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一百一十三章新纽约市
    ,。

    陈昂切开空气滑行,他的速度稳定在2马赫左右,阻力对他来说如若无物。

    在他皮肤外一厘米左右的地方,一层混乱的电磁波将他的存在痕迹与外界隔绝。

    他的高度贴近云层,在连续两次调整方向后,高度开始逐渐下行,渺小的人影多次跟云层切入、交错,一头扎入那昏暗的阴影下。

    穿透那厚重的云层,仿佛突破了一层光与暗之间的分界线,高度再降低,就来到摩天大楼与都市的领空,灰暗的城市骤然压抑起来,就连陈昂周围电磁层中暴躁的电音,也仿佛渲染上了一层灰暗的情绪。

    “新纽约……”

    天启第一次降临之地,天网和大型财团共管之城,一座已经死亡的城市,任何善良的好人都想离天启麾下的那些怪物远一些,他们很顺利的就能把房子卖给那些追逐腐烂和死亡的秃鹫,搬离这座正在腐烂的城市尸体。

    只有真正的恶棍乐于在这里生存,这里没有政府,只有天网和财团作为这里的法律——这意味着自由,流淌着灰色财富的自由。

    天网控制着城市的中心,那里是光明之城。

    而在财团控制的那些地方,则充满了罪恶,让陈昂追逐而来的那些东西。

    “天启在搞什么?”俯冲过城市的陈昂能敏锐的感觉到下方的变化,可见光、电磁波、声波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混杂成一团,涌入陈昂的感知中,在他思维里展开一幅全景画面。

    画面中的一切太过纷杂,以陈昂尚未完成的心法无暇一一解析,但那些忽略细节的本质,比如研究所,疯人院,赌场,黑帮驻地,以及他们所展现出来的特质——血腥、暴力、残忍、疯狂和精神混乱,混杂成扭曲的浊流。

    让一种危险的存在,茁壮的成长着。

    “人革联那几个国家几乎扫除了这些垃圾,我还以为他们都被清洗掉了呢!药物贩子、蛇头、不法组织和大部分灰色企业,人革联没有把他们杀光光吗?那还正是可惜啊!”

    “天启果然没人性,整个新纽约市几百万人口大部分都是这些东西吧!东欧的黑/帮,中国的活力组织和俄罗斯的暴力团伙,南美的药物贩子,美国的非法研究企业……这里简直是人类文明的臭水沟,人渣垃圾的倾泻场……”

    “对于天启来说,也是最好的禁忌实验场所,都不用他下场,这里的大型企业和财团就会抛下一切论理道德的枷锁,赤棵棵的展现着人类的想象力——创意是天启最重视的财富啊!”

    “所以天网控制的内城创造了惊人的财富,供应着黑暗的外层,让这里变成一个现实的达尔文社会——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他在这里不知道收割了几轮,估计这里思想的土壤已经贫瘠,不能在提供给天启灵感上的养分了。”

    “所以他选择‘回收’……”陈昂叹息道,连他都为另一个自己的残忍无情,凶狠刻薄感到畏惧。

    这纯粹将这里的个体和生命当成了可以重复汲取的资源,这些本可以在人革联对社会的大清洗痛快死去的可怜人,因为某人的斤斤计较,又被栽培到新的土地上,用自己的残忍和生命对科学发展做出贡献,在没有了价值之后,又要成为腐烂的土壤,为新的‘作物’提供养分。

    这种搜尸刮骨的苛刻,充分的展现出天启骨子里的冷漠和凶残,以后再有人说亚当就是天启的一部分,陈昂第一个不同意——他对这里的生命,是真诚的抱有一分怜悯的。

    “我找了那么多的地方了,虽然有些地方感染的情况也比较严重,但毫无疑问,这里才是感染的中心,格赫罗斯·萨格拉斯正在以这座腐烂的城市为土壤,变得更加的邪恶和强大。”

    “从上次洛杉矶事件来看,复仇者被他玩的死死的,最强大的那几个复仇者,浩克和钢铁侠是送菜,他们精神上的弱点对上感染者只会给人类造成更大的灾难,而美国队长和蜘蛛侠他们又无力阻止,上一次感染者莱拉几乎一个人杀光了复仇者。”

    “如果不是教授在华盛顿颠倒现实与虚幻,将复仇者受到的伤害化为幻觉,蜘蛛侠、猎鹰、蚁人和美国队长都要死。”

    想到这里陈昂都有些悻悻,上一次教授出,石破天惊的一击实在太过震撼,从特质上来说,几乎完全克制陈昂。

    扭曲现实与虚幻,有和无的界限。

    在莱拉刺穿猎鹰的胸膛,勒死蜘蛛侠,把美队打成重伤的情况下,从现实中抹去了这些伤害,让所有人以为只是一场幻觉,再次出,制造抹杀莱拉的幻觉,然后扭曲成现实,杀人比编剧还容易。

    当真称得上可怖可畏。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当做如是观!”

    “平时坐在轮椅上一副二等残废的样子,现在我才知道,他的境界恐怕和‘佛陀’都算平等的了!教授……隐藏的很深啊!谁要是真的把他当成残废,等到他扭曲自我与现实的时候,哼哼!使出如来神掌我都不吃惊。”

    “真正能做到意志有多坚定,就能有多强大的人。燃烧小宇宙都没他那么过分!”

    “老万也是一拳打穿银河系的强者了,教授打他都不需要出全力,所以说光头都那么强吗?现在就这样变态了,如果有朝一日,让他控制了现实宝石和心灵宝石,他不得上天去?”

    陈昂仰天长叹:“路漫漫其修远兮,我为变态而求索!舍人身而忘情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循着灵觉中最为扭曲、污秽的位置,陈昂身外磁场一转,已然划破长空,纵身而去,空气在他面前毫无障碍,虽然穿梭在摩天大楼之间,以惊人的高速前进,但却无声无息,就像夜空中一个模糊,朦胧的影子一样。

    空气中那种疯狂、畸形的精神感染,情绪浊流在街道中咆哮奔流,勾动着这个城市的阴暗面中隐藏的存在,在这污浊的、混杂着疯狂、贪婪、暴力、血腥、毁灭欲望的精神废物中,一个有着无数触,畸形恶心的肉块兴奋的挥舞着触。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