚定的教授,幽幽的叹息道:“战争一旦开始,是不会轻易结束的。旧有的幽灵,面对新的秩序,他的复活是十分的脆弱的,这不是你们想要的胜利钟声。而是末日的丧钟。”

    “但我们最终会获得胜利,正义是必胜的,我毫不怀疑这一点。”教授坚定道。

    陈昂看着东方的天际,身上扭曲的引力,将一切敌意排斥开来,他伸出。掌心躺着一枚铁质的徽章,“正义是不是必胜的,我不知道,但落后和陈旧是必败的,当新的因素出现在这个世界的时候,当更先进的生产力,出现在这个世界的时候。你们的末日,就近了。”

    “人类的征途,更加的长远,而旧日的秩序,只是绊脚石而已,死去的尸体岂能恢复活力,梦想着昔日的荣光,只会被历史的车轮碾压。你们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强大,甚至是十分脆弱的,面对新的科技,新的世界,旧日的末日,已经到了!”

    “我来倾听资本的丧钟,见证你们的末日。”

    一束耀眼的光芒,从天空刺破云层,照在陈昂的上,徽章漂浮而起,在光芒中璀璨发光,一点一点,不知名的物质泛着金属的色泽,渐渐吞没了徽章,光芒带着扭曲空间的强大质量,在陈昂的心,扩展成物质。

    物质波从月球,射向地球伦敦,在陈昂的上空,展开,一座巨大的碟形建筑,在大本钟头上,扩展开来,直径数百米的巨大金属空心轮,呈现三层的结构,强大的能量在环状的中心汇聚,扭曲了时空。

    又一次,大本钟的钟声悠悠响起,面色凝重的教授,看着天空的巨大金属环,“引力井!大家小心,陨石即将到来!”

    天边,出现了那一抹璀璨的流光。

    直径数公里的巨大火球,划破了长空,摧毁了伦敦的云层,阴霾的天空散开,太阳将光芒洒遍雾都,这座阴深的城市,染上了金黄的璀璨,伦敦城里,银行家和金融专家们,紧张的看着从天而降的火球。

    他们的脸上,充满着抗争的斗志,死亡非但没有吓到他们,反而让整座城市都充满着斗争的意志。一束光柱刺破了天地,在光柱的辐射下,空气凝聚成坚韧的固体,分子运动降到了最低,停滞了火球的速度。

    从天而降的陨石,在光柱带来的分子停滞效应面前,一点一点的减速,杀伤力飞快的下降,大气如同一个致密的垫子,削弱了陨石的动能。

    分子武器,更是从原子量级的维度,削弱动能能量。

    “人类不是弱者,我们不会把错误犯第二遍!”教授正义言辞道,他看着脸色十分平静的陈昂,“陨石已经不会给我们带来威胁了,人类有能力阻止你的暴行,天启。你的末日武器,已经失败了,你的图谋也失败了。”

    “这是牌皇的动能削弱!”陈昂赞叹道:“能在短短几个月内,将质量效应和动能效应深入到这种地步,人类的进步,令人吃惊。”

    “但你说错了一点!我从来不曾用杀戮和毁灭解决问题,这一次也一样,因为我知道,毁灭达不到我要的目的,即使是摧毁一些东西,我的目的,也始终是创造!”陈昂微笑道,“过去如是,现在如是,未来也如是!”

    天空中的引力井塌缩,恢复成一枚小小的徽章,躺在陈昂的掌心,英国大臣从地上爬起来,他狼狈的扶着把,看着陈昂,“你失败了,你毁灭世界的阴谋,终于还是失败了。天启,新世界的曙光已经近在眼前,看看吧!我们从未被打败。”

    陈昂没有回答他,而是看向了窗外的天空,耀眼的光芒,反射着太阳的璀璨,照亮了整个城市,大臣先生看着天空中刺眼的金属体,不禁眯了眯眼睛,艰难的打量着这一切。

    一个数公里直径的巨大球体,悬浮在半空,反射着璀璨的光芒,照亮了四面八方。

    人类的眼睛,艰难的适应了这种强光,这时大臣先生没有丝毫风度的张开了嘴巴,伦敦城里,任何一个关注这里的人,都震惊的看着天空中的球体,看着那璀璨的光芒,金色的闪光,看着这个太阳一样的金属体。

    黄金!全是黄金!无穷无尽的黄金!

    一颗由黄金构成的小行星,漂浮在伦敦城的半空,巨大的冲击力,让所有人的脑袋,被冲击成了空白,那颗无穷无尽的财富,像神明一样,勾住了所有人的魂魄。

    黄金,是财富,也是一种武器。一种极为可怕的武器。

    巨量的黄金,可以成就一个国家,也可以摧毁一个国家,同样,也可以摧毁一个世界,金融的世界。财富是一种武器,而衡量财富的黄金,在金融体系下,也成为了一种武器,摧毁它们自己的武器。

    人类以黄金为硬通货,衡量劳动价值,衡量货币价值,决定为通用的一般等价物的这一刻,就让黄金成为了市场的有力支柱,石油是工业的血液,而黄金是金融的脊梁,陈昂抽干了血液,砸断了脊梁,将市场经济,彻底摧毁。

    站在悬崖边上的资本主义,又被陈昂轻轻的推了一下,坠入了无底的深渊里。

    金本位的新货币,在它建立的一刻起,就被彻底的毁灭。不留一丝余地,金融体系像是被十八个壮汉轮了一遍,然后又被十八轮的重卡车,碾过一样,彻彻底底的毁灭了!曙光还没来得及绽放,就被巨大的黑掐断了。

    这一刻,人类用来衡量劳动价值的一般等价物,被陈昂彻底的赶出历史的舞台,依附在市场上的金融体系,资本体系,终究和市场一起,沉入了深渊,这一刻,再无希望可言,在场的所有人的心,都沉入了海底。

    大臣,从大本钟的楼顶,一跃而下。

    资本拯救自己的最后努力失败了,他们只能带着绝望离开,这些最后的殉道者们,用鲜血,画上了一个时代的尾声,此后,再也没有拯救市场的意义了,商品到货币的惊险一跃,成为天堑。

    有时候,陨石带来的不仅仅是毁灭,还可能是财富。

    然而财富也可以毁灭一切。

    黄金在特殊的情况下,比天网更可怕。

    从街头到海面,从伦敦到英吉利海峡,漂浮的都是银行家的尸体。今天,伦敦的天空,被资产者的血,洗了一遍,教授最终也未能实现他的承诺,他保护不了脆弱的秩序,旧时代的幽灵在阳光下,灰飞烟灭。

    陈昂侧耳,能听到新时代降临的脚步声。

    那是钢铁,科学,能量,与星辰大海的声音,那是新的生产关系,促进社会发展,实现飞跃的声音。那是共产主义的脚步声,那是体制和集权,疯狂和拼搏的声音。

    世界再一次站在了十字路口,人类面临着挑战和选择。(未完待续。)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