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一百五十七章万般因果诸色相,只是心中念头在
    ,。

    冥河一番话说得魏枫娘满头大汗,下意识就像反驳,但随即看到冥河一副含笑未笑的样子,便清醒了几分,知道面前坐的是个杀星,不敢在他面前造次,只是心里并未相信冥河的这番说辞。反倒是旁边听了一耳朵的邓八姑深信不疑,对应好友玉清大师先前所说,心下更是了然。

    冥河说罢再不看魏枫娘一眼,转头对邓八姑道:“你之所求的,倒也不难,只是老祖的人情你欠不得,结了因果,反而不美。我这里给你指条明路……”

    “凡缘所在,脱困度厄,必有杀劫。”

    冥河伸一招,天魔念力透过虚空,循着冥冥之中的一点气息,找到了魏枫娘藏着天书玉匣的所在,凭着微妙的念力,视魏枫娘布下的诸多禁制如无物,将玉匣取在了里。

    魏枫娘看到自己精心收藏,诊视如同性命的广成玉匣出现在冥河中,当真是连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不顾自己的身份,腾地从云床之上站了起来,目瞪口呆,一副无法言语的表情,她似乎想要将玉匣取出来看看,但又碍着冥河魔威,强制忍耐。

    也不怪魏枫娘如此心惊,实则这等透界取物的本事,此界之中绝难有人做得出来,看似五鬼搬运一般的小术,实则绕过魏枫娘不知多少狠毒的禁制,更要完完全全压制住广成子封印玉匣的禁制,才能做到,魏枫娘也就罢了,左右不过是个三流人物。

    那广成大圣是何等神通?

    休说一个没有飞升的修士,就是上界的罗汉、菩萨,金仙、天仙,有几人能够巫师他的禁制?冥河天魔念力看似将此物摄取挪移过来,实则乃是佛魔念术的一种至高运用。

    所谓念假成真,念生世界即是……

    念力一道与玄门根本之‘气’大异,昔日佛祖灵山法会,拈花而笑,众佛陀不解其意,唯有迦叶心领神会,这才有了以心传心,教外别传的禅宗一脉。佛魔一体,其中道理,可用‘花开见人,人见我’来解释,于六祖坛经所言,便是‘不是幡动,不是风动,而是心动!’

    便是把世间的一切,看做是念头的动静起伏,世界为我所见,便是真实,为我所未见,便是虚幻,凡世间种种,爱恨情仇,物质色相,只是心中念头在。

    冥河这等化实为虚,再化虚为实的本事,若是在佛门之中,便是最高深的佛法——‘时轮虚实两界藏’乃是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的至高法门。即便在天魔妙法之中,也可被称为‘自在天魔欲界观’的可怕神通。

    其中道理,说来也简单,佛门法力,无中生有,妙道无穷,常常被外道贬为幻术,其实不然。世间万物皆由大道所化,道之所在,万物皆存,佛能凭借心的一点佛光,接引佛陀法身,能心念所致,随身即到,能掌化一佛国,沙显一世界,都是凭此而来。

    世间佛门种种神通法相,诸如心光、佛光、掌中佛国,恒沙世界,根本便是此理,世间诸物为一念,为人所识者,色相而已,一切佛光法相,种种神通无非是无中生有,以念头另有所识。

    恒河砂砾是色相,佛国世界如何不是色相,砂砾色相变为佛国色相,不过是念头一动而已。

    魏枫娘及广成子大圣的种种禁制,无非出于玄门气生万物的世界观,在冥河将广成玉匣的色相欲,以念力改变之后,‘玉匣’便不存在了!就如无根之木,无源之水,没有了依凭如何存在?等到冥河将‘非玉匣’摄入怀中,重新发现玉匣的色相之后,广成玉匣才重新显化出来。

