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九十二章蝼蚁扑向霸王龙
    ,。

    尼克脸上还保持着平静,但如果有人能看到他西装下面,就会发现现在他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都在紧绷着,就如同一张拉满的弓,只差最后一根稻草,就会释放出所有积蓄的能量,发出必将是石破天惊的一击。

    他调动着大脑里每一分潜力,试图维护两个危险极端的平衡——无论是军方还是代号古蛇666,只要有一方做出异动,就会引发全面的冲突。

    尼克挡在陈昂和军方代表之间,用非常严厉的语气强调道:“这里是神盾局的基地,而我是被安全理事会任命的负责人。我有权利做出我认为负责人的决定,而不必听一个没有权限的人质疑。安德森先生……”

    他转头转向安德森,面对他说:“神盾局只对安全理事会负责,如果你没有授权,请回去再对我的做法提出质疑……理事会会就此来询问我的!但现在……”他转头看着陈昂,继续强调道:“这里听我的!”

    军方代表安德森似乎不置可否,只是用一种看猎物和货物的阴鸩眼光打量着陈昂。

    陈昂敏锐的感觉出他目光中的阴毒和贪婪,这种不怀好意的眼神似乎激发了他身体的本能反应,让他的人格在这一刻分成了两个不同的核心,一个像碧波澄谭一样的理性,如镜面一样反映出看向他的那些目光中种种诡秘的心思和情绪。

    另一个人格高高在上,包含着他所有的情绪却又抽离其中,如渊如神,在把握着自我和情绪的同时,又能完美的照见另一半人格反映出来周围所有人的种种,杂乱,纷扰的情绪和思想。

    尼克的紧绷和不安,安德森的贪婪和阴毒,还有其他神盾局探员的紧张,敌意和疑惑。

    种种复杂的人心人性,这一刻全在陈昂心谭的照见当中。

    “唔……安德森这种贪婪我很熟悉啊!不是普通人出于肉体欲望引发的贪欲,也不是军人那种生死间磨砺出来的锋利与暴虐,反而更像那些腐臭贵族和华尔街吸血鬼那种淡漠而又极端自负的贪婪……这种冷静而又疯狂的味道,很有一股子金融吸血鬼的味道啊!”

    随着陈昂心灵深处那个主宰人格的层层剥离,安德森最隐秘,最不堪的种种心思和幻想,都随着他的心灵阴暗面的显现而暴露了出来,“这种繁琐的算计和心,带着阴毒的负面情感似乎也不应该出现在一个军人身上,世界上暴虐的军阀到处都是,但阴毒的军人可比较少见……这是那些藏在暗面的阴谋家的气质。”

    “这一点都不军方!”陈昂微微一笑,在心谭中挑起反应安德森情绪的那一丝……

    不得不说,尼克的努力还是成功的,他几乎维持住了现场着脆弱的平衡——如果没有陈昂捣乱的话……

    古蛇陈昂表面没有变化,但他的人格本来就反映着陈昂本体的人格,这种最敏感的反映还未稳定,那怕外界一点微小的恶意,都会刺激他的人格发生变化,更本质的反映出陈昂本体无情无欲,如神如魔,把握万物,运行日月的那一面。

    当安德森的敌意眼神激起他本能的反应的时候,陈昂心里已经是杀意深藏。

    这种情绪又经过心谭反射出去,将整个情绪反应链,也就是陈昂视线所及内的所有人,都拉向了陈昂创造的恶意地狱。

    陈昂仅仅通过目光就将这种恶意传递了出去,无声无息的勾起神盾局探员和军方人员心里的负面情绪。

    安德森有些烦躁的松了松领带,强忍着心里暴虐的情绪回答道:“程序正义……没错局长阁下,我明白您的权力所在,但必须要回答您的是……我有权限……”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尼克感觉脆弱的平衡有点不在控制了。

    “我说我有这个权力……阁下……理事会赋予了我必要时接管那个怪物的监控的权力……”安德森盯着尼克的眼睛重复道。

    “尼克先生,显而易见你并未可靠的获得信任,你的任性妄为已经让理事会感到不安……没有报告……没有许可……没有请求,你太过自作主张了。而神盾局不是你一个人的玩具……我们要的不是那个怪物的心理分析,不是一句‘谨慎影响和控制,不可使用暴力段’的警告。”

    “我们需要成果……那个怪物的基因改造,洗脑他,精神控制他,研究他力量的来源和能力,采集他的遗传物质,制造成批的‘武器’。器官改造,基因移植,细胞变异……拜托我们是在研究我们敌人的复制体……我们要找出他强大的秘密……”

    “在这段宝贵的时间里你一事无成……尼克……理事会已经没有耐心了……这里不是什么人道主义研究所好吗?神盾局又不是没干过脏活……”

    “我提交了三千多页的报告!”尼克愤怒的抬头:“你以为我们在研究什么?超人血清?还是宇宙魔方?你以为我们的敌人是谁?九头蛇还是纳粹?”

    挥将台上的图纸狠狠的甩在安德森脸上:“看看你的基因……天启的阴影笼罩这个宇宙的时候,你的祖宗还是一只猴子!被他拴上的项圈我们人类十几个世纪都没解下来。我像他们提供了全面的报告和最可靠的分析……”

    “我们的盟友……阿斯加德人……变种人,无一不警告我们说:‘如果把他的复制体像实验物品一样对待,我们就会被像只猴子那样宰杀掉’。”

    “我不会为你们的愚蠢买单……所以,这里归我管!”尼克的气势如同高山突起一样忽然拔高,他脸色死沉,神盾局的特工已经隐隐和军方带来的人对上,双方之间,场面一触即发。

    安德森却只是冷笑。

    “报告很好,但它毫无意义!理事会的想法很简单,要是你干不了,那就我来做!”

