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一百一十六章血河阵冥河凶顽,黄河阵陈昂显威
    ,。

    这般念头如电急转,口中却应道:“那冥河老魔虽然有几分厉害,但陈某也不是吃素的,如今虽然他将我肉身逼入寒泉之中镇压,却也是陈某有心坐镇赤杖前辈的禁制,反把他天魔之躯困住之故,不然他布下血河大阵,赤杖前辈虽然法力超绝,所布的禁制也未必能支持许久。”

    “可惜之前轩辕法王不知从哪里学来了一套尤似《血神经》的邪门妖法,他的一个徒子徒孙想要诓天魔前身入了他们的陷阱,把那天魔前身旱魃炼成血神子,却给那天魔窥见了会,将他炼化,反成就了天魔之躯,还炼成了血河元神。”

    “这才让他成就了天魔,破去大半赤杖前辈的禁制,陈某虽然发现的早,没让他得逞,却也走失了他的血河元神,这才有‘冥河’出世之果。先前我让谈筠道友去峨眉求救,自己前去追索那血河元神‘冥河’,不防他道行飞涨,摆脱我追索,反而杀了一个回马枪。”

    “之后才有这冥河与无上天魔身躯汇合,借去大半的法力,让我几不能制的一番后事。那时他已经布下血河大阵,又四处收集生魂精血炼制一件最可怕的魔宝——九天十地有相无相神魔图,此宝乃是天魔秘传正统,不知如何落入天魔中,要是让他以此融汇天魔、大阿修罗两大魔道真传,只恐人间生灵涂炭。我知道阻止他已经不能,当即将计就计,假装落入他阵眼,受他所困。”

    “实则借遁入海眼寒泉万载寒冰精英之中,借赤杖真人禁制和寒泉地利,反困住他肉身,使他无法完全脱困而出,自己遁出元神来和他纠缠,免得他专心操纵阵法,解救出天魔肉身,反把我肉身坏去。”

    “如今被他借杀劫完成两大魔阵,这一通好杀,杀伐之道也几乎圆满,陈某这番算计终究奈何不得他了!现在也只有入他魔阵,以阵克阵,将他驱逐离开。”

    陈昂将这番颠倒黑白,舌灿莲花一般的扭曲事实告知苦行头陀,因为他之前颠倒天,所以看上去比事实更加可信,虽然苦行头陀及骊山七友、赤杖仙童等人城府深沉,看脸色不知信了几成,但到底得到了他们的承认,暂时定为事实的真相。

    苦行头陀点头叹息道:“这冥河老魔法力通天,如今隐隐为四海魔道第一人,才一个血河元神,便是西昆仑几个隐世的老魔,可能也并不及他,若是让他得回自己的肉身,只怕苍生受苦,道消魔长!道友能困他到此时,实在是功德无量。”

    这话说的骊山七友皆点头应可,颇为赞许的对陈昂示好一笑,陈昂也稽首回礼。

    又听苦行头陀继续道:

    “如今冥河气候已成,只要不是获罪于天,几乎不能制。他独占魔道福泽,气数绵长,又有开群仙杀劫,代天杀伐之责,只要不伤凡人,气数便无溃散之虞,实在是近千年以来魔道之中最难缠的一位魔头。好在他气数与魔道旧患相犯,先应在魔道自己身上,才有轩辕法王、毒龙尊者身陨之故。”

    “但等他统和魔道,铲除异己,真正占据魔道气数,便会转而与我们为难,不可不防!”

    陈昂也点头道:“本来我欲在此立府,镇压他的肉身,即可让他气数不能圆满,隐隐有个破绽,日后也好制服。但如今他气候早成,已经破劫而出,这番算计便成了空。也是天意难测啊!”

    陈昂摇头叹息,双眼隐含忧虑,将一个忧国忧民,肩负天下苍生命运的正道高人一腔遗憾与不甘,呈现的淋漓尽致,感情真挚,表演动人,却让周围那些不能理解,对他印象不佳的正道前辈刮目相看,暗中感慨虽然脾气古怪,却不失慈悲之心,恶感隐隐褪去,更增一层好感。

    骊山七友中的文成劝说道:“天魔独占千年魔道气数,乃是群仙大劫感应而出,气数绵长,劫数未消之前,几乎难以抑制,前辈赤杖真人所禁制都让他逃了出来,道友一时失了算计,也是天故,不必伤怀。我等及峨眉苦行道友同来困他,都难以与他抗衡,此魔之利害,可见一斑。”

    “那毒龙尊者、轩辕法王皆不是寻常之辈,毒龙尊者立滇西魔教、轩辕法王隐为邪派第一人,作恶数百年也无人能制,却在此魔面前失了性命,冥河老魔杀伐厉害,气数之绵长,却是让人心惊。”

    苦行头陀更是苦笑道:“那两魔作恶多端,此番应劫,本是喜事,只是又因此出了一个比他们厉害十倍的魔头,也是让人叹息。”

    陈昂掐指一算:“这冥河老魔得了许多精血生魂,神魔图便要大成,只怕数个时辰之后,就能攻破地脉寒泉,将肉身取出来,那时我的肉身必遭不测!我却要趁着此时他大半心力陷入图中,攻破他两重阵法,将肉身取回来!诸位道友,请为我压阵。”

    骊山七友暗自叹息,陈昂此话之意,就是不愿他们直接插,心道:“陈道友还是太过坳直。这般魔头阴狠,何必在乎这些面子,我们同进同退,胜算岂不增加许多?”

    又看陈昂对他们稽首而笑,知道他承了他们的好意,也只好围住血河大阵,为他压阵。

    随着陈昂步入阵中,九曲黄河阵更为高涨,阵法一连数重变化,现出一条滔滔天河,绵延无尽,从天上跨来,五种真水洒出无数冰魄神雷、癸水神雷、一元神雷、太阴神雷、碧落神雷,将阵内空间炸成一滩混沌,只有血河阵收缩成一团,死死的护住中心。

    一朵巨大的莲花,环绕着血河,开在天河中心,任由天河九转,无数真水倾泻而下,削去血河阵根基元气,封锁大阵气脉,也巍然不动,却是冥河老魔以逸待劳,只等数个时辰过后,阵法大成,将肉身取出。

    观战的几人自然也想到了冥河的算计,骊山七友另一个钟在叹息道:“若不是陈道友此前为照应我等,提前将此阵现出,有心算无心之下,岂会如此艰难?是我等连累了陈道友啊!”

    其他六人也隐隐有些愧疚,倒是苦行头陀眼里神光沉浮不定,不知在算计什么。

    文成掐算道:“冥河死守之下,陈道友这阵法虽然不凡,但短短数日的功夫,定是难以破去此阵,那老魔两重阵法相合之下,没有数年的消磨,散不去这阵法的元气。陈道友这大阵,天仙都能七日化去,可偏偏血河大阵元气稳固,还能沟通血海冥河,最是难缠。我们若是不出,陈道友要破此阵,恐怕有些难处。”

    他说到这里,忽然摇头苦笑道:“就是我们一齐破阵,也未必好到那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