    魏枫娘看在眼里,还会怀疑冥河找一个一模一样的玉匣来骗她,要是真正能看出来的佛陀菩萨在这里,只怕要当场吓疯,当场将他化自在天魔王当佛来拜,奉波洵为魔祖。

    这种已经不是佛光一念生世界的佛法,而是波洵原型,梵天一梦创造世界的神话。

    冥河的本尊,陈昂乃至在此世降临陈昂的亚当,也未必有这般的本事,本尊世界观尚还是唯物循理的,不如冥河这种精修念力的魔头,更能借助自己内在多元观察者,超脱一切宇宙的本质,此时冥河所能达到的一些神通,本尊反而不能。

    冥河右朝玉匣上一抹,便抬打开了玉匣,片刻之间,金光亮处,从匣内飞出一盏明灯似的光亮,照眼生辉,荧荧流转,在冥河面前微微一顿,便要破空离去,冥河忙道:“广成子大圣且慢走!”金光这才一顿,停了下来。

    冥河笑嘻嘻的将自己元神本质之中的一点联系,透过冥冥之中的一种莫名的存在送了出去,就见九朵金花拥着一股紫气落了下来,复转入匣中。

    魏枫娘在旁边吓得两股战战,听到冥河一声‘广成子大圣’,几乎跪倒在地。

    “好在我背后不是没有人,想来看在陈教主的面子上,上界的诸位帝君也不会和我认真计较,就是来真的也不怕,惹得天启,甚至最初的那个存在出,倒霉的也不会是我!”冥河心里满是恶意道:“长眉真人都已经和本尊达成协议,以主神的侵略为纽带,联算计主神,只要不违背此界的大势,大家还是盟友。”

    念必,冥河抬头起来,看着云床上几乎坐不住的二女,轻轻合上玉匣道:“其中因果说来也简单,邓八姑你肉身僵死,元胎受损,唯一能救此厄的乃是这玉匣之中广成大圣遗留的聚魄炼形丹,其他不是罕见至极,便是你几乎付不起代价。”

    “唯有这聚魄炼形丹,只要你在遭一次魔火之厄,便些缘分,所以我说你的困厄,应由这二云来解!但今日你来求我,我便再给你一条出路选择!”又转头对魏枫娘说:“你所求广成玉匣,本来只是水中捉月,有广成大圣在上界关注,便是你法力强大一百倍,也只是徒为人做嫁衣。”

    “但也因为见到了我,我便给你一线生!”

    说罢右一抹玉匣,玉匣便化为一块顽石,递给魏枫娘道:“这般禁制是我亲所布置,以无上念力,扭转此匣的色相,由玉石相,变为顽石相,广成之天书、法宝、灵丹具在‘玉匣’之中,所以你即便以无上真火将这块顽石炼开,也只是石头一块而已。”

    “唯有我的灵符一道,能将此匣重新化为玉石!”这灵符便是一点念头所化,冥河将一个念头附在玉匣上,扭转其本质,重新定义此物的概念,这等禁制,除了他本身,就是长眉真人亲自来解也是枉然。

    冥河将灵符递给邓八姑道:“如今你们两人各持有此匣的关键,只有灵符石函合一,广成遗物才能出世,相互之间,便是对方的人劫!邓八姑你若是叫魏枫娘应劫,便算度过了走火之厄,入魔之劫,再无魔火分神,峨眉解救之波折。不需二云,便可自救!”

    “而魏枫娘你,若是除了邓八姑,获得玉符,虽然还有其他劫难,但也算有了脱劫而出的会,其他劫难另有因果,我不当管。”

    邓八姑刚拾起中的灵符,便看见灵符一展,遁入自己的心口,随即一道暖气袭来,竟然生生化去七八分的阴火,让她元神一阵轻松。

    就听冥河笑着补充道:“为了以示公平,我赠与你的灵符能助你每天压制八个时辰的阴火魔头,让你肉身得纯阳之助,暂时能自如活动,这般法力才不在魏枫娘之下。”

    他徐徐站起,笑道:“如今我已经助你们互相寄托劫数,至于你们是联开启玉匣,各取所需,还是互相争斗,谋求对方里的东西,便不再是我操心的了!”大袖一挥,便摄起邓八姑化光遁去,中途大袖一甩,将邓八姑扔在小长白山上,自己做歌而去。

    道:“万般因果诸色相,只是心中念头在!若得一日解脱出,如卸顽石心自在。”