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番外天魔极乐二:因缘
    ,。

    旁边隐身的苦行头陀道:“此人也是罪孽深重,作恶许多之辈,可惜劫数未到,除他之不得,但那冥河岂是易予之辈,他这般下去,早晚遭劫!”

    却听自己心里忽然发出一声:“道友说的对!冥河这就让他遭劫!”

    平地里忽然响起一声:“原来这里还有一个死剩种,老祖心地最慈,这就送你去跟你师父团聚!”冥河远在万里之外,顺着气息感应就送过去一缕天魔念头,附在这话音里,那两个旁门邪道刚刚听完就,即刻被他顺着天魔感应摄取了一身精血。”

    冥河成就天魔之后,便在自己的名字里下了魔咒,此界之内只要没有两仪微尘大阵这般级数的阵法遮掩,念冥河一声,便会感应天魔,就连苦行头陀这等高人都不小心着了道,说的话尽数都被他知道,如毒摩什这等的废渣,随咒他,即刻便会魔念发作而死,根本当不得他重视。

    这世上常常有人骂他,冥河向来不管,只是有闲暇之时便捏着一个,随咒死,也能取精血补益一番神魔图,充个乐子。

    这些日子里,已经这般治死了五个了!算上今天两个,堪堪凑足了七个,也是个吉数。

    却不知什么时候,才会有人发现这一点,然后以‘神秘人’‘不可念名讳者’相称呼,想来今日在苦行头陀面前露过一次,多半过不了太久。当然冥河不会说出来的是如今天魔元神小成,天仙以下者,念及他的名字,便会感应神魔图中的天魔,便是不说出口,也不行。

    其中的算计虚虚实实,也是个乐子。他化自在天魔不能造乐,便以众生之乐为乐,如今冥河虽然并未限定不能造乐,但天魔他化自在的作风,却也有些影响。

    隐身一旁的苦心头陀这才苦笑摇头,他们三人再不发一言,操起遁光朝东海而去,而冥河已经降落在蜀中成都城中,再往西九万里便是大雪山高原,西昆仑魔隐之地,而蜀中自古名山秀丽,有正道领袖峨眉,及青城派,乃至神尼优昙这些隐修正道高隐居,兼之灵山福地甚多,旁门左道之辈也常常安置仙府与此,自古便是正邪佛魔往来交织之地。

    自宋以来,四川仙迹最多,奇人异事频出,并非无因。

    冥河落在这成都城中之时,莫名的心中一念而起:“我为天魔感应众生,却一直高高在上,不为众生之念所执,今日不妨混迹众生一回。纯以感应,知众生苦乐!”便舍了黑衣少年的本相,化为一个衣衫褴褛的老道士,沿街赤足走在路上。

    成都府乃是川蜀府城,一应繁华之事具有,冥河穿行于往来行人之间,衣衫富贵者有,青衫文士者有,乃至有法力的异人也遇着了两个,但他这般依着本性而行,最终渐渐还是和那些穷苦百姓汇作一炉,渐渐和衣衫干净者分开。

    初时还能见到一丝昂然之气,纵然衣衫褴褛仍自有气度,眼见着不凡,到了后来感应的人心越来越多,反而气质归于平凡,一双老眼几如昏花,再不见之前的飞扬神采,却和身边的穷苦人渐渐合拍,再不把他视为异类。

    踩着浊流,淌着污泥,冥河随至码头区,中途还随做了几笔看相摸骨的生意,如今他这般自然不会引来乔四这样有眼力的富贵人,多半是一些出工的婆子,值得也就是几个铜板。

    中途还因为算人家“七苦八分的命,中年丧夫,老年丧子,冬日与人洗衣,风湿入骨,三年后每逢湿天便会痛上两个时辰,家中七分薄田种菜,年底就要抵债,命主贫病交加而死!”差点被人追打,虽然他算的不是“贫病交加”便是“病饿而死”,少有几句吉利的话,但还是有人出于善良或是实诚,给予他命钱。

    后来冥河几乎学精了,每次都是先要钱,才批命,他也是凭本事算的命,如何能让人空受?

