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一百三十章域外蛮僧太疏狂,不知香火也是魔
    ,。

    须弥之间,元屠、阿鼻纵越百里,顺着冥河神识的牵引化为一道匹练,往千里之外的一座大城中落去,这城坐落黑土之上,风格与汉地不同,满城之人具拖着金钱鼠尾的辫子,冥河飞剑落下,只是一击,便将一座府邸打扮房舍绞成粉碎。

    里面的贵人、奴婢统统被这一剑斩杀,引得附近的建奴恐惧万分,纷纷逃散而去。

    冥河这一击虽然只是小试,但威力非同小可,偌大一座府邸,就连台阶青石也被劈成拳头大小的碎块,满府之中,唯有一处主殿被一层佛光保护起来,里面传来一句蛮语道:“中原来的小辈!安敢如此我?居然敢来刺杀王爷,贫僧定不会让你如愿!”

    冥河听他这话的意识,隐隐将自己两柄飞剑是他引来的都不承认,知道他因为已经失职,如果在让那王爷知道冥河是他引过来的,只怕会失去信任,这绞碎的府邸中有那建奴王爷的许多贵妻爱子,若是因为它的原因死了,怕是惹得一身腥。

    但要是冥河是来刺杀的,那蛮僧反应慢一些也是应当的,如此他护住王爷,不但无过反而有功。

    这般算计虽然是人之常情,但也失去修道人,特别是魔头妖人的气度,须知真魔头从不掩饰自己,也绝不会把区区一个建奴的王爷放在眼里,若是冥河和他异地相处,定然会把实情告知,只要那王爷露出一点不满,即刻斩杀。

    天魔行事之酷烈,只比皇帝更甚,雷霆雨露皆是魔恩。能为冥河老魔死翘全家是他的荣幸,不感恩戴德就是过错,还敢不满。

    当即以蛮语嘲笑回去:“死秃驴,老祖感应你念力时刻在老祖面前扫来扫去,惹得我厌烦,故而仇将恩报,送你归天,还不赶快跪地谢恩,让我飞剑将你头颅斩去,解脱升天!”

    里面的蛮僧冷笑道:“你这厮还想在王爷面前陷害我!可惜我已经将大殿施法禁制,就算你在外面喊破大天,也休想传递一丝一毫的声音进来。在说什么也是无用!”说完便看见一条禅杖化为蛟龙,从大殿中飞上来,和空中的双剑死斗。

    那蛮僧有意将佛光分出一缕,将天上的画面投影到大殿中,展示给那个王爷看。

    冥河两口飞剑化为一道剑光,顷刻间两人就操纵飞剑法宝交数十招,冥河剑剑狠厉,剑法高超让那满僧诧异,若不是冥河有意收了一线,而那蛮僧又身在此处,操纵法宝颇为灵便,早就败落下来,即便如此他还是将佛光挥舞的气势宏大,做出一副占尽上风的样子来。

    冥河端坐数千里外,凭着元神感应施展剑法,催动剑光杀向那座大殿,双方只是数个回合,就已经探明那蛮僧的底细,暗衬道:“那群和尚的佛光最是讨厌,一旦展开,就跟乌龟壳一样,最花费功夫,不然我剑光分化之间,早就趁他剑法的破绽,一剑分化出去将他肉身斩杀,现在他有佛光相互,胜他虽然不难,但想要杀他,却是无法,说不得就要显露一些真本事,才能除去这人。”

    这一拖就有些久了,那边乔家堡中阴兵魔尸一阵好杀,将那十四贝勒杀到孤家寡人,王铭、罗真人祖孙三人也具为险象环生,那几个妖僧、邪道只留,如今活着的战战兢兢,死掉的却在尸兵口中咀嚼,鲜血淋漓,非常残忍。

    这时满城建奴看到一道血光在和蛟龙禅杖缠斗,他们认得这蛟龙,知道它是城中一位高僧的禅杖,那蛮僧在他们面前表演过,如今见禅杖出来,以为是那蛮僧在抵御魔头,一个个都拜服下去,念起佛经来,建奴人不懂文书,昔年还是山野中的野人,故而比中土百姓还要虔诚。

    他们的诚恳念头化为一股念力,投入那蛮僧的佛光中,却让佛光在涨三分。

    蛮僧感应到这股念力补充,顿觉自己的法力远远不觉,修为都有些长进,他知道是满城人口一股无名念力相助,故而不惜耗费法力将佛光大放,弄出梵音禅唱,天花乱坠,地涌金莲等诸多幻象出来,更有一个跟他面目无二的佛像尊立起来,大唱种种经书。

    若是其他修士,这般耗费法力蛊惑人心,冥河转就可以让他扑街到死。

    但偏偏佛门的秃驴口口声声说出家六根清净,不染尘念,一个个排场门面大的要死,让他这般鼓动,建奴野民反而更加虔诚,一个个死命磕头,只恨不能抛出心血来,助佛陀降魔,受这股念力的支援,那蛮僧搞出的空架子,反而被添补的念力,真正有了不凡的威力。

    只看建奴城中满城尽是佛音,整个城市连成一片,放出无边的佛光,将冥河两口飞剑抗拒在外面。

    冥河却不恼怒,反而笑道:“死秃驴,你要是不搞蛊惑人口这一套,我一时间还奈何不了你,但你动了这般念头,岂不是自寻死路?论及蛊惑人心,操纵人性,这世上超过我的人,还有出生呢!”

    他将神魔图一抖,无数杂念阴魔,天魔就感应众生,这股魔念化为一股偏执,迷信的念头,将满城的建奴人口统统度化为天魔感应的信徒,天魔化为他们想象中的神佛,暗中牵引,扭曲,将他们的信仰牵连到自己身上,顿时神魔图中充斥了无数偏执的念力。

    冥河也不收下,反而依旧输送给那蛮僧的佛光,让他佛光更涨三分,却是无穷阴魔,三十六尊天魔,一齐将他祭炼,蛮僧不知深浅,妄加接受这股念力,不知不觉中法力飞速高涨,忽而就突破了原本的境界,在脑后生出三十六圈佛光来。

    冥河更加施展剑术,幻化种种狰狞的天魔,甚至将七十二有相天魔都放出来,攻打这座城市,实则只是在做戏,不然真施展法力,须弥之间就能化去此城。

    但城中的建奴不知,愈发愈将那蛮僧视为神佛转世,再世活佛。

    但实则那蛮僧如今所有灵慧具都化为一点魔念,识海之中天魔化为飞天、神佛,一齐为他念经,念力法力更是突飞猛进,让他更加沉浸,慧根全然失守,一时半会之后,就被冥河炼为神魔图上的一尊神魔,本我意识都被抹去。

    冥河假装被他逼退,实则这位‘神佛转世’的高僧,已经沦为一个魔头了,满城人口更是尽数为冥河所操纵,他们日后会视那蛮僧为神佛,全心全意的信仰,成为陈昂将建奴化魔域的一颗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