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一百五十八章棋盘苹果
    ,。

    嗡嗡的声音和血腥味淡淡的回荡在空气里,从黑影的消失,到红色弧光的出现,时间不过一眨眼,直到老法师的身体软倒下去,也没有多少人反应了过来。留在年轻法师眼中的,只剩下那一抹致命的流光,他甚至回忆不起那行云流水一般的剑术。

    几乎就在他们能反应过来的最短的时间内,荡漾的红光从黑影的里流淌而出,法师护甲和魔法物品的防御,在那赤红的光芒下,就像一张薄纸一样脆弱。仅仅在刺破皮肤的那一刹那,就被剥夺了生命和灵魂。

    赤红的光刃上带着强大的能量,原始魔力流束缚形成了这犹如赤红水晶的剑刃,拥有着强大的杀伤力,而那个神秘的阴影,更是神出鬼没的如同魅影。

    陈昂踏着积水,从一个刁钻的角度,刺穿了有一名卫士的心口,震荡的原力破坏了挡在他面前两名战士的平衡,仅仅是一个角度的调整,就让两人相互刺穿了对方的身体。光刃轻轻回荡,没入了身后一名游荡者的前胸。

    没有丝毫的犹豫!

    陈昂滑入了黑暗中,沿着阴影位面跳跃在两个位面之间,在短短的一个刹那,从容跃动在数十个阴影坐标点中。上的光刃化为缠在他两指之间的红色闪电,在雨中分裂,纠缠,如同数百细如毛发的光丝,顺着陈昂的右挥出。

    年轻的法师这时才回过头,他看见数十条红色的发光丝线,顺着阴影跃动的轨迹,消失在阴影最深处。这时候,被光刃像提线木偶一样穿过的卫士,才轰的一声倒下。

    直到尸体倒了下去,才有人高呼:“敌袭!”,高塔上吹响了嘹亮的号角声,惊醒了深水堡中的所有人,众人井然有序的各就各位。许多施法者加入了进来,城市卫兵更是倾尽全力去阻挡那道红色的弧光。

    陈昂犹如闲庭漫步的挪移在阴影之间,他能从最意想不到的地方出现,即使一块指甲大小的影子。都有可能成为他的跃动坐标。法师们用尽全力去阻止他,但次元锚根本无法击中陈昂的身影,而传送限制法术却毫无作用。

    光刃翻飞,在空中摇出一点红花,然后是千点。万点,在陈昂闪烁的每一个地点闪耀。一朵完整的红花,代表着光刃最简单的一回合变化,一伸,一扣,一格,一扭,总能斩断卫士的武器,钻入他们的胸口。

    奥术毫无作用,不是被陈昂轻松闪避。就是被光刃破坏了法术结构,消散于无形,由最纯粹的原始魔力组成的光刃,甚至可以将具有稳定法术结构的奥术,在未激发的时候挑回去。它能反射大部分附魔系的法术。

    城市卫士的守护阵型,不能说不够完善,卫士们的忠诚和战斗意志,也不能说不顽强,他们已经在自己的知识体系和智慧的范围内做到了最好,合理的布局。施法者的法术反制和法术应对,甚至连他们记忆的法术也是经过精心安排的。

    但这毫无作用,只会显得更加的无力。

    “我希望你们能保持克制!”陈昂从阴影中浮现出来,随着他的脚步。广场上出现了一个不小的圆,并随之移动,他平静的将目光从这些年轻而坚定的脸上扫过,用最清晰的声音说:“出于对你们生命负责的态度,我希望你们能够做出出于自己意愿的选择……”

    “与荣誉无关,与使命无关。在遇到不可抗力的时候,出于自己本心的选择?是维护这个秩序,还是选择另一种可能?”

    “生存,还是反抗?”

    红色的魔力细丝缠绕在这些城市卫士的脖颈上,这些坚韧的魔法丝线可以轻易的去切开人类的皮肤,所有人都知道,只要陈昂指轻轻一动,这里所有人的脑袋都会落地。

    但没有一个人说话。

    “吾主眷顾着我!”这些战士傲慢而缓慢的抬起头,眼神和陈昂深邃的目光对上。

    “鄙贱的无信者,诸神的荣光下可笑的小丑,我们的生命或许或许会被你剥夺,但我们的灵魂,将升到神国中去,常伴吾主。即使躯体堕入尘埃,但我们的灵魂永不屈服……”

    “你以为你的思想,你的意志,你的灵魂属于你自己?”陈昂摊开掌,一枚青铜戒指反射着暗淡的幽光。

    “但其实不是!”

    叮!

    戒指落到了地面,沿着花纹美丽的大理石地面,向前滚动,最终撞到了一名城市卫士的靴子,停了下来。

    平凡无奇的青铜指环,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一只粗糙的大捡起了戒指,他紧紧握住指环,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充实,然后中紧握的指环被人劈夺了过去!

    “这是我脚下的戒指!”

