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五十二章打开金庭说前缘,嵩山二老会陈昂
    ,。

    大阵运转过了一月,渐渐磨合之际,紫云宫海眼中阵法的空间越来越完善,磨去了许多粗糙和不堪的地方,眼看陈昂没有动作的意思,依旧把紫云宫一干人等关押,陆蓉波也不知去向,杨鲤渐渐焦急起来,忍不住去陈昂所在的金庭中叩问。

    陈昂可怜他一片痴情,召他进来道:“我知你有疑惑,那日我攻打紫云宫禁制之时,惊动了金须奴,陆蓉波去唤他,被他一起带走,去中土寻一位前辈相助。我也乐见此行,便放开阵法,由他遁走!”

    杨鲤这才放下一半的心,但依旧疑惑道:“前辈既然已经擒下三女,为何这几日只是让我食水去,并未处置?”

    陈昂微微一笑道:“正主为到,如何处置?”又对他说:“你去把金庭玉柱抬起来!“

    杨鲤闻言惶然道:“那金庭玉柱乃是紫云宫阵法禁制的枢纽,禁制未打开时有数万万钧重,弟子法力微弱那里打得开?”

    他说的也是实话,只是他不知陈昂早已将紫云宫禁法全数以九曲黄河阵炼化,还增添删改了许多自己领悟禁法,这紫云宫现在天一金母亲至也未必有他熟悉,掌握九曲黄河阵阵图就如同炼化了整座紫云宫一般,启动什么禁法都只是陈昂一个念头的事。

    若非这紫云宫产权明确,又涉及天一金母、长眉真人这两位正道大能,陈昂也不想因为这点东西,恶了两人,就算天一金母亲身来讨要,陈昂也可凭了九曲黄河阵拒她在宫门外。

    何况区区一个金庭玉柱的禁法呢?

    此时镇压金庭的禁法,还是陈昂调整,重新设计过的呢!

    杨鲤几次请求,陈昂只做不理,他只好纵身遁法,往那些玉柱飞去。之间那些玉柱粗大莹澈,通明若晶,真是瑰丽庄严,奇美无俦,被他近身,一根根大放光明,照的整个金庭透彻无比。杨鲤才知道陈昂早有办法,便依言走近前去。

    他两捧住主柱下端往上一提,喝一声:“疾!“那主柱便缓缓随而起,渐渐捧离地面约有三尺,柱基处现出一个深穴,里面彩气氤氲,奇香透鼻。为等杨鲤凝神仔细查看,洞中便有一道金光遁出,落在他脚下,却是一份柬贴及一本天书。

    杨鲤还想细看,却感觉怀中玉柱被一股沛然大力牵扯,未等他方向,便自行合上地穴。

    杨鲤知道是陈昂操纵,就拾起脚下的两份文书,转回去禀告陈昂。陈昂接过两份文书,先把那本天书翻阅了一遍,看到最后只是冷笑数声,又把那份柬贴拿出来看,看完后也只是冷笑,他把杨鲤遭到近前,先把柬贴拿给他看。

    贴子上记述的是一段千年前的旧事,留书的主人,是千年之前的一位异派散仙,也是紫云宫旧主,成道时,受长眉之大恩,原将《地阙金章》赠于长眉,但仍由此人将书封于金庭玉柱之内,并留下柬贴,备载此事。

    杨鲤看到这里才恍然,道:“原来宫中还有这一段因缘。”

    陈昂笑道:“你且不忙,再看这一本!”又把那本天书封闭了前面,只把最后一页显露给他看,这本天书的留主,更在地母之前,乃是天一金母推算后事,将紫云宫前后因果,三女的劫数,乃至峨眉与仙府的关系,未来三女将终的结果,都一一记载。

    上面关于三女的下场预言方面,因为跳出了一个异数陈昂,因此而大乱,被陈昂封闭,不许杨鲤查看,免得太过打脸天一金母,得罪了这位高人,只把最后天一金母将仙府托付给峨眉的记载显露出来。

    待他看完,陈昂才笑道:“你现在可知我为什么不处置她们了吧?仙府之主峨眉没有派人前来,我若贸然处置,便是结下因果。”紫云宫三女自然没得资格和陈昂谈论这座仙府的归属,乃至她们自己未来的命运,但峨眉绝对有资格这样做,无他,只因长眉真人还在上界。

    峨眉所织就的因果大网,实在是囊括了蜀山大部分重点剧情,也是陈昂寻找主神空间最好的帮,若是不把紫云宫的因果与峨眉结交清楚,反而打乱了日后峨眉大兴的一干算计,岂不是帮主神空间掩盖它谋划的痕迹么?

    这种损己利人的事情,陈昂法号也不是雷锋真人,自然不会去做的。

    所以这次和峨眉理清因果,非但不能模糊,反而要事实明确,因果清楚,也有利于他经营营造自己在因果法网中的合理身份。

    杨鲤这才拜服,深感陈昂处事之明确,就连之前禁锢三女的霸道印象都减弱的几分,只道陈昂虽然脾气强横,却不是不讲道理的人,虽然不给紫云宫三女服软认输的会,但处置公平,自有考量。

    这番过了两日,陈昂正在操纵九曲黄河大阵,收束了海眼吞吐的海量海水,淬炼天一真水,又以神沙束攻地脉采掘海底的万载寒铁精英,却感觉到远方中土的方向,有遁光向迎仙岛而来,感应到四股气息中,恰有金须奴和陆蓉波两人。

    另外两道遁光乃是玄门正宗的法力,陈昂纵然不认识,稍微一想也能猜到,金须奴唯一有些关系的玄门正宗,可不是嵩山二老那两人么?他们同峨眉亲如一家的关系,又和紫云宫诸人颇有前缘,来与陈昂一轮,正是适宜。

    反而是峨眉派本派中人,因为金母、地母留书未曾现世的原因,有许多尴尬。

    看到四人遁光就要落在岛上,陈昂便唤来杨鲤道:“金须奴请来嵩山二老来与我劝说,你去门口迎接罢!”说罢操纵了九曲黄河大阵让开一条道路,少顷,杨鲤便有些激动的带着四人来到金庭门口,他同陈昂禀报一声,就退下与陆蓉波交谈。

    陈昂起身出来迎接,看到两个老叟笑眯眯的站在中庭,一个清瘦矮小,长的有些滑稽古怪的,便是矮叟朱梅,他原本是极其英武的一个人,后来因为一些龌蹉,占据了自己师兄的躯壳,便成了这样子。另一个仙风道骨一些的,便是追云叟白谷逸。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