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三章天河一卷化法力,至今仍然思教主
    ,。

    陈昂只稍稍用功,就在丹田里存想出数个符箓种子,有搬运符、挪移符、离火符、坎水符、驱邪符、魔胜符等等,运起体内真气相合,立刻分出数十道真气符箓,藏在丹田中。待到真气不济,已经有数种符箓种子。每个么约十七八道气符,归藏在丹田中。

    灵识看过去,倒也灵光闪闪的有几分卖相。

    陈昂伸弹出一道气符,勾动天地元气,便附在声旁的一张案几上,念头一动,那张小案便摇摇晃晃的悬浮起来,只是数十斤重的一张小几,悬浮不过半尺高,再催动,它就摇摇晃晃的抖动再也升不上去了。待到盏茶的功夫过去,陈昂附在它身上的法力溃散,小几便跌了下来。

    陈昂几乎要气笑了,知道能被老道士得到的《道藏杂摄妙用阳符神箓经》不会是什么好东西,但是现在这种表现,还是让人不忍卒睹。

    陈昂只是最基本的吐纳存想,所练的真气,也是一等一的精粹纯净,不下于任何玄门正宗的嫡传,这种情况下存想的符箓法力,居然也只能达到这种效果,可想而知这本《道藏杂摄妙用阳符神箓经》能练就的法力有多驳杂粗陋了!

    “本来还想隐藏自己的来历,尽量不用并非此世的段,但现在看来是不行了。”陈昂无奈的散去丹田中的符箓种子,恢复存粹的真气:“我所创造的入道法门,必然会携带我的领悟和烙印,落在精于推算的高人里,说不定能借此窥探我的跟脚。”

    “而且我从未经历过仙道世界,思维方式有着根深蒂固的科学的痕迹,搞不好就会引起主神的警惕,所以最好还是由仙道本土的法门推衍演化……这样的话,需要有东西可以借鉴。”

    虽然从未接触过仙道文明,但陈昂还真有一段这样的记忆,这是他和教授两人合力投影其他时间线的陈昂时,就召唤过一位仙道平行世界的陈教主,随挥出一卷天河便将天启陈昂造就的外神格赫罗斯化为灰灰。

    这位陈教主可是仙道至高道果的存在,凶残无比,纵然是他随画就的一卷天河,也蕴含着仙道极为精深的奥秘,用于推衍练就法力的入道法门那是绰绰有余。

    陈昂再次存神入定,闭目观想那日陈教主挥画出的那卷天河,那仿佛容纳星空,浩瀚无尽的一挂天河,这时候他体内真气涌动间,也发出了大河滚滚的浪涛声,纯净存粹的真气汲取四周空气中的水汽,蜕化成一滴一滴真水,被他收纳入丹田中。

    没一会的功夫,陈昂体内浅薄的无属性真气,就尽数蜕化为葵水真气。

    元神默运间,陈昂以自身无上的智慧,推衍着天河蕴藏的道法奥秘。虽然因为身体所限,这样大幅度的运算推算很快就耗尽了他的脑力,但这时候识海的天河中已经跳起九枚符箓种子,落入丹田中和葵水真气相合,化为法力根基。

    丹田中天河法力仿佛一滴滴透明的水珠,每一滴都是九道天河符箓吸纳葵水真气凝聚而成,相当于《道藏杂摄妙用阳符神箓经》的一道法力。

    “这天河法力的妙用,还在我预计之上,陈教主不愧是可以比拟天启的存在,在他那条时间线上应该已经走到了仙道的巅峰。只是参悟他造就银河的一击,便能比拟这个世界的天府真传。”

    他有心试一试自己推衍出来的天河法力,便伸一指大殿中的三清圣像,这三尊圣像都是用桃木打制,每一个都重俞数百斤,材质更是百年老桃木经香火供奉一个甲子,内蕴念力,早已通灵,用法力搬运比青石顽铁更难百倍,但在陈昂一指之下便悬空而起,随心意动,如臂指使。

    比起之前《道藏杂摄妙用阳符神箓经》练就的粗浅法力,何止高深了百倍。

    同样一道法力,《道藏杂摄妙用阳符神箓经》要练就法术相同的那一道符箓,也不过能提起数十斤的小几半尺来高,而陈昂新推演的天河法力,不但不用特意练就不同功能的法力,拿捏千钧巨石也轻松自如。

    其中的区别,只让那些没有传承的异派旁门想哭。

    陈昂继续吐纳元气水汽,增厚丹田的天河法力,同时计算着悬浮三清圣象的那一道法力能支撑多久,本以为先前举起案几的时候,只能支撑盏茶的功夫,现在虽然法力更为精深,最多能多坚持一会,岂料这样过了一个多时辰,支撑三清圣象的法力也不过消耗了末微而已。

    这样算下来,等到明日天明,这一道法力消耗也才堪堪过半。

    前院里,李宁等人收拾了一个多时辰,才将荒废已久的几间屋子拾捣出来,想到还未拜访过此间的主人,便对王常洛说道:“我们仓促来打扰,却忘了跟这里的主人说上一声,极是不妥……现在已经安定,我这便去跟他告罪一声!”

    王常洛劝道:“不过是个痴傻的小道士,想来他也不懂这些,贤弟何必呢?”

    李宁只道:“礼数不可缺!”便要起身前往后院,王常洛忙说:“贤弟,我有一位侄儿,唤作王铭的便是,我让他和你跑一趟,做个脚力长随,免得没人打下。”

    王常洛也有自己的算计,他这侄子听闻他请了齐鲁三英保护,今日刚来投奔,他想借这个会介绍给李宁,存了一分让侄子拜李宁为师的心思,若能借这个会混上些师徒情谊,也免得让他贴上几份人情。

    李宁一听便知道王常洛的意思,沉吟片刻,便让王常洛把他侄子带来,与他一起去见道观的主人。王铭看着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锦衣胡服,腰上悬着一把犀皮长刀,眉宇间满是兴奋之意,只是个性有些冒失莽撞。

    他和李宁走到两间院子的槅门前,没等李宁伸敲门,便一把推开了大门。

    “哎呀!”王铭冒冒失失的闯进了后院,没走几步就被吓得逃了回来,指着后院大叫道:“这院子里有蛇,李叔,有人放蛇要害我们!”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