    那名穿着靴子的卫士露出牙齿威胁道:“不要偷我的戒指!小偷!”

    “那是我的戒指!是我的!”被抢走戒指的卫士异常的恼火,他用剑柄狠狠的击打夺走他戒指的那名同袍,直到他头上血流如注,紧紧握住的才松了松。卫士狠狠的掰开自己同袍的,而那名抢走戒指的卫士,也不顾自己头上不轻的伤口,死死的握住右。

    “这是我的宝贝,是我的!啊!……”

    脸色狰狞的士兵狠狠的掰断了他的指,从指缝里抢走那个青铜戒指,很快所有的人都忘记了陈昂的存在,他们眼里只有戒指,卫士们的动作开始激烈了起来……

    直到第一个人动用了里的武器,时间仅仅过去了两个呼吸,那些坚定无比的卫士们,就能拿刀对准那些试图拥有戒指的。

    每一个对戒指都有着极度的渴望,但他们并没有丧失理智,或者说他们还有思考的能力,但当这种能力被全心全意用来满足一个需要的时候,恶意产生了。当第一个人有了“杀了其他人,戒指就是我的了~!”这种念头的时候,这种恶意被放到了最大。

    第一个将指环戴在指上的人,被一股浓郁的黑色雾气笼罩在里面,他开始用这种雾气控制攻击它的城市卫士,使他们对自己旁边的人拔刀相向。厮杀在两群人之间展开,他们的刀剑同以往一样的坚定而锋利,却向自己的同袍。

    恶念不但没有使他们疯狂和混乱,反而让这些人愈加理智,他们冷静的分析战术,思考局势,观察战友的弱点,甚至结盟和团结起来。但他们最核心的意志,却只有一个“夺取那枚戒指”,他们可以为此牺牲一切。

    陈昂离开了深水堡!因为结果只需要等待。

    背叛和欲{望,贪婪和杀戮,比疯狂更可怕的,是自私的理智!深水堡的战斗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从黄昏到黎明,死去的人并不多,因为聪明而理智的争夺者,在发现自己的生命会受到威胁的时候,就有意识的保持了一个底线。

    他们会铲除竞争者,保证他们无法回到戒指的争夺战中来,他们会制定游戏规则,来保护自己不受到伤害,所以大部分人只会废掉对的行动能力。

    城堡中的,并不是一场失去理智的杀戮,反而每个人都变得很聪明,他们用尽了自己学过的一切段去争夺这枚戒指,但他们也会选择暂时的妥协,甚至欺骗。他们释放内心的野兽,去追逐它,但那只野兽是狡猾的。

    狡猾到学会了妥协和放弃。

    秩序,破坏秩序,欺骗,背叛,暴力,结盟,在短短的一夜里,深水堡里呈现了一场政治大戏,耳渲目染,并竭尽自己全部潜能的城市卫士,城市哨兵,用尽了阴谋诡计。他们聪明,他们狡诈,他们如同游荡在人网中的豺狼。

    在这场闹剧中,演尽了人性的黑暗面。

    他们都在争取成为最后的胜利者,这是近千位聪明人的战争,没有不能放弃的东西,即使是戒指,也能妥协暂时放弃,一切都是为了成为最后那个持有戒指的人。

    这些人无师自通,成为了顶尖的政治高,陈昂为他们提供了极为先进的理论教育和来自其他世界的思想作品。为了争夺‘权力’之铜,他们使出浑身解数,拼尽潜能去与人斗争,利用和被利用,背叛和结盟,算计和战术。

    表面的克制和秩序之下,隐藏着无数看不见和黑暗与血腥,越来越接近正常人的卫士们,虔诚的学习着陈昂灌输的一切,包括伟大的现实主义作品《纸牌屋》《职场政治学》。他们积极的发觉人性的弱点,他们在小小的深水堡里组织了数个团队。

    他们用最坏的恶意去揣测别人,但理智又让他们保持了一个相对稳定和安全的秩序,他们爱惜自己的生命,他们建立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游戏规则,然后在运行中绞尽脑汁作弊和推翻这些规则。这些人演尽了什么是政治。

    这场权力的游戏,直到三天后才结束,有超过三百人永远的埋在了深水堡的花园里,他们有的是背后一刀,有的是失足落水,有的是因为违反规则而被集体处死。

    大法师伊尔明斯特禁锢了这枚戒指,让所有人恢复了冷静,但魅惑可以解除,被污染的灵魂可以吗?深入了人性的黑暗面,学习过最狡诈的政治阴谋,这些普通的卫士,也变得极为危险,谎言就像他们的母语,而伪装就如同他们的皮肤。

    他们就算在卓尔中也是最杰出的阴谋大师,深水城的贵族比起这些游戏的胜利者,稚嫩的就像孩子,即使伊尔明斯特,面对这些看上去睿智而清醒的目光,也在内心感到恐惧。(未完待续。)

    ps:  这章应该是昨天的,

    推荐虚空之刃的《幻想世界穿越法则》

    还有《重启高一》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