    他身后的军方特工递上了提箱,安德森通过虹膜解锁把它打开,将安全理事会的授权文件和理事会的授权视频全部展现在所有人面前:“现在我是程序正义……尼克,你有两个选择,一是带领你的神盾局背叛你们的规则,违背它最开始的意志,彻底和理事会撕破脸……”

    他说到这里特意停顿了一下,探头出去欣赏了一遍神盾局探员挣扎的脸色,然后继续道:“二是从我面前让开……让我把那个怪物带走,然后你可以凭这里的条件继续研究下去……没有人会再来打扰你,我也会为我今天的行为付出代价……”

    他做了一个请的势:“现在……请选择!”

    “你在打开潘多拉的魔盒!”尼克抬头道:“而这次没有最后的希望了!”

    安德森耸肩:“也许吧!”

    尼克没有回答,只是挡在安德森和陈昂之间,闭上了眼睛。

    “托尼还有5分钟来到这里,他能拖到队长的到来,复仇者是不用理会理事会的,他们能处理好这个问题……”尼克的脑子虽然混乱,但依然保持一线清明:“安德森这个蠢货!”

    安德森看了看表,笑着说:“我会给你时间好好想想的……十…九……”

    “八!”

    空气中一片死寂,只有安德森的声音在冰冷的倒计时。

    尼克头上已经是一片汗珠,因为他看到了安德森眼睛里疯狂的神色,忽然有种明悟“他真的敢……”

    “如果教授在就好了!”尼克居然也升起了一丝悔意。教授的心灵控制能力几乎能摆平人类社会的一切麻烦,唯一能限制他的,只有他的良心的道德准则。平时尼克对这位立场不同的长者很是警惕,但现在,他需要他的帮助。

    “我也没有办法!孩子”这时候尼克感觉到了脑子里突然出现的声音:“我一直注视着这里,但我无能为力……这里是天启的领域,如果我干涉这里,会引发他更剧烈的反应……如果我窥探他的心灵,那他几乎……不,是一定会表现出心灵能力。”

    “我们每一次的干涉,都是把666向天启逼近一步……每一分恶意,都会刺激出百倍的恶果……他们原本是两个人格,我们在把他们塑造成一个。正如我上次所说,最好的选择是顺其自然。”

    “三……二……”

    “一!”

    尼克睁开了眼睛,看着安德森的眼神意味深长,他默默的让开了脚步,身后神盾局的探员也跟着让开了一条道路。

    安德森从尼克面前走过,只是微微停顿了一下,就对身后的士兵命令道:“把实验体抓起来!”

    一壮一瘦两名士兵从他身后走出,经过神盾局的特工分开的通道,向陈昂走去,尼克看到那名身材强壮的士兵的脸,脑海中似乎有一道灵光闪过,一种熟悉的感觉·让他陷入回忆。

    等到士兵的那张脸和情报对应上后,他怒吼道:“停下!”

    而士兵毫无反应,伸就想抓住陈昂。

    “不要!”尼克惊呼。

    面对士兵的擒拿,陈昂一直脸色平静,他一直保持在一种什么都知道,什么情绪都存在,但却懒得反应的慵懒状态中,但这不代表着一切顺利。

    陈昂身后的研究员从白大褂后面抽出了两把经过改装的柯尔特m2000,眼里沸腾的蓝色火焰仿佛在燃烧着自己的生命,他端平双枪,以最优秀枪的速扣动了扳。

    两颗子弹射向那两名士兵的眼眶,一个从后脑勺钻了出去,一个被健壮的士兵闪了一下,镶嵌在他的眉骨,但研究员没有停火,他稳稳的端着枪,像打字一样,一声一声,点射掉挡在陈昂身后的任何人。

    一些神盾局的特工被掀掉了头盖骨,另一些军方的士兵也中枪倒下。

    一个又一个,在慢镜头中,站在陈昂身后围观的研究员仿佛变魔术一样从白大褂里面掏出各种武器,有的在扫射,有的在点射,他们轻易的收割着一个又一个的生命,直射子弹和跳弹在半空交织出优美的火力网。

    充满数学和物理的美感,如果有人能计算一下,就能发现整个实验室里的弹痕遵循着最美的数学规律,将杀戮和威力发挥到了极致,很科学也很暴力美学。

    那些带着眼睛,满脸呆滞,在长期的研究中几乎傻掉的科学家和博士,一脸冷漠的计算着弹道,控制着身体的肌肉,将子弹送入那些精英军人和特工的身体要害中,整个场面充满着幽默感和反差萌。

    陈昂轻轻捻下一颗不小心划过他眼前的子弹,放在里慢慢把玩。

    他踏着子弹壳和鲜血,在精准的可怕的弹道护送下,慢慢从尼克和安德森眼前走过,尼克凭借他高人一筹的反应速度,躲在了弹道的死角,而安德森也在急退回来的健壮士兵的保护下,躲在了角落,子弹打在那个大个身上,只能深深的嵌入他的肌肉里,不一会就被愈合的肌肉挤出。

    安德森几乎被吓疯了,他看着陈昂的眼神极度疯狂,看到陈昂的一只脚已经迈出了实验室,他扯着嗓子喊道:“布朗斯基,抓住他!”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