    这点钱也不够住正经的客房,好在与他这般的人不少,码头便有一处五文钱就能住一晚上的地方,那处就是个窝棚,勉强能挡一些风,来来往往的,还有些暗娼做生意,把做工的苦力汉子拉到旁边去,略微遮挡一下便是一桩生意。

    冥河如今身在之地,方圆万里之内人心变动无不被他元神感应,神魔图更是几乎笼罩一界,人心繁杂,欲念妄念,什么没见过?但真正处于这人间卑贱之地,感应着这随意一处人间的苦乐,却是并未有过的。

    天魔元神如一面镜子,忠实的反应着周围一切人的心念,旁边一位暗娼便是在思念自己曾经有过的一个孩子,她将他放在成都一处善堂的门口,如今很是想念,看她满脸皱纹,牙齿枯黄一般的样子,绝难想象她才三十虚岁。

    撑着做生意的空隙,她能偶尔想象一下自己孩子过得是如何的日子,最美妙的想象,是大户人家收做了小斯,最胆大的想象,这刚刚有一点图谋就被她自己打消的念头,是有一对无子的夫妇……她想到这里就自己忘了这个念头,似乎连奢想都不敢。

    至于寻回自己的孩子,她是万万不敢的,纵然天魔微微鼓动了她内心的一点妄念,这个念头也从未真正占据过她的脑海。

    冥河默默起了一课,算这个女人的至亲血缘,卦象显示,就在城外乱葬岗中。

    旁边的这位苦力劳夫,心中正盘算如何还债,年前葬了婆娘,如今还欠哥老会两吊钱,他是入会的兄弟,故而能欠到现在,但每日的工钱也要上交小头目三分之一,但实际要交一半,不然就会被分到最苦累的活,至于不入会的外地人。

    他还有一个挣钱的活,就是毒打那些不入会跟他们抢生意的,狠心黑的都受到了青眼,加入了会里的打之中,每个月能多得两吊钱,只是打人要花死力气,底下没有人命,便会受到嘲笑。

    原本他向来不乐于做这些狠毒的事,但是再欠下去,工钱连利息都不够,这般想着那个苦力就考虑着,还是狠一些罢。不然钱还不上。初次拜大哥如果能显得心狠辣一些,便会受到器重,安家费能有十吊。

    船上的水、拉船的纤夫、还有最普通的庄稼人,佃户……无数人的心心念念,随着天魔元神的反映,倒映在冥河的心湖中。

    “天魔不用自己乐具变现,而利用下天化作,假他之乐事,自在游戏,故曰他化自在。”

    此时天魔感应众生,却非闻得众生乐事,只有种种苦难,诸般业障,及中土大明、西域、南蛮等等一切诸国,数十亿众生种种挣扎,排山倒海一般袭来,有情众生无量杂念,第一是苦,凡悲、怨、恨、憎、怒等诸心念,皆化为种种愿。

    “原来天魔也有愿行么?”冥河竟然无言。

    “天魔利用下天化作,假他之乐事,自在游戏,故曰他化自在。但如今人间尽是怨,愁,苦,悲,这般愿力诸神魔能用,我炼制的天魔能用,但偏偏我的天魔元神不能用,纯净之念力,应该在圆满,安静,喜乐之法下诞生。”

    “所以佛门采取的念力,应有慈悲美好的祝愿。果然是佛魔一念,魔佛之间的关系,比我想象的更深!”冥河看着天魔元神反应的众生心念,默然道:“神仙如何救得了大明?我若不把这天地翻倒过来,如何解救的了你们?我若一将这天地翻到,救你们又有何用?”

    “我魔的慈悲,便是在无路之时,给你们最后一条路罢!”冥河在神魔图中弹指一点,九天十地之中忽有一重阵法化为一个虚幻的世界,演化无数和平繁荣,此界乃是冥河所化,一切法度出于冥河,算是冥河能营造出来,最喜乐,最和平的世界。

    一个冥河能做到极致,让人无忧无虑,没有苦难的世界。

    冥河将此界塑造完毕后,以神魔图中无量杂念阴魔添补,生生将这一重阵法演化的世界,真正开辟出来,虽然不过是一处念力所化的念界,但此地能荣无数魂魄,驻留阴寿耗尽之后,便会重入轮回。

    只听,冥河一声清喝在虚空中彻响:

    “此界为天魔极乐界,众生求魔所救者,当入此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