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六章他化自在
    ,。

    “内忧外患啊!”杨广放下中的情报叹息道:“宇文阀勾结故周旧臣,潜势力庞大,各地都有忠于他的军阀军头,也是我之前不敢轻动他的原因。独孤阀毕竟是外戚,在朝中势力最大,虽然主事者昏庸贪婪,妄自尊大,但还不敢与朕为难,毕竟……朕才是他们的后台,独孤峰脑袋还没糊涂。”

    “宋阀故步自封,虽然和四川独尊堡结亲,将东南经营的如同铁桶一般,但毕竟守成有余,进取不足,唯有李阀,游离于朝堂之外,又光结关东士族,在士族之中威望甚重,虽然朕一直为难他们,令其焦头烂额,但潜龙于渊……总有压不住他们的时候。”

    “至于叛军,瓦当寨、窦建德、杜伏威三人最成气候,余者不过碌碌。”

    “还有八帮十会,全是一群潜在的反贼!”杨广将记载八帮十会的情报重重的摔在长案上,拂袖而起冷笑道:“先从最近的开始收拾起。”

    他转眼望去,屋子里就寥寥几个又老又丑的内侍,这些都是因为生命潜质太低,被童贯挑剩下的,如今内宫之中,太监人数少了十倍不止,数万名的内侍全被童贯调走,一一传授魔种与《葵花宝典》充填到两厂之中。

    剩下的那些,要么是老弱不堪,聋瞎残疾之辈,要么是诡秘的像影子一样,浑身笼罩着阴气的内厂番子。

    “朕的国家,居然沦落到两万太监打天下的地步了么!”即使杨广抹去了过去的情感,也不由因此叹息。

    但他知道如今新练的十二卫新军,魔种侵淫尚浅,没有足够的血食吸食,要想完全控制还需要火候,只有那太监大军,因为《葵花宝典》神效,战力形成极为迅速,这个世界本就武风极盛,宫里的太监各个都有一功夫。

    只是之前由于肢体不全,难以达到内家功夫的上层境界,所以极少有高,不过这说不定是历朝故意如此的,毕竟如果刑余之人还能练就一身好功夫的话,那皇帝就容易被内廷控制。

    毕竟公门之中好修行,宫里的公公们天下间难有什么东西是他们弄不到的,又是自小净身,心思单纯如一,不用为生计奔波,更容易专注于某件事,若非身体所限,只怕高之多,不会下于某些高门大派。

    如今童贯重生而来,带着天底下最速成的武学《葵花宝典》,恰好应了这个大势。

    更别提《葵花宝典》经过童贯数十年推演,又有陈昂立下天人大道这样扎实,潜力无穷的根基,再有杨广以天魔功与天魔石一起,将此神功再次推高一层,这门由男女性别之妙,追溯人欲,繁衍之奇,最终备述阴阳大道的奇功,在这个世界也只有《长生诀》和《战胜图录》能媲美。

    如果说最初的《葵花宝典》只是诡秘小道,但经过肃武堂时期陈昂的改良,已通阴阳大道,最奇的是,这门神功的捷径之法,竟毫无后患,一经练成,就等同道佛两家极为精深的成就。

    凡是将这门神功,由男相转为女相的,都有大宗师的功果,女相转为男相亦然。

    此因男女之相,已通天下最玄奇,最本质的大道之故。

    而男相转女相,有一关尽可以速成,事后非但没有魔功邪功突飞猛进之弊端,还更添一层磨砺心性的妙用,可谓天下进度第一的武学窍门。

    “我初创此功之时,只触及阴阳生化之要旨,天人大道,仅留一线。”杨广对童贯说道:“但没想到,你居然抓住了这一线生,迈入天人之道,将《宝典》推陈出新,更进一层佛门妙谛。”

    “非男相,非女相,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天人化生、万物滋长,不用自己乐具变现,而利用下天化作,假他之乐事,自在游戏,故曰他化自在。童公公,你的境界已经可称为他化自在天魔了!这《葵花宝典》也可改名为《他化自在天魔功》!”

    “用的上人家的时候,叫人家童姑娘,用不上人家了,就叫人家童公公。”童贯笑道,他早非女子打扮,站在那里果然如同圣神,令人忘却他的性别,只能注意到那股如佛入魔,超脱一切,自在游戏的气质。

    慈航静斋极力模仿的超凡气息,仙化气质,那最上乘的媚功,在这等浑然天成的天人气息面前,不堪一晒,如果有慈航静斋的女子当面,变会显出凡人模仿这种气质可笑的粗俗,让自己气势容貌凭空就跌了三分。

    杨广晒然道:“那时候你正由女相转天人相,才堪堪触及欲界第一天,不过一个蕴魔,属阴。现在你已高举欲界第六天,证就他化自在天魔,非阴非阳,非男非女,想来想去,还是叫一声公公比较合适。”

    他不想在这方面与童贯多说,挑开话题道:“你的武功最克佛门,释迦摩尼证道时,都要受天魔考验,受一切哭厄,何况他那群徒子徒孙?除非到了达摩那个境界,才不会受你克制,证就了佛果才能反克与你。”

    “但是,呵呵,就这个世界的佛门,差之甚远。”

    “等慈航静斋的人来洛阳‘挑选天子’,你就去静念禅院,请了空入魔,引那所谓的四大圣僧前来,化为你麾下五大魔王,为我化佛为魔,控制天下!”

    “是,大自在天子!元始天魔陛下!”童贯正色道。

    “明天朝会,宇文阀和独孤阀纠结了一大批世家士族,想要扼杀东西两厂,广造声势,要求朕惩办于你,我忍他们够久了。你知道该怎么处理的,对吗?这一次,一并解决吧!”

    童贯俯首道:“关中之地虽然不能说尽数掌控,但随时可以血洗,他们掀不起什么风浪。”

    “控制大兴,长案,洛阳两京,早点收拾完他们,好踏平这天下的叛军!”杨广回头注视着窗外斜下的夕阳,不知道今天晚上又有多少血光泛起,看着空荡荡的宫城,杨广叹息道:“再不动,这宫城里连太监都凑不齐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