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五十章初凤逞强误正主,反掌镇压一念间
    ,。

    初凤踏入前殿,便将小半身置于九曲黄河阵中,全凭紫云宫阵法禁制,才没有完全被拖入阵中镇压起来,这也是她有信心面对陈昂的底气所在,不然她是万万不敢孤身直面陈昂这等级数的强敌的。

    她祭起遁形符护身,小心翼翼的走去前殿,却见一个稚龄少年,脚踏一条起伏不定的黄沙之河,脑后悬着十二圈水色的灵光,有一种和年龄不符的气质透露出来,剑眉星目,深不见底的眼神罕见的给初凤带来了一丝莫测的压力。

    在看那少年的根骨,纵然是初凤也不由叹道:“好灵秀的根骨,天生不凡的天资!”虽然那少年法术法宝具为不凡,但初凤还是看出,他并没有成就散仙。

    虽然玄门正宗的佳秀即使是练气绝顶的道行,对上旁门散仙也如砍瓜切菜一般,但毕竟道行才是根本,初凤便觉得此人恐怕不是那位设阵困住紫云宫的大神通者,多半应该是他的弟子、亲眷,代他操纵主持阵法。

    此念一出,她就有些异动,让她去和人服软、任人宰割,实在是让这位心高气傲,这些年逐渐养出娇气的大宫主有些为难,另一方面想,若是擒下此人,挟持之下未必不能逼得他‘师父’让步,立下誓言不和紫云宫为难。

    初凤这些年被三凤教唆,性子不复以前的纯良,添了许多心算计,行事段也被带的有些偏激,所以此念一出,她不但没有反省,反而如心魔一样越来越动摇她的本意。

    心道:“这少年如此高的资质,身携许多重宝,又被那人赋予主持阵法的重任,想必在那人身边十分受宠爱,是心腹弟子。如今他们来犯我紫云宫,势大难敌,难得有这样的会,若是能擒住他,必然能逼那人收,反叫他给我们赔罪。”

    “再与他解释一番,化解他和三凤的因果,此劫便可作过!”

    这个念头一旦发芽,便如杂草一样的疯长,直到让她按耐不住,厉喝一声:“你是哪家门下的弟子,安敢犯我紫云宫?这里岂是你想来就能来的地方?你攻打仙府,坏我宫中景致,杀我门徒,便给我留下来罢!我倒要问问你师父,纵徒行凶是什么罪过?”

    陈昂看见一名气质冷艳的女子忽然出现在他面前,说出这一番话,只是微微一笑,便要顺镇压了去。也不理会这个她问了什么,两道剑光一前一后,从他脑后分出,前一道剑光轰轰烈烈,宛如雷霆震怒,后一道剑光只附在前一道剑光的影子里,无声无息,只有一道难以看到的水痕,阴柔绵长。

    这种刚烈威猛和阴柔绵软交织的剑法,备述阴阳之道,初凤哪能料到这种情况,只来得及将防身的许多法宝迎上去,同时急转飞剑、神鲨刺来阻挡,就被前一道刚猛的剑光统统斩断,金母留下的法宝折损了许多,还没防住藏在暗处的那道剑光。

    若非初凤无形魔障自行祭起护主,千万缕无影无形的柔丝缠住水景剑,想必早就被陈昂一剑穿了琵琶骨,反阵法镇压下来。

    纵是她侥幸逃过这一劫,也不能让陈昂心里生出半点波动,盖因这一剑已经让陈昂瞧破了她的底细,也就是十剑以内的事儿,翻不起什么波浪。

    陈昂眼皮一抬,看了她一眼,脑后再转出一道剑光,只把流水一般的水景剑,练的如金丝一样,分化出无数细小的剑丝,穿过无形魔障所化的千万柔丝,初凤那里还不知道是遇见了真主,忙喊道:“前辈请慢留,我有话一言!”

    但陈昂只装作听不见的样子,两道剑光将初凤逼住,最后千万剑丝穿过她的天灵,将她元神封锁禁制了起来,脚下大阵一动,就把她镇压在阵眼中,与慧珠、龙力子放在一处。

    此时主持阵眼的杨鲤看到这一幕,只有苦笑,呐呐的说上一句:“这是我们的宫里的大宫主……她好像是来像前辈请和的?”

    陈昂站在旁边,继续装作没听见的样子,直到杨鲤再三请求,才淡淡的开口道:“凭本事就能拿到的东西,干嘛要去求?”

    杨鲤闻言一愣,对这位前辈的性子认识更深一层,但他毕竟记得初凤的好处,恳求道:“前辈如此神威,紫云宫中一干人岂敢不知道好歹?他们都已经败到这般田地,那还能有什么矜持?不用前辈恳求,不管前辈看上什么东西只要一个示意,她们必将拱奉上!”

    陈昂抬了抬眼皮,冷笑道:“你以为我说的是灵药法宝?是紫云宫的东西吗?”

    杨鲤听了不由惊讶问:“那会是……?”

    “我说的是和平!”陈昂平静道:“我为什么要和她谈?我要的东西,自己去取便是。今日过后,紫云宫操之我,她们性命都在我一念之间,还花什么心思和她谈和?她也配么?”

    杨鲤听了颇有不岔,壮着胆子道:“前辈如此用强,恐有失光明?”

    “你是觉得我会持强凌弱,占据紫云宫仙府吗?”陈昂微微一笑反问道,他看杨鲤脸色难看,又不敢反驳自己,摇头叹息道:“我秉公持正是我的事情,处置公不公正,也在我自己的念头,与她们何干?我公不公正自有我自己拿捏,哪由得了她们说话?”

    “她要与我谈和,就要勾心斗角。若是见我性子软和,就要反过来欺我,告我罪,请各方前辈来主持公道,减轻自身的惩罚,反过来判我一个擅自攻打宫门的罪过,她们反倒落一个已经受过,罚酒三杯的下场。若是看我强硬,又要磨磨蹭蹭,假做可怜,中间还有三凤、冬秀可能不服,百般与我纠缠!”

    “若是与我一般本领的人物,我也不缺这点心力与他理清纠纷。但紫云宫三女这等旁门散仙,也配让我花如此的心思吗?索性碾压过去,她们好坏也罢,都由我来做主处理,岂不简单轻松?”陈昂看他脸色,点头笑道:“没错!此事考量判决惩罚皆要出之我。”

    杨鲤听完陈昂这话,脑子里对陈昂只有一个想法:“这前辈好生霸道!”若是他数百年后未成遭劫,或许能找到一个更贴切的词来形容——‘帝国主义风范’、‘大国沙文作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