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十六章无间有间
    ,。

    整个大殿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只有无嗔和身后的了空对视了一眼,双合十默念佛号。

    寇冲看着他们的反应,不由得奇了,他舞足蹈的问道:“那东厂番子又是什么人啊?为什么你们一听到他们,就和杜伏威的表现一样,连出声大气都不敢,莫非是什么比三大宗师,魔门八大高更厉害的人?”

    “住嘴!谁允许你这样说他们的……他们……他们不过是一些跳梁小丑罢了!斗箕之人,何足道也!”独孤凤吞吞吐吐道,她忽然反应过来,寇仲可是看着杜伏威死的,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东厂代表着什么,气的脸都红了,右就要按住腰间的长剑。

    “罪过罪过!”无嗔念诵佛号,如同黄钟大吕震动寇仲,独孤凤两人心神,将两人惊起后,他才叹息道:“寇施主,你未曾了解过这段时间的变故,故而不知,这东厂西厂乃是杨广下最凶恶、最残忍的两条走狗,迫害正道清流无数。”

    “你所看到的番子,就是他们遍布天下的耳目,每一位的武功都有不测之威,贫僧也未敢保证能留下他们。料那杜伏威也害怕被这番子缠住,拖到东厂统领百户前来……可惜,他还是未能逃过!”

    寇仲吓了一跳:“你说那怪人只是东厂的一个统领?”

    无嗔默默点头。

    “那可就可怕了!我看那杜伏威在他下走不过三招,这还是天下第三大义军的头领,杨广这个昏君,难道有力挽狂澜于即倒的可能?不过那也不差,至少朝廷比那些草菅人命的义军还要好一些呢!”寇仲此言一出,就见在场所有人都怒视着自己。

    “杨广倒行逆施,必受天诛!”独孤凤拍案而起。

    无嗔示意道:“请寇施主告诉我们详情!”

    寇仲这才松一口气,这次他可不敢乱说什么,直述道:“杜伏威带着我们刚离开新安,准备把我们交给附近他下的势力,但他推开那个院子,只看到了一个怪人带着五六个番子,其他人都不见了踪影。”

    “杜伏威二话不说,立刻就动起了,我和凌少躲在屋子里,只看到他把袖子满天挥舞,连人影都看不见!”

    “不过却能听到两声凌厉的风声,宛如雷霆一般!”徐子陵看他说的神乎其神,就是不准备说关键,只好为他补充道。

    “袖里乾坤!”独孤凤痴然道。

    还是无嗔看他们两个摸不着头脑的样子,才为他们解释道:“袖里乾坤乃是杜伏威的外号,后来也是形容他拳法高超,如袖里乾坤一般,最后成了这套武功的名称。那雷霆之声,想必是袖里乾坤中暗藏的拳风。”

    “杜伏威拳法之高超,不在宇文化及之下,甚至犹有胜之,这样的武功,居然也不能抵挡东厂一个百户的三招吗?”独孤凤凄然道。

    她回头看向寇仲,问他:“你可看见他是怎么死的?”

    寇仲看她表情凄苦茫然,让人心疼,也顾不着和她斗气了。

    “我们前后就看见了一道光,一声响,那光从漫天袖影中突然出现,如闪电一样,带着薄薄的红色雾气,那一声响,就像清脆的铁片交击声。后来等他们走了,我和小凌去查看的时候,只发现了这个!”寇仲掏出了一个环形铁片。

    无嗔接在里才发现是半块被劈开的护,精铁打造的护样式奇特,似乎可以收缩,只是一道整齐的切口斜着把它劈开了,只留下的一小半残骸,上面还隐隐带着血迹。

    无嗔轻轻抚摸了一下护的缺口,恍然道:“是无间有间刀法!”

    此言一出,满座哗然,欧阳希夷接话道:“不知道去的是刘瑾、曹化淳、汪直中的哪一位!能在第二招就劈开这精铁打造的护,要知道,那刀才三指宽,薄如蝉翼啊!切金断铁如若无物,杜伏威居然挡无可挡,难怪第三刀就被取走性命。”

    “江淮军这次被灭,杨广那昏君的凶威,更是无可阻挡了!”他这话说的凄然,仿佛绝望的一般。

    “那怪人,好像是叫汪直。”寇仲思索道“我听到别人叫他汪大人,我还以为是狗大人呢!不过无间有间刀法又是什么功法?”他对江湖充满好奇,忍不住问道。

    欧阳希夷叹息一声:“那是东厂的秘传武功,只有百户以上才能修习。有间说的是刀法的要旨:以无厚入有间,专取敌人破绽,我们的武功在他们眼里就如待宰之牛一般,他们目无全牛,以刀之无厚,入我们武功之有间,一刀取人性命!”

    “无间说的是刀法像无间地狱一样可怕,也是指这门刀法隐含的一门身法诀窍,‘不在此岸,不在彼岸,不在中间’出入无间……”

    “阿弥陀佛!”无嗔将护放到膝下,闭目叹息道。

    “杜施主死的不冤,就连贫僧,也不敢直面这一刀。杜施主硬是以袖里乾坤硬接而下,只是绷断了护腕,想必当时杜施主的双已被刀气所伤,才露出破绽,被一刀……”无嗔几乎说不下去了。

    欧阳希夷更是哭道:“天之苍苍,何薄于天下众生!杨广威压当世,九州四海之内,还有哪些正道之士,能够阻挡他?”

    “我佛慈悲……”

    “何生杨广,何生杨广啊?”

    独孤凤双目泛红,她拔剑而起,嗔道:“杨广有何可惧?不过一死而已,他杀的了杜伏威,杀的了我祖母,杀得了我,他杀的了天下众生的正义之心吗?”回头看向两个少年,横剑问道:“你们说,天下间,是不是无人不想杀杨广而后快?”

    寇仲被她英气所惊,傻傻道:“我觉得吧!只要活得下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嘛!”

    他感觉到独孤凤的剑锋抵在他胸口,慌忙改口道:“天下苦杨广久已,无人不咬牙切齿,恨不得杀昏君而后快,可怜我们的娘,就是死在杨广的下的。”想起傅君婥,他不由得双目一红,真的升起几分同仇敌概之心起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